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靈漂近,這女子轉身,一靈的身體竟就隨著她逆流向裡漂去。

  經過長長的一條山樹遮掩的河道,前面又有一條瀑布,那女子從瀑布下穿過,她經過時,瀑布突然兩面分開,就似那女子頂上撐著一柄無形的雨傘一般。

  瀑布後竟是一個大溶洞。溶洞很高很長,往裡去,天光漸暗。黑暗裡漂浮了盞茶時光,漸漸的竟又有了光線。光線漸強,終於眼前一亮,出了溶洞。

  誰也想不到,溶洞後竟別有天地。

  這是一個小山谷,四周高山壁立,谷中遍開奇花異草,小山谷大約有四、五畝地大小,中間是接通溶洞暗流的一個小水潭,水潭四周,綠草鮮花之間,點綴著幾叢修竹。左面草地上,兩叢修竹之間,搭著一個涼棚,白茅為頂,修竹為柱,地下是一整塊的白玉石,一個與那女子差不多打扮的男子盤膝坐在裡面。

  那男子年紀與那女子差不多,都是二三十歲樣子,修眉入鬢,鼻直口方,不知如何,他就是坐在那裡,不言不動,卻非常的吸引人,如果他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倒也罷了,偏偏是個男子,這就有些奇了。

  那男子定睛看著一靈,他看人的時候,有一種飛揚的神彩,說不出的動人。

  他看了一靈幾眼,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難怪在這娃娃身上感應到天龍的靈氣,原來天龍做了和尚。以傳燈大法將一點靈光注入了這娃娃體內,咦……不對。」他語氣轉為訝異:「這娃娃中了毒,又受了傷,以天龍通天徹地的玄功,什麼毒他化解不了?什麼人能打傷他?」他喃喃自問,再次凝聚目光,從一靈雙眉間直看進去,神意深入一靈心海,細細探索,驀地裡再次哈哈大笑,嘆道:「天龍啊天龍,還以為你真的大徹大悟,原來不過如此,又捨不得四十年苦禪參悟出來的神功,又怕這娃娃仗神功翻覆江湖,哈哈,哈哈,如此放不下,你怎麼成得了佛。」

  那女子始終一聲不作,只是定定的看著一靈,臉上愛恨交集,聽著那男子的笑聲,嘆了口氣,道:「你這是何苦來,總是這樣的。想當年,你以絕世之才,雄尊天下,你只要一番掌,皇帝也都做了,卻偏偏怕什麼殺戳太重,故意去和大愚打賭,更故意能贏而不肯贏他,終於親手解散自己一手創立的天龍教,百萬教眾風流雲散,無數奇才異能之士受約束隱居山野,鬱鬱而終。而今天,你傳下這個弟子,卻偏偏又在傳燈大法裡加上禁制,使他難以發揮出你全部的才智和武功,你這是為什麼呢?要麼你就別留傳人,要麼你就讓他盡情施展,為什麼總要這麼吞吞吐吐呢?」

  「何止這些,其實他做什麼不是這樣?」那男子道:「就拿你和靈鳳來說,你兩個都愛著他,他也愛著你兩個,可僅僅因為對亡妻的一句誓言,不能將感情放開來,最終造成千古撼事。」

  「你別說了。」那女子顫聲痛叫。

  「要我不說容易。」那男子道:「其實人人都知道,天龍雄才絕世,卻實在不是個痛快人。」

  那女子道:「他只是自律太嚴。」

  「人生得意須盡歡,婆婆媽媽的,不象個男子漢。」那男子長聲叫。

  那女子身子起了一陣微微的顫抖,突然一揚手,凌空將一靈的身子抓了起來,扔到草地上。自己過來,扶一靈坐起,伸嘴便往一靈唇上吻去。

  那男子驚道:「你做什麼?」手一伸,倏忽攔在兩嘴之間,說到就到,速度已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那女子轉頭看他,道:「我要將我一點陰靈,注入這娃娃體內。你不是說天龍不夠痛快嗎?等我的陰靈打開傳燈大法的禁制激發出天龍的全部潛能,天龍的才華、武功加上陰魔的魔性,到時你再看這娃娃痛快不痛快。」

