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沒說完,顧大娘已吼了起來:「什麼?」

  管智明卻道:「這主意不錯,男女幽會,確是不會引起警覺。」

  「不行。」顧大娘怒吼,一指一靈:「你給我出去。」

  管智明看看其餘四老,趙肅道:「看看小霞自己的意思。」

  顧大娘差點吼到他臉上去:「你這是什麼意思?讓小霞去冒險,而且是跟這小無賴去,你們可對得住令主啊。」

  趙肅不理她,道:「一,以王公子武功之強,無所謂冒險;二,王公子也不是無賴;三,我說過,看小霞自己,如果她不願意,我們就另想法子。」

  五老一齊看著萬小霞,顧大娘也氣虎虎的看著她,道:「不要去。」

  萬小霞低著頭,輕輕的道:「為了替哥哥報仇,我去。」隨即抬起頭來看著顧大娘,道:「乳娘,我知道你為擔心,但這主意是王大哥的夫人們出的,她們都不擔心,你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她不看一靈,但話中的幽怨和傷感,一靈如何聽不出來,頓覺大樂,心中叫:「小霞好乖乖,放心,保證不叫你失望就是。」

  五老支持,萬小霞自己也同意,顧大娘一個人反對便起不了作用。商量好細節,一靈告辭。方出門,背後已傳來顧大娘的吼聲:「我不管他是什麼人,小霞若少了一根頭髮,我跟你們拼命。」

  一靈暗笑,他知道,五老之所以支持他,是疑心他與天龍有淵源。可惜,一靈雖已知五老身份也知道自己繼承了天龍的全部衣缽,卻全無半個念頭要挺身而出,將天龍七劍抖出來,領著五老重建天龍教,重霸天下。他只有一個念頭,將萬小霞弄上手,其他一切免談。後來者居上,情魔已穩穩占居上風,陰魔雖成功的激出了天龍隱藏在一靈體內的全部潛能,可惜只白便宜了情魔。

  一靈回房,呆了一個時辰,出房來,直奔萬小霞住的院子。越牆而入,到西窗下,輕彈窗紙。

  屋裡傳出萬小霞顫抖的聲音:「誰?」她當然知道是誰,先前商量好的。但正因為知道是誰,她的聲音才會顫抖,因為害羞,緊張,彷彿是一次真的約會。

  「是我。」一靈掀起窗子,床沿上,萬小霞正絞著手坐著,看見一靈,臉刷的就紅了,低下了頭。

  一靈如一股輕風般飄進房中,天龍縱橫江湖的功夫使出來,當真是隨心所欲。身法裡還加進了情魔的風流,於是更加美妙灑脫。

  萬小霞緊張的站起來,低著頭,臉更紅了。一靈湊過去,細細端詳她羞紅的小臉,輕叫:「小霞。」伸手握住了她一隻纖細白嫩的小手。

  萬小霞全身一震,頭垂得更低。

  「小霞,你真美,美得就象早晨帶著露珠的彩霞一般。」

  萬小霞心中緊張,害羞,但也有幾分幽怨,因為這是在做戲,不是真的,可聽了一靈這一句帖著耳朵的、直泌心脾的讚美,心中的幾分幽怨頓時一跑而光。心房嘭嘭跳著,輕輕的羞聲道:「不。」

  「真的。」一靈帶著點急切的語調道:「小霞,你知不知道,與你幽會的主意其實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其實捉拿兇犯完全用不著掩人耳目這一套,我故意這麼說,就是要找一個接近你的機會。」

