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下輪到劉世榮兩個傻眼了。

  金鳳嬌、水蓮柔兩個本來喜滋滋的,這時均是又羞又氣,齊齊扳起了俏臉,盯著一靈。

  一靈抓耳撓腮:「真的,我只想每天陪著兩位姐姐,至於打打殺殺,爭名奪利,實是毫無興趣。」

  「沒出息。」金鳳嬌重重的哼了一聲。

  「這個好辦。」劉世榮愣了一下,回過神來,道:「我和張兄來保媒,讓王賢侄娶了鳳嬌姪女,你夫妻聯手,去泰山封禪頂上露一露威風。」

  「還有蓮姐呢?蓮姐也要嫁給我。」一靈叫。

  水蓮柔一張臉頓時赤紅如血,頭垂到胸前,金鳳嬌也是一臉火紅,尷尬的去看劉世榮兩個。

  水蓮柔與金龍瑞訂親的事,劉世榮兩個當然有耳聞,聽一靈這麼叫,兩個都大驚失色。但他兩個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看了兩女神色,便知道中間已有隱情,反正金龍瑞已死,既然金鳳嬌不反對,何不做個順水人情?

  張炳南呵呵笑道:「只要蓮柔姪女有意,就由我來保媒,兩位姪女一齊嫁給賢侄。「水蓮柔本來極為擔心,這時籲了一口長氣,衽襝為禮,道:「多謝張伯伯、劉伯伯。」

  張炳南兩個相視而笑,劉世榮道:「事不宜遲,咱們武林中人,也不必管那麼多繁文行節,今天撒帖子,明天成婚,兩位姪女以為如何?」

  金鳳嬌兩女喜滋滋地,相視一眼,一齊點頭。不想一靈站起來,對劉世榮兩個施禮:「兩位大俠索性好人做到底,再替我保一樁媒。」兩女頓時懵了。

  「是誰?是不是萬小霞?」金鳳嬌咬著牙叫。

  一靈摸摸鼻子,縮頭縮腦的道:「是……是。」

  「好啊,人家傷心斷腸,你卻去外面風流,你……你對得我住?」金鳳嬌氣得眼也紅了。

  一靈忙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在查兇手時碰上的。若不是虧著她,殺你哥哥的兇手還找不出來呢。」

  金鳳嬌神情頓緩:「真的?」

  「我可對天發誓。」一靈指天誓日。

  水蓮柔忙道:「好了好了,早知道這種事是難免發生的,不過你知道人家答不答應?」

  「這色鬼肯定是已經……」金鳳嬌說著,瞟一眼劉世榮兩個,忙又住口,只狠狠的瞪著一靈。

  一靈不好意思的扯扯耳朵,道:「是……」

  劉世榮兩個呵呵笑。劉世榮道:「既然如此,包在老夫身上。」當即請出五老、萬小霞、顧大娘。劉世榮說了保媒之事,顧大娘卻就跳起來,怒叫:「不行。」

  劉世榮沒想到她這麼激烈,道:「為什麼?」

  「這小無賴已經有兩個老婆了,難道要娶小霞做小?」顧大娘吼。

  這話有理,萬家如此勢力,萬小霞可絕不是做小的人。

  一靈嘻嘻笑:「是我的老婆,便一般大小,沒有誰大誰小的。」

  「你住嘴。」顧大娘吼。

  「但小霞已是我的人,你阻攔也沒有用。」一靈全不怕她。

  顧大娘頓時如遭雷擊,呆了一呆,回身捋起萬小霞右臂袖子,一聲慘叫,一跤跌坐在椅子上。

  萬小霞慌了,忙替她撫胸捶背,哭道:「乳娘,乳娘,你別嚇我。」

  顧大娘怔怔的落下淚來,牽著萬小霞的手,哭道:「小霞,你這麼柔弱,嫁給這個小無賴,叫乳娘怎麼放心得下呢?」

  萬小霞也是淚水滿臉,卻道:「乳娘,你放心,大哥是個好人,他會善待我的。」

  一靈走攏來,誠懇的道:「大娘,我會對小霞好的,我對天發誓,若虧待了小霞,叫蒼天罰我這一生再也見不到女人。」

  金家上下於是大忙起來,張燈結綵,大撒喜帖。閒的只有一靈一個。尤其到晚間,萬小霞給顧大娘攔著不許見,金鳳嬌兩女也將他擋在門外,一靈放著三位嬌妻,卻空枕獨臥,心中暗暗發狠:「明晚上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第二天舉行婚禮。金家是世家,賀客盈門,熱鬧非凡,卻也是議論聲一片。無非金大小姐千金之體,怎麼三女共嫁一夫?幸虧金府下人口緊,這姑嫂共事一夫的消息倒沒傳出去。

