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三個乘船直奔劉家。

  到劉家門前,但見數十人在吵吵嚷嚷。一方是兩個女子,另一方則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多達數十人,最前面的是兩個氣度雍容的老者,其中一個一瞥眼間看到金鳳嬌,慌忙迎了過來,正是劉家主人劉世榮。老遠就叫:「鳳嬌姪女,是我害了龍瑞啊……」

  金鳳嬌淚如泉湧,但她到底是大家之女,心中雖悲痛,禮數不失,衽襝為禮。劉世榮慌忙扶起,垂淚叫道:「好姪女……」另一位老者也趕了過來,金鳳嬌再行禮:「張伯伯。」原來這老者是張劍的父親,張家主人張炳南。張炳南也忙伸手相扶,道:「姪女節哀。」

  金鳳嬌淚眼一看與劉家對峙的兩個女子,指著那年老執龍頭拐的女子道:「害我哥哥的,是不是她。」

  劉、張兩老一齊點頭:「正是她的嫌疑最大。」

  「為什麼不拿下她給我哥哥報仇?」金鳳嬌悲叫。

  劉、張兩個臉色齊顯尷尬,對望一眼,作聲不得。原來那兩個女子武功之高,出人意料之外。劉、張兩家合力,竟也奈何不了她們。

  但金鳳嬌沒去看他兩個臉色,噴火的眼睛只盯著那女人,猛地一聲厲叫,拔劍直衝過去。

  劉世榮、張炳南兩個沒想到她如此性烈,齊叫:「小心。」阻攔不及,只得一齊拔劍衝上。

  金鳳嬌衝到那老女人面前,和身一劍刺出,那老女人一聲冷笑,龍頭拐一橫,拐劍相交,金鳳嬌只覺一股大力透身傳到,劍脫手飛出,身子也踉蹌後退。

  劉世榮、張炳南大驚,怕那老女人跟蹤追擊,齊齊攻上,那老女人身後的年輕女子這時卻閃身而出,仗劍攔住劉、張兩個。劍法辛辣奇幻,一出手就逼得劉世榮兩個迴劍自保,竟是無暇幫得金鳳嬌。

  幸虧老女人並未跟上追殺,劉、張兩個擋了數劍,抽劍回身,到金鳳嬌面前,齊道:「沒事吧?」

  金鳳嬌搖搖頭:「沒事。」

  劉世榮一臉尷尬,道:「鳳嬌姪女,這兩個鬼女人武功太高,我們得慢慢商議。」

  這時一靈、水蓮柔兩個也趕了上來。金鳳嬌猛地拿過水蓮柔手裡的劍,塞給一靈,叫道:「一靈,給我拿下這兩個女人,祭我哥哥的英靈。」

  對一靈這生臉的年輕人,劉世榮、張炳南兩個都沒怎麼注意,當然,無名小子,誰注意得了這麼多。聽金鳳嬌如此口氣,頓時齊吃一驚,一齊看向一靈。

  那老女人哈哈一笑,喝道:「好大的口氣,想來你就是那死鬼金龍瑞的妹妹金鳳嬌了,告訴你,你哥哥不是我殺的,但你若硬要記到我帳上,那就算我殺的好了,顧大娘一生殺人無數,多個把冤鬼不在話下。」

  那年輕女子插口道:「大娘說什麼話了?不是你殺的就不是你殺的,怎麼可以算是你殺的呢?」

  顧大娘呵呵大笑,道:「小意思。」驀地老眼一瞪一靈,吼道:「臭小子,賊忒兮兮的看什麼?」

  原來一靈上來,眼光就始終在那年輕女子身上臉上溜來溜去,一臉心醉神迷,別人沒注意,顧大娘卻看到了。

  她一吼,那年輕女子一張俏臉頓時紅了,瞟一眼一靈,正與一靈目光碰個正著,俏臉登時更象著了火,紅霞遍布。

  一靈給顧大娘一吼,也吃了一驚,他吃驚不是怕顧大娘,是怕金鳳嬌。金龍瑞給害死了,他不替大舅子報仇,反而色迷迷的去看仇人,這叫金鳳嬌怎麼想。忙轉眼正視著顧大娘,口中打個哈哈,跨步而出。心中卻在想:「這小美人可真美,尤其含羞帶笑的樣兒,可真是迷死人了。」

