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綠竹走到一靈面前,伸手,替他脫去衣服,然後輕輕環著他的脖子,慢慢的拉向水中。

  水淹到胸部,她雙乳在水中有一種夢幻般的美麗。

  綠竹停住,眼中柔情如夢,但在眼眸的深處,一靈似乎看到有火在燃燒。

  「來吧,我正鮮嫩如花,純潔若水,但最重要的,我的面前,是我最心愛的人。老天爺如此待我,我還要什麼?」

  她的嘴唇緩緩的伸過來,雪白的身體,忽地變得粉紅。就象有誰,突然把她的身體點燃了。

  一靈突然有一絲絲的清醒,努力掙開綠竹越來越瘋狂的唇,喘息著道:「綠竹,你怎麼了?這樣下去,我可不敢擔保你還能練成玉女神功。「「玉女神功,怎及得心愛的人愛撫時的甜蜜,稱霸武林,又怎比得過眼前這一刻的激情,來吧,一靈,我的愛人,讓我生,讓我死,讓我成為真正的女人,你的女人。

  「你終於想通了,太好了。」一靈縱臂狂呼,猛地摟住了綠竹。

  一池的水,似乎突然給燒開了,那種火熱,彷彿讓那剛剛露頭的年輕的太陽有些害羞,它的臉,竟然紅了。

  一天的時間,一靈兩個就沒離開過這個水潭,綠竹的瘋狂,幾乎叫一靈這體承了情魔百年魔功的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太陽逐漸落了下去,綠竹突然有些痴,她再不看一靈,只盯著天邊夕陽下的那一線窄窄的紅邊,當那線紅邊完全消失的那一刻,她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綠竹,你怎麼了?」一靈撫著她的肩,想把她的身子扳過來。

  「一靈,有些話我想跟你說,我再一次騙了你,這一次的目標是寒月清。」

  「什麼?」一靈一僵。

  「在城西玄天谷,朱貴妃布下萬幻千魔陣,已將寒月清和五大派高手圍困了三天,我的任務,就是纏住你,在今夜子時之前,讓你無法脫身去救寒月清,而今夜子時,正是萬幻千魔陣威力最強的時刻,別說寒月清只是大愚羅漢的弟子,便是大愚羅漢重生,也難逃此劫。」

  「怎麼可能?朱芷是江南四大家朱家的女兒,更是我萱姐的親姐姐,她怎麼會……?」一靈半信半疑,眼發銳光,靈異的魔覺擴散開去,心中霍地一跳,大叫道:「不好,綠竹,你在這裡等我。」飛掠出宮。

  綠竹霍地轉身,只看到一靈飛掠而去的點點背影,眼中淚珠滾滾而出,低聲道:「一靈,我的愛人,永別了。」

  「你這個叛徒。」一靈飛掠出宮的動靜瞞不了朱芷,她立即知道是怎麼回事,飛掠過來,在假山邊找到了正呆呆癡立的綠竹,氣得七竅生煙。

  「綠竹,你為什麼要這樣?」巫山狐女也聞訊趕了過來,又急又怒又怕,嘴唇顫抖。

  「立刻給我碎了這個叛逆。」朱芷厲聲叫。巫山狐女心中一跳,顫聲道:「貴妃……:」

  「你想死?」朱芷眼光如劍,射向巫山狐女。

  「是。」巫山狐女垂下頭,緩緩走向綠竹,舉起了手。

  「師父,等一等。」綠竹緩緩跪了下去,叩了三個頭,抬起頭來,看著巫山狐女的眼裡,滿是感激,道:「師父,在我剛出生時,你就收留了我,十九年來,你愛我養我教我,在我心裡,你就是我的親娘。我本不願意違逆你,更不想見你心願落空。但是師父,我真的愛一靈,一靈也真的愛我,我寧願死一千次,也決不願再做傷害他的事,讓他恨我棄我。師父,我想跟你說,在這一刻,我很幸福,我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真正的愛了一次,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天。」