  萬小霞飛快的抬起頭來,看一眼一靈,又飛快的垂下頭去,眼光中有驚訝,有羞澀,但更多的是激動和欣喜,顫聲道:「你……你這不是騙了……騙了他們嗎?」

  「為了見你,別說騙他們幾個,便是騙盡天下人,我也將毫不猶豫的去做。」一靈伸出手,托起萬小霞纖巧的下巴,讓四目對視。

  「就算騙局被識穿,被顧大娘一杖打死,我也心甘情願。因為,我喜歡你。」

  一靈的聲音誠懇,眼光熾熱,散發出無窮的愛意。

  萬小霞醉了,她緊緊的看著一靈的眼睛,全然忘了害羞。心在燃燒,而身子,就彷彿在雲裡漂。

  一靈慢慢俯下頭,萬小霞的目光被阻住了,看不到一靈火熱的眼睛,但嘴上卻接到了一靈火熱的唇。

  兩唇甫接,萬小霞腦中一震,心兒便迷糊糊的,飄上了雲端。

  不知過了多久,一靈抬起頭,萬小霞慢慢的張開眼,張開眼的時候,她眼裡滿是彩虹。

  四目對視,嘴唇雖已分開,心兒卻仍在糾纏不休。

  一靈摟著萬小霞的腰,道:「我們出去。」

  萬小霞全不反對,她點點頭,眼光如烈火般纏著一靈的眼光,不肯有一瞬間的分開。

  兩人掠出窗子,翻出院牆,一靈能明顯的感覺出背後顧大娘憤怒的目光,他在心中大叫:「大娘,別恨我,我保證讓小霞快樂一生,享受到別的任何男人都無法給予她的無盡的幸福。」

  出了劉府,一靈站住,將萬小霞摟入懷裡,再次吻上了她的香唇。萬小霞已有了經驗,心中更充滿了愛火,欣然相就,張開口,吐丁香,兩根舌兒抵死纏綿,這一吻,實不知有多久。

  唇兒再次分開的時候,萬小霞的心已完全屬於一靈,再無半分隔閡,喜滋滋的帖在一靈懷裡,嬌聲道:「好大哥,你真好。」

  一靈微笑:「別急,更好的還在後頭呢,現在我們還只兩唇相接,等洞房花燭夜,我們的身體不受衣服的阻隔,完全帖在一起的時候,你才知道那有多美妙呢。」

  萬小霞又害羞,又緊張,又嚮往,只覺身子軟軟的,無力的靠在一靈懷裡,不由輕輕呻吟了一聲。

  「天哪。」聽到這聲呻吟,一靈心中慘叫:「我恨不得現在就剝光你,聽著你痛痛快快的呻吟個夠。但是不行哪。抓不住兇手,首先顧大娘一關不好過,其次兩位好姐姐那一關也不好過。天哪,天哪。」一靈心中慘叫著,摟著萬小霞,猛地發足便奔。

  萬小霞給他摟在懷裡,完全足不點地,眼見著月光下樹木瘋了般倒退,風聲更呼呼的刮得耳朵微微生痛,不由張大了嘴,喜叫道:「大哥,你真了不起。」

  「這算什麼?」一靈叫:「我真正了不起的功夫,你還沒見識呢。」他說的是床上功夫,在情魔眼裡,除了風流手段,床上功夫,其它一切都不算什麼。

  萬小霞不知道,拍手道:「真的?那哪天你露給我看。」

  一靈大樂,道:「好。」

  一靈懷中雖抱著個人,奔行起來仍是雷奔電馳,七、八里地,晃眼就到,大月光下,老遠就看見一座宏偉的道觀,瓦面在月光下反射著青冷的光。

  一靈道:「對你嫂子劉梅用攝魂大法佈下禁制的火雲賊道,就在這觀裡。」

  萬小霞給心上人這麼抱著,全身輕飄飄的,就象泡在蜜裡,腦子差點都不轉了。這時一驚而醒,道:「真的?」

  一靈點頭,帶著萬小霞,一躍上屋,他神功展開,方圓數十丈內,蛇游鼠走,蟲鳴鳥驚,一切動靜,俱收耳底。有沒有伏樁暗哨,更好比太陽底下數西瓜,一清二楚。

  火雲觀並未佈下暗哨,太平日子顯然過得相當舒坦。左側廂房裡有聲響傳出。一靈帶著萬小霞,蝙蝠般悄無聲息滑下,恰到窗前,沾點口水打濕窗紙,打了兩個洞,往裡一看,頓時大感憤怒。

  屋子裡,大床上,一個四十來歲的道士,按著一個年輕女子,正施強暴。那女子衣亂釵橫,拼命抵抗。她越抵抗,那道士似乎越高興,呵呵笑道:「好乖乖,性子可真烈啊,我說,你還是乖乖的跟了我吧。你丈夫給你親手殺死了,而你那小姑子,正領著七狼八虎,坐在你娘家要人呢,除了跟著我,你無處可去了。」

