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座中都是武功高強之士,他用的又不是「束音成線」的功夫,雖是湊在耳邊而言,幾乎個個聽得清楚。戴海生首先就哈哈大笑起來。一桌人皆笑,金鳳姣大羞,狠狠的一掐一靈手指,但心裡其實卻喜滋滋的。要知道養兒跟母姓,就等於是男方倒插門,那時男方是極沒面子的事,一靈肯這麼做,正說明他的情深愛重。

  金鳳姣勉力收拾窘態,道:「兩位伯伯即如此說,那就飯後動身。」

  金家財大氣粗,駿馬輕車應有盡有。金鳳姣本來說大家都騎馬,一靈卻偏偏要坐車,而趙肅五個也說要坐車,於是帶了兩輛大車,一靈四個,趙肅五個,分車坐了。顧大娘、劉、張皆騎馬,前後自有三家家丁傭僕打點。

  一靈坐車,無非好與三女胡鬧,有時興之所致,也不管天亮天黑,是荒郊還是鬧市,便與三女胡天胡帝一番,弄得零雲殘雨,灑了一路,三女有時也知不好意思,奈何一靈的魔功實在太大,怎麼也無法拒絕。

  顧大娘對萬小霞關懷備至,雖對他們這麼大被胡來有看法,但她他在萬小霞臉上看到的,是滿臉按捺不住的喜悅,也就不開口了。

  過長江,行了幾日,金鳳姣突然想起一事,叫道:「哎呀,真的,我們到了一靈的地盤啊,怎麼不叫地頭蛇請客?」

  黃河以南長江以北的黑道幫會,以鐵血盟稱尊,過了長江,便可以算是到了鐵血盟的地盤。

  水蓮柔、萬小霞也想了起來,齊叫:「一靈請客。」

  一靈全身上下摸摸,笑道:「我可是個死窮光蛋,拿什麼請你們。」

  金鳳姣道:「不管,到了你的地盤,就該你請客,咱們這叫打秋風,你沒錢,叫你的手下來,鐵血盟七萬兒郎,當今黑道第一大幫會,富得很呢。」

  一靈愁眉苦臉,:「姑奶奶們,你們知道我是逃出來的,若給盟中兄弟發現了,非抓我回去做盟主不可,我縮頭烏龜都做不贏,還敢做伸脖子公雞?你們就饒了我吧。」

  水蓮柔想了想道:「也是,我們現在是去給方大俠拜壽,順便參加俠義道推舉盟主大會,而鐵血盟是黑道幫會,還是不要摻雜在一起的好。」

  一靈摟著水蓮柔吻了一下,道:「還是蓮姐最知道體帖人。娶三位妻子,來自水火不相融的兩方,再做了鐵血盟的盟主。黑道、俠義道、天龍舊屬,天老爺,想想腦袋也要大了。」

  三女都不作聲,均覺心頭悶悶的,一靈身份之複雜,確是武林罕見,一手牽著俠義道,一手扯著天龍舊屬,屁股卻還坐著黑道第一把交椅。若是平常時世,倒也罷了,偏偏時當天龍出世的前兆,正是風狂雨驟,波翻浪湧,一個不好,實不知會有何後果。

  萬小霞突然握著水蓮柔、金鳳姣的手道:「蓮姐,鳳姐,我好怕。」

  水蓮柔忙攬著她,道:「別怕,無論如何,我們姐妹絕不分開。」

  金鳳姣用力一握萬小霞的手,道:「不管你是天龍,我是俠義道,總之一句話,我們都是一靈的妻子,一切都聽他的,他向著天龍,我們也向著天龍,他向著俠義道,我們也向著俠義道。」

  萬小霞想了一想,堅決的道:「好,就算乳娘罵我,我也不管了。」三女三手互握,心中下定了不顧一切的決心。

  確實,她們雙方所受的壓力都是很大的。水蓮柔且不說,金鳳姣和萬小霞可都是雙方的重要人物,天龍與俠義道一旦勢成水火,她們兩個便將身不由已的捲入相互敵對的陣營之中,而沒有選擇的餘地。而按照今天的說法,一靈向著哪方,她們便全部跟向哪方,那就意味著勢必有一方將背叛自己的陣營。