  說完,她閉上了眼睛,面臨死亡,她臉上沒有半分恐懼,卻反而泛起了淡淡的笑容。

  「既然活夠了,你就死吧。」巫山狐女一掌劈下,掌到中途忽地轉向,反撲向朱芷,同時腳後跟一挑,將綠竹直挑出去,厲叫一聲:「快跑,去找小和尚。」

  「你是找死。」朱芷柳眉倒豎,手一揚,手中亮出一柄薄薄的短劍,疾刺巫山狐女。後發而先至,亮光一閃,劍尖便指到了巫山狐女喉頭,劍招之快,竟幾乎還在她妹妹朱萱之上。

  巫山狐女雖是武林一代魔頭,但武功與朱芷相比卻不是一個級數,但她抱定了必死之心,劍到喉頭,不閃不避,反更加了兩分勁,將全身功力都運到掌上,直擊朱芷胸膛。口中厲聲長笑:「我就死了,也要咬你一口。」

  「你倒咬咬看。」朱芷身子一閃,短劍斜指,唰的在巫山狐女左肩刺了一劍,但巫山狐女手掌已到,因此刺入不深。

  巫山狐女呵呵狂笑,瘋狂猛撲,全然不顧性命。朱芷臉凝寒冰,身子如一道冷電般在巫山狐女掌風中忽閃來去,數招間又刺中了巫山狐女兩劍,雖每一劍都因要避免與巫山狐女兩敗俱傷而刺入不深,但飛濺的鮮血已叫巫山狐女變成了差不多半個血人。

  在皇宮中,朱芷不許巫山狐女師徒攜帶兵器,巫山狐女若有趁手兵器雲雨雙環在手,朱芷劍招雖快,三、五十招之內,也未必傷得了她。這時赤手空拳,空有拼命之心,卻無一拼之力。

  巫山狐女的古怪舉動叫綠竹一愣,身子在半空中一翻,落在了假山上,一時不知如何選擇,便在她遲疑之際,巫山狐女已連中兩劍,綠竹又痛又怒,悲叫一聲:「師父。」飛身擊向朱芷,而在她的悲叫聲中,巫山狐女又中一劍。

  巫山狐女不愧為一代魔頭,雖連中三劍,不但沒有退縮之心,反更添悍勇,更加瘋狂的猛撲向朱芷,眼見綠竹撲來,怒叫:「快走,趁皇宮中沒有高手,衝出去向小和尚求救。」

  「師父,我絕不丟下你。」綠竹悲聲長叫,疾撲過來,雙掌猛擊向朱芷側背。

  「來得好。」朱芷劍光一展,將綠竹一起裹在了劍影中。

  「你真要氣死我嗎?」巫山狐女又急又怒,右掌一揚,將朱芷短劍迫開,左手一把抓著綠竹手腕向外一帶,將綠竹帶得直飛出去,厲叫道:「快走。」

  「想走,沒那麼容易。」朱芷冷笑一聲,忽地閃過巫山狐女,撲向綠竹。

  「我把命拼給你。」巫山狐女又急又怒,咬牙猛擊向朱芷。

  「你中計了。」朱芷霍地一閃,到了巫山狐女側後,一劍刺出。巫山狐女用力太猛,雙掌再來不及回援,眼見短劍透體而入,沒有半點辦法。

  「師父。」綠竹驚痛交集,飛身回撲。

  「要師父嗎,給你。」朱芷劍尖一帶,巫山狐女帶著一蓬血花飛向綠竹,綠竹忙伸手接住。巫山狐女雖中了致命一劍,一時不至就死,竭力大叫道:「快放手,這是她的詭計,她是要你雙手不空,無力打她。」

  她雖識破朱芷詭計,卻已經遲了,朱芷早跟蹤撲到,一掌擊在綠竹左脅。綠竹口中鮮血狂噴,抱著巫山狐女,一齊滾出數丈之外。

  綠竹身子落地,顧不得自己傷勢,抱著巫山狐女痛叫道:「師父,師父,你怎麼樣了。」

  巫山狐女神智未失,知道大勢己去,慘笑一聲,伸手擦去綠竹嘴邊的鮮血,嘆道:「癡徒兒,你何苦要跟師父死在一起。」

  「可師父是為了我,我又怎能丟下師父不管呢,師父,其實你不該對我這麼好的,是我害了你啊。」綠竹哭叫。

  「傻孩子,其實在師父心裡,一直就把你當自己的親生女兒看,但最主要的,是你不顧一切的勇氣突然喚醒了我,玉女神功練成又如何,成為武林之主又如何,難道就要苛且偷生,就要臨到老了還要做別人的奴才?徒弟敢愛敢恨,敢為了至愛的一刻用一生來換,師父又怎能不如徒弟?」