  「你胡說。」那女子憤怒的叫:「我怎麼會殺我的丈夫,你這個妖道,你用妖術把我弄到這裡,等我丈夫趕來,一定將你碎屍萬段。」

  那道士呵呵笑:「笑死我了,我的寶貝,不過也怪你不得,你是中了我的攝魂大法,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啊呀。」原來他得意之中,給她女子一腳踢在肚子上,栽了下來。那女子慌忙爬起,往床裡面躲,可惜床再大也就這麼大,能往哪兒躲。道士一個餓虎撲羊,又將她按住了,劈手就是一個耳光,罵道:「賤人,竟敢打本道爺,看道爺怎麼收拾你。」反掌還要再打,一靈在窗外已怒吼起來:「住手。」

  情魔最愛的是女人,最見不得的是欺負女人。當然,必須是漂亮女人。

  一靈聲未落,萬小霞也尖聲叫了起來:「嫂子。」

  一靈立即知道,這女子就是劉梅,道士則鐵定是火雲道人。腳下一點,連著萬小霞,撞窗而入。

  火雲聞聲住手,方回頭,一靈、萬小霞已站在床前。頓時吃了一驚,叫道:「你們是什麼人?」話未落音,劉梅趁他分神,當胸拼力一推,推得他再一次栽到床下。

  萬小霞叫:「嫂子。」劉梅定睛一看,眼淚頓時奪眶而出,哭叫:「小霞。」

  萬小霞撲上去,姑嫂摟著哭作了一團。

  火雲武功不錯,猝不及防跌下床,一個翻身就想起來。奈何一靈正等著呢,輕輕一指就點了他的穴道,頓時木偶般定住了。他武功雖然不錯,但若說跟身懷天龍絕技的一靈比,那就好比黃豆跟西瓜比,根本不是個兒。

  床上,姑嫂兩個摟著哭了一會,劉梅道:「小霞,雲飛呢,雲飛怎麼沒來?」

  她這麼一問,可憐的萬小霞頓時呆住了,淚眼婆娑的看著劉梅,猛地裡大放悲聲,叫道:「哥哥死了。」

  劉梅魂飛魄散,叫道:「怎麼會,怎麼……怎麼死的?」

  「正象這道士方才說的,你中攝魂大法,親手殺死了哥……」萬小霞哭著叫。

  「啊……」劉梅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仰頭向後一倒,暈了過去。

  「嫂子。」萬小霞驚叫,卻不知如何救治,忙轉頭看一靈,哭道:「大哥。」

  一靈看著這一幕,心頭也覺淒慘,想:「劉梅長相極美,那萬雲飛想來也不差,正所謂郎才女貌,少年夫妻,幾多恩愛,不想遭此打擊,也難怪她傷心腸斷。」走上前,食指在劉梅人中輕輕一點,內力透入,劉梅悠悠醒轉。

  劉梅醒來,倒冷靜了許多。看著萬小霞道:「小霞,你說的都是真的?真是我親手殺死了雲飛?」

  萬小霞哭著點頭,道:「是,但那不怪你,是妖道使妖法害人。」

  劉梅又是一口鮮血噴出,萬小霞大驚,叫道:「嫂子,你別吐了,這麼多的血。」

  劉梅慢慢坐了起來,萬小霞忙扶著她,劉梅盯著火雲,眼光中如若要噴出火來,慘聲道:「賊道,我和你們有什麼冤仇,你們要這等害我,害雲飛。」

  火雲啞穴未受制,能聽能說,卻還不服氣,哼了一聲。

  一靈大怒,正所謂惡從心頭起,怒向膽邊生,心頭驀地湧出無數折磨人的法子,正是陰魔昔年拿手的,一聲冷笑:「王八道士,還敢犟筋,聽沒聽說過『九鬼搜魂』?今天讓你嚐嚐鮮。」中指疾伸,在火雲身上各處連戳九下。

