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9)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抱著盒子往山上爬,也不使輕功,老半天才爬到那大石頭上,一屁股坐下,眾強盜卻早等得不耐煩了。為首的強盜喝道:「小娃娃,快放下寶貝,回你娘懷裡吃奶去吧。」眾強盜都笑。

  楚天英驀地裡縱聲長笑,笑聲之響,山鳴谷應。眾盜一齊住口,臉露驚異,這可不象一個小孩子的氣勢啊。卻聽楚天英道:「小強盜,你知道你家爺爺今年多大了嗎?」為首的強盜不自覺道:「多大了?」「你爺爺今年整整一百零八歲了,我孫子的孫子,都做得你爺爺呢,竟敢小視我。」他佔在大石頭上,將首飾盒子高高舉起。群盜大驚,那強盜頭子驚喝道:「喂,你要幹什麼?」楚天英笑道:「你們這夥毛賊,有眼無珠,怎配得這寶物,爺爺要將它扔山溝裡去呢。」這話一出口,群盜頓時炸了窩。有叫「扔不得」的,有叫「你敢扔」的,有叫「快逮住他」的。亂哄哄往山上爬。

  楚天英哈哈大笑,瞄準不遠處一條山澗,用力扔去,恰好落在澗中。時當夏季,正是山水充足的時候,山洪滾滾,將盒子直衝下去,撞得幾下,頓時四分五裂。群盜或叫或罵,急奔過去時,只見到幾塊碎木片時沉時浮的漂過來。抬頭看楚天英,則已影蹤不見。

  眾盜站在澗邊。望著濁黃的山水衝著岩石,嘩嘩作響,做聲不得。那寶貝除非是鐵鑄的,或許撞不碎,縱如此,也給山水沖得無影無蹤,卻到哪裡去撈。

  那強盜頭子呆得半晌,猛然捶胸痛哭起來:「都怨我,都怨我,大哥,我對不起你呀。」竟然操起刀子,就要抹脖子,邊上盜匪慌忙抱住。先前那瘦子奪下刀道:「這也怪不得你,我早該想到的,如此三寸高的一個小娃娃,竟然不怕人,定然有詐。都是我大意。」那盜首拉著他的手,哭道:「那現在怎麼辦,拿什麼去換大哥?」「拿什麼換?劫牢,硬搶,不成就和大哥死在一塊。」瘦子眼中放光。那盜首一揮拳頭,大叫道:「就是這句話了,劫大牢,不去的,吃我大頭蛟一刀。」搶過刀子,橫視群盜。瘦子按住他的手,道:「二哥,不可如此。」看著眾盜慘笑道:「眾,此去劫牢,十九有去無回。我和大哥、二哥拜把子時曾發過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不能眼睜睜見死不救,至於各位,卻不必強去求死。若念著我兄弟一分半分情意,明年新草墳頭,灑一杯黃酒,便心領了。」卻聽眾盜群情激憤:「三哥怎說這等話。要劫牢,大夥兒一塊兒去。」「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怕死的便是那江裡的王八。」

  群盜正臉紅脖子粗的嚷,猛聽得對面一人鼓掌大笑:「好好的不活著,竟要去求死,真是一幹蠢人。」竟是楚天英。原來他並未走開,只是躲在了一堆山石後,聽群盜一番言詞,不免心有所感:「便這些強盜也知道有難同當,有福同享。虧他龍騰霄自命俠義,我家一落難,他就來逼著退婚。若聽了這些話時,不知他臉紅也不臉紅。」心中感動。遂起了一個幫強盜的心。

  眾強盜見是他,當真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持刀拿棒,怒叫著紛紛衝過來。楚天英只是冷笑,待群盜衝到面前,猛然大喝道:「你們想不想你們大哥活命?」他這話恰似一個炸雷,頓時將群盜都炸懵了,一齊停步。那瘦子老三抬臉望他,猶疑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很簡單,諸位若想你們大哥死,便先來殺了我,然後再去劫牢,送死,若想你們大哥活嘛,哼哼……」這小子刁,哼哼兩聲,他不說了。大頭蛟是個性燥的人,急得嚷道:「你倒是說啊,若想我大哥活要怎地?」楚天英斜了眼不理他。大頭蛟惱了,持刀便要衝上。瘦子一把拉住。恭恭敬敬抱拳道:「在下白面蛟,懇求公子指點一條明路,相救我們大哥。」楚天英個小,偏愛做大,見他言詞有禮,點點頭,道:「救你大哥不難,你先說說,你們是哪一路盜匪,大哥是誰,又怎麼失的風?「

  聽說救大哥不難,白面蛟心花怒放,雖然他並不全信眼前這小孩子能有什麼本事,但到底是一線希望,越加恭謹,答道:「我們是三蛟幫的,專在水上討生活。」楚天英心道:「原來是一夥水賊。」道:「你大哥是什麼蛟?」「我們大哥外號鬧江蛟,是我們一夥兄弟的首領。前幾天上岸辦點事,給臨江縣的捕快抓去了。」楚天英搖頭:「小小縣衙門的捕快都對付不了。你大哥的本事也太過稀鬆平常。」白面蛟臉色一正:「公子錯了,我大哥功夫甚強,尋常二、三十條大漢近身不得。但這臨江縣衙裡,隱得有條好漢,外號鐵臂仙猿,十分了得,我大哥便是跌在他手裡。」「鐵臂仙猿?」楚天英叫了起來。他小時專愛纏著父親講論江湖人物典故,武林中凡是略上得台盤的人物無一不知。這鐵臂仙猿名叫黃昆,是大聖門的第二高手,藝業精湛。數年前與師兄爭做掌門不得,憤而出走,不知所終,想不到竟隱在這小小的臨江縣做了捕頭。

  楚天英心中嘀咕:「怪道這些傢伙要死要活的,原來有這麼一個紮手人物,這閒事看來我也管不了。」他曾聽父親說過,平手相鬥,輸贏各佔一半。父親尚無把握,自己除了力大能挨打,功夫其實稀鬆平常,拿什麼和人家鬥。

  白面蛟聽他驚呼,便拿眼直瞄過來:「公子原來也知道這鐵臂仙猿厲害呢。」他這眼光語調,楚天英如何不知,頓時惱了:「在你們眼裡,自然厲害非凡,但在我看來,不過小菜一碟罷了。」白面蛟大喜:「公子的意思是……」楚天英慨然道:「你不必拿彎子繞我,若不是看你們兄弟間輕生重義,有幾分可取之處,早拍拍屁股走路了,誰耐煩管這閒事。既然出了頭,你放心,救出你大哥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