  拜了天地,牽入洞房。一靈先入萬小霞房中來,顧大娘果然在屋裡,見他進來,叱道:「算你小子還有良心。」一靈也不還口,待顧大娘退了出去,一靈揭了蓋頭,抱著萬小霞先親一個嘴。

  萬小霞又羞又喜,軟倒在他懷裡,道:「大哥,你應該先去鳳姐或蓮姐房裡的。」

  一靈嘻嘻笑:「不急。」耳朵始終跟著顧大娘腳步,待她入房,一把抱起萬小霞,道:「咱們換個房子。」逕入水蓮柔房中來,揭了蓋頭,也親了一個嘴,一把抱起。

  水蓮柔是慣了的,萬小霞卻是第一次,見一靈親水蓮柔,羞得忙閉上眼睛。

  再到金鳳嬌房裡,將兩女往床上一放,揭了金鳳嬌蓋頭,摟著就是一頓猛親,一雙魔手更撫臀揉乳,上下交攻,直叫金鳳嬌嬌喘吁吁,情慾大動,這才放手。

  因為他知道,這裡面只有金鳳嬌的怨氣最大,最不平衡,所以先得把她降伏了。

  等扶金鳳嬌起來,她已是媚眼如絲,身子軟得象一隻小貓。旁邊兩女,水蓮柔見得多了,見怪不怪,萬小霞卻是緊閉雙眼。

  一靈呵呵笑,道:「小霞,再不睜開眼睛,我可要脫你衣服了。」

  萬小霞忙睜開眼睛,驚道:「不。」

  她那樣兒,象極了一隻受驚的小鹿,水蓮柔大是憐惜,一把摟過,對一靈嗔道:「一靈啊,不許你嚇小霞。」

  萬小霞有了依靠,緊偎在水蓮柔懷裡,怯生生的道:「蓮姐,你真好。」

  金鳳嬌笑嘻嘻過來,拉著萬小霞的手道:「你不是給他弄過了嗎?怎麼還怕?」

  萬小霞大羞,低聲道:「但是……這樣……好羞人。」

  金鳳嬌兩女齊笑,金鳳嬌風情萬種的瞟一眼一靈,道:「這色鬼啊,就是會使壞。」

  這一眼叫一靈的骨頭都酥了,道:「丈夫不會對妻子使壞,叫她們欲仙欲死,那叫什麼丈夫,三位好老婆,來吧,讓我們大戰三百回合。」張開雙臂,將三女一齊壓在了床上。

  一番瘋狂,終於安靜下來,萬小霞方美美的閉上眼睛,突然想起一事,道:「啊呀,大哥,趙爺爺幾個要我問你一樁事的。」

  她開口,一靈已經知道了是要問什麼事,大不耐煩,道:「累了,累了,明天再問,現在要睡覺。」

  他不想聽,金鳳嬌兩個卻來了興致,金鳳嬌道:「什麼事?」水蓮柔輕輕點一靈鼻子:「一靈啊,對小霞不可以這麼不講理的。」

  萬小霞道:「就是啊,你不讓我問,明天萬一我不記得了,趙爺爺他們豈不要怪我。」

  一靈哼了一聲:「怎麼會忘呢?」

  「那可難說。」水蓮柔道:「你這個壞傢伙,跟我們姐妹在一起,總是瘋瘋癲癲,弄得我們神魂顛倒的,不知多少正經事沒做呢。」

  一靈哈哈笑:「什麼正經事?只要不忘了和為夫上床樂一樂,其它的,全當他耳邊風。」

  「你當然是。」金鳳嬌捶他,對萬小霞道:「好妹妹,你問,他若不答,我們要他今晚睡不了覺。」

  水蓮柔幫腔道:「就是。」

  一靈嘆了口氣:「老婆多了,就是麻煩多。好吧,小霞要問的,我知道,是想問我,和天龍有沒有淵源。」

  「什麼?」聽到天龍兩字,金鳳嬌兩女齊齊一震,水蓮柔看著萬小霞:「是這樣嗎?」

  萬小霞點頭:「是的。」