  三女一臉緊張,一靈卻在一旁呵呵笑,金鳳姣嗔道:「你笑什麼?」

  「我笑啊,你們空緊張了。」一靈呵呵笑:「我啊,既不向著天龍,也不向著俠義道。兩方若打起來,我就看就近的哪個山頭最高,帶著我的三位美嬌妻到山頂上去,邊喝酒,邊看戲。」

  三女啼笑皆非,卻也都籲了一口長氣,袖手旁觀,比當叛徒總是要強得多了。

  這日晚間歇宿,方吃過飯,劉世榮、張炳南興沖沖的到了一靈四個的房裡,劉世榮道:「賢侄侄女,好消息啊,我們俠義道出了個通天徹底地的人物,五大門派竟一致決定,推舉她為盟主。」

  「真的?」金鳳姣、水蓮柔兩個均是又驚又喜,齊道:「是誰?」

  劉世榮道:「是大愚羅漢的徒弟,名字叫寒月清。」

  「大愚羅漢的徒弟?那一定真的了不起,只不過……」金鳳姣皺起眉頭:「這名字好像是個女孩子的。」

  「沒錯。」張炳南一臉喜色道:「就是個女孩子。而且是個非常年輕的女孩子,今年剛剛二十歲。」

  「真的是個女孩子?」金鳳姣兩個都有愣了。

  大愚羅漢的徒弟,竟然是個女孩子,大五派竟還一致推舉她為俠義道盟主。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一靈可來了興致:「太好了,長得怎麼樣?」

  「美若天仙。」劉世榮呵呵笑:「這最對賢侄的胃口了,不過我看賢侄沒希望,一則你已有了三位嬌妻,二則這位寒月清小姐有個外號,叫『廣寒仙子』,是任何男子都難以接近的。」

  「太好了。」一靈摩拳擦掌,猛見到三女個個橫眉冷對,忙陪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那個……嘿,你們知道的。」

  三女又好氣又好笑,水蓮柔笑道:「我們知道你是個……」當著劉世榮兩個,「色鬼」兩字總算沒有出口。金鳳姣則哼了一聲:「你小心著了。」

  一靈忙點頭:「是,是,一定,一定。」

  劉世榮兩個強忍著笑,張炳南正了正神色,道:「還有個不好的消息,靈鳳出來了。」

  金鳳姣幾個一驚:「是靈鳳本人嗎?」

  「不是,但據說比靈鳳還厲害。想得到也是,一個年輕女孩子,若沒些真本事,敢代靈鳳來參加天龍大會?」

  「也是個年輕女孩子?」一靈驚喜的叫。

  「是,而且同樣非常的美麗。」

  「太好了,叫什麼名字?」

  「李青瑤,外號『崑崙玉鳳』,現在江湖上已有人將她與寒月清並列,道是『廣寒仙子,崑崙玉鳳,青瑤月清,並世雙英。」

  「天哪,天哪。」一靈死性不改,手舞足蹈,三女恨恨的,若不是礙著劉世榮兩個,早出粉拳捶他了。

  劉世榮道:「現在只有天龍沒出來了,俠義道、靈鷲宮都換了人,天龍不知有什麼變化?」

  說到天龍,萬小霞黯然垂首,金鳳姣、水蓮柔兩個便也都不作聲。

  第二日上路,一靈一反常態,不再窩在車裡,以倚紅偎翠為樂,而是一路東張西望,不要說,是希望能看到那廣寒仙子或昆崙玉鳳了。雖然明知希望渺茫,卻是心癢難耐。沒希望也要試一試。

  沒想到美女沒看到,卻惹了樁禍事。東張西望之際,偶一抬眼,與路邊一條漢子碰了個眼對眼。慌忙縮頭,已是遲了。

  那漢子是辛無影轄下龍、虎、豹三壇中豹壇的壇主花斑,一靈尚且認出了他,他更能認出一靈來。

  馬車一晃過去,花斑並未相認,但一靈知道這次是躲不掉了,果然,不久劉世榮就來招呼,道:「不知怎麼回事,我們給鐵血盟盯上了,怪事,四大家和鐵血盟沒什麼過節啊。」眉頭深鎖,一臉憂色,也是,鐵血盟數月前一戰,轟動天下,急升為當世黑道第一幫會,四大世家可不想有這樣的強敵。

