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智鬥三怪(9)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黑心蜈蚣嘿嘿陰笑,慢慢走近,看著楚天英在四條蜈蚣的圍攻下驚惶失措的樣子,心中快意已極。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楚天英身上,全然沒注意,側後一個人影正悄悄的掩近。

  黑心蜈蚣雙爪徐徐揚起,嘴邊掛著殲忍的笑意,瞅個空檔,疾撲而出。頭頂蜈蚣夾擊,當面強敵猛撲,楚天英眼睛一閉:「完了。」

  就在這時,猛聽得一聲叫:「小英快躲。」

  一個人連人帶劍疾衝而來,正是龍玉鳳,就在黑心蜈蚣雙爪將要扣到楚天英脖子時,一柄劍卻從他左腰穿進,右腰穿出。龍玉鳳劍刺黑心蜈蚣,身子卻撲在楚天英身上。四條蜈蚣一齊衝下,都叮在了她肩背上。她從數丈外連人帶劍撲出,試想是多大的衝力,摟著楚天英,帶著四條蜈蚣,一路翻滾,收勢不住,直跌入崖下。

  也不知過了我久,楚天英從昏睡中慢慢醒來。耳中只聽得轟轟的響個不停,睜開眼來,紅日當頂,但透過層層水霧,已不刺眼,便如早間的太陽,柔和而美麗。

  「這是什麼地方?」楚天英也懶得動,迷迷糊糊的想著,突然間,四條蜈蚣張牙舞爪,黑心蜈蚣咬牙切齒諸般情形,閃電般出現在他腦中。

  「嫂子。」他一彈而起,當時他閉上眼睛,但龍玉鳳的聲音他是聽得出的。

  就在他旁邊,龍玉鳳側躺著,半浸在水裡。肩上、背上,四條火紅的蜈蚣仍死死吊著。事實上龍玉鳳抱著楚天英翻滾時,蜈蚣都壓死了,但這毒物極其強悍,身子死了,毒鉗卻不曾鬆開。

  「我操你媽。」楚天英又疼又怒,將蜈蚣扯下來,踩得稀爛,鉗口深入肉裡,血滲出來,竟是黑的,發出一股衝鼻的腥臭。

  「嫂子,嫂子。」他抱著龍玉鳳的頭急喚,她雪白的臉頰這時隱隱滲出黑氣,顯然中毒極深。楚天英的淚涮的就出來了。這幾個月的日子閃電般從他腦中掠過,龍玉鳳的溫柔善良,她的好,她的委曲求全,一樁樁一件件,突然都明明白白的顯現在他眼前。

  「我怎麼就瞎了眼,看不到啊?」楚天英仰天悲呼,熱淚如泉噴出。

  這時,龍玉鳳醒了過來。

  「小英,怎麼了?沒事吧?」

  「你沒死?」楚天英欣喜若狂:「你沒死,太好了。嫂子,我的好嫂子,你可千萬不能死啊。」

  「小英,不要哭。男子漢不哭的。」她勉強扮出笑臉。楚天英用力點頭,伸袖子擦去眼淚:「嫂子沒照顧好你,你大哥若回來,就替我說,對不住。」「不,嫂子,是我對不住你,我該死。」楚天英哭叫。

  「別這麼說,小英。」龍玉鳳又勉力一笑。腦中的昏眩感越來越重,胸口更象壓了千斤巨石,每吸一口氣都非常艱難。「我真的要死了。」她想。腦中閃過楚天雄英俊的臉龐:「大哥,我終於等不到你了。」

  她的臉上慢慢浮出笑容,她看著楚天英:「小英……你大哥若回來,你跟他說……跟他說,我想他。」

  「不,嫂子,我不跟他說,你自己跟他說,你不能死啊。」楚天英淚如雨落,五內如焚。猛然翻過龍玉鳳身子,一把撕開衣服。她雪白的肩背,這時已一片漆黑。飛蜈蚣之毒,一至於斯,而事實上,如不是剛叮到身上便給龍玉鳳一陣翻滾壓死了,吐毒不多,隨即又落到水裡,化去不少毒汁,她早已一命歸西。

  楚天英俯下嘴,含著一個創口,死命吸了起來。

  「不。」龍玉鳳又是感動又是著急,想阻止,卻掙動不得。「你會中毒的,小英。」楚天英哪裡理她,在幾個創口上,輪流不停的吮吸,隨著毒血一口口被吸出,龍玉鳳緊壓的胸口漸漸鬆動,而創口滲出的血也漸漸轉為鮮紅。背心黑氣散去,轉成青白色。楚天英籲了一口長氣,轉過龍玉鳳身子。

  「嫂子,好些了沒有?」細看她臉上,雖無血色,至少黑氣已大部散去,只眉心一團,緊鎖不散。這是餘毒蘊積五臟之象。毒入內臟,清除極難,但發作也慢,一時間要不了人的命,楚天英喜笑顏開:「好些了,不會死了。」這小子,一點也不知道忌諱。

  龍玉鳳焦急的看著他:「你自己呢?中毒沒有?你怎麼老不聽話啊。」邊說,眼淚就邊出來了。楚天英忙替她擦去淚水,嘻笑道:「我沒事。」一拍胸膛:「楚天英三大絕技,最厲害的就是不怕毒,你不知道?」龍玉鳳原先隱隱約約聽說過,她這位小叔子是個怪胎,百毒不傷。這時看他樣子,確不象中毒的樣子,心頭高興,嗔道:「早知這樣,我就不替你挨這蜈蚣咬了。」「我的好嫂子,如果你不替我挨這幾口啊。」他笑嘻嘻的看著她:「我就不叫你好嫂子了。」「油嘴。」龍玉鳳笑罵,心中高興,臉上微見血色。卻越發襯得眉心黑氣的刺眼。

  「得盡快找郎中拔毒才行。」楚天英暗道。四面張望,尋找道路。

  「看來得翻山出去了。」龍玉鳳四面看著,道。「沒關係。」楚天英一拍胸膛:「走不動,我背你。」「不要。」龍玉鳳看他一眼,忙道:「我走得動的。」子禁忌很多,要他背,帖胸勾臂的,怎麼好意思。剛才吸毒,已經很尷尬了,又是自己小叔子。幸虧楚天英無論心智身形,都象個孩子,否則龍玉鳳真不知如何自處了。覺得背心涼嗖嗖的,慌忙背過手去,拉著衣服,心中暗暗叫苦,楚天英情急之下,用力太大,衣服幾乎完全裂作了兩片,若不是穿著褲子,只怕屁股都要打出來了。這可怎麼走?又沒有針線,想補都不行,而且就這麼動一下,便覺得氣短心促,身子軟得不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