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2)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好,這才是我的好嫂子。」楚天英大聲叫好。

  姜氏也是又驚又喜,笑著連連點道:「當然,當然,我當然要你做我的媳婦。」

  龍玉鳳大喜:「多謝婆婆。」方要叩下頭去,耳邊突然響起一聲低喝:「慢著。」

  是楚天雄,他竟又奇蹟般的出現在門口。

  「怎麼大哥每次都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難道他在竹林裡竟能聽到屋裡人說話,不可能呀,好幾百步呢。」楚天英又驚又疑,叫道:「大哥,悔婚的是龍大叔,嫂子自己沒有悔婚,她自己把自己嫁過來了。」

  楚天雄不理他,看著龍玉鳳有些錯愕的臉,冷冷的道:「我已經寫了退婚書,你我已再無關係,你回去吧。」

  龍玉鳳沒想到會從楚天雄嘴裡聽到這樣的話,又羞又急,淚水奪眶而出:「天雄哥,我是真心的。」

  「我說過了,我已寫了退婚書,大丈夫說一不二,決不會回頭的。」他跨步進來,到龍玉鳳身後,袖子一拂,龍玉鳳一個身子忽地平平飛了起來,直飛到門外台階下。

  「你回去吧,免遭閒言誹語。」楚天雄說完,背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這一手,不僅龍玉鳳,就是姜氏、楚天英都沒想到。

  「天雄。」姜氏想喚回兒子,但楚天雄恍似沒聽見。楚天英心中也有些憤憤的:「大哥這麼對嫂子,太絕情了。」

  「天雄哥。」看著楚天雄消逝的背影,龍玉鳳的淚水如決堤的江河,滾滾而出。她怎麼也想不到,楚天雄會這麼對她,她為這份愛,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她和父親爭了一夜,十八年來從未碰過她一指頭的父親首次打了她一耳光,而今天上午,當她義無反顧的出門時,父親在她背後怒叫:「你出了這個門,就永遠不要回來。」

  她斷絕了親情,換來的,卻是楚天雄的絕情。

  那一瞬間,龍玉鳳真有萬念俱灰的感覺。但隨即迴轉念頭:「天雄哥,不論你怎麼對我,我對你的愛,永不會變。」

  姜氏看著跪在台階下的龍玉鳳,抱歉的道:「玉鳳,真對不起,我沒想到他這麼倔。你回去吧,我沒福氣收你這個兒媳婦。」

  龍玉鳳主意已定,收住眼淚,搖了搖頭,道:「我對天雄哥是真心的,他不信我,我就跪在這裡,直到他信我為止。」

  姜氏沒想到她這麼癡情,又是搖頭又是嘆息,楚天英大讚:「好嫂子,我和娘幫你去勸大哥。」扶了姜氏到楚天雄房門口,還沒開口,房中已傳出楚天雄冷冷的聲音:「娘,我既然寫了退婚書,就絕不會再收回來,請你不要勉強我。」

  姜氏到口邊的話,再說不出半個字,嘆著氣回來。龍玉鳳的眼光由希望到失望,但心志卻更加堅定,她甚至露出了一個微微的笑,道:「婆婆,不要勸我,在天雄哥信我之前,我不會起來的。」

  「你們這對冤家啊。」姜氏終於沒了力氣,頹然坐下。楚天英倒覺出了趣味,暗叫:「好,戲文上這叫針尖對麥芒,倒看你們誰犟得過誰。」

  天逐漸黑了下去,姜氏叫僕婦給龍玉鳳端了飯去,龍玉鳳搖頭不吃。叫楚天雄,楚天雄也不吃。

  楚天英叫道:「娘,我也不吃,我倒和他們比比餓肚子看,倒看誰犟過誰。」氣得姜氏敲了他老大一個爆粟:「你也來氣我。」

  雷聲剛在天邊滾過,陡然間就下起雨來了,姜氏這回真急了,對龍玉鳳道:「玉鳳,不論怎麼說,你先進來,避避雨。」

  龍玉鳳淒然一笑:「天雄哥沒應我,名不正言不順,我不能進來。」

  姜氏頓足,到楚天雄房門口,叫道:「小雄,玉鳳已跪了大半天,你再有氣也該消了,下雨了,會把她淋壞的。」

  「叫她回去,不走,就叫她淋著。」楚天雄的話冷硬如冰。

  「你……」姜氏頓足,回到門前,大雨頃盆而下,龍玉鳳立即給澆透了,姜氏又憐她又痛她,急叫楚天英:「快給你嫂子拿把傘遮遮雨。」

  楚天英卻不動,翹著腿:「拿傘有什麼用,她身上早濕透了,多淋也是淋,少淋也是淋,不如澆個透心涼,最後看誰心痛。」其實不只姜氏憐惜龍玉鳳,楚天英也開始同情自己這位癡情的嫂子,他這番話故意放大了聲音,其實是說給楚天雄聽的。

  但姜氏卻沒聽出來,她只是急,霍地一道閃電,隨即是一聲裂天的雷聲,姜氏驚得退了一步,看看兒子仍舊緊閉著的房門,再看一眼雨中搖搖欲墜的龍玉鳳,猛地一頓足,道:「自古以來,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不信我這個做娘的今天就做不了這個主,玉鳳,你進來,我做主了,楚家收了你這個兒媳婦。」

  楚天英呆呆的看著,長到這麼大,他還從沒見母親這般威風呢,在空中連翻兩個跟斗,大叫道:「對了,這才是我楚天英的娘。」

  龍玉鳳欣喜若狂,顫聲叫道:「婆婆。」站起身來,跪久了,氣血不暢,身子一晃。這個楚天英倒快,一閃身下了台階,攙住了龍玉鳳一隻手,嬉皮笑臉的道:「子曰『男女授受不親』,但子又曰『嫂溺,叔可以援之以手』,所以我來扶你,孔老夫子是同意的。」

  龍玉鳳給他逗得撲哧一笑,真誠的道:「小英,謝謝你。」

  楚天英做了個誇張的動作:「天哪,真肉麻,我暈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