  他愁,金鳳姣幾個卻樂了,一齊瞟著一靈,看他也是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金鳳姣便道:「沒事,讓他們盯吧,有些人或許會哭,但你只管樂去。」

  劉世榮聽得莫名其妙,他雖是成了精的老江湖,卻再也猜不透其中的玄虛。

  到第三天,進入洛陽,古威、辛無影幾個始終沒露面,一靈多少舒了口氣。

  洛陽大俠方劍詩,是武當俗家弟子。武當發源於湖北武當山,內家拳劍雖震古爍金,卻多是在南方傳援,因為稍往北,就立著個少林寺,少林派臥榻之側,當然不容他人酣睡。雖說佛道同源,究竟是分了枝的,牽扯到厲害關係,那是一定要扯扯清楚。

  因此淮河以此,幾乎全是少林天下,遍村遍寨,學的都是少林拳棒,其餘如武當、崑崙諸派雖有傳人,均不成氣候。

  唯有洛陽是例外,例外就例外在個方劍詩。

  方劍詩本洛陽望族,在武當山學得絕藝後,回到洛陽。拳劍雙絕,贏得了個洛陽大俠的名號。四十歲時,方劍詩開始授徒,一則自己功夫好,名聲大,二則家族勢力大,一時學者如雲,十餘年間,在洛陽傳下了三千弟子,成為武當拳劍北傳的不世功臣。

  因為他的功績,武當封他為監院長老。自有武當派以來,武當還從未封過一個俗家弟子為監院長老。武當對方劍詩的推重,由此可見一斑。而藉著他的六十大壽,同時推舉明年二月初二俠義道泰山爭霸的主盟之人,這也是武當掌門紫龍真人力爭來的,更給方劍詩增添了無上榮光。

  方劍詩的六十大壽,轟動了整個洛陽城。一則慶師父大壽,二則慶俠義道推舉盟主,方劍詩三千弟子一齊出動,可以說將整個洛陽城當成了方家大院,全城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一靈一行人一進入洛陽城,那種沖天的喜氣便撲面而來。

  劉世榮、張炳南兩個都是好風光好面子的,齊皆讚嘆:「方老兒真是享足了風光了。」

  江南四大世家在俠義道中份量頗重,自進城始,方家弟子一路迎接,到方家門口,方劍詩親自出迎。

  一靈看那方劍詩,紅臉長鬚,身材高大,確是威風凜凜。

  劉世榮、張炳南見過禮後,金鳳姣、一靈以晚輩之禮拜見。

  金鳳嬌父親與方劍詩關係不錯。方劍詩還在金鳳姣小時就見過她。說起過世的金鳳姣父兄,方劍詩不免唏籲一番。隨即介紹一靈,方劍詩得知他是金鳳姣的丈夫,頓時臉放紅光,把了手道:「堂堂一表,真是少年英雄。」金鳳姣聽了羞喜不勝。

  劉世榮這時插口:「方大哥,我們這位賢侄婿不僅一表人材,武功更是出類拔萃,我們四大家準備推舉他為俠義道盟主呢。」

  「真的?」方劍詩又驚又喜,將一靈細細看了一看,卻有些不信,但他是世情老到之人,只連聲道:「好,好,俠義道後繼有人,好。」

  劉世榮、張炳南相視而笑,齊看著一靈,一靈叫苦不迭。

  方府極大。給一靈等安排的院子,七彎八拐繞了老久才到,所過之處,坐滿了先到的俠義道各路成名英雄。

  事實上能住進方宅的都是俠義道中成名的大人物,一般的小魚小蟹,便只有住客棧了,當然,店錢由方家付,只是住的地方委屈一點。

  劉世榮、張炳南世家之主,相識遍天下,一路行來,幾乎都是認識的,更有那熱情的,硬要拉去院中敘舊,因此沒到地頭,他兩個便不見了。一靈一行人倒是輕鬆自在的到了住地。

  金鳳姣因一路無人招呼,想著同是四家之一,自家父兄均逝,人丁凋落,不免傷心,水蓮柔兩女一齊勸她,後來一靈說到:「不如我們養十個兒子,十個都跟你姓金好了。」始才破涕為笑。

