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4)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他象一隻沒頭的蒼蠅,四處亂竄,有時一天能遠出上百里外,希望能找到或打聽到楚天雄的消息,然而楚天雄彷似從人間蒸發了,沒有半點音訊。

  姜氏終於完全起不來床了,神智時而清醒時而迷糊,口中總是不停的念叼:「小雄回來沒有,小雄,回來。」

  在龍玉鳳進門兩個月後的一個早晨,姜氏終於撒手長逝。

  哭得一塌糊塗的楚天英突地跳起來,指著龍玉鳳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死皮賴臉的硬要嫁到我們家來,哥哥就不會走,哥哥不走,娘就不會死,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娘。」

  龍玉鳳沒想到楚天英會這麼說,本來就悲痛欲絕的她更是肝腸寸斷,然而她不能怪楚天英,從某一方面來說,楚天英說的確實有道理,然而,她錯了嗎?

  在那一瞬間,龍玉鳳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託付一生真愛的楚天雄遠走他鄉,婆婆這惟一的支柱現在也倒塌了,楚天英又將喪母之痛全部怪在了她身上,她就象水中的浮萍,飄飄蕩蕩,天地雖大,竟沒有扎根的地方。

  她好幾次想到了死,但每到這個時候,婆婆在最後清醒時說的那番話就會在她腦中迴響:「鳳兒,照顧好小英,他永遠都長不大,我真的是不放心啊。」

  是呀,她若撒手不管,誰來照顧楚天英,不管楚天英怎麼怪她恨她,婆婆是真的對她好,她不能讓婆婆死不瞑目。

  「婆婆,我一定照看好小英,你和公公在天之靈,儘管安息吧。」給姜氏的墳頭撒上最後一把土,龍玉鳳暗暗下定了決心。

  但楚天英是哪種愛恨都非常強烈的人,愛你,可以為你死;恨你,則恨不得生吃你的肉。他怪龍玉鳳害死了娘,再不願看龍玉鳳一眼,斷七後的第二天早上,他突然把家人都叫到一起,指著龍玉鳳宣布:「以後再不要叫她少奶奶,我們楚家,沒有少奶奶。」

  他的舉動突如其來,龍玉鳳又羞又急又氣,叫道:「小英,你什麼意思?」

  楚天英扳起臉:「不要叫我小英,我的意思就是,你從哪裡來,還回哪兒去,我們楚家和你沒有半點關係。」

  楚天英竟不想認她這個嫂子。龍玉鳳眼前一陣陣發黑,勉強站定,咬緊牙關道:「我是婆婆親自收下的媳婦,這一點,誰也無法改變。」

  「那是娘那會兒可憐你,到後來她一定反悔了,因為就是你進了門,才把我大哥逼走的。」

  「婆婆從來都沒後悔過。」龍玉鳳差點將牙根咬出血來,婆婆對她的愛是她惟一的支柱,這根柱子要是倒了,她真的再也話不下去了。

  「娘後悔了,在她臨過世那一會兒,我是她兒子,她的眼光我看得出來。」楚天英的語氣不容辯駁。是呀,知母莫若子,做兒子的,當然更了解的心意。

  「沒有。」龍玉鳳失聲痛哭:「婆婆到最後一刻都是清醒的,她還託我照顧你。」

  「我們不必爭了。」楚天英霍地一揮手:「要不要你這個媳婦,由娘決定,請她再做一次選擇,她如果還要你,我就認你這個嫂子,否則,任你說破天,我也決不會認你。」

  「再做一次選擇?」龍玉鳳睜大了淚眼:「婆婆已經過世了,還怎麼選擇?」

  「打卦。」楚天英忽地從懷裡掏出一副桃木卦來:「娘在天有靈,她若要你,自然準你的卦。」

  桃木卦就是用桃木削成的兩塊木片,內陷外凸,兩片合攏,恰成桃形,以正反陰陽定卦數。兩面卦心向上,稱為陽卦,卦心向下,稱陰卦,一正一反,稱勝卦。打卦人就通過這三種卦形來探問鬼神的心意。

  這是楚天英耍的一個鬼把戲,因為這打卦,兩塊木片亂飛,是完全做不得準的,姜氏就曾鬧過一個。有一回她生日,盼楚天雄回來,就拿卦來問,說了心願。問卦道:「如果天雄今天回來,就賜個陽卦。」撲的一卦下去,卻是兩面朝朝地,是個陰卦。姜氏就道:「明天才是生日的正日子,看來要明天才回來,如果是,賜個陽卦。」一卦下去,倒真是個陽卦。姜氏接著再問:「是不是明天早上回來,是,就賜個陽卦。」誰知打下去卻是個陰卦。再問:「莫不是要中午才回來?請賜個陽卦。」打下去,又是個陰卦,於是再問:「難道要晚上才回來?這回要個陰卦。」誰知打下去,偏偏是個陽卦。姜氏這下急了,卦上明明說明天回來,卻既不是早上中午,也不是晚上,那是什麼時候。莫非先前的卦錯了?於是重新問卦:「天雄到底回不回來?如果不回來,賜個陰卦。」一卦下去,兩片桃木片彈得幾彈,撲的翻身,紮紮實實一個陰卦。姜氏愣了半天,嘆了口氣:「原來天雄不回來。」話未落音,門外楚天雄已清甜的喊起:「娘,我回來了。」笑得楚天英打跌,姜氏又喜又惱:「這鬼卦,真該放灶裡一把火燒了。」終是沒燒,今天楚天英就拿出來了。

  龍玉鳳當然也知道這打卦完全是騙鬼的,臉上變色道:「這……這怎麼打得準。」

  楚天英冷冷的看著她:「你不信娘在天有靈嗎?她即有靈,只要真要你,這卦就一定準,你是不是心裡沒底,知道娘最後後悔了。」

  這小子是把人往絕路上逼,龍玉鳳全身顫抖,俏臉上再無半絲血色,驀地裡一咬牙,叫道:「好,就讓婆婆再挑一次。」

  接過卦,卻是雙手發抖,如果這卦打下去不準怎麼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