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漸漸有人活動,有說話聲。

  一靈想:「也不知道在哪裡?不知他們說些什麼?」這麼一想,耳朵突然百倍的靈敏起來,數重屋外的說話聲都聽得清清楚楚。然而麻煩的是,江南水鄉的土音,十個字裡,他聽不懂一個字。

  「我這是到了哪裡,不懂話,這可糟了。」一靈想著,探頭從窗外看去,只見不遠處高高的打著一面旗子,上面寫著:六順鏢局。

  「六順鏢局是江南七大鏢局之一,原來我到了江南了,難怪不懂話了。」一靈想。

  一個月的憂患盟主不是白做的,江湖上的東西,他實在已知道了不少。

  門外有腳步聲,跟著「吱呀」一聲,一個青年漢子推門進來,看見他站在房中,卻是一愣,四下一看,不見有人,再回頭看著他的臉,一臉疑惑。

  一靈不知如何特別的機靈,立即猜知他在疑或什麼,於是捏一片瓷片,在臉上做個刮鬍子的樣子,然後扮個笑臉。

  那漢子頓時笑了,道:「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兄弟,好樣的。」

  他叫蘇大發,是六順鏢局的趟子手,挺活潑也挺好相處的一個年輕人,所以水蓮柔叫他來照料一靈,不過他的話,一靈一個字也沒聽懂。

  一靈躬身為禮:「多謝大哥救命之恩。」

  蘇大發慌忙還禮,連聲道:「救你的人不是我,是我家小姐。」

  走鏢的人,都會說官話,因此這回一靈聽懂了。

  一靈道:「那麼請大哥引見你家小姐,容我當面謝她。」

  蘇大發笑嘻嘻點頭:「是該謝,是該謝,我家小姐可是個好人,不僅人漂亮,心眼更和觀音菩薩似的。」

  一個極柔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一大早找你不到,原來你在背後說我了。」

  蘇大發一吐舌頭:「小姐來了。」揚聲道:「快進來吧,人家醒來了,要謝你了。」

  一靈向門口望去,只見一個女子走了進來,這女子大約十七八歲年紀,容貌極美,較之他所見過的陸雌英等三女,有過之而不及。

  但叫一靈心靈震動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眼裡所流露出的溫柔關切。

  這女子正是水蓮柔,好心的她掛著昏迷不醒的一靈,大清早就來探視。她以為一靈還是昨天那個樣子,誰知一進房,一眼看到的,卻是個高大魁梧的年輕人,這年輕人的眼裡放射出一種奇異的光芒,四目對視的那一剎那,水蓮柔的心裡竟不由自主的咚咚的一跳,而身子竟有一種軟軟的、酸酸的感覺,說不出的怕人,卻又說不出的舒服。

  水蓮柔大吃一驚,弄不清這是怎麼回事,而更駭人的是,她覺得雙頰微微的有些發燒,莫非臉頰竟然紅了,那可要命。

  她心善,與任何人相處,總是很溫柔,但她是個端莊的女孩子,不起邪心,所以為人處事,也總是大大方方的。

  這次卻不知為什麼,面對這個陌生的年輕人,僅與他對視了一眼,她竟就有一種春心蕩漾的感覺。

  這時一靈已施下禮去:「多謝小姐療傷救命之恩。」

  水蓮柔慌忙還禮,道:「公子不必多禮,任何人見了都會這麼做的,只不過恰好叫我們遇上了而已。」口中應答,心裡警告自己:「水蓮柔,你是怎麼了,快別當眾出醜。」

  心裡想得好好的,但與一靈目光一接,一靈微微一笑,卻就象一陣春風,吹皺了她的心湖,她禁不住也報以嬌媚的一笑,這種笑,絕對只能給情人的,她卻不知不覺給了一靈,媚眼飛過,頓時心中大駭。而一靈也嚇了一跳,暗罵自己:「叫你不要笑的,怎麼又笑了。」

  情魔初顯威力,小試身手,立刻大見奇功,水蓮柔這不成氣候的小小定力,又如何是情魔百年魔功的對手,一靈當然也同樣不行。

  蘇大發看得眼也呆了,拍手道:「小姐今兒個特別好看。」

  水蓮柔一驚之下,紅霞上臉,嗔道:「胡說什麼。」對一靈道:「公子既然起來了,便請到外面用早點。」口中說話,卻再不敢與一靈對視。

  到外面,水蓮柔叫蘇大發招待一靈,自己卻進了內室。對於今早上大異往常的春情湧動,她實是又驚又怕,哪裡還敢再陪一靈。

  房裡,金鳳嬌還賴在床上,她來未來嫂子家做客,自然與水蓮柔做一床,聽見腳步聲,翻轉身,往水蓮柔臉上一瞟,卻就笑道:「好了好了,我的好嫂子春心動了,莫非想起了我哥。」

