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便在這時,場中突然現出了五個青衫高年老者,個個鬚髮如銀,卻又個個滿臉紅光。少看也有八、九十歲,多看百把歲也不算多。

  五個人圍著一靈顧大娘兩個,一靈進,顧大娘退,兩個繞著萬小霞轉圈子,而他們五個人圍在一靈兩個外圍,便也圍著萬小霞轉圈子。

  這情形挺滑稽,但關心的人就不同了。萬小霞先是籲了一口氣,後來又緊張起來。不用說,現在是為一靈擔心了。

  場外,金鳳嬌兩女,及劉、張兩家人更不要說,都在猜這五人的來厲,都為一靈憂心,稍有眼光的人都看得出,這五個人實是非同小可。

  只有一靈不擔心,賊兮兮的眼光始終不瞄面前顧大娘的老臉,而是去看萬小霞秀美的小臉和她挺秀的胸脯,心中在想:「她的Rx房沒有蓮姐鳳姐的大,但只要有雨露澆灌,立即就會大秀於庭。」

  他不是沒看見四圍的五老,他是不知道害怕,古話說色膽包天,用在他身上恰好。

  五老中的一個突然叫:「住手。」

  這時顧大娘已圍著萬小霞退了好幾個圈子,一張老臉漲得通紅,鼻孔裡扯風箱似的呼呼喘著氣,以她功力,這當然不是累的,而是氣的。

  一靈倒也不想逼她太狠了,笑道:「住手就住手。」收了劍。

  顧大娘脫出劍圈,雖然滿眼怒火,卻不敢再攻上來,這強硬的老太太竟被一靈這招無術可防的「回頭是岸」打掉了大半傲氣。

  五老中的一個道:「大娘請退。」

  顧大娘退出圈子,到萬小霞身旁,萬小霞見她一臉老汗,掏出小花手絹兒給她擦汗,顧大娘一偏頭,瞪她一眼,尤自怒氣未平,萬小霞的眼圈頓時又紅了。

  金鳳嬌、水蓮柔兩個見五個老者尤其圍著一靈,擔心起來,金鳳嬌叫:「一靈,你先回來。」

  一靈應了一聲:「好。」剛舉步,五老中的一個突然道:「小哥,請留步。」

  「怎麼?」一靈問。

  開口的是一個大頭瘦身的老者,雙目精光光熠熠,直盯著一靈,道:「請問小哥,方才為何手下留情,劍招只使到一半即便收回?」

  一靈奇了起來:「手下留情?沒有啊。」偷眼見金鳳嬌正尖起耳朵聽著,便大聲道:「我可是盡了全力了,難道你老以為我只使了一半功夫就可以打敗顧大娘嗎?」

  顧大娘聞言大怒:「誰說我敗了,來來來,再拼三百招試試。」萬小霞牽了顧大娘袖子,柔聲求道:「大娘,聽趙大爺說嘛。」

  顧大娘哼了一聲,一甩袖子,不理她,但也不再開口,顯然對這五個老者十分尊重。

  大頭老者與旁邊老者對視一眼,道:「請問小哥用的是什麼劍法?劍招何名?」

  「慢。」旁邊一個老者突然插口,對一靈道:「小哥,可以移駕到一邊談談嗎?」

  「一靈,別去。」金鳳嬌叫,一臉擔心的走過來,水蓮柔及劉世榮、張炳南三個緊緊跟著。

  顧大娘驀地跨步前一步,拐杖一橫,喝道:「退回去,找死麼?」

  她不說還好,這一攔一叫,這面更加緊張。張炳南與劉世榮使個眼色。驀地裡左右撲出,繞過顧大娘,撲向五老中的兩個,同時對一靈叫:「衝出來。」

  一靈沒動,奇怪的是顧大娘也沒動,她一個人固然攔不住兩個,攔一個是絕沒問題的,她偏一個也不攔。

  便在這時,五個老者中的兩個回過身來,看著撲近的劉、張兩個,一個大袖一拂,一股狂風起處,張炳南撲到丈許外的身子忽如巨風中的柳絮,倏地倒飛。另一個則是慢悠悠的跨出一步,看在眼裡,這一步確實是慢悠悠的,但不知如何,卻一下子到了劉世榮面前,兩個差點鼻子撞到了鼻子。劉世榮猝不及防,劍給撇在外門,胸腹洞開,頓時心臟狂跳,明擺著,老者只要一伸手,他死無葬身之地。

  那老者卻並未出手,只是淡淡的看著劉世榮,道:「退回去。」

  劉世榮漲紅了臉,澀澀退回。

  兩老者小試身手,大顯奇功,聲名赫赫的四大世家的主人,竟都是一招敗退。五老者武功之高,簡直匪夷所思。劉、張兩個臉如死灰,金、水兩女花容變色。心中均是又驚又疑:「哪來的這種絕頂高手,而且一出就是五個,怎麼以前從未聽說過。」

