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南北雷神(1)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尋路回來,天差不多也黑了。這一夜,楚天英便如熱鍋上的螞蟻,再無半刻安生,眼見雞啼三聲,天光大亮,並無一條兩全之計,眼見再不能拖延,一頓足:「只有實話實說了,肯原諒最好,實在不肯諒解,這幾十斤排骨肉便交給他,紅燒也好,清蒸也罷,都由得他了。」跟龍玉鳳打個招呼,出村十里,一條岔路,那日雷九鳴從這個方向走,今日必從這個方向來,無論哪條路,堵著路口總不會錯。他先摺一把荊條綁好了,跳到一棵大樹上遠遠望著。大約晌午時分,只見一隊人馬迤邐而來,中間一頂大紅花轎,旁邊一騎馬上,正坐著雷九鳴,青茗在他馬頭略後一點。花轎後頭,另有一個五、六十歲的青衣老者,非常搶眼。說他搶眼,不是說他長像特殊。這老者身形矮胖,圓圓的一張臉,與龍騰霄倒有七、八分相似,混在人堆裡,實在再平常不過。說他搶眼,是隊伍離著楚天英藏身的大樹還有百餘步時,這老者竟就發現了楚天英,抬眼向他望來。本來隔著這麼遠,能勉強看清人臉就不錯了,但這老者的眼光亮得驚人,與楚天英眼光一對,便恍似一道冷電,閃得楚天英兩眼一瞇,竟有一種睜不開來的感覺。

  楚天英喚聲娘:「這老傢伙是誰?內力之強,似乎還在號稱青城七子的秋風子之上,通道他是雷九鳴的老爹,南雷神雷震遠?武林中傳說南北兩雷神各負驚人絕藝,武功比許多名門大派的掌門人還要高,確實不假。但忽地自己又否定了:「不對,沒有公爹親來迎兒媳婦的,這人絕不是雷震遠。」意識到這一點,心下更驚:「這人還是雷震遠的下屬,風火神雷教果是臥虎藏龍,怪道那天一句話,嚇得青龍真人的徒子徒孫屁滾尿流,這人敢莫就是那什麼龜千壽?那是玄武堂堂主了。」

  風火神雷教北教設地水風火四壇,沿襲了未分拆前的舊統,南教則另起爐灶,改壇為堂,設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無論是四壇的壇主還是四堂的堂主,均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足以獨擋一面。

  尋思間,迎親隊伍已到面前,楚天英將衣服脫了,將一把荊條綁在背上,霍地躍下,在路邊一跪,雙手在胸口一捶,號啕大哭起來:「我有罪啊,罪該萬死啊。」他這一招,學的乃是戲文中的將相和的招數,叫做負荊請罪。

  他一躍下地,雷九鳴便看見了他,見他這個樣子,又驚又疑,飛身一躍,到了他面前,叫道:「楚兄,你怎麼啦,這是玩的什麼,快快請起。」伸手相扶,楚天英內力平平,卻有一身蠻力,一壓,雷九鳴竟是扶他不動。

  楚天英痛哭流涕的道:「雷兄,我有罪啊,我向你請罪,任你將我千刀萬剮,絕無半句怨言。」

  「你有何罪,莫非……莫非你表姐她……她出了什麼事?」雷九鳴驚得臉色發白。

  「她好好的,沒什麼事?不過又有事。」楚天英這話前後矛盾,聽得雷九鳴一愣一愣的,急道:「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

  「雷兄,且莫性急。」楚天英眼淚微收:「我說個故事你聽。」

  這當口,他突然又要說故事了,真是急驚風偏碰著慢郎中,雷九鳴無可奈何,只得道:「你說吧。」

  楚天英抹一把眼淚,道:「有一對,哥哥和鄰家訂了親,但在成親前,鄰家女孩家裡突然反悔了,要退親,那做哥哥的是個傲氣的人,果真就寫了退婚書,誰知那鄰家女孩卻是個深情女子,不惜斷絕父女關係,硬要維持舊約,嫁給那哥哥。」

  「一往深情,好。」聽到這裡,雷九鳴大聲叫好。

  楚天英沒想到他聽故事這麼入戲,給他喝得一怔,暗叫道:「呆會就不好了。」繼續說道:「但那做哥哥的卻是傲氣十足,說男子漢大丈夫,說過的話做過的事,絕不收回,任那女子在門前跪了一天一夜,硬是不要她。」

  雷九鳴搖頭嘆道:「這就是那做哥哥的不對了,最難辜負美人恩,豈能如此負情,後面如何?」

  「那兩兄弟還有一個,老太太憐惜那鄰家女孩一片癡情,便做主,硬要收鄰家女孩做兒媳婦。」

  「好。」雷九鳴鼓掌:「這老夫人是性情中人。」

  「誰知那哥哥是屬牛的,撞倒南牆不回頭,見老太太硬要招兒媳婦,竟就離家出走了。」

  「負情背恩,這做哥的簡直豈有此理。」雷九鳴大是憤慨。他旁邊的青茗卻是撲哧一笑。雷九鳴鼓起眼睛:「你笑什麼?」青茗忙搖頭:「沒有。」原來他是想起了雷九鳴那次也是為拒婚離家出走,情形一模一樣,這時反說別人豈有此理,因此好笑,不過這話可不敢說。

  楚天英續道:「但那老夫人卻是個有性氣的,見兒子如此,火上來了,便命小兒子抱一隻大雄雞代替他哥哥與那鄰家女孩拜了堂。」

  「雄雞拜堂,有趣,有趣。」雷九鳴意興盎然。

  「鄰家女孩是做了這家的兒媳婦,但老夫人思念兒子,不久就過世了。」

  「可惜,可惜。」

  「那小兒子卻把老夫人的死全怪在了他嫂子身上,認為是她嫂子硬要嫁進來,逼走了他哥哥,老夫人思念他哥哥,因此致死。便恨死了他嫂子,於是就想了個主意,瞞著他嫂子帶人來家裡相親,假說他嫂子是他表姐,將他嫂子許配給了那人。」

  「叔嫁嫂,這小子可算膽大包天。」站在雷九鳴旁邊的那個老者突地開口,看著楚天英,兩道眼光便如兩柄利劍。楚天英與他眼光一對,情不自禁打個突,暗叫:「雷九鳴這書呆子沒聽出來,這老傢伙卻似聽出來了。」閃開眼睛,道:「不想便在這幾天發生了一件事,有仇家找上門來,仇家放暗器,那小兒子眼見無倖,他嫂子卻突地以身相代,救了那小兒子,那小兒子意識到自己的嫂子是好人,而這時候,迎親的隊伍已到了門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