  火雲猛地裡一聲慘叫,竟凌空直跳起來,跌翻在地,然後滿屋亂滾,厲聲哀嚎,頭上黃豆大一粒的汗珠滾滾而出,臉完全扭曲得變了形狀,其痛苦之狀,便好似有人用鉗子在撕他的肉,又好似用鎚子在敲他的骨,更好似用鑽子在戳他的心。

  萬小霞甚至給他的樣子嚇得躲進了劉梅的懷裡。

  火雲的慘嚎驚醒了觀中其餘的人,有人在外面叫:「師父,怎麼了?」

  一靈眼中厲光逼人:「師父,好啊。」倒退飛出,叫道:「你師父發羊癲瘋呢,乖兒子們,都來看看吧。」

  院裡雜七雜八站著十多個道士,一靈劈手亂抓,卻是一抓一個準,順手閉了穴道,丟在院中,從撞開的大門裡,恰好可以看見他們師父的滾動。

  一靈進房,火雲實已痛得不成人形,口中的哀哼:「我說,我說。」也已含糊不清。

  一靈冷笑:「現在肯說了?」伸腳一踢火雲。火雲身子一挺,卻似癱了一般,再也動彈不得,但他知道這樣可不行,勉力爬了起來,卻無力站起,坐在地上,對劉梅道:「我……我說,害你的不是我,是你父親的小妾綠雲,是她對你施了法,佈下了禁制,上個月,我奉命到萬家,發動禁制。我也是身不由已,指揮我的是南京棲霞山火龍觀的火龍道人。目的是引發天龍舊屬與俠義道的爭鬥,同時,我還奉命殺了金家主人金龍瑞。」

  「九鬼搜魂」實將火雲的三魂六魄都已搜了出來,他竟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將所知的一切全說了。

  一靈看著劉梅,道:「劉小姐,其實這完全怪不得你。要怪只怪萬家是天舊屬,萬雲飛偏又是地、人兩壇的少主,是居心叵測的人打主意的對象,直到把你也連累了。」

  萬小霞感激的看一眼一靈,看著劉梅道:「是呀,嫂子,這怪不得你的。」

  「可雲飛到底是我親手殺死的啊。」她仰天悲呼:「雲飛,雲飛,我的夫君,是我親手殺死了你啊。」悲痛之狀,泥人見了也要落淚。

  萬小霞淚水滾滾而下,抱著她身子痛哭:「哥哥。」

  一靈最見不得女人傷心,一腳將火雲踢了個跟頭,道:「都是你這罪魁禍首,回到劉家,看我不把你剁成肉醬。」

  萬小霞仰起淚臉看著劉梅,道:「嫂子,你不要太傷心了,我們回去,把這惡人斬了祭我哥哥的英靈。」

  劉梅略略回過神來,道:「顧大娘他們現在是不是都在我娘家?」

  萬小霞點頭,有些難以出口的道:「是,開始他們都怪著嫂子,所以來嫂子娘家要人,但現在清楚了。我們現在就趕回去,向大家說個清楚。」

  一靈叫道:「好,把這一乾賊道全部帶回去,給他們個報應。」

  劉梅卻坐在那裡不動。萬小霞道:「嫂子,我們回去。你怎麼了?」

  劉梅搖搖頭:「我沒事。我想,我們還是明天再回去吧。」

  萬小霞道:「為什麼?」

  「有些事情我還要想一想。」劉梅的眼睛掠過萬小霞淚水未乾的小臉,看著一靈,道:「這位大哥是?」

  「他是王大哥。」萬小霞搶著答,淚臉上掠過一抹羞紅,道:「他……他……是他發現了真兇,要不我們這個時候還在爭呢。」

  劉梅想問的是,一靈是哪家的人。因為他既不是萬家的人,也不是四大家的人,四大家可沒人姓王,但萬小霞喜中帶羞,只將他當成自己人,劉梅便只有繼續糊塗著,但有兩點劉梅是清楚的。一,這人與她的小姑子關係特殊,二,是他發現並抓住了兇手。