  「師父。」綠竹心中激動,熱淚滾滾而出。

  「竹兒,叫我一聲娘吧,我一生沒有孩子,從來沒人叫過我娘,這是我做女人最大的缺撼。」巫山狐女撫著綠竹的頭髮,柔情無限。

  「娘、娘、娘。」綠竹連叫了三聲,那眼淚便如決堤的洪水,噴湧而出。

  「好肉麻。」朱芷站在一塊假山石上,嘿嘿冷笑。

  「你這個冷血的禽獸,怎能有人的正常感情,你只會殺人,來吧,來殺死我啊。」綠竹憤怒欲狂,破口大罵。

  「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朱芷惱羞成怒,作勢欲撲。

  巫山狐女霍地身子一挺,竟坐了起來,看向朱芷,嘿嘿冷笑道:「朱芷,你敢殺我,但我和你打賭,你絕對不敢害綠竹,綠竹已是小和尚的人,而小和尚是個情種,你殺了綠竹,便成了小和尚的死敵,小和尚一身本身稀奇古怪,這小半年來創下的奇蹟,別人簡直連做夢也想不到,你雖貴為皇妃,但只要你做了小和尚的敵人,我可以保證,在你死之前,沒有一刻鐘敢閉上眼睛。」

  「住嘴。」朱芷飛撲過來,左掌揚起,厲聲道:「我就讓她死在你的眼前。」

  「我的愛人一定會為我報仇,來吧,賤人,我在奈何橋上等著你。」綠竹頭一昂,坦然受死。

  看著綠竹一無所懼的眼光,朱芷揚起的手掌卻似乎在空中凝固了,怎麼也打不下去。

  綠竹不怕死,對一個不怕死的人,死已完全威脅不了她。

  但朱芷怕死,而巫山狐女的話,正戳中了她的死穴。她耳目廣布江湖,太知道一靈勢力的強大和手段的可怕,她雖視天下如無物,卻也絕不敢和一靈結下死仇。

  而一靈是情種,殺了他心愛的女人,那就是他不死不休的敵人。

  她看著巫山狐女師徒,綠竹巫山狐女也看著她,六目僵持,巫山狐女驀地哈哈大笑,身子一挺,嚥了氣。

  「師父,娘。」綠竹痛哭失聲,給朱芷在穴道上一點,昏了過去。

  一靈飛掠出宮,心中的魔覺直指城西,飛掠而去。

  這時雖還未到子時,寒月清卻已到了緊急關頭。萬幻千魔陣,陣法玄奇詭異,人一旦踏足陣中,立覺眼前大霧迷漫,迷霧中,有無數妖魔鬼怪四面撲來,拔劍刺去,十九是幻象,徒費力氣而已,但若不理不睬,某些幻象卻又會突地裡由假變真,害人性命,因此陷身陣中的人,只能不斷的和各種虛的實的魔怪打下去。萬幻千魔陣可怕之處就在這裡,人終究不是鐵打的,如何能應付那無休無止的攻擊。

  自三天前踏入陣中,寒月清和五大派高手就在苦苦掙扎。寒月清雖是大愚傳人,五派中也不乏智計高明之士,卻破不了萬幻千魔陣。本來以寒月清的功力定力,萬幻千魔陣即便困住了她,想傷她也是千難萬難,因為真正的攻擊總會帶起風聲勁力,可瞞不了寒月清這樣的絕頂高手。但五派弟子中功力參差不齊,寒月清必須要照顧他們,這樣一來,勞心費力,便把自己也拖入了危急中。其實寒月清仗劍出道,就一直陷在這樣的一種困境裡。

  一靈趕到時,寒月清正好遇險,她接連替兩名峨眉弟子架開了必殺的一招,卻不提防背後一劍無聲無息刺來,這使劍的人功力幾乎不在她之下,劍如閃電卻勁氣內斂,到寒月清發覺時,劍尖幾乎已點著了她的衣服。

  寒月清避無可避,心中慘叫一聲:「師父,弟子有負重托。」眼睛一閉,眼前卻幻現出一靈色迷迷笑嘻嘻的樣子。一靈深鉻她心中,實是除師父外最重要的人,生死關頭,不自覺就想起了他。她卻沒想到,一靈剛好就在這會兒趕到了。

  一眼見到一枝劍刺到寒月清後心,一靈魂飛魄散,全身如若給烈火燒著了一般,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飛掠過去,伸指一彈,正彈在劍尖上。雖只是屈指一彈,但這一彈裡,卻凝聚了他全身所有內力,非比等閒,將那枝劍彈得直飛起來,在空中寸寸斷裂。

