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魔艷舞(9)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她在心底默默祈禱:「老天爺,請讓災難平安過去,讓楚伯伯好好的回來,讓我能圓圓滿滿的擁有我的丈夫。」

  連夜探監,由於姜氏體弱不能去,龍玉鳳只得留下來陪她。楚天雄和龍騰霄三個去。

  知道是大兒子回來了,楚江龍終於答應見面。乍一見面,楚天英、龍騰霄不由一齊驚呼出聲,原來僅僅六天時間,楚江龍本來烏黑漆亮的頭髮鬍子竟然全白了。

  而見到父親這個樣子,自負剛強的楚天雄也不由雙目發紅,撲通跪下,抱住了楚江龍的腿,道:「孩兒回來遲了,請爹爹恕罪。」

  抱著兒子寬大堅實的肩膀,楚江龍也是老淚橫流,再一手摟過旁邊的楚天英,父子三個痛哭一場。

  傷感過後,楚天雄坐在父親對面,道:「爹爹,孩兒絕不相信你會是殘殺張員外家三十四條人命的兇手,你一定是遇到了一些什麼事或者什麼人,迫得代人受過,是不是?」

  楚江龍一眨不眨的看著兒子,就象在看一件最心愛的雕塑,緩緩的搖了搖頭:「小雄,這件事不必再說了,讓爹好好看看你。」

  「爹,你不否認,那就是說我猜測的是對的了,那麼請你告訴我,你到底遇到了一件什麼事,碰到了一些什麼人?」楚天雄捕捉著父親的目光,眼光忽地一亮,竟似有如實質般,直射向楚江龍眼裡去。

  楚江龍受不住他的目光,眼皮一垂,喜道:「原來妙目大師將易筋經內功傳給你了,我兒功力大進,可喜可賀。我累了,你們回去吧。」說完閉上了眼睛。

  楚天雄又急又氣,楚江龍說的沒錯,妙目確實已將少林寺的鎮寺奇功易筋經傳給了他,且已有小成,他剛才施展的,便是「易筋經」中「慧眼度魔」奇功。此功見心指性,通過對方的眼睛直接進入對方的心靈,有不可思議之神通妙用。魔門攝魂大法不過得其枝葉,已成驚世大法,由此可知此功的厲害。但一則楚天雄功力尚淺,二則楚江龍本也出身少林,預有提防,竟給他掙脫了。

  楚天雄來時擁有十足的自信心,仗的便是這門奇技,這時一著失算,再無法挽回,只得苦口婆心,用各種道理勸說楚江龍,但無論他怎麼說,楚江龍就是不理不睬。

  龍騰霄在一旁,眼見楚天雄又將無功而返,心中焦躁。他對楚江龍的做法實在是非常的不理解,是呀,到底是什麼事什麼人,比名譽性命妻兒兄弟全部起來還重要,另外他心中也另有想法,這些年來,他順風順水,生意越做越大,江湖上白道黑道,都要賣他面子,但他知道,別人賣他面子的真實原因既不上他的武功或他「洞庭雙龍」的名頭,也不是他嘴滑能說,而是他會想盡辦法讓別人意識到,楚天雄是他的未來女婿,而楚天雄是少林三大元老高僧之一妙目事實上的弟子,惹了他,也就是惹了楚天雄,也就是惹了妙目和少林派,如此強硬的後台,放眼江湖,幾個人惹得起。但出了楚天龍這件事,這個後台就倒了。

  這種深層次的想法,本來他顧及臉面,不好說出來,這時候見楚天龍如此頑固不化,他再也顧不得了,霍地跳了起來,怒叫道:「大哥,你怎麼就這麼固執,你便不為自己的名譽性命想,也該為兒子後輩想想,尤其是天雄,他是妙目大師盡人皆知的親傳弟子,你也看到,他甚至已經練成了少林的最高絕學「易經筋」假以時日,他完全可以成為足以與天地三劍相比美的武學大師,而你這一來,他的一切就全毀了,少林最重名譽,派中決不容許有殘殺了三十四條無辜人命的弟子存在,他們會公示江湖,將你除名,天雄是妙目大師事實的弟子而不是名正言順的弟子,他只是作為你的兒子而列入少林門派的,你除名,他也跟著被清除出少林派,那麼,就算少林派不收回他的武功,根據規矩,少林派也絕不會允許他使用少林武功,則他即使將易經筋練到了最高境界又怎麼樣?他敢公開露面嗎?他只能低頭縮腦的活著,甚至別人欺負他都不敢用少林武功還手。他的一生他的前途,全都毀了,你想過沒有?「