  金鳳嬌兩女又驚又喜,金鳳嬌道:「難道你和天龍竟有什麼淵源?」水蓮柔道:「難怪你本事這麼大,憑一人之力,就可打得兩會服服帖帖。」

  萬小霞道:「什麼打得兩會服服帖帖?」

  水蓮柔將一靈的英雄事蹟說了,萬小霞不住驚嘆,纏著一靈道:「好大哥,你與天龍到底是什麼關係嘛。」

  一靈享受著她的嬌柔,卻就是不開口。

  金鳳嬌道:「小霞妹妹,你的趙爺爺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他們莫非發現了什麼?」

  萬小霞還在猶豫,金鳳嬌道:「好妹妹,難道我們之間還有什麼話不能說嗎?」

  「不。」萬小霞搖頭:「我對兩位姐姐不會隱瞞的。兩位姐姐知不知道,我們萬家有什麼背景?」

  金鳳嬌、水蓮柔對視一眼,一齊搖頭。金鳳嬌道:「我們只知道,你趙爺爺五個都是武林超一流高手,實難想象,你萬家怎會網羅到這等人才。」

  「笨死了。」一靈插口:「不知道還不問問為夫。告訴你們吧,萬家是天龍教地字壇壇主萬佛春的後人,趙肅五個,是天龍教地字壇、人字壇兩壇早年九大香主中的五個。」

  「真的?」金鳳嬌兩女一齊坐起,倒把一靈嚇了一跳:「幹什麼呀,大驚小怪的。」攬兩女睡倒,兩女卻一齊看著萬小霞。

  萬小霞點頭,道:「是。萬佛春是我爺爺,我爹爹娶了我娘,我娘是人字壇壇主的女兒,人字壇沒有男性繼承人,地、人兩壇便合二為一了。」

  「天老爺。原來你們是天龍的人?」金鳳嬌兩女倒吸一口涼氣,皆是半天做聲不得。

  天龍昔年席捲天下,三壇十五香堂,百萬弟子,好手如雲,自泰山封禪頂戰平,天龍依誓言解散天龍教,百萬弟子風流雲散,無數奇材異通之士,隱居深山大澤,匿跡市井紅塵。四十年來,所有的人,明裡暗裡,都在打聽他們的下落,要知道,天龍昔年網羅了天下三分之二的好手,這是一股怎麼樣的力量,他們雖隱世不出,卻又有誰敢小視他們的存在。

  而萬小霞一隻手裡竟然握著昔年天龍教的兩壇人馬,叫金鳳嬌兩女如何不吃驚。

  萬小霞年紀小,性子單純,對權勢名利認識不深,於金鳳嬌兩個的吃驚程度也不甚理解,道:「我們確實是天龍舊屬。本來四十年前教主和我們約定,到今年的二月初二,他老人家會重新召集大夥兒,重建天龍教,在明年二月初二,龍抬頭的日子,在泰山封禪頂上,與天下英雄再決雌雄。可這麼些年,他老人家卻一直音信全無。趙爺爺他們都很著急,後來見大哥用的兩招劍術,與教主他老人家天龍七劍中的兩招極為相似,偏偏大哥他又賴皮,死不認帳,所以趙爺爺幾個叫我問大哥,看他與教主到底有沒有淵源,若有,教主他老人家現在在哪?」

  聽了萬小霞的話,金鳳嬌兩女的震驚是可以想見的。原來她們只知道她們的心上人很厲害,很了不起,再想不到他與那絕世之雄天龍還有淵源。

  「難怪你只手伏兩會,一劍退五老,原來你和天龍有淵源,快說,天龍是你什麼人?」金鳳嬌按著一靈一陣猛搖。水蓮柔也眼睜睜的看著一靈。

  一靈閉著眼睛,任金鳳嬌搖。心兒卻似乎回到了嘉陵江畔,惡鬼灘旁。清冷的月光下,那個老僧默默的念著佛經。誰想得到,救人千萬的大拙菩薩,竟是昔日縱橫天下的絕世之雄天龍?

