第四章:南北雷神(4)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龜千壽捏開他嘴,將一粒藥餵進他嘴裡,道:「還有三天凍,三天後便沒事了。」

  聽說要三天才好,龍玉鳳有些懷疑,道:「你不會騙我吧?」

  龜千壽躬身道:「你即答允嫁給少教主,便是少教主夫人,便借十個膽給龜千壽,我也不敢騙你。」

  他說得誠懇,龍玉鳳點了點頭,對楚天英道:「小英,我再不能照看你了,傷好後,你就去找你大哥吧,再莫要闖禍了。」

  她兩人的話,楚天英都聽在耳朵裡,立即知道龍玉鳳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以嫁雷九鳴為條件,換取龜千壽玄陰指的解藥,心下大急,大叫道:「嫂子,你不能這樣,我死與活無關緊要,你絕不能委屈自己去嫁給那姓雷的。」

  龍玉鳳含淚一笑,道:「小英,小心珍重。」轉身出來,到楚江龍姜氏靈位前,叩了三個頭,出門上轎。楚天英急怒攻心,狂呼亂叫,但手足僵凍麻木,半點也動彈不得,張嘴大哭:「爹,娘,哥哥,嫂子,我真混哪。大哥,你快回來呀,你老婆給別人搶走了。」然而任憑他把嗓子叫破,也全無用處。

  狂亂中,他猛然想到一個主意,狂叫:「拿霹靂丹來,拿霹靂丹來。」當年楚江龍共練了四顆霹靂丹,給他一傢伙吃了三顆,還剩一顆,一直收在那兒。家人還猶豫不敢去拿,他急怒欲狂,狂叫道:「快拿來,否則我把它塞到你肚子裡去。」那家人嚇住了,忙取了霹靂丹來,給他服下。

  楚天英想,霹靂丹是熱的,玄陰指是寒的,以霹靂丹的熱力驅玄陰指的寒氣,剛好是剋星,他卻沒去想,互為極致的兩件物體到了一起,雖是相剋,但相克引發的力量,卻無異是一場龍虎鬥,人的身體是否承受得了。

  霹靂丹一入肚,便如一道燒紅的鐵汁注進冰水裡,立即引發了劇烈的反應,楚天英狂叫一聲,一個身子直彈起來,復又落下,隨即滿屋大滾,所到之處,床倒椅塌,磚飛石走,整個人便如一條瘋牛進了泥潭。

  一干家人嚇得面如土色,膽小的更嚇得哭了起來,卻是半點辦法也沒有。

  楚天英直滾了大半個時辰,才逐漸平息下來,這時一個人已形如厲鬼,五官七竅皆有血流出來,陷入了昏迷中。

  直到第二天中午,楚天英才醒過來,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無處不痛,但身子卻能動了,他大喜,爬下床,才走出一步,膝蓋一軟,撲通摔倒,趴在地下呼呼喘氣,一咬牙,慢慢又撐起身來,卻只覺得膝蓋發顫,他咬牙暗罵自己:「窩囊廢,給老子站穩了。」強咬牙撐著,終於立定了身子,這時家人聞聲趕了過來,見他醒了,大喜。楚天英喝家人把他的弓和劍放到馬上,再扶了他上馬,一拉馬韁,衝了出去。

  「我一定要把嫂子救回來。要不就讓那老烏龜再給我一指頭,徹底凍死算了。」伏在馬上,他暗暗發誓。

  龍玉鳳對楚天雄的愛,楚天英是再清楚不過的,現在龍玉鳳不但不計較他嫁嫂的事,為了救他,反不惜自毀名節,放棄心愛的人,轉去嫁給雷九鳴,這種義舉,即叫他感激萬分,更叫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倍感羞愧,他不惜冒險吞服霹靂丹,以及此時不顧全身痛疼欲裂,強行趕路,都是源於這種心態。

  龍玉鳳自進楚家門,直到今天,楚天英才真正完全意識到龍玉鳳的好。

  霹靂丹加玄陰指,兩虎相鬥帶給楚天英身體的損害真的是非常大,說實話,若不是楚天英的身子先前給霹靂丹練過,大異常人,他早已經死翹翹了。但就是這樣,他也吃了大苦頭,打馬飛奔,馬兒每一個顛簸,五臟六腑便如翻轉過來一般,頭花眼昏,嘔心煩惡,幾欲死去,更恨不得立時停下馬來,平臥地上,但卻咬牙苦撐,反而更打一鞭,催馬快行。

  風火神雷教南教總堂,在江西九宮山,修水邊上,依山傍水,即可得山勢之險,亦可獲修水之利,由修水入鄱陽湖,再放舟長江,通達天下。

  雷九鳴娶媳婦,當然是在風火神雷教的總堂,楚天英問路急趕,傍黑時到了一個小鎮,身體實在是撐不住了,即使人能咬牙死撐下去,馬也撐不住了,只得住了一晚,雞鳴時硬爬起來,練了一遍金剛門內功,嘔出幾口黑血,身體略覺輕快些,上馬又行。這一日便不曾住馬。天黑時分已到了江西境內,直到第四日傍黑,方趕到風火神雷教總堂。

  遠遠望去,但見好大一片鎮子,燈火通明,喧鬧不止,楚天英找個人一打聽,才知道雷九鳴恰在今夜娶新娘,這喧鬧聲是喝喜酒的人發出來的。

  聽到這話,楚天英差點從馬上摔下來,暗叫道:「皇天保佑,終是叫我趕上了。」

  若是雷九鳴已經在昨天或前天和龍玉鳳拜了天地入了洞房,那他這會兒趕到是全無意義,木已成舟,他還能把船拆了重新變成樹?但還沒拜天地,那就還有挽回的希望。

  楚天英經過霹靂丹練過的身體強悍無比,經過這幾天跋涉,他的身體反而完全恢復了,一路上已躊謀幾百種方法,思量怎麼能把龍玉鳳救出來。

  憑他的功夫,想在風火神雷教的總堂救人,說老實話,真是比登天還難,風火神雷教的厲害他太知道了,光龜千壽手下的一個舵主,便五個楚天英加起來也未必鬥得過,更何況還有包括龜千壽在內的四大堂主,及威震武林的南雷神雷震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