  那男子略一猶豫,突然大叫道:「不是,你不是這個意思,你其實是想和天龍在靈境裡重續前緣。」

  那女子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那男子的臉頰,眼中愛憐橫溢,柔聲道:「我本來一心要陪著你,合籍雙修,共登無上情天。但我也不瞞你,我真的很愛天龍,我容不得他身上有半點瑕疵,也聽不得別人說他一句閒話。」她收回手,眼光突然變得堅定無比:「我已下定決心,捨棄這具皮囊,以我陰靈中一點魔性,助他成為具有火一般胸懷的轟轟烈烈痛痛快快的男子漢。」

  她說完,俯下嘴,兩嘴相帖,她以舌尖抵開一靈牙關,找著了一靈舌頭,兩舌纏繞,一點陰靈,直向一靈體內送去,與一靈體內天龍的真氣纏繞摻合,最終融為一體。

  合籍雙修之法,佛家有,道家亦有,以男女先天自有的一點元陰元陽互相添補而成一個陰陽的整體,最終以情入道,登達無上情天。

  佛、道修法略有不同,但身體觸點一致,下面兩陰相交,男陽氣由此入,上面兩舌相吸,女陰氣由此出。兩個觸點,便如兩道橋樑,搭通陰陽,以陽滋陰,以陰潤陽,陰陽互補,互相滋潤,久而久之,以太極入無極,無陰無陽,而達天道。

  此時這女子不納一靈陽氣,只以舌尖輸出自己的陰氣,有出無入,乃是要將自己陰靈強輸進一靈體內。她這種法子,比天龍的傳燈大法霸道得多,到一靈體內,也就自由得多,所以她說陰靈能控制天龍的潛能。

  那男子看著她俯下嘴,並不阻止。眼見她光滑粉嫩的皮膚漸漸蒼白乾枯,驀地裡大哭三聲,長叫道:「陰魔啊陰魔,枉我數十年苦戀,你最終還是隨天龍去了。」隨即又大笑三聲,道:「但你也別想得太美了,你無情,我無義,你要天龍成為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大英雄,我偏偏要他英雄過不了美人關,我要他成為第二個情魔。」倏地伸指點在陰魔後腦玉枕穴上,一股陽氣,追著陰魔陰氣,統統注入一靈體內。

  陰魔無法抗拒,驀地回手,抓在情魔肩上,指甲深入肉裡。

  情魔哈哈大笑,魔功加速運轉,猛地一加勁,一靈身子竟直飛起來,跌入潭中,隨著回流,向谷外流去。

  陰魔情魔相互摟著,一眨眼間皮焦骨枯,化為兩具骷髏。

  陰魔情魔都是與天龍同時代的不世魔頭。陰魔縱橫天下,人人聞名喪膽,情魔遊戲花叢,則不知採補了多少絕代佳麗的處子元陰。後來陰魔愛上了天龍,情魔卻愛上了陰魔,三情糾纏,陰魔情場失意,隨著天龍的退隱,也與情魔退出江湖,覽此谷合籍雙修。兩個以情入道,本已將臻不死之身,不想因緣際會,撞著了領受了天龍傳燈大法的一靈,最終鬧了個骨肉化泥。而一靈的師父,那個在嘉陵江江邊救人無數的大拙菩薩,便就是昔年縱橫天下,隻手創立天龍教的天龍,天龍向佛四十年,昔年殺意已收斂淨盡,他雖以傳燈大法將一身神功盡數融入一靈體內,卻又加了禁制,所以一靈腦中除了「苦海神燈」和「回頭是岸」兩招,其他武功均要逼才逼得出來。所有這些,一靈全不知道,綠竹雖看破他身受傳燈大法,卻也無論如何沒想到,傳燈大法融在一靈肚子裡的,竟是昔年的絕世之雄天龍的一身絕學。

  一靈傷勢立逾,「烈陽鑽心散」的毒性也化盡了,以情魔陰魔合體雙修的玄功,什麼淫藥媚藥能起作用?反壯了一靈的陽力。

  但陰魔的陰靈,情魔的怨氣,與一靈體內本有的天龍的佛心互相纏繞,各竟雄長。一靈腦子裡一鍋粥也似,一下子卻也醒不過來。

  一靈順流而下,由小河入嘉陵江,由嘉陵江入長江,這一漂便是幾千里,直到金陵城下。說來似乎僥倖,幾千里水路,江中河豚江豬,竟未將一靈做美食吃了。其實並不是僥倖,一靈本體昏迷,體內天龍、陰魔、情魔卻在大展身手,佛性圓通光明,魔性敏捷機變,身具此兩者之長的人,別說江豬,便是閻羅王,也未必抓得他住。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