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11)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楚天英心頭微顫:「好兇的眼光,這傢伙一定就是那什麼鐵臂仙猿黃昆了,看來我的牛皮要穿。」他沒猜錯,這人就是黃昆,錢為命攬錢的第一號幫手。「你是刀槍不入神力無敵小霸王、天字第一號強盜頭子?」黃昆聲音不高,卻極富威脅。楚天英反正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對,刀槍不入神力無敵小霸王、天字第一號強盜頭子就是我。」黃昆點頭:「既是如此一條好漢,想必有些本事。你可怕打?」楚天英心中大樂:「乖乖兒子,想打你爹呢,這牛皮暫時還不得穿。」挨打正是他第一號拿手好戲。一昂頭:「要做好漢,怕什麼挨打。我的兒,你儘管動手,哼一聲也不是人生父母養的。」黃昆冷笑:「好漢子,來人啊,給我著實打一百板子。」

  楚天英呵呵大笑,也不要人按,自己就趴下了。幾個衙役上來,找准他屁股,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板子風車般打下來,楚天英記得曾看過一齣戲文,說的是程咬金劫皇槓給逮著了,押上大堂打屁股,板子打完,他也睡著了。心道:「看我也來學他一下子,說不定也有人編進戲文去喝,千古傳名呢。」將雙手歪枕著頭,眼睛一閉,三、五板下去,他果真呼嚕如雷。

  黃昆是江湖上成物,一般黑道中出名的,他盡知道。眼見這猴兒般一個小子竟胡吹是什麼天字第一號的強盜王,就想破了他的牛皮,順便教訓他一頓。等著楚天英求饒呢。誰知卻等來了一陣呼嚕,程咬金挨打睡覺這齣戲他也看過的,知道這小猴兒呼嚕的出處,不覺又好氣又好笑,但同時心中也頗為驚訝,知道眼前這小猴兒來歷不凡,一揮手,幾個衙役正打得沒勁,當即停下板子。

  楚天英睜開眼:「怎麼不打了。」黃昆看著他:「好漢,架你上槓子呢,怕不怕。」槓子又名老虎凳。將人大腿綁住,小腿架在一根橫木上,絞動機關,橫木上升,專傷人的膝關節,十分狠毒。楚天英漫不在乎:「槓吧,說好了,哼一聲便不是人生父母養的。」黃昆冷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仗著練了幾天氣功,就敢在我鐵臂仙猿面前逞強?」喝道:「槓上了。」

  幾個衙役抬出刑具,將楚天英雙腳高高架起,人體關節若是逆轉,便用不上力,縱有硬氣功也是無濟於事,黃昆看準的便是這個弱點。他卻不知,楚天英並不是什麼氣功到家,而是因為一種特殊原因,致使四肢百骸、五臟六腑都產生了異變,如其說是血肉凝成,不如說是鋼鐵澆鑄,連稟之先天的自然生長都遭到了禁錮,可想其骨骸之硬。

  衙役絞動木輪子,橫木上升,將楚天英的雙腳拉直,卻再也絞不動了。彷彿橫木槓著的是兩根鐵棒。黃昆嘿然冷笑,緩步上前,握住絞盤,猛然發勁,卻聽「啪」的一聲,橫木竟然斷了。一衙上下,盡皆目瞪口呆。楚天英卻充沒事人,彷彿那兩條腿,根本不是他的,既不覺得痛,也不值得誇耀。

  「骨骸僵硬如鐵,這是湘西僵屍門獨家絕藝;經胳堅韌如竹,卻是少林正宗嫡傳金剛童子功。」黃昆喃喃自語,猛然盯著楚天英:「你到底是誰的門下,報出師門,免傷和氣。」他的語氣和緩了許多。

  湘西僵屍門,詭異古怪,屍功毒功,並稱雙絕,江湖中人盡皆敬鬼神而遠之。黃昆可不想惹上這樣的對頭。少林藝傳千古,名震華廈,素為武林擎天一柱。只怕寺中二、三流的人物,他鐵臂仙猿也對付不了,又豈是惹得的。

  楚天英心中念頭急轉:「聽他語氣,僵屍門、少林派他都惹不起,要講和了,我這班房豈非坐不成?不行,得給他壯壯膽。」哈哈一陣狂笑:「什麼僵屍門,少林派,都和老子沒半點干係。老子就是刀槍不入神州無敵小霸王,天字第一號的強盜頭子,你怕不怕吧。」少林金剛門已將楚江龍除名,楚天英說他和少林沒半點干係,這話也沒錯。

  黃昆舒了一口氣,怒火上升:「既如此,你給我班房裡呆著去吧。」鐵臂急舒,拿著了楚天英雙腕關節,拗到身後。大聖門擒拿手獨有一功,黃昆為門中第二高手,功夫自然老到。楚天英暗暗點頭:「乖兒子,難怪爹爹誇你,果然有一手。」他與別人不同,是盼著坐牢的,毫不抵抗。

  黃昆特別照顧他,給他弄了一副一百八十斤的大鐵枷戴,一腳踹入死牢。這枷有個名堂,叫做鐵釘銅葉千斤神仙枷。戴這枷的,必是特等的重犯,鐵定要殺頭的,人死了,討個吉利,叫成仙,這枷也就叫神仙枷了。死囚牢裡的滋味自然不怎麼好,髒又臭,楚天英選個乾淨些的角落,先打個盹。

  一覺醒來,也不知什麼時候了。尖起耳朵聽聽,裡外聲息俱無,正好動手。楚天英一彈而起,看著脖子上這又厚又重跟他差不多一樣高的大枷,突然有點驚慌起來。心想:「萬一弄不開怎麼辦,那可真是自投羅網了,起先沒和申老丈打個招呼……」。但隨即就想:「打個招呼怎麼著,難道跟他說,萬一我弄不開牢中的鐵枷,陷裡面了,你第二天來救我?呸,那多沒面子。」想到顏面攸關,那勁騰騰騰就上來了,站個馬步,吸一口氣,一運勁,全身骨髓噼噼啪啪發出清脆綢密的爆響聲。黃昆猜的沒錯,正是少林正宗嫡傳金剛童子功。他一聲低吼,盡全身之力,雙臂一分,只聽啪啪兩聲響,乖乖,這一百八十斤的一副重枷分做兩扇,直飛起來,撞在牆上,復落到地下。在如此靜夜裡,可算得上驚心動魄了。倒把楚天英嚇了一大跳。把黃昆給引出來了,那可是個麻煩。聽聽全無影響。衝著那枷葉唾了一口,自吹道:「想兩頭鬥紅了眼的大蠻牛是何等力量,尚給老子扳翻在地,這小小一面枷就扣得住我?鐵臂猿啊鐵臂猿,你有眼無珠,活該栽跟斗。」牢門柵木足有它大腿粗,他使發了性,一板兩段,這下有反應了,左右幾間囚房裡,一齊現出一個人影來,牢中燈光昏暗,況且楚天英也不知道鬧江蛟長的什麼樣,左右一看,輕聲喚道:「鬧江蛟,鬧江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