  她笑了,一靈卻是苦起了眉頭,水蓮柔見了,道:「一靈,怎麼了。」一靈搖頭:「沒什麼。」

  金鳳姣恨聲道:「還不是為了劉伯伯推荐他做盟主的事,哼,我知道,他就怕我金家沾了他的光。」

  一靈忙過去挽著她,嬉皮笑臉道:「哪裡,好鳳姐,你要知道,我不但是金家女婿,還是萬家姑爺,而俠義道和天龍舊屬可是冤家對頭呢。」

  「那倒不見得。」萬小霞道:「如果你做了俠義道盟主,我們就是一家人,冤家不就變成親家了。」

  「可俠義道怎麼肯幹。」一靈叫。

  「怎麼不肯幹。」金鳳姣道:「未必俠義道其它門派都想打一仗,死幾千幾萬人舒服些?不肯幹的是你自己。」

  一靈抓耳撓腮,心中叫:「要命,要命。」突然想起一事,喜道:「對了,我還是黑道幫會鐵血盟的盟主呢,俠義道再沒人,不至於要一個黑道頭子來當他們的盟主吧。」

  金鳳姣一呆,水蓮柔卻道:「那有什麼不可以,你做了俠義道盟主,自會約束盟中人馬,少做惡事,這正是一場大功德呢。」金鳳姣兩女一齊點頭,均道:「正是。」金鳳姣盯著一靈,扳著臉道:「一靈,我跟你說,俗話說夫榮妻貴,我們三姐妹的面子都在你手心裡掐著,你一劍退五老,武功我們都是知道的,除非大愚羅漢復生,俠義道沒人是你對手,便算我們求你,你也去把這盟主之位搶了來,當然,你若硬是不乾,我們也不勉強。」萬小霞兩女一齊點頭,道:「是。」說不勉強,其實是最大的威脅,一靈不住哀嘆:「完了,完了。」

  方家招待周到熱情,晚飯時分,一名女子來請金鳳姣,說是對名門女賓,內宅另設專席,由夫人作陪。金鳳姣便邀了水蓮柔、萬小霞同去。顧大娘是只要萬小霞不和一靈在床上,便寸步不離,也跟了去。

  吃了晚飯,劉世榮兩個還沒回來,一靈與趙肅五個閒扯了幾句,只覺好生氣悶。這時忽有丫環來請,說是第七夫人與金鳳姣拜了姐妹,聞得他們是新婚,特請他去相見,有點小禮物相贈。

  一靈大喜,跟了便走,心想:「方劍詩有七位夫人,我卻只三位,未免有點相形見拙。卻不知方老兒有沒有本事將七位夫人弄到一張床上,開一個七美大會。」又想:「北方女子一般不如南方,但若出起美人來,一定美得天搖地動。那七夫人是個美人是一定的,不知美到什麼程度。」

  七彎八拐,到了一幢大樓前,丫環引路進去,到一間房裡,茶几旁坐著一個年輕女子,見一靈進來,含笑立起,道:「是王公子嗎?」

  一靈拱手:「是。」看那女子,裝扮華貴,長相俏麗,雖不若設想中的美得驚天動地,也是一個少見的美人兒,尤其一雙秋水眼,十分嫵媚。

  一靈道:「夫人是……」

  「我就是七夫人。」

  「我幾位妻子呢?夫人不是說……」一靈奇了起來。

  七夫人吟吟笑:「難怪鳳嬌姐姐一提起你就眉花眼笑,果然是個多情種子,別心急,鳳嬌姐姐幾個給大夫人請去了,交待我陪你呢,怎麼,我就這般醜,陪你一會兒也不行嗎?」說著,俏眼斜瞟,頓時媚態橫生。

  一靈雖已有三位妻子,但水蓮柔三個都是正經女子,撒嬌會,這般飛媚眼,一靈還是頭次見到,頓時骨頭都輕了二兩,忙道:「哪裡,夫人美若天人,若有夫人相陪,一靈便在這裡坐一百年,也是喜樂無限。」

  七夫人面漾桃花,竟起身走過來:「真的?怕是哄我開心吧。」

  她直走到一靈面前才停住,一雙媚眼,似嗔似喜的瞟著一靈。美人如玉,香澤微聞,一靈魂靈兒早飛上了天國,眼光一眨不眨的盯在七夫人臉上,舉起手道:「王一靈對天發誓,對夫人實是仰慕萬分,若有半句虛言,天打五雷劈。」

  七夫人幽幽的看著他:「我從來不信誓言,你若真有心,敢抱一抱我,親一親我嗎?」

  七夫人的舉動,太過不合情理,試想堂堂洛陽大俠的七夫人,怎麼會對一個從未謀面的陌生人說出這番話來,便算情魔魔力再大吧,也不到這個程度,因為她究竟是有丈夫的,即便心有所好,難道沒有顧忌嗎?

