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6)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楚天英哇哇叫道:「我才不怕痛呢,大丈夫殺頭都不怕,還怕痛?」

  龍玉鳳奇了:「那你哭什麼?」

  「我哭……我哭……」楚天英略一猶豫,終於衝口而出:「男子漢大丈夫的屁股,怎麼可以給女人打呢?」

  龍玉鳳愣了一下,終於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她再想不到,這傢伙小小的腦袋裡,大男子主義思想竟這麼重。

  笑了一回,重又扳起臉,道:「既然這樣,今夜我看你男子漢大丈夫的面子,就先記下這三鞭,但有一條,從明日起,你得聽我的話,乖乖的學好。」

  聽說不打了,楚天英喜出望外,一咕嚕爬起來,連聲道:「多謝嫂子,一定,一定。」

  第二天果然一早起來,龍玉鳳早給他定下了功課,上半日習文,下半日練武,楚天英乖乖照做。

  看著他誠惶誠恐的樣子,龍玉鳳又悲又喜,暗叫道:「小英,我知道你恨我,我本不想這樣,我也想做個溫柔體帖的好嫂子,但不這樣不行啊,不這樣你不學好。」

  原來龍玉鳳與楚天英磨了一個多月,發現軟辦法根本行不通,無論她付出怎麼樣的誠心怎樣的努力,楚天英都是油鹽不進,眼見他越來越野,沒辦法,終於一咬牙,扮起臉,做起了惡人。不想還真管用。當然,她知道這樣做楚天英會更恨她,但她寧可楚天英恨她,也不能辜負了公公婆婆的在天之靈。

  龍玉鳳自經放下臉來,楚天英的日子就不大好過了,既要盡興頑皮,又要想保住他男子漢大丈夫的屁股不挨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這日自思:「整日提心吊膽,看這潑婦的臉色,可不是個事,還是找大哥去。」想起不贊成自已出去,心裡道:「媽,我不是要離開家,只是去找大哥回來,不算違背你的意思。」

  他也不做聲,知道夜裡容易被發覺,他就安心睡覺。這日吃了早飯,鑽個空子,將一身換洗衣服,一柄寶劍,先藏在外頭的茅草堆裡,再回頭裝個幌子,見龍玉鳳並未起疑,說聲:「玩兒去」。拔腳就溜,直奔長江邊。

  他生怕龍玉鳳發覺趕來,不走大道,見小路就岔,到午飯時分,估計趕了五、六十里,卻長江的影子都沒見著,心下慌了,肚子裡又嘰哩咕嚕直鬧,自思:「這樣走可不是個事,遇著人家,我得問問,順便要碗水喝。」肚裡嘰咕一叫,因又想:「說不定有哪位好心的大爺大嫂,見我個子小,就留我吃飯呢。」想得倒美。

  拐過山角,前面一個村落。到近處,只聽得人聲嘈雜,哭聲,喊聲,叫聲,響成一片。這小子天生愛管閒事,好奇心一起,倒把正經事給忘了。循聲而去,老遠只見一座大院子,熙熙攘攘,圍著不下二、三百人。

  楚天英個子小,到近前,只看見人家的屁股,不知道前邊的情景。焦躁起來,在人縫裡,硬鑽進去。三鑽兩鑽,到了最前頭,已是人家大門口。只見大門前席地坐著一個老者,在呼天搶地的大哭,那老者六十上下年紀,衣著富氣,想來是此屋主人,此時披頭散髮,老淚縱橫,已全然不顧體面。有兩三個老者在勸他。邊上人議論紛紛。「可憐,申老爺五十歲才得這一點骨血,這一給強盜掠了去,便是羊入虎口了。」「那也不然,強盜打的是申家寶物的主意,獻出寶貝,小公子不就換回來了?」「說得輕巧,申老爺若肯獻出寶貝,早升官發財了,還用得著在這鄉下做土財主?」「說的是,小公子雖是申老爺的心肝肉,這寶貝卻是申氏一族的命根子呢。」

  聽這一回,楚天英已明白了其中底蘊:這老者姓申,家藏一個什麼寶貝,強盜綁了他兒子去,要他拿寶貝換人,正是江湖上典型的綁票案,楚天英從父親口裡聽得多了。楚江龍說的許多江湖典故,關鍵之際,總有一位大俠客挺身而出,大施神勇,化危解難。此時楚天英心裡癢癢的,尋思:「未必別人做得到,我就做不到,這十多年苦功豈非白費了?」正要挺身而出,反過來又想:「我個子太小,這一出去,寒酸呢。」眼珠一轉,計上心來,鑽入人堆裡,弓著頭一陣亂竄,口中鬼哭狼嚎:「強盜來了,殺人了,放火了。」他個子小,嗓門卻大,叫得又淒慘,一干村民,哄的就炸了窩,呼爺攬女,東奔西竄,一瞬間走了個乾乾淨淨。

  那申老兒是嚇破了膽的,忙要爬起來,心慌手顫,又到了這份年紀,一時怎掙得起?正驚慌,只覺腋下伸過一隻手來,騰地托起,腳不點地,進了院子,忙叫:「快關門,快關門。」下人手忙腳亂關了院門,閂上大栓,心下稍安。先以為扶他的是自家僕人,看一眼,卻是一個生臉娃娃,不暇多想,只命:「好生呆著,莫出去。」又命管家,召集家裡健壯傭僕,各執傢伙,守住院牆,楚天英看著一幹蠢笨大漢,慌慌張張,奔來跑去,心下好笑。大笑道:「沒什麼強盜,我逗你們玩呢。」

  申老兒側耳細聽,林中靜悄悄地,並不聞殺叱哭叫之聲,遂命下人架梯窺看,也報:「不見強盜。」這下惱了,提起手,便在楚天英頭上撮一個爆粟:「哪裡鑽出你個小老爹來,拿強盜糊人玩。」

  楚天英心底冷笑:「打得好,呆會你就要求我了。」叫道:「申老丈,你還要不要你兒子的性命?」他這話猛生裡衝出來,申老兒著實嚇了一跳,眼呆呆看著他,心裡打鼓:「這小老爹也是強盜?這下好,放家裡來了。」他邊上立著一個僕人,叫牛二,是家裡出了名的大力漢,暴叫一聲:「好賊子,就拿你換我家少爺。」撲上去,抓著楚天英雙肩,卻提不起來,正發呆。楚天英伸一隻手揪住他腰間汗巾,舉上半空,喝聲去,一扔,就有兩、三丈遠,砸倒了老大一叢芭蕉,半天爬不起來。也是有這一叢芭蕉,否則非摔個半死不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