  「難怪師父要將自己封閉在石壁裡,原來他是不想他的舊屬來尋他,再生煩惱。師父既無意爭雄,我又瞎湊什麼熱鬧,摟著三位嬌妻,過我們風流清閒的日子豈非蕭灑得多?」一靈打定主意,睜開眼來。

  金鳳嬌已是大發嬌嗔:「你若再閉著眼睛裝廟裡的神仙,我就要生氣了。」

  水蓮柔也道:「是啊,一靈,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來歷?」

  萬小霞道:「大哥是不是天龍他老人家的弟子?」

  一靈看著三女,嘻嘻一笑:「真要我說?」

  三女一齊點頭。

  「那有什麼賞賜?」一靈涎著臉。

  「這無賴。」金鳳嬌氣得捶他。萬小霞為難道:「我們能有什麼東西給大哥。」

  「有的。」一靈叫:「每人一個香吻。否則,打死我也不說。」

  三女面面相覷,均是又好氣又好笑。金鳳嬌捏著他的鼻子,惡狠狠的道:「你是不說?」

  水蓮柔心兒軟,道:「罷了,犟他不過的。」送上紅唇,在一靈唇上吻一下。

  萬小霞紅了臉,學著水蓮柔,也吻了一下。兩女都吻過,金鳳嬌便也只好從善如流了,笑罵:「真真是個無賴。」

  萬小霞點頭:「大哥真的有點無賴。」

  水蓮柔笑道:「無賴,說吧。」

  「真香啊。」一靈咂咂嘴,道:「好吧,我說。昔日力鬥兩會,我是一靈和尚,今夜大戰三女,我是王一靈公子。至於什麼天龍啊,地虎啊,本公子是一概不知。更扯不上半點親戚關係。」

  「不行。」三女一齊發嗔,齊叫:「不老實。」

  金鳳嬌氣虎虎的道:「占了便宜,卻拿這些花招來搪塞人,姐妹們,絕不可饒了他。」

  萬小霞也嬌嗔道:「是呀,大哥好壞,淨騙人,不可以放過他。」

  於是三女一齊發憤,搖的搖,捶的捶,個個弄得嬌喘吁吁,一靈卻是其樂融融。試想,如此三個光溜溜的美女圍著發嬌發嗔,豐臀款擺,玉乳輕搖,又如何不叫人美透了心。

  三女施了半天刑罰,眼見一靈不僅不以為憂,反而大以為樂,頓時都洩了氣。水蓮柔道:「這個無賴,我們拿他沒辦法的。」萬小霞撅起小嘴,道:「就是,大哥耍賴天下第一。」

  金鳳嬌眼珠一轉,道:「我有個主意。我們穿了衣服,各自回房去……」

  話未說完,一靈已直跳起來:「我的好姑奶奶,怎麼出這等餿主意?」

  水蓮柔、萬小霞一齊鼓掌:「好主意。」果真往床下爬。一靈大驚,張開臂,將三女一齊攬著,壓在身下,叫:「使不得。」

  金鳳嬌得意的道:「那你就老老實實交待。」

  「這個……」一靈還在猶豫,金鳳嬌更不留情,一聲叫:「姐妹們,開溜。」三女鑽的鑽,爬的爬,就要從一靈身下溜走。一靈大驚,死命壓住,連叫:「好好好,我投降了,我交待,我交待。」

  三女志得意滿,齊說:「說。」

  一靈坐起身來,看著三女,道:「我先問一句,與天龍有關怎麼樣,與天龍無關又怎麼樣?」

  萬小霞道:「如果與天龍有關,就請大哥帶我們去見天龍他老人家。」

  「如果天龍已過世了呢?」

  「不可能。」三女齊叫。金鳳嬌道:「昨日劉伯伯都說,天龍今年不過百餘歲,絕不會就死。」

  一靈一撇嘴:「他們知道個什麼。」

  萬小霞想了想道:「教主他老人家就算登仙了,也一定會傳下弟子,我們就去找他老人家的弟子。」

  「找到他弟子怎麼樣?」

  「請他率領我地、人兩罈十萬舊屬,再召天字壇人馬,重建天龍教。明年二月初二,爭雄泰山。」

  一靈吐吐舌頭,心想:「果然如此。」

  金鳳嬌一推一靈,道:「別發呆,我問你,你是不是天龍弟子?」

  一靈嘻嘻笑:「是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鳳姐、蓮姐你們是俠義道的人,如果我是天龍弟子,我們可成敵人了。」

  「瞎說,」水蓮柔道:「你是我們的夫君,你是什麼人,我們也是什麼人,怎麼會成為敵人?」

  金鳳嬌點頭道:「是,夫妻一體,你是什麼,我們也是什麼。」

  一靈想不到兩女情深若此,心中感動,去兩女唇上各吻一下,道:「真是我的好姐姐。」

  金鳳嬌興奮的道:「那你是承認了,你是天龍傳人?」

  一靈嘆了口氣,道:「看你高興的,就算我是天龍傳人吧,對你有什麼好處?」

  金鳳嬌道:「什麼話,如果你是天龍傳人,也就是新一代的天龍,那我們是你的妻子,想想明年泰山大會,將有多少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們?」