  奈何一靈見了女人,腦子素來就不大靈光,而色膽更是大得不得了。七夫人即便不如此主動,坐得久了,他也會想法子撩拔勾引,何況自動送上門。

  一靈已來不及張口回答,雙臂一伸,便將七夫人摟在懷裡。胸膛緊壓著她豐滿富有彈性的雙乳,手撫著她豐腴的腰脊,頓時舒服得呻吟了一聲,俯下嘴,飛快的吻住了七夫人的紅唇,舌頭破撻直入,攻入她嘴中。

  七夫人的反應還超過一靈的想象,雙臂吊著他脖子,整個人擠在他懷裡,上面拼命吮吸著他舌頭,下面身子更是不停的扭動,肌體全面接觸磨擦,刺激得一靈情慾滔天直起。

  便在這時,猛聽一聲怒喝:「好賤人。」

  一靈吃了一驚,回頭後看,只見方劍詩怒衝衝急奔過來,忙要撒手,忽覺大椎穴上一麻,竟給七夫人點了穴道,他一時措手不及,竟就僵在了那裡。

  便在這一眨眼間,方劍詩已衝到,怒喝著一掌向七夫人扇去,七夫人手一推,推得一靈撞在方劍詩身上,身子同時撲進,手中不知何時多了根明晃晃的金釵,一釵刺在方劍詩心房上。數寸長的金釵透根沒入。

  一則金釵給一靈身子攔住了,二則沒想到自己的姬妾會下如此毒手,一代大俠,竟就這麼送了命。嚥了氣,方劍詩眼睛還是瞪得老大,三分怒,七分疑,到死他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靈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頭是扭向後方的,金釵入胸,看得清清楚楚,腦中卻始終迷迷糊糊。

  陰魔靈異之極,奈何被色心矇住了。且不說一靈體具三心,天龍、陰魔、情魔的武功各不相同,點大椎穴制得位天龍,未必制得住陰魔和情魔,就算只天龍一個吧,七夫人區區內力,又如何制得他住。只需略一運氣,就可以衝開穴道,救方劍詩不費吹灰之力,可惜一靈懵懵懂懂,竟看著方劍詩送命。且在方劍詩送命後,他還迷糊著呢。摸不準七夫人的根本用意,直到七夫人拔出金釵,塞在他手裡,並大聲高叫:「殺人啦,強xx啦。」他才反應過來,七夫人在栽贓嫁禍。

  反應過來的一靈身子馬上站直了,解穴對他來說不過小菜一碟,然而這時候已經遲了。屋外衝進一大群人,一看見方劍詩屍橫就地,頓時狂叫起來:「師父,師父。」有人便叫:「怎麼回事,誰殺了師父。」

  七夫人悲聲嘶叫:「是他,是這個賊子,他要強xx我,恰好老爺進來,他就拔了我的金釵殺了老爺。」

  七夫人袒胸露乳,悲痛欲絕,一靈手握金釵,釵尖還在往下滴著血。

  方劍詩眾弟子看到的就是這些,這便成了鐵證。眾弟子狂叫著齊撲上來,有的拔劍,有的甚至是空手,卻同聲怒吼道:「殺了他。」

  一旦明白這是個陰謀,一靈的腦子立時變得清靈無比,心智也變得厲害無比。他雙手輕拂,撲上來的十餘人一齊往後跌撲,有的甚至跌出門外。

  一靈微微一笑,回過身來,七夫人情不自禁退了一步,一靈卻十分溫柔,笑嘻嘻道:「夫人的香吻真甜。」

  七夫人無論如何想不到,這時候他還會說這樣的話。媚眼瞪著一靈,便如見了鬼。

  一靈哈哈一笑,身子一晃,從窗子穿了出去,身子不停,竟淩虛轉彎,直上屋頂,同時大聲叫:「顧大娘,顧大娘。」

  情魔對女人厲害,處理世事不行。但天龍昔年翻天覆地,何等本事,處事又是何等老辣,陰魔魔覺靈異無比,處世之辛辣自私,更還在天龍之上。此時情魔灰溜溜縮頭,他兩個主宰全局,哪還有虧吃。

