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智鬥三怪(10)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正慌張,忽聽得一陣「哈哈哈」的聲音,彷彿一個人躲在暗地裡笑的樣子,兩個人大吃一驚。

  「飛鯊?」楚天英一躍而起,蓄勢回顧。飛鯊只是給他扔下來,之前並未愛傷,他們沒事,飛鯊自然也摔不死。果然在不遠處的水邊看到了飛鯊,卻已是個死人。事情偏偏這麼巧了,龍玉鳳兩個落下時,腳下而頭上,因而只是震昏了,飛鯊卻是橫著砸下來,這一砸到水面上是多大的力,五臟六腑都拍碎了。

  楚天英抓著他頭髮提起來,飛鯊眼睛外鼓,七竅流血,「早死了,飛鯊成了死鯊。」楚天英放心道。「那是誰在笑?」「對呀。」楚天英又緊張了,這地方就這麼大,四面望得見,並不見人啊。

  又是一陣「哈哈哈」的聲音傳出,這下楚天英兩個都發覺了,聲音出自瀑布後面。

  難道這瀑布後竟住得有人?

  「是誰?」楚天英喝問。沒人應聲。

  「不知前輩在此隱居,無心打擾,還望恕罪。」龍玉鳳說話可客氣多了。仍然沒人應聲。

  過一會,又是一陣「哈哈哈」聲。

  楚天英這下惱了:「混賬。」撿起一塊鵝卵石:「再哈哈哈,我一石頭砸昏你。」

  龍玉鳳心細得多,聽這幾回,聽出點名堂,道:「好象不是人聲,可能……可能是青蛙。」「不象,青蛙是呱呱呱,這傢伙是哈哈哈。」

  聽了一回,不見動靜,龍玉鳳道:「管他呢,只要不傷人就好。」話未落音,又是一陣「哈哈哈」聲。楚天英好奇心起:「我非揪這小子出來不可。」「別去。」龍玉鳳急叫,無力起身拉他,楚天英又是個說不聽的,早向潭中游去。

  楚天英一個猛子,潛過瀑布,探出頭來,猛地倒吸一口涼氣。

  瀑布後山體凹陷進去,形成一個兩丈多高、三丈多深的山洞,洞口,結著一張巨大的蜘蛛網,將山洞整個封了起來,網上,懸著一只楚天英做楚也想不到的大蜘蛛,足有人腦袋那麼大,尤奇的是,形狀完全就象一張人臉,如果不經意,會錯看成是一個人腦袋吊在上面。

  「人面蜘蛛。」楚天英驚叫出聲。只覺毛骨怵然,身上立即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千毒萬毒,蜘蛛最毒。而人面蜘蛛,正是蜘蛛中最毒的一種,可稱毒中之王。據說只要它的一滴涎液,便可毒死一城人。

  人面蜘蛛兩隻碧綠的怪眼盯著楚天英,不住發出哈哈哈的聲音。

  楚天英拍拍胸口:「僥倖,再遊一、兩丈,我就要給當蚊子捉去了。但它為什麼不下網來捉我呢?」楚天英心中奇怪,突然想起曾聽父親說過,天地萬物相生相剋,相輔相成,有至寶之地必生絕毒之物,反之,惡物出沒之處所,必養著祥瑞之靈物。

  「老天,這洞裡別是生著靈芝草吧。」楚天英聽慣了白娘子盜靈芝草救許仙的評話,知道這靈芝草生死人肉白骨,可是個真寶貝,尤其此刻龍玉鳳正用得著。

  還真給他蒙著了,這洞中,確有一枝靈芝,午時三刻,便將成熟。人面蜘蛛聞著飛蜈蚣的腥氣,以為是其它惡物來打主意,便發出一陣「哈哈哈」的威嚇聲,不想到引來了楚天英。

  心意一動,感覺立刻不同,鼻端隱隱約約,異香浮動。沁人心脾。楚天英透過蛛網,細細搜索,果在洞壁半岩上,看到一株靈芝,色呈朱紅,鮮豔若滴,楚天英並不知道這是成熟之兆,但卻絕對相信自己的眼睛沒看錯。

  「我的天。」他心中興奮已極,臉上卻不動聲色,盯著人面蜘蛛,假模假樣的陪一個笑臉,身子慢慢潛入水中,一個猛子,穿出瀑布。

  他跌下崖下,寶劍也跟著落了下來,卻一時找不著,潭邊,龍玉鳳心中擔憂,毒氣上湧,又昏了過去。楚天英即擔心龍玉鳳的毒,又擔心人面蜘蛛搶先將靈芝草吃了,心急上火,東蹦西跳,終於在一從水草後找到了寶劍,執在手中,更不猶豫。一個猛子紮過瀑布,他在水中便已想好對策。估摸著方位恰好,猛地彈身而起,劍銜在嘴中,雙手擊起漫天水花,向人面蜘蛛兜頭潑去。人面蜘蛛八條長腿,行動迅疾無比,但面對漫天而來的水花,卻不知往何處躲。一發愣間,楚天英手中寶劍閃電般射出,恰好從蜘蛛肚中穿過,劍鍔掛著它直飛地起來,牢牢的釘在了洞壁上,楚天英射箭毫無準頭,這一下飛劍卻是準確無比,也許真是天不絕龍玉鳳吧。

  龐大的蛛網隨著人面蜘蛛的飛出而被扯落,亂麻般纏著了青鋼劍和人面蜘蛛的死屍,這把劍是取不回來了,一根蛛絲反彈過來,在楚天英小臂上拂了一下。楚天英如著火燒,痛得一聲大叫,小臂上早高高的脹起一條又紅又亮的印子,真就象給火燙過一般。人面蜘蛛之毒,名不虛傳。而楚天英身子若非給霹靂丹練過,就象孫猴子經過八卦爐而刀槍不入一般百毒不侵,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楚天英小心翼翼避過蛛絲。石壁上,那株靈芝通體朱紅,異香撲鼻,剛剛成熟。楚天英輕輕摘下,連手藏到懷中,復一個猛子穿過瀑布,龍玉鳳依舊未醒。

  楚天英捏著龍玉鳳下鄂,讓她張開口,右手捏碎靈芝,餵進她口中,鮮嫩的汁水緩緩流入胸腔,龍玉鳳頓時醒了過來。

  「小英。」睜開眼,龍玉鳳叫,口中塞了靈芝,語音不清,但看見楚天英就在面前,她笑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