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靈嘻嘻一笑:「親親好老婆,就憑你這區區一門大砲,沒辦法把我們這些人都轟死吧。」

  「我這裡還有這個。」一直未出聲的朱芷這時微笑著開了口,她左手捏著一根長長的紅繩,右手向右邊的山峰一指,道:「看見那座山峰沒有,峰下有個洞,洞裡,我裝了整整一船炸藥,只要點著藥捻,炸藥爆炸,你猜會有什麼後果。」

  聽了她這話,一靈臉上也變了顏色。

  後果很明顯,一船炸藥,足可將整座山峰烽塌,山谷只有這麼大,這一座山峰砸下來,任何人都會被砸成一團肉餅,即便是一靈,只怕也難以逃出生天。

  一時間山谷寂然,沒有一個人出聲。

  一靈腦中滴溜溜亂轉,他一體三心,無論天龍、陰魔、情魔,在各自的領域內,都是登峰造極的人物,但集三人識見智慧之和,也想不出一個可行的法子。

  「我給你們一柱香時間,一柱香燃盡,不降者,死。」朱芷臉帶微笑,一個死字在她嘴裏說出來,竟也是十分的動聽。話落,旁邊過來一個侍女,點著了一枝香。

  一靈忽地跨前一步,嘻嘻笑道:「不必等了,我現在就投降,好萱姐,把那什麼杏仁丸丟下來吧,我嚐嚐看味道好不好。」

  「味道好極了。」朱芷咯咯嬌笑,媚眼瞟著一靈,搖頭道:「但你神通廣大,光一枚杏仁丸我猜十九制不住你,所以你若要降,得先剁下自己的雙手。」

  「朱芷,你好無恥。」金鳳嬌憤聲怒罵。

  一靈笑容也有些發冷,他自信以自己功力,不論杏仁丸毒到甚麼程度,都傷不了他,只要他出谷,便能將所有人全救出去,不想朱芷竟看破了他心思。

  正百無一計,天空中忽傳來鷹叫聲,一靈喜叫出聲:「大哥來了,有辦法了。」

  朱芷朱萱臉色齊變,望空中,但見兩頭金鷹越飛越近,前面一頭上端坐著一個人,正是李非。

  金鷹降下來,在山谷上空盤旋,一靈跳腳叫道:「快叫你的鷹兒降下來,把大夥兒都救出去。」轉頭對朱芷笑道:「芷姐,萱姐,你們這計策可真絕,但千算萬算,偏沒把我大哥算進去。」

  朱萱牙齒咬得格格作響,眼睛緊盯著不住盤旋的李非,忽地恨聲叫道:「李青瑤,我朱家和你到底有何怨何仇,上次我本可做武林盟主,你卻用金鷹抓了王公公來阻止我,今天又來壞我的大計。」

  「崑崙玉鳳李青瑤。」聽到朱萱這話,谷中所有的人都是一臉震驚,尤其是一靈,眼珠子在瞬時間幾乎擴大了一倍,心中喃喃自語:「是的,笨蛋,靈鷲金鷹,你早該想到了。可瑤姐為什麼對我這般好?」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青瑤玉臉,百思不得其解,但忽地裡腦中一個影像翻將出來,與李青瑤的臉重疊到一起,他一下子狂跳起來,大叫道:「啊,瑤姐,我記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在小潭裡洗澡被我撞到而將我打得半死的女子。」腦中同時映現出李青瑤絕美的身體,一時間心馳魂搖。

  「住嘴。」李青瑤厲聲頓喝,一張臉瞬時間如若火燒。垂首低眉,卻是羞多於惱。一靈沒認錯,李青瑤就是那天在小潭裡洗澡被他撞見的女子。李青瑤是靈鷲宮惟一傳人,生性冷峻高傲,眼裡從來看不起任何男子,那日被一靈無意中看了自己身子,羞憤欲絕,當時直將一靈恨到了骨頭縫裡,一靈若不是昏過去後給激流沖了個無影無蹤,她真會將一靈生吃了。然而後來一靈大顯神威,給她在空中看見認了出來,卻改了心思,無法再對一靈動手,隨後又與一靈結拜兄弟,越陷越深。有意無意中,時刻注意著一靈的動向,所以一靈出海不久,她便找了來。

  她含羞的情形,自然全落在朱萱眼裡,又驚又怒,叫道:「怪不得你屢屢跟我作對,原來你也是他的女人。」

  「住嘴。」李青瑤再喝一聲,竭力控制心神,冷峻重回臉上,道:「朱萱,我阻止你成為盟主,是因為天龍大會是當世頂尖高手的決鬥,你根本不夠資格。今日也是一樣,我決不容你害了寒月清和王一靈,因為他們分別是大愚和天龍的傳人。」