  水蓮柔魂飛魄散,慌忙背轉身,羞道:「你這小丫頭,亂說什麼,誰春心動了。」

  「啊呀,就比我大幾個月,這麼老氣橫秋的。」金鳳嬌跳下床來,跑到她背後,猛地伸手摟住了她,嬌聲道:「春心沒動,臉紅什麼?」這嬌嬌女僅係了一個小肚兜,青春富有彈性的雙乳擠壓在水蓮柔背上,水蓮柔本來就身子發軟,這時更覺得站也站不牢,情急之下,叫道:「啊呀,屋上有人,露了春光了。」

  金鳳嬌不知是計,一聲尖叫,一彈到了床上,縮進被子裡。水蓮柔一笑,身子恢復正常,坐到床邊道:「好了,起來吧。你不是膽大包天嗎?也怕人看。」

  金鳳嬌才知是計,鑽出被子,嗔道:「壞嫂子,等嫁到我家啊,看我怎麼收拾你。」起床穿衣,突然想到一事,問道:「哎,昨天救的那人,醒了沒有?」

  水蓮柔想到一靈,心兒就不覺一跳,忙收攝心神,道:「醒來了,正在外邊廳上吃早點呢。」

  金鳳嬌皺眉:「啊呀,怎麼可以讓他在廳上吃早點,他這麼埋汰的,別人怎麼還有胃口?」

  水蓮柔眼前印出一靈高大的身材,盪人心魄的笑臉,心中忽然泛起一種驕傲的情緒。竟好象那個人是她的兄長或者情郎。

  「如果你看見他,一定會多吃一碗飯。」她笑著說。

  金鳳嬌不信的看她,但水蓮柔的樣子不似作假。這嬌嬌女大奇,道:「我卻不信。」加緊梳洗打扮,剛打扮好要下樓,丫環卻來報:「五位公子爺都來了,問小姐起來了沒有呢?」

  金鳳嬌大沒好氣:「大清早的,趕喪啊,告訴他們,我剛睡下,要天黑才起來呢。」返身又回樓上,稀奇也不去看了。

  水蓮柔一笑,叫丫環拿了早點來,兩個在閨房吃了,都吃得有口無心。金鳳嬌是氣悶,水蓮柔卻是心慌,一靈微笑的雙眼似乎老在她眼前晃。她怕金鳳嬌看出來,便強迫自己去想金鳳嬌的哥哥金龍瑞,自己未來的夫君,竟也全無用處。

  金龍瑞和金鳳嬌這嬌嬌女不同,是個人物,金富明死得早,他死時,金鳳嬌八歲,金龍瑞十八歲。十八歲的金龍瑞一手撐起金家門面,他聰明早熟,練功下得苦而且有天賦。這十年來,金家不僅未衰落反而更呈興旺之象,金富明在世時,輔子不過十幾家,現在卻發展成了二十多家,田產也增加了不少。金龍瑞自己,則贏得了個玉面哪吒的稱號。

  哪吒是神道中極厲害的人物,玉面自然是稱讚他的長相了。年前水六順一支鏢遇到點小麻煩,金龍瑞出頭解決,水蓮柔見了他一面,確實是個極英俊厲害的人物。也就是那一面,金龍瑞對她一見生情,遣人提親,水六順自然無有不允,婚期便定在今年五月裡,不過一個多月了。

  平日裡,水蓮柔悶得慌的時候,便會想到金龍瑞,想著他英俊的笑臉和附在他身上的各種故事,心裡總會泛起甜甜的笑意。

  今天卻怪了,她沒法想金龍瑞,想到他就心煩意亂,只有一靈的一對眼睛,在眼前晃。

  最後水蓮柔沒有辦法了,只有咬著舌尖警告自己:「水蓮柔啊,你是訂了親的人了,可絕不能象鳳嬌一樣的招三惹四。」

  水蓮柔在房裡意亂情迷,苦苦和自己掙扎,外面的一靈也是心湖盪漾,他竟仿佛感應到了水蓮柔的春心,而同樣的,他心裡也在掙扎,苦惱的想:「一靈,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怎麼可以對救命恩人起不良之心呢?」

  他不知道,魔性已深印在他心裡,他整個人都已經變了。但情魔未能控制他全體,他的赤子之心還在,佛心也還留著,所以他會不由自主的起色心,又會在心裡自責。

  一靈在廳上進早餐,蘇大發陪著,一會張劍、鄒青雲五個前腳後腳擁到,蘇大發對這五人沒好感,因而對一靈格外熱情。

  一靈穿著趟子手的衣服,論打扮自然無法與張劍五個相比,但身上卻散發著一種非常誘人的氣質,叫人看了第一眼,不由自主的還想看第二眼。

  張劍五個以為又添了一個強力的竟爭者,都大感沮喪。但隨後知道這人其實是昨天他們救起的那人,頓時又個個興高采烈了。一齊圍著一靈,七嘴八舌,添油加醋,設法為自己吹噓,一討一靈感激,二挫情敵信心。

  一靈自然感謝一番,心裡卻有一種把五人看透了的感覺,想:「五個紈絝子弟。」但心中隨即警覺:「我怎麼會這麼想呢?古怪,今早上我好象跟以前不同了。」

  他自己終於有了感覺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