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水蓮柔身子一陣劇烈的顫抖,猛地抬起頭,直視著一靈的美眸裡,珠淚滾滾而出。

  「莫哭,莫哭。」一靈輕輕的替她擦去淚水:「莫說你還沒嫁,就算已經嫁了,我們也可以相愛。」

  「不。」水蓮柔一仰頭,躲開他的手:「我已經訂親了。」她聲音哽咽:「我絕不是個水性揚花的女子。」

  「你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子,但你絕對是個無情無義的女子。」

  水蓮柔愕然抬頭。

  一靈狠狠的看著她:「你知道不知道,自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愛上了你,你溫柔善良的目光,就象冬天的太陽,一下子就照亮了我的心。而我也知道,你也愛我,但你現在卻不肯接受我的愛,也放棄了你自己的愛,要去嫁給你不愛的人。你問問自己,你是不是無情,對我無情,對自己更無情。而不愛而嫁,便是無義,我沒說錯,你就是個無情無義的人。」

  「不,你不能這麼說我。」水蓮柔雙手捂臉,哭了起來,被子滑落,裸露的雙肩隨著抽泣而不住的抖動。

  「人言可畏啊,若是我和你……,別人會怎麼說?」她哭叫。

  一靈幾乎要仰天長笑,他猛地拉下水蓮柔的手,托起她柔美的下巴,低吼道:「看著我的眼睛。」

  他的眼睛熾熱明亮如當頂的紅日,而他整個人所發出的強烈的氣勢,更如夏日的炎陽,無所畏懼,無可阻擋。

  「你愛我,我也愛你,只要我們相愛,天塌下來也不可怕,何況是人言。」他低沉的聲音如此有力,竟恍似雄獅在怒吼。

  這正是天龍當年雄視天下的語氣。

  這一瞬間,水蓮柔完全被征服了,再不顧一切,投身到他懷裡,兩個身子摟著,兩張嘴兒緊緊的纏到了一起。

  平時感情含蓄不露的人,一旦動情,便會勢如烈火,不可收拾。水蓮柔正是如此,她的吻是如此之熱烈,抱得一靈是如此之緊,較之金鳳嬌,至少要強了一倍還不止。她的熱烈激起了一靈更大的激情,他的身子開始燃燒起來,幾乎是粗暴的撕掉了水蓮柔的胸圍子,火熱的吻雨點般落在她雪浪般的雙乳上。邊吻,邊揉搓,帶著魔功的指掌挾著天龍征服一切的氣勢橫掃水蓮柔的肉體。

  水蓮柔的身子幾乎要炸開了,每一塊肌肉都做著最劇烈的回應。

  她劇烈的呻吟起來。

  她本是個端莊的女孩子,這樣的呻吟,在平時,她是想也不敢想,但這時她卻什麼也不顧了,事實上,她已什麼都不知道。

  她的呻吟正是對一靈最大的獎勵,一靈把握形勢,展開手段,瘋狂施愛,直將水蓮柔送上九天雲霄。

  高xdx潮過去,兩個雲收雨散,正覺心曠神怡,邊上忽然傳來輕輕的擊掌聲,兩個一驚,側頭看去,只見金鳳嬌不知何時已回來了,正坐在那兒鼓掌呢。

  「真精彩,怎麼這麼快就收了?再來啊。」她說。

  「啊。」水蓮柔一聲羞叫,捂住了臉。

  「別害羞。」金鳳嬌笑:「不過我的好嫂子,你要偷情,可也避避你的小姑子啊。」

  「啊。」水蓮柔又是一聲叫,猛地一伸手,拔出了枕邊的劍,就要自刎。

  一靈夾手奪過,叫道:「你幹什麼?」

  水蓮柔捂著臉哭道:「我沒臉活了,你讓我死。」又去搶劍。金鳳嬌撲過來抓住她手,叫道:「開個玩笑呢,蓮姐你莫當真。事實上你還沒嫁給我大哥,也就不能說是偷情,訂了親可以退嘛,退親的又不是沒有。」

  水蓮柔飛快的看她一眼:「你真的這麼想?」

  金鳳嬌點頭:「是。」

  「可……可這麼羞人的事都叫你看了去,我還怎麼活?」水蓮柔頓足。

  一靈笑了起來:「她敢看,當然有她敢看的原因。」

  這下輪到金鳳嬌害羞了,低下頭,道:「其實我早是他的人了,就是……開始我去找他……給他……給他……」

  「我不信。」水蓮柔搖頭:「你騙我的,這麼多男子追你都愛理不理的,這麼快就給他了。」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一靈笑:「我也與她來個現場表演。」