  劉梅起身下床,盈盈拜倒,道:「多謝王大哥發現兇手,替雲飛報了仇。」

  一靈忙伸手相扶,道:「不敢當,劉小姐請起,這是我當作的。」

  萬小霞也來相扶,劉梅起身,對一靈道:「王大哥,仍請你費力,將這夥賊道關起來,明早帶他們回去。」

  「這個不難。」一靈道,卻看一眼萬小霞,道:「只是小霞一夜不歸,顧大娘要著急的。」

  劉梅看著萬小霞:「你們是偷偷跑出來嗎?」

  萬小霞搖頭:「不是,乳娘和趙爺爺他們都知道的,只是……只是……」瞟一眼一靈,臉上三分羞,七分喜。

  劉梅明白了:「原來他們的事,顧大娘並不贊成。」道:「沒關係的。只要打了招呼就沒事。」

  萬小霞點頭,依著劉梅道:「我陪著嫂子,乳娘不會說我的。」

  劉梅搖頭,道:「不,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好好想一想。」

  她語氣甚為堅決,萬小霞不好不聽她的。一靈將火雲提出房,劉梅便關上了門。

  一靈在隔壁找了間房。萬小霞道:「大哥,嫂子到底要想什麼?又不肯回去,又不要我陪。」

  一靈道:「不知道,大概是有關你哥的事吧,沒事的,不要擔心。」

  其實一靈若肯認真想一想,就能猜出其中的蹊蹺。可惜的是,現在他腦子裡,被強烈的要得到萬小霞的念頭塞滿了,再不願轉一轉。

  萬小霞還想再問,一抬頭看見一靈的目光,頓時心中一跳,全身火熱,目光卻再也移不開去。

  一靈俯下唇,萬小霞一聲嚶嚀,仰頭相接。三度接吻,她已是熟極一流,先放一靈進來,吮吸一番,再將自己的小香舌送出去。一番纏繞,血氣加速。

  一靈抬起頭,看著萬小霞的眼睛裡,放射出撼魂動魄的愛的熱火與魔光,輕聲道:「小霞,方才我跟你說,要讓我們的身體在彼此完全沒有阻隔的情況下,緊帖到一起,讓你享受到從所未經的痛快,你還記得嗎?」

  萬小霞點點頭,她的眼裡也飛躍著五彩的霞光。

  一靈跪了下去,萬小霞輕輕叫:「大哥。」一靈看著她,然後眼光向下,掠過她白晰的脖子,微凸的雙峰,然後向下,到腰間,停住,他的手伸出去,解開了衣帶。

  萬小霞明白了,心中掠過一陣從所未經的顫慄,她扶著一靈的肩,挺立著不動。

  長裙落下,外衣脫落,一身素白的內衫緊裹著萬小霞苗條優美的身子。

  一靈扶著她的腰,欣賞了一會。然後伸手,解開她內衣的釦子,衣襟敞開,淡綠的抹胸露了出來,還有一大塊瑩白的肌膚,將內衣從雙肩剝下時,一靈的手撫著了她裸露的肩膀,萬小霞如遭火焚,再立身不住,嚶嚀一聲,倒在了一靈懷裡。

  歡樂如潮,萬小霞銷魂蝕骨的呻吟聲,在靜夜裡傳出老遠。

  兩個人都沒有去想隔壁房裡的劉梅。

  曙光初露的時候,一靈醒了過來,萬小霞纖美的身體,大半還伏在他身上,一靈感覺著她豐乳的擠壓,撫著她柔美滑膩的身子,慾念又起。

  萬小霞也醒了過來,感受著他的愛撫,微微一聲呻吟,突地意識到劉梅就在隔壁,頓時羞叫出聲:「哎呀,昨晚上我們這麼鬧,嫂子一定聽見了,啊,羞死人了。」

  一靈呵呵笑:「那有什麼?你嫂子和你哥親熱的時候,叫得只怕比你還響呢。」猛地一聲叫:「不好。」坐起身來。

  「怎麼?」萬小霞驚問。

  「快穿衣服。」一靈叫。

  萬小霞不知什麼事,趕手趕腳找衣服,偏偏衣服遠在房中,要穿就要光著身子下地,頓時大費躊躇。一靈卻不管她這麼多,將她抱下床放到房中,直叫:「快,快,快。」

  萬小霞沒法子,只得含著羞,趕緊把衣服套上,一靈牽著她就跑。到隔壁,一靈一腳踹開門。萬小霞還在叫:「你怎麼這樣。」一靈卻已是叫苦不迭。萬小霞聞聲看去,頓時一聲痛叫,掙下地,直向床上撲去。