  寒月清自付必死,忽給一隻強壯有力的手臂攬在了懷裡,那動作氣味再熟悉不過,喜出望外,不顧一切的箍住了一靈脖子,珠淚滾滾而下,叫道:「一靈,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一靈輕拍她肩道:「便是閻王爺,也休想從我手裡搶走我的好月姐。」

  眼光從寒月清臉上移開,虎目中寒光四射,怒叫道:「敢傷我月姐,我要將你們踏為粉未,永世不得超生。」摟著寒月清纖腰,左一轉,右一繞,連發數掌,霍地里迷霧散去,幻象齊消,這萬幻千魔陣竟給他破了。

  陰魔乃萬魔之王,萬幻千魔陣雖然了得,卻只好困得了別人,困不住他。

  寒月清等人這才看清玄天谷地貌。玄天谷其實不大,但谷中怪石從生,樹木掩映,小小一個山谷,地形竟是複雜之極。萬幻千魔陣布在這裡,正得地勢之利。

  數丈外一堆怪石旁,站著幾位老者,當先那老者,紅臉長鬚,氣勢迫人,但臉上卻是一臉的驚訝迷茫,顯然難以相信一靈破陣這個事實。

  「納命來吧。」一靈暴喝一聲,手爪揚起,但腳尖剛剛一動,卻又停住,口中驚呼一聲:「尹儉,怎麼會是你們。」

  那老者,竟是昔年天龍教三壇之首天字壇壇主尹儉。他身後的三位老者,則是天字壇轄下五大香主中的三個。

  尹儉給一靈一喝,從震驚中驚醒過來,深深看一眼一靈,抱拳道:「閣下便是王一靈盟主嗎,少年奇才,果然了不起。後會有期。」領了手下三大香主束身飛退。

  「喂,說清楚了再走。」一靈揚聲叫,他是真有些迷糊,弄不清尹儉為什麼率天字壇弟子在這裡布陣謀害寒月清和五大派。方要追出,忽聽得身後風聲嗖然,有劍來襲。一靈想也不想,反腳一踏,正踏住劍尖,同時回身,爪一伸,掐住了來襲者脖子,這時才看清,偷襲他的,竟又是武當掌門紫龍真人。

  一靈再抑不住心中怒火,暴叫道:「上次我救你,你以怨報德偷襲我,今日又是這樣,難道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聽了他喝斥,紫龍真人臉上並無半點羞愧之色,反呸的一聲,叫道:「先指使天龍舊屬困住我們,自己再來解圍,這樣的好心,可真是多謝了。」

  他的話叫一靈一呆,這才把尹儉和萬小霞的地人兩壇聯想到一起,而紫龍真人話中的意思,明顯是說他故意指使天字壇弟子佈陣困住五大派然後自己再來解圍賣好,他的懷疑雖叫一靈無名火起,卻是無從解釋得,慢慢放開了掐著紫龍真人脖子的手。