  水蓮柔道:「是啊,俗話說夫榮妻貴,我們的夫君是天下第一人,我們臉上,不知有多光彩呢。」

  萬小霞道:「我從小做夢,就希望我未來的夫君是象天龍一樣叫萬人景仰的大英雄。」

  「英雄有什麼好的?」一靈愁眉苦臉:「天天打打殺殺,爭的虛名,搶的薄利。其實人生不過百十年,好時光更是不多,為什麼不利用這時光,挽著自己的心上人,倘佯山水之間,沉醉柔情之內,做一個快活神仙?」

  「真沒出息。」金鳳嬌叫。

  水蓮柔道:「是呀,一靈,天天陪著心上人固然好,但男子漢天生是要做一番事業的,若是天天陪女人,人家會說你沉迷女色呢。」

  「沉迷女色有什麼不好?」一靈叫:「女人是這世上最美最純最柔最真的一群仙子,比最美的花還要美十倍,比最醇的酒還要醉人百倍,我就喜歡整天陪著你們。給你們醉得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都昏昏乎乎的。」說著搖頭晃腦。

  三女齊笑。萬小霞道:「要我哥哥就不是這樣,他整天想的,乃是怎麼做一個了不起的大英雄,將來輔佐天龍,揚名天下,可惜他卻死了。」說著,不免眼圈發紅,水蓮柔忙伸臂攬著她。

  金鳳嬌道:「我哥哥也是,他為了練武,二十多歲了還不娶妻,說至少也要等到明年二月初二之後,哥哥實在是個最有志氣的人,可惜卻英年早逝。」她眼圈也有些發紅,一靈府身吻她,道:「好了,好了,不要傷心了。」

  金鳳嬌攬著一靈的脖子,柔情無限的道:「一靈,你若真是天龍的傳人,你就發奮圖強,明年奪得武林霸主之位。那麼,哥哥即使在九泉之下,也會為有你這麼個妹夫而高興的。」

  一靈最駕不住的就是女人的柔情,她這麼柔情款款,一靈心頭一熱,幾乎就要衝口而出,承認自己不僅是天龍的傳人,而且可說是天龍的翻版。天龍的傳人即便學盡天龍神功,功力火侯與天龍也是不可同日而語。而以佛門無上絕學傳燈大法融入一靈體內的,卻等於就是天龍自己,甚至擁有更年輕的體魄。

  但一靈隨即就克制住了自己,他不用腦子也想得到,這句話只要一出口,他立即就會成為武林注目的中心,無數的人會蜂湧而來,無數的事也將蜂湧而至,他將再沒有一刻鐘的安生日子。更莫說每天消消停停的擁著三位美嬌妻,春困不知日高起了。

  這一瞬間,一靈下了滔天的決心,決不洩露自己的身份。他在心裡叫:「要我每天去爭名奪利而沒有時間愛女人,我寧可死。」

  一靈嘆了口氣,用一種傷感的語調道:「好姐姐,你說得我心都酸了,這時候,我真希望我是天龍的傳人,以不世絕技,在明年的泰山大會上,盡敗天下英雄,替自己,替三位美嬌妻,也替鳳姐、小霞的哥哥爭光。」

  他說得天愁地暗,一腔傷心,三女頓時都信了他,雖然心中失望,卻均覺一靈真情可嘉。

  金鳳嬌攬著一靈,道:「算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萬小霞也伸手過來撫慰一靈,道:「好大哥,這怪不得你的。」

  一靈苦著臉:「真的不怪我?」三女一齊點頭。

  一靈大喜,道:「真不怪我,那就再和我樂一樂。」翻身壓住三女。

  昏天黑地中,猛聽得顧大娘在外面叫:「小霞,小霞。」

  四個人一齊驚醒,才發覺早已是紅日高掛。萬小霞慌慌張張爬起來,應道:「乳娘,我在這裡。」

  顧大娘在外面愣了一下,道:「你在別人房裡幹什麼?」

  萬小霞大窘,金、水兩女均是又羞又窘,緊縮在被裡,連呼吸也屏住了。不想一靈卻直跳起來,笑嘻嘻叫道:「大娘,跟你說,不僅小霞在這裡,我其他兩位妻子也在這裡,三女同床,你有什麼指教?」