  劉梅躺在床上,胸口插著一柄匕首,齊柄而沒。

  「嫂子啊,嫂子啊。」萬小霞撫屍大哭。一靈猛敲額頭:「都是我,色迷心竅,早應該想得到的。」

  看桌上有一方白布,寫著幾行血書,一靈拿起來看,正是劉梅寫給他和萬小霞的。寫著:「王大哥,小霞:謝謝你們抓住了兇手,請將他押回去千刀萬剮。不論怎麼說,我親手殺死了我的夫君,我還有什麼臉面活在這個世間?雲飛死了,我又還有什麼心情活在這個世間?小霞,我去了,但願來生再為姑嫂。王大哥,善待小霞,她真的是一個好姑娘,祝福你們。」

  一靈拉萬小霞起來,給她看劉梅的遺書,萬小霞看了,更是放聲痛哭。一靈也陪著灑了一把情魔淚,心中怒火沖天,怒叫:「賊道,不將你千刀萬剮,對不住劉家小姐。」衝到殿中,將一夥道士每人踹一腳出氣。然後卸下門板,叫兩人抬了劉梅屍體,火雲老道夾在中間,一起回劉家。其他道士則是一掌一個,全部打死。

  萬小霞本來心善,但哥嫂的死,都是這夥道士害的,也就不阻攔一靈。

  一靈昔日惡鬥兩會,雖然殺人過萬,卻未親手殺死一人。每次獲勝後,看著累累屍體,心中總覺過意不去。但現在卻不同了,心中多了陰魔。陰魔視人命如草介,甚至殺死還不夠解氣,還要想著法子折磨人。因此今日的一靈,極易動怒,怒起來絕不留情。

  但要注意一點,他動怒,都是為了女人。其他的事情,要他動怒,施展天龍陰魔的神功魔技,難!

  回到劉府,顧大娘正急得團團亂轉,看見萬小霞,又驚又喜,急拉著她道:「沒事吧,小霞,他沒欺負你吧?」

  萬小霞撲到她懷裡,放聲痛哭,道:「嫂子死了。」顧大娘開始以為她是受了欺負哭了,著實嚇了一個魂飛膽裂,聽說是劉梅死了,倒愣了一下,道:「是劉梅那賤人?死了好,該死。」

  「不是。」萬小霞:「我嫂子是無孽的,她是中了攝魂大法。害人的是這個賊道。」她指著火雲。

  這時劉府中人聽得劉梅死訊,婦孺老幼都趕了出來,哭聲震天。聽萬小霞說害人的是火雲,以為劉梅也是他害死的,有幾個性烈的便撲上去,按著火雲又踢又打,打得火雲老道鬼叫連天。

  一靈道:「大家不要鬧,聽我說。」

  他武功奇高,眾人早已欽服,此次逮回真兇,更是人人感激,聞聲一齊住口。

  一靈道:「事情是這麼一回事。萬家是一個武術大世家,擁有驚人的實力,有人便打上了萬家的主意,想讓萬家與俠義道發生爭鬥,他們好從中得利,於是就用攝魂大法給劉梅佈下禁制,讓她親手殺死自己的丈夫。然後,萬家為萬雲飛報仇,俠義道替劉家助拳,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金龍瑞大哥的死,也是設此毒計的人恨萬家與俠義道還未打起來,故意栽臟嫁禍。」