  這話出口,所有人都驚呼出聲,一齊看向一靈,朱萱又驚又疑,指著一靈道:「你說他是天龍的傳人,這怎麼可能。」

  李青瑤冷笑一聲:「這小半年來他做下的事你該看見了,他若不是天龍的傳人,怎會有這般本事。」

  這話字字千鈞,再無人懷疑,趙肅幾個倒頭便拜,喜極而泣道:「拜見少主,卻不知教主他老人家……?」

  「瑤姐,你又何必揭我的老底。」一靈搖頭苦笑,知道再瞞不住,伸手扶起趙肅幾個,道:「師父已於半年前仙去了。」

  聽到這句話,人人動容,趙肅幾個更是大放悲聲。

  寒月清低宣了聲佛號,看著一靈道:「一靈,你瞞得我好。」她這話裡三分嗔,倒有七分喜。因為對付一靈她太有把握了,只要伸出小指頭一勾,一靈便會乖乖的成為裙下之臣,再不必擔心武林重受天龍的荼毒。而金鳳嬌三女更是喜容滿臉。

  鬧哄哄中,朱芷忽地長笑出聲,道:「很好,今日將天龍與大愚兩股力量一網打盡,這是天佑我朱家了。」

  李青瑤冷眼看著她道:「難道你能阻止我金鷹救人。」

  朱芷臉含微笑:「我確實無法阻止你用金鷹救人,但你只有一次的機會,也就是說,最多可以救出寒月清和王一靈,但我可以肯定,大愚羅漢的傳人,絕不會捨棄五大派自己獨生,所以寒月清不會走,而王一靈是個情種,寒月清和金鳳嬌幾個不走,他也絕不會走,若不信,你放金鷹下去,看他兩個肯不肯隨你走。若是他兩個肯走,我絕不阻止。」

  谷中一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一靈寒月清兩個身上。紫龍真人搶先開口,道:「盟主,你坐了金鷹走,出去後為我們報仇。」

  悟本四個也一齊出聲:「是,盟主,你該走,不能都死在這裡。」

  寒月清感激的看五掌門一眼,轉眼看向一靈,兩眼中深情無限,玉臉上佛光湛然,輕聲道:「一靈,你該活下去,但我與五大派共存亡,決不獨生。」

  一靈哈哈一笑:「好月姐,我知道會是這樣。」張開手臂,將萬小霞、水蓮柔三女一齊攬住,道:「要我捨棄心愛的女人獨活,我寧願下十九層地獄。」

  一個慈悲為懷,一個情深似海,兩人同時表現出漠視生死的風姿,所有人無不動容,萬小霞三個更是死命的回抱住了一靈。

  「如何。」朱芷嬌聲長笑,看向李青瑤。

  「瑤姐,你我相遇也是有緣,不如便來谷中,讓我陪你最後這一柱香時間吧。」

  一靈眼中射出萬縷柔情,李青瑤心弦顫動,但她冷峻慣了,一時放不下臉來,轉開頭,不敢看一靈眼睛,道:「你們自己想死,可怪不得我,只嘆明年天龍大會,我靈鷲宮再無對手。」一拍金鷹,凌雲飛去。

  那柱香眨眼燃到了盡頭。

  朱芷看向谷中:「想好了沒有,是降是死。」

  寒月清眼光從五大派眾人臉上緩緩掃過,最後落在一靈臉上,走過去,握住了一靈的手。

  一靈手一長,將她和金鳳嬌三女一齊摟在懷裡,很舒服的吁了口氣,道:「能和自己心愛的女人死在一起,我真是這天下最幸福的男人。」仰頭看向朱芷,叫道:「來吧。」

  朱芷點了點頭:「很好。」接過侍女手中藥繩,便要點火。

  便在這時,猛聽得空中一聲厲喝:「慢著。」右首山峰背後,兩頭金鷹兀地飛出,箭一般俯衝下來。李青瑤立身站在左首金鷹上,手中執劍,鷹到中途,她手一揚,寶劍雷轟電馳,筆直射向朱芷胸口。

  李青瑤早坐金鷹隱在山峰背後,峰頭距谷口並不遠,金鷹飛行極速,說到就到,而最叫朱芷措手不及的,是李青瑤竟會撒手擲劍,比金鷹又先到一步。幾乎是一眨眼,寶劍已到自己胸前,百忙中不及點火,一個細柳腰,堪堪避開寶劍穿胸之禍。而李青瑤這時也已經到了,從金鷹上一翻而下,劈手奪過藥繩。

  「你上當了。」一見李青瑤跳下金鷹,朱芷忽地大笑,道:「等的就是你,今日將天龍、大愚、靈鳳一網打盡。」拔出背上長劍,疾撲而上。

  原來她不是沒防備,而是存心誘李青瑤躍下金鷹來搶藥繩。

  她撲上,朱萱同時也撲上,後面更有一個老者撲出來,乃是尹儉。

  朱芷朱萱功力差不多,單打獨鬥均還比不上李青瑤,但兩個合力,卻已超出李青瑤許多,而尹儉四十年前已做到天龍教三壇之首的天字壇壇主,武功之高,可想而知。他空手不用兵器,但掌力卻是沉雄如山,不絕向李青瑤轟去。