  一靈剎時間將全局想了一遍,最關健的,是莫讓水蓮柔三個落到方家人手中。否則投鼠忌器,可就步步受制了。

  顧大娘在不遠處應聲:「我在這裡。」

  一靈大喜,晃身過去。金鳳姣三個聽得他鬼叫,都出屋來看。金鳳姣見他在人家屋頂上亂竄,怪他失禮,叫道:「你幹什麼?」

  一靈嘻嘻笑:「乖乖不得了,中了美人計,你們的夫君成了殺人犯了。」

  三女大驚,金鳳姣道:「怎麼回事?」水蓮柔道:「殺了誰?」

  一靈依舊笑嘻嘻:「殺了方劍詩。」

  他嬉皮笑臉,三女半信半疑,水蓮柔道:「真的?」金鳳姣皺起眉頭:「你正經些好不好?」

  一靈點頭:「真的,我中了美人計,方劍詩的什麼七夫人,遣丫頭來叫我,說是和鳳嬌拜了姐妹,又說聞知我們是新婚,要送禮給我們,我就跟了去,誰知只見到七夫人一個。七夫人起身勾引我,你們知道的,我最受不得勾引,當然乾柴烈火,一點就燃,這時方劍詩就來了,衝過來打七夫人,七夫人就拔出金釵刺進方劍詩心臟,再將金釵塞到我手裡,大叫強xx殺人,然後方劍詩的弟子衝進來,於是我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成了絕絕對對的殺人犯。」

  他依舊嬉皮笑臉,金鳳姣三個卻個個花容變色。

  說話間,方府已翻了天,嚷聲四起,更向這面尋來。

  三女臉色更變,水蓮柔急道:「這如何得了。」

  只一靈漫不在乎:「什麼如何得了,反正我沒殺人,他能咬我個鳥。我跟你們說,這裡面有陰謀。」

  「明知道有陰謀,你為什麼還要上當。」金鳳姣怒叫。水蓮柔家的六順鏢局在俠義道中無足輕重,她自己便也沒什麼地位,萬小霞則乾脆是俠義道的敵人,唯有金鳳姣是金家的代表,名望尊崇,一靈這麼一鬧,叫她怎麼向俠義道交待,未必叫金家自絕於俠義道不成?

  「但不上當怎麼能發現陰謀?」一靈依舊嬉皮笑臉:「告訴你,捉到火雲賊道,替你哥報仇,全仗我上了綠雲的當,反制住她,才摸清了真相。我懷疑,七夫人和綠云她們是一夥的,都受了一隻黑手操縱,現在我想到了,綠雲他們的目的,是要讓天龍舊屬和俠義道開戰。給我破了奸謀後,這次又生一計,明擺著,方劍詩是俠義道舉足輕重的人物,殺了他,俠義道如何肯干休,而我是小霞的夫君,俠義道要對付我,天龍舊屬又豈會袖手不顧,這不就打起來了。」

  陰魔的魔覺靈異無比,這分析入情入理,正切中要害。三女一齊點頭。

  金鳳姣咬牙道:「這幕後的賊子到底是誰?」水蓮柔道:「他們好毒的手段。」萬小霞則怯怯的道:「現在我們怎麼辦?」

  一靈摟著萬小霞,道:「什麼怎麼辦,反正我沒殺人,雖然洗不清,但我問心無愧。要我受著冤屈甘心受制,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我還要叫七夫人她們的陰謀不能得逞。」

  「你有什麼主意?」三女齊看著他。

  「嬌妻們,不要忘了,我是鐵血盟的盟主,洛陽恰好是我鐵血盟的地盤。上次我率鐵血盟,打得兩會十萬人馬一敗塗地,這回再和俠義道斗上一斗,為夫一定也可以打得他們俯首稱臣,而絕不要借助天龍舊屬的半分力量,這樣,七夫人的奸謀豈非落空了?」