  「好惡毒。」眾人齊叫。金鳳嬌哭金龍瑞:「哥哥,你死得好慘。」

  一靈道:「給劉梅佈下禁制的,是劉老爺的姬妾綠雲,指使綠雲的,是這火雲賊道,同時殺死金龍瑞大哥的也是他。至於指使火雲賊道的,是棲霞山火龍觀的火龍賊道。」

  「是綠雲。」劉世榮叫了起來:「不可能吧。」

  一靈微笑:「我有證據。」驀地裡仰天高叫:「綠雲。」聲音怪異,叫人聞之心血下沉。

  稍傾,一條身影急奔而出,面色焦急,看到一靈,才神色一緩,眼光直直的看著一靈,再不肯移開。正是綠雲。

  劉世榮看著綠雲,喝道:「賤人,真是你佈下禁制害了小梅?」

  綠雲卻不理他,恍似根本沒聽到他的話,只看著一靈。

  一靈道:「回答他的問題,將你的來歷,所作所為全部說一遍。」

  綠雲應了聲「是」,將如何受命投身劉府,如何給劉梅下禁制,全都說了。當說到指使她的人時,她指著火雲老道,道:「是他。」

  一靈看著火雲老道:「把你知道的都說一遍吧,尤其怎麼害死金龍瑞要說清楚。說不清楚,哼哼。」

  火雲全身一顫,眼光中露出極度的恐懼之色。他恐懼的,不僅僅是一靈的「九鬼搜魂」,還有一靈竟能控制綠雲,實是匪夷所思。不敢有半分遲疑,將所知一切,竹筒倒豆子般,全倒了出來。

  金鳳嬌聽完火雲殺害金龍瑞的詳情,怒火激發,拔出劍猛衝上去,一劍將火雲老道刺了個透心涼。仰天悲呼:「哥哥,我給你報仇了。」

  火雲早知必死,這麼挨一劍,也落得個痛快,面上反去了驚懼之色,轉眼望向一靈,道:「你……你到底是誰,怎麼……怎麼也會攝魂大法?」

  一靈大笑:「老子是萬魔之王,告訴你,你後頭那群小丑,若不早早自殺,等老子找上門去,擔保他們哭都找不著地方。」

  「萬魔之王……萬魔之王……」念到第二句,火雲一跤栽倒。

  這面,劉世榮伸手去抓綠雲,綠云隨身一閃,眼中兇光暴射,中了攝魂大法的人都是如此,除了施法的主人,對其他人都有一種本能的防範。

  劉世榮大怒:「賤人,還敢反抗。」提掌便劈,綠雲再次閃開,反掌相迎,武功竟頗為了得。

  一靈對女人總有幾分側忍之心,不管善惡,這時道:「劉大俠,綠雲其實也是受了別人支使。」

  劉世榮怒道:「她雖受人支使,但她是這賊道一夥,是清醒著的,是她給小梅施了禁制,害了小梅,也害了雲飛,間接又害了金龍瑞,未必,還能饒了他不成。」

  一靈看見金鳳嬌幾個的眼光都惱怒的射過來,嘆了口氣,道:「好吧,你等一等。」對綠雲道:「醒來吧。」

  綠雲一震,發直的眼光慢慢收回,恢復清明,看見滿屋子的人,先是一驚,隨即看見地下火雲的屍體,頓時一震,臉上露出恐怖之色,掃視滿廳怒火熊熊的眼睛,最後停在一靈臉上,道:「我和你無怨無仇,你為什麼要壞我的事?」

  說完,一聲哀叫,一掌打在自己天靈蓋上,頓時腦漿迸裂而死。綠雲已死,剩下的便只有火龍道人,但等一靈等趕到棲霞觀時,火龍道人早已溜了,眾人氣得牙癢癢的,戴海生叫道:「這賊道跑不了,敢害我家少主,找到天盡頭也要搜他出來。」劉世榮卻一臉憂鬱道:「這賊道蓄意挑起你們和俠義道的仇恨,來頭只怕不簡單,若不能查出幕後指使他的人,我擔心他們還有什麼毒計使出來。」張炳南點頭稱是,趙肅五個也是一臉憂色。

  一靈卻根本沒往耳朵裡聽,一門心思,全在三女身上。

  葬了金龍瑞,剛過頭七,忽接到洛陽大俠方劍詩帖子,請江南四大家主人去喝他六十大壽的壽酒,同時推舉明年二月初二俠義道主盟之人。

  得到帖子,劉世榮、張炳南兩個都十分高興,劉世榮道:「四十年前,大愚羅漢大顯神威,力拼天龍、靈鳳,使天龍解散天龍教,靈鳳縮回靈鷲宮,我俠義道威風大長,武林更安閒了四十年。眨眼間四十年過去,又逢盛會,想起來直叫人氣血沸騰,好不興奮。」