  李青瑤雖具絕世身手,但終擋不住這三人合力,又沒有兵器,立落下風。她那兩隻金鷹本可幫手,奈何早在朱芷算計中,預先佈置了數十名弓箭手,強弓不住射去,逼得兩頭金鷹不得不遠遠飛開。

  一看情勢,一靈便知不妙,叫道:「瑤姐要糟。」話未落音,李青瑤與尹儉雙掌對上,她分出大半力道應付朱芷朱萱兩枝長劍,掌上力道便弱了,抗不住尹儉巨濤般的掌力,一口鮮血噴出。

  一靈目眥欲裂,厲聲長叫:「尹儉,你敢傷我瑤姐,我要叫你碎屍萬段。」空自著急,卻是毫無辦法。

  尹儉雙掌不絕轟擊,李青瑤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一靈又急又痛,心頭滴血,大叫道:「瑤姐,枉死無益,快丟了藥繩衝出去。」以李青瑤武功,她若不守著藥繩只想撤走,當不是太難的事情。

  聽到他的叫聲,李青瑤百忙中瞟他一眼,忽地燦然一笑,道:「你們都不怕死,我又怕什麼,冤家,奈何橋上記得牽我的手。」

  她素來冷峻矜持,這時生死關頭,竟不顧一切的表露愛意。

  「瑤姐。」一靈情淚迸出。

  這時紫龍真人忽地衝出,撲通一聲跪到一靈面前,叫道:「王盟主,往日多有得罪,萬望你不咎即往,替我方師弟報仇。」

  眼見大家都要死在這小谷中,他卻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一靈實不知他是什麼意思,正遲疑,紫龍真人卻已飛身而起,直向谷口撲去,口中厲聲長叫:「狗崽子,來吧。」

  一靈猛然明白了,他要以自己的身子,硬挨紅衣大砲的砲火,以自己的死,換取眾人的活。

  一靈心中熱血上湧,跟蹤撲出,但聞轟的一聲巨響,紫龍真人一個身子倒飛出來,胸口竟給炸了一個大洞,卻仍有神智,看著一靈的眼睛裡,一臉求懇。

  一靈悲聲叫道:「你放心,若放過朱家姐妹,叫我王一靈所有的女人皆不得好死。」

  聽了他的話,紫龍真人眼中露出欣慰之色,魂歸極樂。

  「今日大開殺戒。「一靈仰天狂叫,山鳴谷應。飛掠出谷,雙掌劈空掌發,大砲旁正欲重新裝砲的兩名漢子給他打得直飛出去。

  出谷,雙掌翻飛,擠在谷口的數百名漢子給他打得一群群跌飛出去,掌力之雄,直若鬼神,實難想象一個人身上竟能蘊含如此鉅力。一眾漢子魂飛魄散,餘下的發一聲喊,一齊跑下峰去了。一靈斜身上峰,離著朱芷三個還有數十步,他右爪揚起,一式「神龍探爪」,一爪抓去,爪一出,身子已離著三人不過十餘步,左爪復又抓出,兩爪爪力前後相疊,怒濤般捲去。他此時動了真怒,這兩爪都用了十二分力道,再無半分保留。

  朱芷朱萱沒想到他說到就到,如山爪力激得耳鼓嗡嗡作響,胸口如受重壓,幾乎吸不進氣去,心下發慌,不敢硬接他爪力,分向兩邊避開。尹儉本在她兩個身後,她兩個逃開,尹儉卻無處可逃,目睹一靈爪影,雙目鼓出,驚叫道:「真的是教主的大天龍爪。」話未落,一靈爪到,一爪正抓在頂心上,立即喪命。尹儉武功極高,若與一靈平手相鬥,百招內一靈未必殺得了他。但天龍之威,深鉻於心,一見一靈使的真的是天龍爪,竟不敢伸手格擋。

  見尹儉一招斃命,朱芷倆個魂飛魄散,急衝下峰,但寒月清領四大掌門加上趙肅五個都已衝出,又哪裡走得了。眾人皆為紫龍真人的死激得熱血沸騰,哪還講半點情份,四大掌門一分,將朱芷圍在中間,趙肅五個則圍住了朱萱。

  李青瑤受傷不輕,除掌傷外,大腿上更中了朱芷一劍,這時搖搖欲墜。一靈哪還顧得她平日的禁令,一把將她摟坐在自己身上,左手按著她命門,真氣源源輸入,右手便要撩起她長衫替她治傷。