  一靈看著顧大娘,笑道:「顧大娘,你說金龍瑞不是你殺的,可沒人信呢。」

  顧大娘哼了一聲:「早說了,不信,就算顧大娘殺的好了。」

  那年輕女子急了,頓足道:「大娘。」瞟一眼一靈,想說什麼,卻又不好意思開口。

  一靈千靈百竅,這種與小美人搭腔的機會,他如何不抓住,道:「姑娘是不是想說,金龍瑞真不是顧大娘殺的,請我相信?」

  那年輕女子想不到一靈會替自己說話,忙抬起眼,感激的道:「是。」

  一靈一點頭:「我信。」

  那女子大喜,眼中露出小女孩兒般歡呼雀躍的表情,叫道:「謝謝你。」幾乎同時,顧大娘與金鳳嬌齊叫出聲,一個吼:「不要他信。」另一個則叫:「一靈。」

  顧大娘是因年輕女子對一靈生出好感感到惱火,金鳳嬌則是對一靈如此好色忘義心中悲憤,她哪裡知道,情魔漫天撒網,是真正的見一個愛一個,只要是美女。

  那年輕女子回頭看顧大娘,叫:「大娘。」

  顧大娘道:「小霞,不要聽這小無賴鬼扯。」跨上一步,拐杖一橫,怒喝道:「小無賴,一句話吧,交不交出劉梅那賤人?」

  她暴叫如雷,一靈卻全沒聽在耳中,心中只在想:「小霞,萬雲飛的妹妹,那是萬小霞了,好名字,美。」

  顧大娘見他不理睬,更怒,吼道:「小無賴,你聾了?」

  一靈嘻嘻一笑,道:「顧大娘,別那麼兇,告訴你,一,劉梅沒回劉府,二,我不叫小無賴,我叫王一靈。」說著,向萬小霞一瞟,實際就是對萬小霞說,他叫王一靈。

  這一眼打明了是眉目傳情,仗著背對著金鳳嬌兩女,他也不怕。可惜顧大娘不解風情,偏又看得清楚,一聲怒吼,一杖便劈了過來。

  一靈挺劍相格,驀地裡一個踉蹌。

  顧大娘龍頭拐杖沉力猛,著實了得,但若說一拐便能劈得一靈蹌蹌歪歪,那是絕無可能。當日他曾在李青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中苦撐不倒,顧大娘雖強,較李青龍還要差一分半分。

  一靈如此,是做給萬小霞看的。

  果然,萬小霞一聲急叫,上來扯著了顧大娘袖子。

  一靈大是得意,顧大娘怒沖斗霄,猛盯著萬小霞叫:「放手。」

  她是萬小霞的乳娘,打小便心肝寶貝似的呵護著萬小霞,從未對她這麼疾言厲色過,萬小霞眼淚登時奪眶而出,哀叫:「乳娘。」

  她哭,顧大娘更惱火。她本來是不忍呵責萬小霞的,呵責她,是因為她太不象話,不計兄仇,竟然為仇人求情,但即便如此,呵責她仍然叫她痛心。而萬小霞現在的淚,則更叫她痛心,心越痛,就越惱火,自己的痛心和萬小霞的傷心,都是眼前這小無賴引起的。火冒八千丈,衣袖一振,甩脫了萬小霞,盡全身力氣,一拐砸下。

  風聲虎虎,驚心動魄。口中怒叫:「我砸死你。」

  萬小霞花容變色,哀叫:「乳娘。」

  一靈要贏美人關心,可不想要美人傷心,更何況後面兩位美姐姐也是齊聲驚呼「小心」。擔心之甚,他又如何忍心,哈哈一笑,叫道:「不見得吧。」猛地招演「回頭是岸」。劍光點點,飛灑而出,卻是後發而先至。

  顧大娘拐到中途,驀地裡眼前劍光晃動,似乎有千百支劍,同時點到了自己頭臉胸腹咽喉,眼見是無賴未死,自己先亡,大吃一驚,硬生生收住拐勢,舞一個棍花,先護住自己再說。「回頭是岸」是天龍四十年潛修苦心所創,是要在明年天龍大會上一挫靈風的絕學,當日的李青龍破不了接不下,今日顧大娘也是一樣。

  顧大娘如此恨不得天也砸破地也打穿的一拐就此收場,直叫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睛,不說金鳳嬌兩女吧,就是萬小霞,臉上也有三分喜意。她臉上淚水還未乾,淚糊糊的,真是又可憐,又可愛。

  此時的一靈是天下第一憐香惜玉之人,瞟一眼,頓時心頭大痛,柔情暗生,暗罵:「好個臭老婆子,逗得我的小美人傷心,看我收拾你。」再演「回頭是岸」,且又加了一分勁。

  顧大娘拐舞飛花,本來守得水洩不通,突然間卻又見無數劍點破開棍網,攻到喉間,這一驚當真驚到崩牙,無可抵擋,只得退了一步。

  她是人老薑辣,給後生小子逼退,無論如何都是不服氣的,始退一步,立即反攻,一拐狂砸,可惜又是老戲新演,拐到中途,一靈劍點已近身前,只得再退,這次一靈出火了,叫:「臭老婆子,竟敢不服氣?」一劍接一劍,「回頭是岸」連綿使出,顧大娘頓時再無一絲喘息之機,一退,再退,給一靈逼得圍著萬小霞轉起了圈子。

  這一手真的驚呆了所有的人,尤其是劉世榮、張炳南這兩位武林世家的主人。顧大娘拐力之猛,招數之強,幾天裡他兩個大有領教,實不是對手,誰知竟叫一靈這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逼得沒有還手之力,這也太叫人難以相信了。

  萬小霞轉而為顧大娘擔心起來,然而想提劍上前幫忙,偏偏一靈卻笑咪咪的看著她。他竟如此的好整似暇。不知是這種驚人的實力還是他迷人的魅力,總之萬小霞心發跳,手發軟,就是出不了劍幫顧大娘。

  另一面金鳳嬌高興了,叫:「一靈,殺死這老婆子,給我哥哥報仇。」她叫得得意洋洋,但現在她輕狂,沒人敢怪眼看她,事實擺著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