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17)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青茗衝過來,護在他身前,厲聲叫道:「誰敢動手,你們知道我家公子是誰?」「青茗,不許亂說。」雷九鳴喝住他。青茗哭了起來:「公子爺,難道我們就死在這些江湖毛賊手中?」雷九鳴嘆了口氣:「青茗,你說出身份,只會死得更快,難道他敢放了我們?」看著青茗急怒的臉,雷九鳴心中十分歉疚:「青茗,是我害了你。」「不,公子,」青茗哭了起來:「是我沒照顧好公子爺,我該死啊。」「青茗,不要這麼說,如果不跟著我離家出走,你也不會受這麼多苦,更不會小小年紀,就喪命他鄉,都是我不好啊。」

  「男子漢大丈夫,學什麼婦人,哭哭啼啼,走走走,江上去,大爺好生招待你們。」大頭蛟往外推人。卻叫楚天英喚住了。「慢著。」他招手:「先推上來。」大頭蛟便又往裡推:「算你們運氣,多活一刻,乖乖聽老大說話。」

  雷九鳴站到楚天英面前:「小大人,你還有什麼話要說?」楚天英個子本來小,再坐這麼一個小凳,更是看相不得。但卻偏偏聽不得別人說他小,一彈而起,站在長凳上,叉了眼,鼓了眼:「你說什麼:」雷九鳴倒吃了一驚,退一步,笑道:「你是官老爺,自然是大人了,但這屋裡,又只你年紀最小,不是小大人是什麼?」他說得頭頭是道,楚天英還真無法反駁。哼了一聲,道:「剛才你說什麼,什麼離家出走,說來聽聽。」

  雷九鳴搖頭:「很抱歉,這是小生家事,無可奉告。」楚天英手掌一劈:「你莫非很想吃板刀面?」雷九鳴回頭就走:「如果味道好,嚐嚐也不錯。」楚天英惱了,大叫道:「我餓了。」他猛不丁崩出這麼一句,眾水賊都愣了,半天才清醒過來,鬧江蛟忙叫:「快安排酒席。」楚天英搖手:「我不喝酒。」「那就直接吃飯。」「也不吃飯。」鬧江蛟摸不著頭腦了:「老大想吃什麼?」「我想吃人肉。」一指青茗:「將他大腿上,選上等的精肉,先切十斤送上來。」

  大頭蛟就站在青茗邊上,聽得吩咐,右手拔出刀子,左手便去揪人。青茗到底年紀小,嚇得驚叫起來,雷九鳴忙道:「且慢動手。」瞪著楚天英:「你到底想幹什麼?」

  楚天英冷哼一聲:「本官問一句,你便答一句,敢說半個不字,本官要吃人肉了。」「真正是強盜,簡直不講理。」雷九鳴抗議。

  楚天英不理他,問道:「你剛才說,你是離家出走的?」雷九鳴惱著呢,卻又不敢不答,只得點點頭。「是偷跑出來,還是打了招呼?」「打了招呼還跑得脫?簡直莫名其妙。」雷九鳴不耐煩,楚天英耐心倒好了起來,點頭道:「有理,是我問得不聰明。那你為什麼要跑出來?」雷九鳴跨上一步:「我家裡的事,你到底問著幹什麼?」他自被擒到要殺,始終溫文爾雅,極有修養,但問到他家裡的事,卻是一臉的惱怒。

  「你說是不說?」楚天英瞪著他。「三軍可以奪帥,匹夫不可奪志。」雷九鳴一臉昂然。「那好,我餓了。」

  下面,大頭蛟拔出刀,做勢便割。雷九鳴忙叫:「住手。」氣虎虎的看著楚天英:「好吧,我告訴你。我跑出來,是因為和家裡發生了爭執。」「為什麼爭執,是不是……」楚天英一偏腦袋:「為了一個人。」「是的。」雷九鳴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而且是一個女人,一個年青的女人。」「對。」「這個女人想嫁給你,而你卻不想娶她。」「正是這麼回事。」雷九鳴大叫,眼睛因興奮而睜得老大:「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簡直神了。」

  楚天英心道:「我能不清楚嗎?我家裡現就放著一個啊。」嘆了口氣,道:「好男兒的苦惱,都差不多啊。」這回輪到雷九鳴好奇了:「聽兄台話中的意思,莫非……」楚天英在板凳上蹲了下來,抱著腦殼:「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有家歸不得啊。」「也是因為女人?」「是的,都是那臭女人,賴在我家裡不肯走。」

  雷九鳴心想:「這麼一點點年紀,就逼著娶親了?」不免將信將疑。他不知道楚天英說的女人,不是老婆,是嫂子。但他極富同情心,眼見楚天英一臉苦惱,不免勸道:「世間事,本多無奈,兄台卻也不必過分介懷。」

  楚天英抱著頭,悶了半天,大頭蛟是個急性子,不耐等,問道:「老大,是不是將他們扔江裡去餵魚。」「喂你個大木魚。」楚天英罵。跳下地,捋著雷九鳴手上繩子,一崩,扯做兩截。他這一手,頓時驚住了滿屋的人,三蛟幫人眾,是震驚他如此輕率的放了雷九鳴這條大蟲。而雷九鳴震驚的,卻是楚天英的功夫,他自信一身內功已頗具火候,但掙了幾次,腕上麻繩都是絲紋不動,裡面摻著牛筋哩。想不到楚天英這三寸高一個小人兒,毫不費力的就這麼扯斷了。

  楚天英拉了他手:「雷兄,先前不知底細,多有冒犯,尚請海函。」雷九鳴忙笑道:「不敢,還要多謝史台不殺之恩呢。」「別說這等話,都是天涯淪落人嘛。」雷九鳴熱切的看著他:「相逢何必曾相識。」楚天英大喜,叫:「擺酒。」

  酒席間,楚天英通了姓名年齡,雷九鳴聽說他已十六歲,十分驚異。楚天英便說起昔年的玩皮往事,聽得一桌子都樂了。楚天英胸無城府,雷九鳴則是坦蕩君子,藉著酒宴,真是無話不說。雷九鳴是個志誠之人,家裡的事,輕易不肯對人言,一直憋在心裡,這時便全倒出來,那種痛快淋漓,真非言語可以形容。

  楚天英從他話中得知,他是大家之子,父母追求門當戶當,為他聘了一位名門之女,他卻不願意。他飽讀詩書,多才多藝,自情竇初開,他就夢想著要擁有可心的,她須有美艷如花,有溫柔如水,有幽情如蘭,有靈慧如珠。還要有巧遇的姻緣,春草長堤的異遇,或者秋風葉落的巧逢。他要的是一個用整個生命愛著,可以為她生、為她死的女子,而不是一個陪著他平平淡淡過日子的女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