  一靈豪氣飛揚,金鳳姣三女齊感振奮。

  在女孩子心裡,心上人可以是個大壞蛋,但絕不可以是個孬種。

  水蓮柔看了一眼金鳳姣道:「但我們和俠義道作對,鳳嬌豈不為難。」

  金鳳姣一昂頭:「我相信一靈不會殺人。俠義道若想屈殺我的夫君,門都沒有。」

  一靈大喜,捧著金鳳姣一頓猛親,道:「好鳳姐,你真好。不過你放心,我不要天龍舊屬幫手,也不要你金家的人幫手,你們只在邊上看著好了。」

  這時方家弟子已四面圍來,顧大娘道:「別瘋了,先殺出去再說。」

  一靈叫:「跟我來。」左手凌空一劃,迎面撲來的方家弟子如柳絮遇颶風,紛紛凌空飛起,跌落下來,個個鬼叫連天,四圍的方家弟子如見鬼魅,實不相信此乃人力所為。

  顧大娘興奮的叫:「姑爺,好功夫。」她哪裡知道,這時的一靈,與她初見時的一靈,已有天壤之別。一靈哈哈笑:「不敢當。」率先衝出,三女緊跟,顧大娘斷後。

  方劍詩三千弟子,果非虛言,這時四面八方,擠滿了人頭,高舉的青鋼劍密若從林,憤怒的叫喊聲更如驚濤巨浪。

  威勢是夠了,可惜嚇不了人,一靈不急不慌,他也懶得討教號稱奪天地玄機的武當內家拳絕學,只以渾厚無倫的劈空掌力隔三差五的發出,方家眾弟子們便東跌西翻,空出一條路。

  劈空掌在武功中算不了什麼了不起的絕藝,一般內功有成的人都能使,但能象一靈這般於數丈外將成群的人打飛的,還沒聽說過,尤其將人打飛又不傷人,簡直神了。

  方劍詩三千弟子將一靈幾個圍了個水洩不通,卻眼睜睜奈何他不得。一靈說到做到,說不要別人幫手就不要別人幫手,劈空掌管前也管後,顧大娘空自拐杖橫舉,並無用武之地,她是霹靂火的脾氣,什麼天龍舊屬不與俠義道衝突,方劍詩的弟子若敢上前來傷害萬小霞,那是來一個死一個,只不過一靈神功通天,實在用不著她幫手。

  到宿處,五老已聞聲出來,三不管先將萬小霞三個圍在中間,然後趙肅才問一靈:「這是怎麼了,方才還好好的啊。」

  這時劉世榮、張炳南也趕了來,金鳳姣便將一靈的話複述了一遍。聽得方劍詩死了,五老也還罷了,劉世榮兩個卻是目瞪口呆。

  這時方家三千弟子及及成千上萬的賓客都圍在一靈宿處。不僅三千方家弟子憤怒若狂,眾賓客也是激憤無比,人人喊打。劉世榮兩個面如土色,一靈卻是漫不經心,驀地裡一聲暴喝:「都住嘴,聽我說。」

  這一聲吼運上了天龍內力,渾厚無匹的氣勁震得所有人都氣血翻騰,立足不穩,頓時人人變色,上萬人的方家大院鴉雀無聲。

  一靈道:「事情是這麼回事,吃晚飯之先,方劍詩的夫人叫走了我的三位妻子,說是另席相陪。待我吃過晚飯後,一個丫環來請,說什麼方劍詩的七夫人與我的夫人金鳳姣結成姐妹,聞知我們是新婚,請我去相見,要送我們一樣禮物。我跟丫環去,卻只見到七夫人一個,說是我的三位妻子給大夫人請去了,然後七夫人就勾引我,我當然也不客氣。正在親熱,方劍詩來了,怒沖沖來打七夫人,七夫人突然點了我的穴道,然後拔出頭上的金釵,殺了方劍詩,再將金釵塞到我手裡,然後就大喊強xx殺人什麼的,方劍詩的弟子們衝進來,就將我當成了殺人犯。但其實人是七夫人殺的,是她佈下了陷阱陷害我。」