  「哎呀。」三女齊叫出聲,均羞得耳朵根子都紅了。大被同床,他竟還在問別人有什麼指教,竟有這樣的人。金鳳嬌恨不過,猛地扳倒一靈,撕他的嘴,道:「你不出聲會死人?」

  水蓮柔、萬小霞也均是又羞又氣,但看著一靈鬼叫連天,卻又不自覺的好笑。到吃午飯四個才起來,三女辛苦一夜,肚中空空,便不喝酒,各端了碗吃飯。一靈陪顧大娘六個,劉世榮兩個喝酒。

  酒過三巡,劉世榮道:「王賢侄,我和張兄商量了,賢侄武功絕世,我們決定在此次俠義大會上,推舉賢侄為盟主,若能成功,則我們四大家也跟著沾光。」

  「不行。」話未落音,顧大娘已出聲反對,道:「他是我們萬家的姑爺,只能替我們萬家出力。」

  「大娘,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劉世榮道:「不說以前我們曾是親家,就現在,小霞鳳嬌,同為王賢姪的妻子,也就是一家人啊。咱們協力同心,一致推舉王賢侄便是,又分什麼彼此?」

  其實一致推舉一靈,這句話才是劉世榮真正要說的。一靈武功驚人固然不假,但萬家五老的實力,放眼武林,只怕要五大派加起來才能夠抗衡,有這股力量輔佐一靈,何事不成。劉世榮兩個都是成了精的人物,這一點怎麼會算不到?四大家空舉著個牌子,沒什麼人物,萬家實力驚人,沒什麼名望,兩者結合,皆大歡喜。劉、張兩個心裡,這正是叮噹響的算盤。聽得顧大娘反對,兩個都在心裡笑:「這女人老糊塗了。」不想他們從根本上打錯了算盤。

  顧大娘扳著臉,道:「什麼錯了對了,不行就是不行,萬家不想他當什麼俠義道的盟主。」

  一靈大喜,舉杯道:「我敬大娘,哎呀。」原來金鳳嬌在下面踩了他一腳。

  劉世榮、張炳南兩個一臉尷尬,對望一眼,張炳南望向五老,道:「五位前輩,這事於雙方都有利嘛,為什麼不可以?」

  五老比顧大娘和氣,趙肅含笑道:「兩位的提議本來很好,只是我們萬家不習慣與人爭強鬥勝,所以不支持我家姑爺競爭盟主。」

  張炳南兩個始終蒙在鼓裡,還想再爭,金鳳姣道:「劉伯伯、張伯伯,這事且先放一放,咱們還是商量一下,是今日啟程還是等到明日?」

  她這麼說,一直提著心的萬小霞頓時籲了口長氣。她是天龍舊屬,金鳳姣卻是俠義道四大家之一金家的女主人。按理說,金鳳姣兩個當然希望一靈做俠義道的盟主,可一靈偏偏也是萬家的姑爺,又算天龍一方的人。金鳳姣兩個若堅持劉、張的提議,萬小霞可就為難了。不想金鳳姣此時競如此大度。

  萬小霞心中感激,從桌低伸出手去,握住了金鳳姣的手,金鳳姣衝她微微一笑。水蓮柔早將萬小霞的神情看在眼裡,這時挾了一筷子菜放在她碗裡,道:「多吃一些。」話聲中滿是憐愛,萬小霞更是感激。

  顧大娘將水蓮柔的舉動看在眼裡,始終扮著的臉這時漾起了笑意,道:「小霞性兒弱,你們要多照顧她一些。」

  「兩位姐姐最疼我了。」萬小霞叫,三女相視一笑。

  這時張炳南道:「江南四大世家,素來同進同退。不過朱家自朱龍侄兒夭亡後,朱家已沒了男丁,剩下的兩姐妹,大姐又進了皇宮,朱家就剩朱萱一個丫頭了。這些年來很少露面。這次劉家有事,朱家離得最近卻連問訊也沒一個,所以我想,就不必等他們了,我們先走。」

  劉世榮嘆了一口氣:「想當年朱老太爺朱心劍一代雄傑,號稱江南第一劍,那是何等的英雄,想不到後人凋零至此。唉,朱家算是完了。」

  金鳳姣聽著,想到自家命運,不免心中酸楚,手到桌子底下,握住了一靈的手。

  一靈理解她這時的心情,湊嘴到她耳邊,道:「我們生十個兒子,前九個都姓金,最後一個才姓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