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智鬥三怪(5)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里間二怪飛鯊和黑心蜈蚣早在門口觀戰,這時分別堵住了裡外門窗。獨眼龍黑心蜈蚣身形單瘦,飛鯊也是個瘦子,卻是高而瘦,象根竹篙,右腿下半截套著一根鐵棍。

  「這小子來歷詭異,捉活的。」黑心蜈蚣叫,江豬一個斜翻,滾到了窗前,總算脫出了龍玉鳳的劍圈,呼呼喘氣,罵道:「我操你個奶奶。」一掌劈下窗子,抓一根框木到手裡:「小子,你今夜插翅難逃。」沒了窗子的阻擋,月光直瀉進來,房子亮如白晝。

  龍玉鳳經這一輪急攻,早已是香汗細細,氣喘微微,只覺手足發軟。眼見三怪虎視耽耽,不覺心血下沉。劃大怪這幾刀,看來便是她今夜最大的功績了。而自己已深陷羅網,確實怕是插翅難逃,死就死,卻只怕落到三怪手裡,那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就慘了。

  「萬一失手,我就嚼舌根自盡,好歹也要拼他個魚死網破。」龍玉鳳暗暗尋思,盡力調勻呼息,以備再戰。

  飛鯊一聲怪叫,驀地撲來。,身法竟是快得異乎尋常,全不似個只一條腿的人,手中白光一閃,划向龍玉鳳頭臉,是一把尺許長的短匕,緊接著下面也是白光閃動,斜挑龍玉鳳下身。雙匕齊出,招數毒辣已極。

  龍玉鳳臉一紅,微退一步,避開下面匕首,對划向頭部的匕首卻理也不理,劈胸就是一刀。

  武諺曰:「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劍。龍玉鳳刀長,飛鯊匕首未到,她的刀已要紮進飛鯊胸膛。」好小子。「飛鯊左匕橫格,右匕逕切龍玉鳳手肘。龍玉鳳大刀下削,直指飛鯊小腹,順帶他一條手臂。飛鯊招數已老,只得引身急退,便在這時,黑心蜈蚣已無聲無息的撲到龍玉鳳背後,手上套著的蜈蚣爪,直劃肩背。龍玉鳳仍是不閃不避,大刀後撩,拼著後背挨他一下,一刀就要給他開膛破腹。黑心蜈蚣早料到她這一招,左爪下沉,右爪突地直擊,砸向龍玉鳳臉部,龍玉鳳一個鳳點頭,驀地裡連人帶刀從他爪下直穿進去。黑心蜈蚣雙爪上砸下撩,龍玉鳳必定死得慘不堪言,但前提是他自己不要命了。

  黑心蜈蚣當然要命,斜身急躍,退回了原位。論真實功夫,三怪每一個都在龍玉鳳之上。但龍玉鳳拼著不要命,反殺得三怪手忙腳亂。不過自己也是手軟腳酸,越來越沒力了。心中苦笑:」小英,嫂子看來幫不到你了。但願你吉人天相吧。「尋思趁現在還來得及,儘早自殺,免得落到三怪手裡受辱。然而活生生一個人,要她自殺,這決心可不容易下。她突然想到了楚天雄:」這冤家,要是他在這裡多好啊。「

  楚天雄沒來,三怪卻一齊撲了上來。龍玉鳳已來不及自殺,左削右劈,驀地手中一緊,大刀給黑心蜈蚣雙爪卡住了,來不及變招,雙手已給大怪二怪左右執住。」放開我。「龍玉鳳心膽欲裂,死命掙扎,如何掙得脫。」啊哈,是個雛兒。「黑心蜈蚣爪子一撩,龍玉鳳面紗脫落,露出新月般一張臉龐。三怪心中一震,目光都直了。黑心蜈蚣托起龍玉鳳下巴,驚道:」我的乖乖。「看看大、二兩怪:」你們見過這般美人沒有。「兩怪一起搖頭。龍玉鳳奮力一掙,離開了他的手,心卻直往下沉。

  三怪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驀地同聲狂笑:」真是天賜艷福,待我將她剝光了,大家看個仔細。「黑心蜈蚣嘿嘿淫笑,雙手抓向龍玉鳳高聳的胸乳。龍玉鳳雙手被執,掙之不動,眼見黑心蜈蚣的鬼爪子越來越近,羞憤已極,再無顧慮,口一張便要嚼舌自盡。

  便在這時,耳中只聽一聲怒喝:」大膽淫賊,看箭。「喝聲方起,一物唰的一聲,閃電般在龍玉鳳Rx房與黑心蜈蚣手爪間掠過,釘在牆上,震得屋宇嗡嗡作響。黑心蜈蚣大吃一驚,湧身後躍,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小一支箭,竟有如此威力。

  猛地飛鯊殺豬般叫了起來,原來那支箭從他臂上,削去了一大塊肉,只是聲勢太快,飛鯊直到現在才覺得痛。他一叫,江豬一驚,龍玉鳳趁機猛掙,登時脫出手來,拾起刀,一輪猛劈,三怪一怕她的刀,二更怕那威猛絕倫的弓箭,閃身後退,帖牆而立。龍玉鳳歷此大險,再不敢強撐,急急穿窗而出。猛覺腿上一疼,跌翻在地,一時竟爬不起來。正著急,卻聽耳邊弓弦聲不絕,猛惡無倫的箭枝一支支從窗口射進去,三怪一動也不敢動。

  一個瘦小的身影縱到龍玉鳳面前。「小英,是你?」龍玉鳳又驚又喜。楚天英豎指一噓,猛地將弓弦一拉,嗡嗡聲中,將龍玉鳳往肩頭一扛,一溜煙出了客棧,後面淮河三怪怕了他的箭,竟是不敢追來。

  楚天英怎麼會來呢?原來他平生第一次與人約鬥,心中興奮,怎麼也睡不著,便悄悄起來練劍,正好看到龍玉鳳換了夜行衣出去,他並不知道龍玉鳳要上哪兒,只是心中好奇,一路跟著,關鍵時刻便救了龍玉鳳,出了鎮子,龍玉鳳便叫楚天英放她下來。右腳一觸地,大腿上便是一陣鑽心的疼,幾乎跌倒,楚天英忙扶住她:「怎麼了。」「中了暗器。」龍玉鳳花容失色。楚天英心中冷哼:「女人就是女人。」道:「我看看。」龍玉鳳忙扯住他:「不要……小心三怪趕來,你扶著我,回家再說。」痛處在大腿靠後殿處,可不能給楚天英看。

  楚天英一揚弓箭:「三怪敢追來,哼,只怕現在還鑽在床底下呢。」龍玉鳳讚道:「你箭法真好。」楚天英得意洋洋:「不是吹牛,任三怪銅皮鐵骨,挨我一箭,便能射他個透心涼,當然,要射中才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