  張炳南也道:「是呀,四十年前那場大賭,猶在眼前,那一回,眼見天下盡歸天龍之手,大愚羅漢以絕大智慧,蓋世神功,終於逼和天龍,靈鳳。嗨,天龍靈鳳,絕世之英雄,想當年泰山頂上,三人翻翻滾滾,苦鬥七晝夜,那種神功,那種威風,當真可讓天地變色。」

  兩人豪性飛揚,聽得金鳳嬌、水蓮柔兩女眉飛色舞。金鳳嬌道:「兩位伯伯當年莫非在泰山封禪頂上,親眼目睹過大愚羅漢及天龍、靈鳳的雄姿?」

  劉世榮、張炳南一齊點頭。兩人對望一眼,張炳南道:「生而有幸,我們都是世家子弟,這種千古難得一回的大鬥,凡是武林中人,誰不想親眼目睹,當時泰安城裡,幾乎給蜂擁而至的武林人擠滿了,但能上得泰山封禪頂的,卻並不多,都是黑白兩道有名望的宗主大俠或一方豪霸,帶著各自的門人弟子。其餘人只能呆在山下,我和劉兄,便都是跟著父親上的山。」

  金鳳嬌神往道:「真好福氣,我若早生幾十年,也一定上山親眼看這一場龍爭虎鬥。我也有資格的是不是?」

  劉、張兩個都笑了起來。劉世榮道:「不能目睹那場大鬥確是練武人的遺憾,不過姪女不必抱憾,這次趕上了啊。」

  「這次怎及得上次?大愚羅漢圓寂了,天龍、靈鳳也是久無消息,只怕也早死了。又到哪裡去覽當時那豐神絕世的英雄?」金鳳嬌神消氣沮。

  「不然。」劉世榮、張炳南一齊搖頭。劉世榮道:「大愚羅漢四十年前,已有百歲高齡,五年前圓寂,也就是一百三十五歲,象內功到了他們那種層次的人,壽命幾乎也相差無幾。當年決鬥時,天龍不過六十八歲,靈鳳更年輕,不到六十歲,到明年二月初二,四十年期滿,剛好百歲多一點點,若以大愚羅漢的壽限類推,他們還有三四十年好活,此次大鬥,比上次只會更精彩。」

  水蓮柔擔心起來,道:「啊呀,天龍靈風都在,大愚卻圓寂了,俠義道豈非要大落下風?」

  金鳳嬌也擔心的道:「是啊,這可怎麼是好。」

  劉世榮、張炳南卻是了無憂色,劉世榮道:「姪女擔心得有理,不過依我想,我俠義道為武林正統,名門俊逸,代有英才,尤其為首的五大門派,更是每一代都要出幾個了不起的人物。四十年過去,難道就沒有幾個絕世的英雄產生?況且又是知道四十年後還有一場大鬥的,五大派就不培養幾個了不起的人物出來?不可能吧。另外,以大愚羅漢的絕世智慧,想必也會慮及到這一點,而留有後手吧。」

  張炳南道:「俠義道這次籍方劍詩六十大壽推舉主盟之人,只怕正是五大派商量好了的,兩位姪女屆時只管看著,一定會有絕世的英雄出世。」

  「況且,就我們四大家也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啊。」劉世榮突然語出驚人。張炳南看他一眼,隨即明白了,笑嘻嘻的看著始終漫不經心的一靈,道:「王賢姪身懷絕世之技,一劍退五老,這種武功,當世可找不出幾個。」

  「我?」一靈嚇了一大跳。

  「是。」劉世榮笑嘻嘻接口道:「而王賢侄是鳳嬌姪女的未婚夫婿,當然可以算我們四大家的人。四大家完全可以推舉他競爭俠義道盟主之位。」

  一靈雙手連搖:「這個不行。」

  「為什麼?」劉世榮、張炳南齊問。

  「這個……」一靈傻了眼。

  劉世英傑、張炳南又如何會知道,天龍也已圓寂,而面前的一靈,正是天龍的唯一傳人,他又怎麼好替俠義道去出頭。

  「我……我只對女人有興趣,對當盟主毫無興趣。」一靈惶急之下,衝口而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