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魔艷舞(7)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石堅神情有些不自然,道:「龍大俠,我是來通報一個不大好的消息的,楚大俠現在衙門裡,但他惹上了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這消息來得太意外了,龍騰霄幾個剛才懸到了嗓子眼的心這時候全落了下來,只要楚江龍人在,其他有什麼好擔心的。

  龍騰霄舒了口長氣,道:「人在就好辦,麻煩再大,總能解決的,到底是什麼事?」

  石堅皺著眉頭:「這件事只怕不大好解決,事情是這樣的,昨晚上我帶人巡夜,到城北張員外家附近,忽聽到慘叫聲和叫救命聲,這是有歹徒作惡了,我帶著弟兄們衝進去,只見一地死屍,慘不忍睹,大廳上燈火通明,那歹徒竟還沒走,正要把劍從一個人屍體上抽出來。我大吼一聲衝上去,那人轉過身來……。」說到這裡,他停下了,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楚天英最喜歡聽故事,接腔道:「轉過身來怎麼樣,快說啊。」

  石堅看他一眼,掃過姜氏、龍玉鳳,最後落在了龍騰霄臉上,道:「那人轉過身來,我一看,竟是楚江龍楚大俠。」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龍騰霄有些聽不明白,屋裡其他的人也聽不明白,石堅似乎是在說楚江龍是殺害張員外一家的歹徒,這怎麼可能呢,太不可思議了嘛,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的意思是……」石堅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說了出來:「楚……楚江龍是殺害張員外一家三十四口的兇手。」

  「你放屁。」楚天英衝口而出,若不是龍玉鳳手快拉著,他便要衝上去揍人了。

  龍騰霄面色轉冷,道:「石捕頭,我大哥一世英名,可不是胡亂汙衊得的。」

  「我也希望我自己是在放屁。」石堅神情痛苦:「楚大俠一直是我非常敬仰的人,然而事實俱在,不但是我親眼所見,最關鍵的是,楚大俠他親口承認了,說張員外一家三十四口,全是他親手所殺。」

  「啊。」姜氏一聲低叫,昏了過去,龍玉鳳忙掐她人中。

  龍騰霄和楚天英則幾乎是同聲否決:「不可能。」

  「我也不信,但這是事實。」

  「我要見我大哥,親口問他。」龍騰霄轉身看向剛悠悠醒轉的姜氏,道:「大嫂,不必信他的,我們去衙門,龍哥絕不會是那樣的人。」

  楚天英一雙眼睛在石堅身上溜來溜去,暗自尋思:「根本不要去問,爹不是那樣的人,這小子撒這彌天大謊,想幹什麼。」

  薑夫人備了一頂轎子,楚天英幾個騎馬。楚天英懷疑石堅是別有目的,一路上不眨眼的盯著他,要看他弄什麼鬼。

  石堅沒有弄鬼,到衙門,楚江龍真的在衙門裡,正等著開堂聽審。

  僅僅一夜工夫,楚江龍卻彷彿蒼老了十年,昔日冷靜堅毅的眼光,這時卻充滿了疲憊與絕望。

  楚天英首先撲過去:「爹……」

  楚江龍手上戴了鐵鏈,楚天英一見,怒從心頭起,狂叫:「誰敢綁我爹。」雙手抓著鐵鏈就要一繃兩斷。他神力驚人,區區鐵鏈確是一繃就斷,但楚江龍卻抓住了他的手,道:「小英,不可造次。」

  楚天英急了:「爹,他們這麼冤枉你,你怎麼可以……」

  這時姜氏、龍騰霄都過來了,姜氏一見楚江龍手上的鐵鏈,眼淚就噴湧而出,叫得一聲「龍哥」,再不能說話,龍騰霄卻要鎮靜得多,道:「大哥,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要冤枉你,咱們奉陪到底。」

  楚江龍看著他,搖了搖頭:「好,現在我什麼也不想說,知府大人就要升堂了,一開審,我自然什麼都會說出來。」

  楚江龍的態度,十分古怪,楚天英暗暗琢磨:「爹是怎麼了,他去城東看賊船,怎麼會到城北張員外家去,莫非魔教妖術厲害,中了魔,可又不象啊。」

  知府文清和楚江龍、龍騰霄平素也有交往,十分敬慕楚江龍的為人,楚江龍出了這樣的事,他也十分的震驚和不信,所以命石堅把龍騰霄和楚家的人全叫了來,這才開堂。

  開審,石堅上前,將楚江龍一案的案情從頭至尾,怎麼聽到慘叫聲,怎麼在現場見到兇手楚江龍,楚江龍怎麼自承其事,最後帶回衙中,一一說了,文清問楚江龍:「石捕頭指證你殺死張員外一家三十四口,你可承認?」

  大堂上針落可聞,所有人都看著楚江龍,楚江龍卻微微抬首向天,半晌沒有應聲。

  楚天英急了,叫道:「爹,你怎麼了,說你沒有啊,你昨天晚上明明去查賊船,怎麼可能跑到城北張員外家去殺人呢?」

  姜氏、龍騰霄幾個也催他:「龍哥,你沒有殺人,你快說啊。」

  楚江龍似乎從沉思中醒過神來,眼光從龍騰霄、姜氏、楚天英、龍玉鳳臉上一一看過,當與他目光相對時,包括楚天英這不大懂事的小孩子在內,所有人都在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痛苦和巨大的無奈。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顫,楚江龍已把目光轉向文清,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承認,張員外一家三十四口,確實是我親手所殺。」

  「不。」龍騰霄幾個同時悲叫出聲,楚天英一步跨到楚江龍身邊,抓著他手叫道:「爹,你怎麼了,是不是中了魔教的妖法,說胡話了。」轉頭看向文清:「大人,魔教死灰復燃,我爹昨晚夜探魔船時中了魔頭的妖術,他的話做不得數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