  最後幾個字,他幾乎是吼出來的,餘音震得囚室嗡嗡作響,伴隨著的,是他呼呼的喘氣聲。

  楚天雄一張臉猶如鋼凝鐵鑄,不帶半點表情,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父親。

  楚江龍閉著眼睛,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抽動著,他內心的掙扎痛苦,從他每一絲顫動的肌肉都可以看地清清楚楚。

  這四個人裡,惟有楚天英的腦子是一片空白,他忽然想到一個古怪問題:」少林派的規矩真多,如果誰在少林學了功夫要傳授給他老婆,不知少林派的和尚們會不會管。玉鳳姐這麼,到時撒起嬌來,大哥只怕抵擋不住。「

  彷彿過了一個世紀,楚江龍的眼睛終於睜了開來,他久久的看著楚天雄的眼睛,搖了搖頭:」你成不了天神劍。「」啪!「座在楚天雄屁股下的磚塊,突地碎成了粉末。楚天雄一躍而起,旁邊的磚牆上。插著一支火把,他忽地伸手,將左手放在了熊熊燃燒的火焰上,皮肉的焦臭味立既在死囚牢中瀰漫開來。」大哥。「楚天英狂跳起來,急去拉楚天雄的手,龍騰霄身子往前一傾,終於沒有動。

  楚天英平素自負神力驚人,但楚天雄平伸著的一隻手臂卻似鋼澆的鐵鑄的。任他使盡吃奶的力氣,也無法推動分毫,他又驚有急,張嘴大哭起來:」哥,把手拿開呀。「

  楚天雄的手似鐵鑄的,甚至整個人,也是鐵打的,肌膚給燒得發出啪啪的爆裂聲,他臉上卻連半點痛苦的表情特沒有,只是一眨不眨的看著楚江龍。

  楚江龍的身子劇烈的抖動起來,臉上的肌肉因錐心的痛苦而扭曲變形,突地從他喉嚨深處發出一聲近似狼嚎的底吼:「天雄,原諒爹爹。」猛的將舌頭伸出口外,上下齒一合,一截鮮紅的舌頭跳出口外。

  「爹」楚天雄楚天英齊聲痛叫,猛撲過來,一齊抱住了父親。

  龍騰霄臉色鐵青。喃喃叫道:「楚江龍,你簡直瘋了。」

  楚天雄掏出少林療傷聖藥小還丹,但楚江龍卻搖了搖頭,伸手將兩往外推。

  楚天雄悲叫了一聲「爹」。退後一步,叩了兩個頭,拉了楚天英,三人出監。到家,楚天英撲到姜氏懷裡,哇哇大哭:「爹不肯說,他咬斷了舌頭。」

  姜氏又急又痛,身子軟作一團,流淚叫道:「龍哥,你到底是怎麼了。」

  龍騰霄嘶聲叫道:「我看他簡直瘋了。」

  龍玉鳳忽地發覺了楚天雄燒得焦黑的手,一聲尖叫:「雄哥,你怎麼了。」急撲上去,龍騰霄突地跨前一步,一把拉住了她,鐵青著臉道:「跟我回家。」

  龍玉鳳一掙,哭叫道:「天雄哥受傷了。」

  龍騰霄驀地裡狂怒起來,一聲大吼:「你還沒過門呢,要知道羞恥。」

  龍玉鳳沒想到父親突然會說出這種話來,又急又羞,一張俏臉剎時漲得通紅,在父親的拉扯下,離開了楚家。

  這天夜裡,楚江龍在監牢裡自殺了,他以苦練數十年的金剛掌力,一掌拍碎了自己的腦袋。

  文清得報,低嘆一聲:「這樣也好,一代大俠,至少免了一刀之辱,可楚大俠啊,你是何苦,你心裡藏著的,到底是怎麼樣一個驚天動地的秘密,值得你這樣做?」

  誰都知道楚江龍心裡藏著一個大秘密,但這個秘密已歸黃土。

  它永遠不能被揭露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