  「哎呀,不。」金鳳嬌羞叫,想躲開,小腰卻已給一靈勾著,頓時全身稀軟。

  此後一靈與兩女大被同眠,銷魂之事,不說也罷。

  護鏢回來,三個更是打得火熱,無一刻分離,一靈再不說一個走字,每日沉醉溫柔鄉裡,放出情魔修煉百年的銷魂手段,直將水蓮柔兩個迷得神魂顛倒,直把他愛到了心尖子上。

  三人的情形,水六順自然都看在眼裡。一則水家老小性命、六順鏢局基業都是一靈一手所救;二則他心裡還另有個想法,他招金龍瑞為婿,乃是要搭四大世家這棵大樹的蔭涼,但現在看來,一靈來頭之大,甚至還遠在四大世家之上,既然女兒和他打得火熱,招他為婿豈非更好?所以一聲不作。

  水堅、水固這兩個便宜大舅子見爹爹不作聲,他兩個素來又疼妹妹,也就悶聲大發財了。況且一靈自有一種招人喜愛的氣質,比金龍瑞好打交道得多,惟一遺憾的是,一靈是個大窮光蛋,沒什麼便宜好沾。

  倒是水蓮柔憂心忡忡,這日一早起來,梳著頭髮,一時掛了心事,思來想去,沒個主意,竟就哭了起來。一靈、金鳳嬌兩個大驚,忙圍了攏來。

  自與一靈有了合體之緣,這些日子,兩女臉上便總是春光洋溢,兩女本就長得春花也似,這時更比春花還要嬌豔三分。水蓮柔突然哭起來,叫人如何不驚。一靈捧著她淚臉,連心都疼了,急道:「蓮姐,好蓮姐,怎麼了,為什麼傷心?」

  水蓮柔看他如此著急,心中先有了三分寬慰,執了他手,嘆口氣道:「一靈啊,你想過沒有,我與鳳嬌大哥是訂了親的,不退婚這麼胡來,叫爹爹怎麼出門見人哪。」

  一靈叫道:「我當是什麼,這樣好了,我現在就去向你爹提親,請他退了鳳嬌大哥的婚事。」

  水蓮柔搖頭,另一手抓了金鳳嬌的手,道:「一靈啊,這親可又退不得呢。無緣無故的退婚,鳳嬌大哥會著惱,一定會恨著我和你,那叫鳳嬌怎麼辦?如果鳳嬌大哥不許鳳嬌跟著你呢?」

  「不,我死也要跟著一靈的。」金鳳嬌緊依著一靈。

  「那就會傷及你兄妹的感情啊。」水蓮柔歎。

  金鳳嬌打了個顫,道:「我從小沒了爹,是哥哥帶大我的。」說到後來,幾乎已帶了哭音。

  一靈大驚,將她摟進懷裡,伸手再摟著了水蓮柔,想著有一日這兩個可愛的身體竟會離開自己的懷抱,心中登時大為煩躁。情魔受挫,陰魔陰靈、天龍豪氣同時鑽了出來,一瞬間豪氣沖天,叫道:「車到山前必有路,總之一句話,天上地下,人鬼神佛,沒有誰可以把你們從我懷裡奪走。」

  他滂薄的氣勢,強大的信心感染了兩女,兩女一時憂心盡去,但這也只管得了一時,水蓮柔仍會時不時的想起這件事,每到這時候,一靈除了溫言撫慰,也是無法可想。

  這日卻突然傳來噩耗,金龍瑞遇害。

  金龍瑞的死因起源於江南武林四大世家的劉家。

  江南武林四大世家,鎮江張家,常州金家,無錫劉家,杭州朱家,都在大運河邊上。

  劉家主人劉世榮的女兒劉梅,嫁給了衡陽仕子萬雲飛。十多天前,劉家來了一老一少兩個女子,那年輕女子自稱是萬雲飛的妹妹,說劉梅害死了她哥哥,逃回了家,她和她乳娘來要人。

  劉世榮完全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既不見劉梅回來,事前也不聞半點風聲,當然不認帳。雙方起了爭執,動起手來,那乳娘的武功竟是高得驚人,劉家上下包括劉世榮在內,無人是她對手。

  兩個女子堵住劉家大門不依不饒,劉世榮無可奈何之下,只得向其他三家求助。金家離得最近,金龍瑞接到消息立即前往相助,誰知竟無聲無息的死在劉家門前。

  金龍瑞頂門碎裂,是被人用重兵器一下子砸死的。

  那乳娘使的兵器是一根龍頭拐,杖法以剛猛為主,正是最大的嫌疑犯。

  金鳳嬌接到消息,當即哭得昏了過去,一靈忙將她救醒。金鳳嬌撲到他懷裡,哭道:「你一定要給我哥哥報仇。」水蓮柔也哭道:「這仇你一定要報。」情魔只喜女色,其他一切不愛,相處這麼久,金鳳嬌兩女從未見一靈施展過一次武功,但兩女從上次奪鏢的事便已認定,一靈絕非等閒人物。

  一靈點頭,心想:「便為了蓮姐,我也要為他報這個仇,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