  紫龍真人怒瞪他一眼,飛身出谷,其餘四大掌門和五大派弟子一齊跟了出去,極化真人從他身邊經過時,更重重的甩了一下袖子。

  「月姐,我……」一靈看向寒月清。

  「我相信你。」寒月清輕輕掩住他嘴。

  「只要月姐信我,那就萬事無憂。」一靈立即又高興了,在他心裡,寒月清的看法最重要,至於其他人,信他也好,懷疑他也好,他是全然漫不在乎的。

  寒月清卻不象他那麼高興,眼含重憂,道:「二月初二未到,天龍舊屬為何突然間違背誓約,竟想將五大派一圍打盡。」

  「是有些奇怪。」一靈搔頭,眼光卻只在寒月清的玉臉上游來游去。他雖應著寒月清的話,腦子裡其實什麼也沒想,眼裡心裡,就只有寒月清。

  「這件事非比等閒,必須和五大掌門細細商議。一靈,也請你費心查一下。」寒月清說完,飛身出谷。

  一靈想追,卻又停住,想了一想,搖頭苦笑,仰首向天道:「大哥,你叫我想辦法讓五大派求我,鬧來鬧去,五大派卻更恨我了,唉,到底何日才能摟著月姐的纖腰再不要鬆開。」

  一靈垂頭喪氣出谷,回府中來,見著萬小霞三女,說了今日的事。

  萬小霞和五老齊叫起來:「尹壇主還活著。」「太好了。」「我們即刻去找他們。」

  五老飛身而出,金鳳嬌卻想到了另一個問題,問一靈道:「你說他們想以萬幻千魔陣一舉消滅五大派,這不是有違天龍當年和大愚羅漢的約定了嗎?」

  萬小霞先前光顧興奮,這時也想到了,道:「是呀,尹壇主他們怎麼敢違背教主他老人家的禁令。」

  三女一齊看著一靈,一靈搖搖頭,他也弄不清楚。

  五老傍黑回來,一齊搖頭說沒有找到尹儉和他屬下天字壇弟子,一靈也不在意,但叫他奇怪的是,第二天晚上他去皇宮中找朱芷,要問個清楚,朱芷姐妹兩個卻失蹤了,離開了皇宮。照理說朱芷以貴妃之尊,想離開皇宮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可她無聲無息的失了蹤,宮裡的公公竟沒人知道她去了哪裡,這一點尤其叫一靈想不清楚,想找綠竹,自然更找不到。但他並不太擔心,因為他的魔覺並沒有感到死亡的氣息。

  正不知朱芷姐妹倆去了哪裡,余希平來報,寒月清和五大派人眾潛出京城,上了船,出海去了。一靈心中一跳,大叫道:「我們也出海去。」

  他並不知道寒月清和五大派為什麼出海,但隱隱的為寒月清擔心,似乎有一個巨大的危險正在等著寒月清。

  追上寒月清的船後,一靈便下令緊緊跟隨,他臉皮厚,也不怕五大掌門惱他,若非怕寒月清難堪,他還真想跳到寒月清船上去。

  船行大半日,前面出現一個小島,寒月清和五大派人眾棄船登島,一靈一干人便也上島,這會兒一靈可不客氣了,笑嘻嘻過去,對寒月清道:「月姐,好雅興啊。竟然有閒心出海來溜溜,我剛好在陸地上也呆煩了,也想出海吹吹風,不想就碰了個正著,可見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了。」

  他睜著眼睛瞎扯,寒月清忍不住撲哧一笑,隨即卻又皺起了眉頭,道:「一靈,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知道什麼?一靈疑惑的看著她。

  「昔日天龍教三壇之首天字壇殘餘弟子就隱身在這島上的一線天中。」

  「什麼?」萬小霞和管智明五個一齊叫了起來。萬小霞急步過來道:「寒姐姐,你是說真的嗎?」

  寒月清深深的看著她的眼睛,點了點頭,道:「看樣子你們是真的不知道了,是真的,我們來這裡,就是要問一問尹壇主,為什麼違背昔年天龍與家師的誓約,設陣伏擊我們。」

  一靈拉著萬小霞的手,道:「這件事我們也想弄清楚。」萬小霞點頭道:「是。」

  寒月清向五大掌門看了一眼,道:「即如此,我們就一起去。」

  兩拔人合作一處,入島不遠,但見雙崖壁立,夾峙而成一道峽谷,峽谷長約十餘丈,極窄,最多可容一人通過,而且還不能是大胖子。左側崖壁上寫了三個大字:一線天。

  管智明道:「是這裡了,可是不對呀,若尹壇主他們真在這裡隱居,不可能不知道我們來了,怎麼谷口一個人也沒有。」

  寒月清一臉凝重,和五大掌門對視一眼,極化真人道:「我們的情報不會錯,不管他,進去看看再說。」當先開路,寒月清緊隨他身後,紫龍真人本要第三個跟進,一靈卻一步搶到了他前面,嘻嘻笑道:「你一個老道,緊跟在人家女孩子屁股後頭做什麼?」氣得紫龍真人吹鬍子瞪眼,但出奇的沒有拔劍動手。