  一靈也有點吃驚,心想:「這老傢伙的袖風與李青龍的劈空掌力也差不多了,但象李青龍這種角色,武林中可不多見,這裡竟一下子出現了五個,這萬小霞到底是什麼來歷?」

  兩老者轉身,又形成五人合圍之勢,仍是先前那老者道:「小哥,請移駕一談。」語氣重了許多。

  「一靈,別跟他們去。」兩女幾乎齊聲呼叫,都是一臉的擔憂。而一靈如何忍心叫她兩個擔憂,哈哈一笑,手中劍舞「回頭是岸」。腳步圈轉,劍點密雨般四下灑出。

  五老者武功雖強,卻也無人破得了「回頭是岸」,頓時一齊退後,間隙拉開,一靈身子一晃,到了金鳳嬌、水蓮柔兩女中間,摟了兩女,去臉上各親一口,傲然道:「我若不去呢?」

  五老者武功之高,簡直駭人聽聞,無論是金、水兩女還是劉、張兩個或兩家其他人等,無不心中發緊,均想今日要栽個大跟斗。不想一靈緊隨打敗那不可一世的顧大娘之後,再一次大顯神威,一劍退五老,從容自若衝出包圍圈。眾人於膛目結舌之中,均各喜上眉梢。

  金鳳嬌兩女給一靈當眾一吻,齊齊紅臉,卻都是昂著頭,一臉的驕傲喜悅,她們早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個了不起的人物,究竟只是猜測,今日親眼見到,那份喜悅,當真難以形容。

  金鳳嬌喜滋滋的道:「就是,不去又怎麼樣?」

  誰知一靈卻又笑嘻嘻的道:「人當尊老敬賢,五位老人家的年齡加起來,比我爺爺的爺爺的年齡只怕還要大些,既要我移一步說話,我如何可不聽。」竟重又走回五老身邊,道:「請!」

  這番舉動,叫所有人都哭笑不得,但金鳳嬌這面,至少已放了心。

  五老神色凝重,一齊拱手,道:「請。」

  水蓮柔叫:「一靈,不要走遠了。」

  一靈回身點頭:「好的。」走出數十步,果然停步。五老者開始問話,一靈始終笑嘻嘻地,要正經不正經,金鳳嬌等聽不到他們說什麼,只是伸長脖子看著。

  顧大娘突然一臉肅然的對金鳳嬌道:「他是你什麼人。」

  金鳳嬌橫她一眼,一昂頭,傲然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婿,怎麼?」

  顧大娘一撇嘴,「哼」了一聲,道:「我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斜一眼萬小霞,萬小霞早已黯然垂頭。

  金鳳嬌聽顧大娘罵一靈,大怒,叫道:「你才是個老東西呢。」水蓮柔忙拉她手,兩個一齊看著一靈。

  這面,一靈停下,五個老者也就住腳,那大頭老者道:「我來介紹,我姓趙,趙肅。」逐一指著身旁四老,道:「劉沖,肖春陽,管智明,戴海生。」

  一靈一一拱手,笑嘻嘻道:「久仰,小子王一靈。」

  當趙肅介紹名字時,其餘四老一齊凝神看著一靈,見一靈一臉漫不在乎,眼中都流露出失望之色。

  戴海生突然道:「請問小哥,你在哪裡久仰我們?」他是五老中個子最矮的,說話聲音卻最高,嗓子裡總有一股火藥味。

  一靈笑嘻嘻:「是在戲台上,上月在南京城裡,我帶兩位夫人逛廟會,有一本戲,上面幾位老神仙,和諸位老人家一模一樣,都是白鬍子白頭髮,卻又紅光滿面的。」

  「你。」戴海生牛眼一瞪,隨即一甩袖子:「胡扯。」

  一靈嘻嘻笑,心想:「誰知你是哪隻罈子裡的老烏龜,你要跟我將,我就將死你。」

  劉沖卻是呵呵而笑,他名字有個衝字,為人卻一點也不衝,胖乎乎的臉總是笑瞇瞇,和廟裡的彌勒佛差不多。一靈對他最有好感,一靈最沒好感的,一個是戴海生,另一個是管智明,管智明高而瘦,臉上皮包骨,卻還總是扳著,一付杞人憂天的樣子。一靈這樣的樂天派與他自然合不來。

  管智明肅然道:「請問小哥,方才小哥所用劍術是何名字?」這問題先前趙肅問時,他開口阻止,這時自己倒問了出來。一靈本想刁難他一下,恰看見水蓮柔兩女伸長了脖子在向這邊望,頓時煩了起來,道:「回頭是岸,問完了沒有。」

  「回頭是岸?」五老齊聲發問,一靈倒給他們嚇了一跳:「是啊,怎麼,錯了嗎?」

  五老互相對視,均是一臉迷惘之色。

  管智明突地拱手作揖,道:「多謝小哥劍下留情,饒了我們五個老命。」

  他這一招莫名其妙,一靈又好氣又好笑,懶得伸手相扶,冷笑道:「你這位老人家,怎麼隨便給人作揖,跟你說,我劍下根本沒什麼留不留情,取你幾個的老命,我一沒興趣,二也真沒這個能耐。」

  管智明搖頭:「不然,小哥這一招龍抬頭若使全了,我們五個哪還有老命。」

  一靈真有點氣急上火了,叫道:「你這老人家,我早說過了,我這一招叫『回頭是岸』,不叫什麼『龍抬頭』。我已盡了全力了,你未必硬要我領你個大人情不成?」

  他一臉氣急敗壞,管智明頓時愣了,看看趙肅四個,喃喃道:「難道我們真看走了眼?」

  趙肅四個也是一臉茫然。

  管智明始終不甘心,道:「請問小哥,你這劍術總共幾招。」

  「兩招。」

  「兩招?」五老又是一齊出聲,管智明還不相信,盯上一句:「真的只有兩招?」

  一靈懶得理他,從他頸後看過去,明裡似乎看金鳳嬌兩個,其實眼光大半在萬小霞身上。心中色心生出,眼光裡竟將三女都剝光了衣服,細細比較,不由呼吸加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