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水六順人老成精,當然會順便借一靈這大菩薩給自己保鏢。他也不直說,只跟女兒說要直接護鏢給貨主,不回家了。水蓮柔自然去跟金鳳嬌說,金鳳嬌老實不客氣便要一靈一起跟去,一靈想著好人做到底,左右無處可去,便也同意。

  一靈神祕豪勇,風流有趣,兩女的芳心都給他牢牢的勾住了。水蓮柔倒還時加克制,金鳳嬌卻是全無顧忌,一腔女兒情懷,在一靈面前展放得淋漓盡致。

  這日午時在野外打尖,兩女有點小事,一靈得閒,一個人坐著,心中突然警覺,想:「我和她兩個這樣親近,怕是不好吧,尤其是水姑娘是訂了親的人。」眼前浮起水蓮柔憂鬱的眼神,一靈有好幾次發現,水蓮柔好好的,突然就會露出這種眼神來。

  「她很矛盾。」一靈想:「都是因為我,我不能再逗她了。」這麼想著,心裡突然一陣難過,這種難過竟是不由自主的生出來的,不由吃了一驚。

  情魔在作怪了,只是一靈不知道。他時有警覺,但這種警覺越來越淡,也就是說,情魔對他的改變越來越大了。

  金鳳嬌突然在一靈耳後叫一聲,嚇了一靈一大跳。

  一靈拍拍胸口:「哎呀,嚇死我了。」偷眼看水蓮柔,這善良的姑娘的眼裡,竟真的帶著關切。一靈心中猛地閃出一個念頭,想:「若能娶她為妻,天天得她這麼柔情關心,那就好了。」心裡這麼想,眼光里立即就表達出來,情魔百年的魔功,自有叫女人知他心意的本事,水蓮柔一眼就懂了,臉頰倏地變得通紅,又刷地轉為慘白,垂下眼簾。

  金鳳嬌只顧笑,沒注意,問一靈道:「想什麼呢,呆呆的,人來到背後也不知道。」

  一靈指一指路旁:「看那兩朵花,一白一黃,白花溫柔,黃花嬌豔,若將兩朵花都摘下來,是不是太貪心了。」

  水蓮柔的身子明顯顫了一下。

  金鳳嬌笑道:「這有什麼。」走過去,將兩朵花都掐下來,道:「黃的歸我,白的歸蓮姐。」

  一靈心中一動,道:「來,花給我,我給你插頭上,保證好看。」

  金鳳嬌疑道:「你還會給女孩子插花?我可不信。」

  「試一試就知道了。」一靈道:「這樣吧,我先給蓮姐插,你在邊上看著,若覺得不滿意時,你的就不要我插好了。」

  水蓮柔忙搖手:「這樣不好。」

  「有什麼不好。」金鳳嬌捉住水蓮柔,道:「來。」

  一靈微笑著走攏,水蓮柔看他一眼,眼光複雜已極,心想:「只有丈夫可以給妻子簪花。我是訂了親的人,可是這冤家……這冤家……」

  她若真不願意,金鳳嬌是捉她不住的,實在是她的心不願意拒絕。感覺著一靈將花輕輕插下,卻彷彿不是插在她頭髮裡,而是插入了她心裡,身子發顫,臉頰卻比發上的白花還要白。

  金鳳嬌拍手道:「真好看,來,快給我也戴上。」微偏過美好的臻首,一靈看著她生著細細的絨毛的雪白的頸子,忍不住湊過嘴去嗒的親了一口,眼光卻繞到水蓮柔臉上。

  金鳳嬌如遭雷擊,腿腳打顫,身子發軟,差點就軟到了地下,呆了好一會才跳開去,又喜又羞的嗔道:「哎呀,你好壞。」臉頰紅得就象三月的桃花,而眼裡的喜悅,卻比桃花更耀眼。

  而邊上的水蓮柔,臉頰更紅得如一朵山杜鵑一般,不知怎麼,她有一種感覺,一靈這一吻,同時也清清楚楚的,落在了她頸子上。

  快接近茅山山區了,晚間只得在野外露宿,江南水鄉多雨,象水六順這等走遠鏢的人,都帶了帳篷。

  吃過飯,各回帳篷休息,一靈在帳篷中禪坐,心中突生感應,飛溜出帳,躲到旁邊一株樹後。

  一個窈窕的身影,躲躲閃閃的掩了過來。是金鳳嬌。

  黑夜對一靈的視力毫無影響,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金鳳嬌臉上洋溢著一種又羞又喜的夢幻般的神彩,不禁心中一盪。