  寒月清瞪一靈一眼,拿他無可奈何。

  進谷,眼前豁然開闊。山谷不大,約莫百八十畝,三面都是壁立的高峰,仰頭看去,有讓人目眩的感覺。山谷盡頭,搭著幾座木頭房子,但靜悄悄的不見有半個人活動。

  極化真人冷哼一聲:「人都到門口了,還在當縮頭烏龜,天龍舊屬就這點膽量嗎?」

  「你放什麼狗屁。」趙肅勃然大怒,萬小霞忙拉住了他手,對管智明一點頭,管智明上前數步,抱拳道:「教主屬下地字壇人字壇壇主萬小霞求見天字壇尹壇主。」

  山谷是封閉的,回聲震得眾人耳朵嗡嗡作響,但屋子裡仍不見有半個人出來。

  「屋子裡沒有人。」寒月清看看五大掌門,又看向萬小霞。

  一靈自一進谷,心中就隱隱的覺得不安,他已知自己的魔覺大異常人,但卻想不出哪裡不對頭。若說危險,以他們這兩拔人的力量,實在想不出還有誰能對他們造成威脅。

  「我們出谷去搜。」極化真人叫道:「他們必定是看到我們來了島上,所以棄谷上山了。」

  說到出谷,一靈腦中靈光一閃,立即意識到是哪裡不對頭了,叫道:「月姐,快出谷去。」身子閃電般回掠,卻驀地僵住。

  先前空蕩蕩的谷口,這時突然多了一門紅衣大砲,將狹窄的谷口堵了個嚴嚴實實,烏黑的砲口,正指著自己胸口。大砲後面,一聲不響的站著兩條黑衣漢子,手中各執一個火把,火焰熊熊,離著藥繩不足半尺。

  情形再明顯不過,若想強攻谷口,黑衣漢子會立即點著藥繩,一炮轟來,谷道狹窄,無處躲避,即便是大羅金仙,挨上這一炮,也必然無倖。

  看清情勢,眾人無不又驚又怒,暴燥如古威辛無影幾個,當即喝罵出聲。

  便在這時,谷口崖頂上,忽地響起長笑聲,一靈抬頭上望,又驚又喜,叫道:「芷姐,萱姐。」

  站在崖頂上的,竟是失蹤了的朱芷朱萱兩姐妹。

  不是尹儉等天龍舊屬而是這姐妹兩個,所有人都有些意外,一時間無人做聲,一靈笑嘻嘻道:「這是做什麼?萱姐,你可是我的親親好老婆,不論什麼事,大家都可以坐下來慢慢說嘛。」

  聽到親親好老婆幾個字,朱萱羞怒上臉,驀地裡厲喝一聲:「住口,若不是你,早在萬雲飛與金龍瑞之死上,我的計劃便已成功,朱家便已躍升為武林第一大家,又如何會有後續的事情發生,更不必受你汙辱,王一靈,我真恨不得生吃了你。」

  她扭曲著臉,咬牙切齒,看著一靈的眼光裡直似帶著刀子,一靈一時間怔住了,金鳳嬌卻叫了起來:「朱萱,你方才說什麼?你說我哥哥之死怎麼了,難道你和我哥哥之死有關?」

  朱萱眼光從一靈臉上轉到她臉上,驀地裡仰天長笑,道:「今日你們都已抓在我手掌心裡,那就一切都說了吧,金鳳嬌、萬小霞,指使火龍道人殺死你們哥哥的,就是我,因為他們的死,可以挑起天龍舊屬和俠義道的仇殺,我們朱家便可就中取事。」

  「朱萱。你好無恥。」金鳳嬌怒目圓睜,牙齒咬得格格作響。萬小霞卻是身子顫抖,悲呼出聲:「哥哥,嫂子。」伏到顧大娘懷裡。五老個個眼裡出火,只恨崖壁太高,又全無借力之處,躍不上去。

  朱萱又是一陣大笑,複看向紫龍真人道:「紫龍,今日我也可以告訴你,七夫人也是我的手下,方劍詩是七夫人殺的,目地是要嫁禍給王一靈,因為他是天龍舊屬萬家的姑爺,一樣可以挑起俠義道和天龍舊屬的仇殺。」

  「方師弟。」紫龍真人痛叫一聲,錚地一聲拔出佩劍,怒叫道:「我誓要將你這妖女碎屍萬段。」手一揚,寶劍脫手飛出,閃電般射向朱萱胸口。

  朱萱冷笑一聲,不閃不避,劍到胸前,右手一動,兩指捏住了劍尖,左手握住劍柄,指尖內勁發出,「繃」的一聲,竟將劍尖折斷了寸許長一截,冷哼一聲道:「武當神劍,好大的名氣,不過如此。」

  寒月清一直靜靜的看著,這時開口道:「朱萱,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想要做武林之主,讓所有人都臣服在我腳下。」朱萱眼光在所有人臉上一掃而過,道:「今天你們只有兩條路走,一是降,服下我朱家杏仁丸,永為不二之臣,一是死,就此葬身這一線天小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