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劫獄(1)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眨眼已是殘春,楚江龍墳頭的新草,已有尺許深了。

  這一天,姜氏精神略好一些,強掙起身子,到外廳,見楚天英正坐在門檻上發呆,叫了一聲:「小英,沒出去玩兒嗎?」

  楚天英過來,搖了搖頭,道:「沒有,沒心思。」

  姜氏摟著他,嘆了口氣:「你哥呢?」

  「他依舊每天呆在竹林裡,也不知他在想什麼。」

  不出龍騰霄所料,楚江龍剛死,少林寺便公示江湖,將楚江龍從少林弟子中除名,同時戒律堂首座大苦親到楚家,告誡楚天雄,不許他使用或傳授少林武功,否則少林將強制收回,同時告訴他,妙目已入關靜修,入關前,曾說了一句話:「天賦奇才,就這麼毀了。」

  那天後,楚天雄便整天一個人呆在屋後的竹林裡,常常三、五天不吃飯,也不說話。

  姜氏的淚又垂了下來:「龍哥,這可怎麼是好啊。」

  楚天英低著頭,他平日鬼靈精怪,但這一個多月來,他腦子裡恍似灌了漿糊,黏黏乎乎一片,想不出什麼話來安慰。

  姜氏突地想到一件事,收淚道:「對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啊呀,明天就是十八,是先前和你龍叔說好給天雄玉鳳完婚的日子啊,虧得想起來,差一點誤了大事。」

  楚天英也興奮了起來:「對了,把嫂子娶過來,有嫂子陪著,大哥的心情也許就好了。不過不知道龍叔願不願意。」

  姜氏一怔:「對了,你龍叔好久沒來了,他怎麼不願意?」

  楚天英搖頭:「我也不知道,反正有兩次嫂子來看大哥,沒說上三句話,玉姣那臭丫頭就來了,說龍叔讓嫂子趕快回去。」

  龍騰霄兩個,老二玉姣,今年還只十二歲。

  姜氏呆了一會,道:「這是定了十多年的婚約,你龍叔不會反悔的,他不是這樣的人,叫玉鳳回去也有道理啊,終究是沒過門嘛。來,小英,扶娘起來,我娘倆一起去,跟你龍叔說好了,明天我們就辦喜事,娶媳婦。」

  娘倆剛站起來,門口進來了個人,卻是這一帶出名的快嘴李媒婆。來了客,姜氏只得重新坐下,道了寒喧,問起來意,李媒婆出名快嘴,這天卻有些遲鈍,繞了半天才道:「楚家奶奶,這件事實在不好意思,我是受龍大爺所託,來向你家天雄討一紙退婚書的,龍大爺已給龍另訂了親事,聽說對方是一位巡撫的公子,一切都說好了,只等你家一紙退婚書了。」

  這番話象一連串的炸雷,把姜氏完全炸暈乎了,喃喃道:「不可能,他龍叔不會這樣的,怎麼可以這樣呢?」

  「楚家奶奶,楚家奶奶。」李媒婆見姜氏呆怔怔的,有些發慌,連聲叫道:「楚家奶奶,你也別急,這件事確是龍家不對,龍大爺說了,他願意補償你家大少爺一萬兩銀子,放心,有這麼一大筆錢,搶著嫁,包在我身上,給你家大少爺討一房如花似玉的媳婦。」

  「不。」姜氏霍地站了起來:「我家絕不退婚,我也不信他龍叔會這樣做。走,小英,扶我上你龍叔家去。」

  「好。」楚天英也是氣不岔:「我叫嫂子都叫了幾百聲了,怎麼說退婚就退婚呢。」

  「娘,我願意退婚。」楚天雄突然出現在了門口。一個多月,他瘦了很多,下巴上竟鬍子拉碴的,衣服由於一直沒換過,沾了不少泥,顯得有些邋遢。

  惟一不變的,是腰背依舊筆挺,總是向上微揚的下頜似乎抬得更高了些。

  「不。」姜氏的眼淚又下來了:「我們不退婚,娘知道你喜歡玉鳳的,玉鳳也喜歡你。」

  「娘,不要哭。」楚天雄的神情淡漠如水,霍地撕下一幅衣襟,順手就用指頭在襟上寫了起來,楚天英吃驚的發現,他指頭所過之處,竟自動有血滲出來,又驚又奇,暗叫:「易筋經如此厲害,竟能把血真接從指頭上逼出來,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楚天雄寫完,往李媒婆手裡一放,冷冷的道:「走。」

  李媒婆似乎站在一座冰山前面,無由的寒氣逼人,打個冷戰,抓著退婚書,飛快的走了。

  姜氏傷心的看著兒子:「天雄,你不該寫的。」

  「這樣好。」楚天雄冷漠的眼神裡似乎沒有任何東西,說了這三個字,徑直進了自己的房間。

  「小雄。」望著他消失的背影,姜氏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大哥就象變了個人一樣。」楚天英暗暗思索,心中憤憤的:「龍大叔竟是這樣一個人,以後見了面,我再不叫他,也不理他家的任何人。」

  誰也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上午,龍玉鳳忽然來了,穿了一身新娘子才能穿的大紅喜服。楚天英第一個見到,給她怪里怪氣的樣子嚇一大跳,忙撒身跑回房裡,拉起姜氏道:「娘,嫂子來了,她腦子可能有點毛病,打扮古里古怪的。」把姜氏半攙半推扶出來,龍玉鳳已到了堂上,見了姜氏,盈盈跪倒,叩下頭去:「婆婆,兒媳玉鳳給你請安。」

  姜氏又驚又疑,忙伸手相扶,道:「玉鳳,你……你說什麼。」

  龍玉鳳不肯起來,只抬起來頭,兩眼紅腫,來之前顯然哭過,而且哭得很厲害,但這時她的眼光卻是平靜而堅定的,還略帶著一點微微的羞澀,道:「我爹悔婚,我不悔,今天是我出嫁的日子,所以我穿上嫁衣,自己來了,只要婆婆肯收我這個兒媳,我從此就是楚家的人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