  金鳳嬌到帳前站住,好一會兒,帳內毫無影響。

  金鳳嬌伸出一個指頭,柯了柯帳篷的面面,發出幾聲輕輕的刮動聲,裡面仍然毫無聲息。

  金鳳嬌有點急了,終於出聲道:「喂,你睡著了嗎?」

  「是,我睡著了。」一靈掩到金鳳嬌身後,在她耳邊說。

  金鳳嬌猝不及防,嚇了一大跳,轉過身來,頓時又羞又喜,嗔道:「你……」

  僅僅說了個「你」字,她就說不下去了,她的身子給一靈摟得緊帖在了他身子上,他的大嘴俯下來,吻住了她的香唇。

  他的舌頭攻入她嘴裡,勾住了她的小紅舌,纏繞著,吮吸著。他摟著她後背的大手,一隻往上,一隻往下,撫過她的腰際,掌心放出無邊的熱力,象兩塊鉻鐵,所過之處,她的肌肉不住顫動。

  情魔初顯身手,四下出擊,攻擊風雨不透,熟練老到。

  金鳳嬌神魂俱散,身子紅熱如火,癱軟如泥。若不是一靈摟著,她早滑到了地下,一靈的嘴移開老半天,她才返過魂來,卻仍然站不穩,只能靠在一靈懷裡。

  一靈微微笑,道:「怎麼樣,舒服嗎?」

  金鳳嬌正羞著呢,頓時捶他:「你這壞蛋,壞透了。」

  一靈故意訝異道:「我怎麼壞了,難道這是壞嗎?」

  「還不是壞?人家身子都軟了。」金鳳嬌嬌嗔。

  一靈點頭:「這倒是真的,我剛才上下摸了一遍,發覺你身上確實沒一個地方是硬的。」

  這話叫金鳳嬌怎麼吃得消,大力捶他:「壞人,壞人。」身子卻不爭氣,怎麼也不能從他懷中逃離出來。

  一靈輕聲一笑,將她抱起,鑽入帳篷,放在被上,自己身子輕輕壓著,道:「我還有更壞的,你若不怕,那就試一試。」

  金鳳嬌身上恍如有一股電流經過,身子痠軟得怕人,也亢奮得怕人,她當然怕,卻更想試,強道:「我才不怕,但是……但是你不許欺負我的。」

  一靈裝出一副惡態:「那不行,羊入虎口,鼠入貓口,怎麼能夠不盡情欺負一番呢?」

  金鳳嬌又驚又怕又想,放軟了語氣道:「那你不許弄痛人家。」她對男女之事一知半解,並不知道第一次會痛的,只是女孩子天生怕痛些,先就擔心了。

  一靈側頭想了一想,道:「好,讓我試試看。」伸出大手,一把抓著了她Rx房,然後輕輕一捏。

  金鳳嬌一聲驚呼。

  「怎麼,很痛嗎?」

  「不。」金鳳嬌閉著眼睛喘氣,眼微睜,卻見一靈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頓時羞不可抑,一把箍著他脖子,叫道:「你壞,你壞。」

  「你叫我壞的啊,那就不客氣了。」一靈坐言起行,立即照做,金鳳嬌剛想辨解,嘴唇卻已給堵上。

  金鳳嬌的腦子立即迷糊了,整個人似乎在雲裡飄著,惟一的感覺,是一靈那兩隻無所不到的魔手,掠過肌體,帶來的陣陣熱潮。

  衣裙飛落,隨後的金鳳嬌,尤如巨浪中的小船,無盡的歡樂,便如潮頭,一個才落,一個又起。

  她終於什麼也不知道了。

  一靈終於停止了動作,他坐起身子,看著眼前橫陳的玉體,眼中閃爍著一種晶亮的從所未見的光芒。

  驀地裡他仰聲長笑,這笑聲與他平日的笑聲完全不同,竟是動聽之極。

  這筆聲是情魔的笑聲。

  藉著與金鳳嬌的交合,情魔終於完全與他融為一體。

  這時的一靈,就是情魔,但又不完全是情魔,還有天龍和陰魔。情魔克制著天龍和陰魔的大部,但對他有用的,他卻隨時會加以利用,為情而用。

  笑聲未歇,一靈心中突然湧起一種感覺,他感應到了水蓮柔,水蓮柔還沒有睡,正在為他而傷感,在矛盾中掙扎。輕聲一笑,一靈飛掠而出,飄入了水蓮柔的帳篷中。

  水蓮柔一驚而起,身上僅繫了個抹胸,粉臂玉頸頓時都露了出來,慌忙掩著被子,又驚又羞,道:「你怎麼進來了。」

  一靈不答她,只是深深的看著她的眼睛:「你哭了。」

  水蓮柔忙伸手擦眼,遮掩道:「不,沒有。」

  「你瞞不了我。」一靈走近一步,蹲下身子,更緊更近的看著她的眼睛。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一靈輕聲低吟。但這低吟的每一個字,落入水蓮柔心裡,卻象一聲聲巨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