  「你胡說。」一靈話音剛落,側後人群中一聲怒叫,七夫人在一群女子簇擁下站了出來。

  一靈拱拱手,嘻嘻笑:「七夫人,你手段挺高的,殺人乾脆,栽臟更利落,但算盤打到我身上,響聲怕有點悶。」

  他先前的嬉皮笑臉震住了七夫人,這回卻不靈了,七夫人惡狠狠的盯著他,道:「惡賊,休要猖狂。」四顧眾人,嘶聲道:「各位大俠,請大家主持公道,這惡賊說的前一截都不錯,但後一截的事實卻給他歪曲了。丫環帶了他來,由我陪著,但絕想不到,這惡賊竟是禽獸,竟對我產生了歹意,欲行非禮,我拼力抗拒並大聲呼救,老爺聞聲來救我,不想這賊子喪心病狂,竟拔出我頭上的金釵,刺死了老爺。可歎老爺一世仁俠,卻死在這惡賊手裡,這惡賊行了兇,現在卻反過來還汙陷我,說什麼我勾引他,更說是我殺了老爺。大家想想,我會勾引他嗎?就算我勾引他吧,我會去殺老爺嗎?他編這樣的謊言也不想一想,不要說我絕不可能去害自己的丈夫,就有這個心,我有這個本事嗎?老爺拳劍雙絕,人所共知,而我卻只是個弱女子。」

  「對。是他想欺負七夫人,並害了師父,這是我們親眼見到的,絕對錯不了。」一名方家弟子叫,一靈看他臉,正是最先衝進房的幾名方家弟子之一。

  「殺了他,將他碎屍萬段。」方家弟子齊聲怒吼,蜂湧衝上。

  「我就知道沒人信我的。不管他,衝出去。」一靈回頭對金鳳姣等人叫,就這當口,他仍是笑嘻嘻的,漫不經心。

  不是他輕狂,實是他的本錢太大,無論是天龍還是陰魔,昔年都不知經過多少大風大浪,這點小陣仗,鳥毛也不算一根。

  劉世榮在一邊叫:「賢侄,這……這……」

  金鳳姣叫:「劉伯伯張伯伯,一靈沒有殺人,我相信他,我要跟他去,他是我的丈夫,至於兩位伯伯,就留在方家好了,替一靈查一查,這裡面有陰謀,七夫人很可能和綠雲一樣,都是來自同一個陰謀團夥。」

  一靈兩記劈空掌推出,前面的方家弟子立足不住,卻仍往前來,原來後面的人在往前推,他們身不由己了。俗話說人多力量大,這話沒騙人。

  一靈眉頭一皺,瞥眼間見旁邊一株數丈長的鳳尾竹,縱身過去,連根拔起,一聲喝,竹枝舞動,頓時風聲呼呼,猶如天公怒吼,方家弟子潮水般向後退去。

  「九天舞。」五老突地同聲高呼,均是滿臉喜悅。

  趙肅高呼:「是教主天龍七劍中的九天舞,絕對沒錯。劉香主、肖香主殿後,管香主顧大娘護衛兩側,戴香主與我為前驅,替教主傳人開路。」

  管智明四個齊聲答應。戴海生當先衝出,臉放紅光,呼叱聲中,如山拳勁,不絕發出。趙肅在他左側,也是大發神威。

  一靈聽到五老叫出「九天舞」三個字,立知不好,原來他無意之中,竹子使的正是天龍七劍中的第二劍九天舞,終於給五老認了出來,眼見五老個個臉發紅光,滿腔喜色,不禁叫苦不迭,回頭看萬小霞三女,卻見她們的喜悅更甚於五老。

  「這可不行,得想法子補救。」一靈心中大叫,腦子一轉,有了主意,竹竿一揚,猛衝到前面,叫道:「什麼九天舞,看我的天魔舞。」竹竿橫砸直掃,勢若瘋顛,正是陰魔的天魔舞。

  五老看了,都是一愣。他們五個見多識廣,一靈所使,絕對是正宗的魔功天舞舞。

  五老面面相覷,均是心中嘀咕:「這是怎麼回事,先前的是九天舞沒錯,這回是天魔舞也錯不了,天龍與陰魔混做了一堆,簡直不可想象。」

  但他們哪裡知道,一靈正是天龍與陰魔情魔的混合體,可說是個雜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