  李青瑤大羞,忙抓住他手,嗔道:「說過不許你毛手毛腳的。」

  一靈急了,道;「瑤姐,這是治傷,不是毛手毛腳,而且那是以前的規矩,以後你是我的親親好老婆,那就不是毛手毛腳,而是動手動腳了。」說著嘻嘻一笑。

  李青瑤羞不可抑,想要扳起臉,臉上肌肉卻怎麼也不聽使喚,嘆了口氣,鬆開手,反手摟著一靈脖子,將火紅的臉頰藏到他脖子下,卻又大不甘心,恨聲道:「我曾發誓要將天下所有男人都踩在腳下,不想最終卻落到了你這個冤家手裡。」

  一靈嘻嘻笑:「我們注定是前世的冤家,否則你在那麼隱密的小潭裡洗澡,怎麼就叫我撞上了,說真的,當時我只以為撞上了妖怪,否則人的身子哪有那麼美的。」

  「不許你再說。」李青瑤又羞又喜,只覺全身發燙。

  下面,朱芷姐妹倆已到生死關頭,朱芷長劍給悟本禪師禪杖一嗑,脫手飛出,驀地厲叫一聲:「住手。」

  四大掌門一齊住手,各退開一步,卻仍是穩穩合圍,四人自重身份,聯手對付一個人,都是平生第一次,實在是紫龍真人的死讓他們過於惱怒了。

  極化真人兩眼如電,冷冷的看著朱芷,道:「若要求饒,趁早免開尊口。別說你只是貴妃,便是當今皇帝,今天也死定了。」

  朱芷打的正是她貴妃身份的主意,聽了極化真人的話,再看了悟本幾個的眼光,終於死心,冷然一笑,忽地揚聲叫道:「王一靈,你還要不要你的舊情人綠竹的性命了?」

  一靈一驚,道:「你把綠竹藏哪兒了?」

  朱芷得意的一笑,道:「這是個不太聰明的問題,你只須放我姐妹走,我自然還你一個活生生的小情人,否則大家同歸於盡。」

  「這……。」

  一靈一時做聲不得,轉頭向山下小谷中一掃,心志霍地凝定,道:「我對紫龍真人發過誓,今天無論如何不能放過你們,綠竹若是不幸,我會非常傷心,但這並不能換你們的性命。」

  「那大家就一起死吧。」朱芷咬牙叫。

  李青瑤忽地冷笑一聲:「你的美夢太做好了,告訴你吧,我伏在皇宮中的人早把綠竹救了出來,她現在好好的在我的靈鷲宮養傷呢。」

  「真的?」一靈欣喜若狂。

  「有什麼蒸的煮的,你只想好怎麼謝我好了。」

  「謝謝我的好瑤姐。」一靈猛地一下抱住她,便向她紅唇上吻去,李青瑤怎也想不到這色鬼會當著這麼多人吻她,魂飛魄散,竭力想要掙開,但紅唇即給一靈吻住了,又如何掙得開,情潮泛濫,終不顧一切,深深長吻。

  朱芷得意的臉剎時間慘白如紙,知道今天再無幸理,對趙肅幾個道:「也請你們住手,放我妹妹過來。」

  朱萱這時已是在苦苦掙扎,披頭散髮,形若厲鬼,見趙肅五個退開,她深吸一口氣,走到朱芷身邊。

  朱芷伸手替她拔開遮在臉上的長髮,淒然一笑,道:「天不佑我朱家,天不佑我姐妹,如之奈何。」

  「王一靈啊,老天爺為什麼要生出你這色鬼來。」朱萱轉頭看向峰頂正吻得如癡如醉的一靈,厲聲長呼,忽地回劍,背心往朱芷胸前一靠,一劍從自己胸口插入,從朱芷後心穿出,兩姐妹一齊喪命。

  尾聲二月初二,龍抬頭。泰山之巔,天下英雄齊聚。

  古威與辛無影對視一眼,同時揚聲高呼:「吉時到。」

  鼓樂齊鳴,一靈一身大紅喜服,邁步出來,笑得見眉不見眼。

  抬首上望,遠遠天際,兩隻金鷹直飛過來,金鷹上,坐了三個女子,均是一身喜服,紅巾蒙頭。

  三女從金鷹上躍下,一靈三條紅帶,牽了三位新娘子,禮賓高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掀開蓋頭。

  這最後一句,叫群雄齊聲起哄:「揭蓋頭,揭蓋頭。」

  一靈掀開蓋頭,露出寒月清、李青瑤、綠竹三張玉臉,絕世容光,含羞帶笑,春意融融。

  一靈牽了三女的手,對群雄道:「今日天龍大會,卻是我的喜期,四十年之約就此了結,永不言戰。」對三女低笑道:「戰是戰,只不過是每日在床上大戰。」

  三女玉頰羞紅,天地一片祥和。

  [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