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便在這時,一條漢子奔了進來,進門,見房中如此情形,不禁一愕。一靈一見他,卻跳了起來,道:「張大哥,你快來說清楚,然後領他們去見真正的少盟主。」

  原來張伯當回來了。

  辛無影、古威幾個回過頭來,與張伯當目光相接。張伯當道:「三位堂主,這是怎麼回事?」

  辛無影不答他,卻問道:「張領班,叫大拙菩薩的弟子冒充少盟主這回事,是不是真的?」

  張伯當看一眼一靈,略一猶豫,道:「是。」

  辛無影與古威對望一眼,辛無影道:「少盟主現在何處?」

  「在大雪山上。」

  「好。」古威叫:「好極了。」

  辛無影道:「你怎麼回來了?」

  「少盟主叫我……叫我……」張伯當看著眾人,囁嚅著說不下去。

  「叫你回來看看,看鐵血盟還有沒有死剩下的,是不是?」古威怒叫。

  張伯當漲紅了臉,隨即喜悅的道:「不過我在路上聽說了,三位堂主大顯神威,打得兩會一敗塗地,不得不送女求和。」

  「放屁。」辛無影怒叫:「若是沒有盟主,鐵血盟早已雞犬不留,死盡死絕,什麼大顯神威。」

  張伯當身為仇天圖親衛領班,武功地位與三堂主向來持平,不思辛無影會向他發這麼大火,不由一呆。

  驀地裡屋外傳來一聲哭叫:「當家的。」一個女子抱著一個小男孩,牽了一個大點兒的女孩,直奔進來。

  張伯當霍地轉身,三個身子風一般撲進他懷中,夫妻父子摟住了,頓時大放悲聲。

  辛無影在邊上嘿嘿冷笑,道:「張伯當,若沒有這個假冒的少盟主,而是指望那個真的少盟主,你夫妻父子,只好到陰間相會了。」

  古威大聲道:「鐵血盟屬下七萬弟子,已拜一靈為盟主,與仇自雄再無半絲干係,張伯當,你怎麼說?」

  張伯當看著妻子兒女喜極而泣的淚臉,驀地轉身,撲通跪下,對一靈拜道:「張伯當拜見盟主,盟主山高海闊之恩,張伯當肝腦塗地,難以報答。」

  他妻子兒女也一齊跪在邊上叩頭。

  一靈連連搖手,古威呵呵笑道:「這才是好兄弟,良禽擇木而棲,你若是再跟著那無情無義的小子,咱們這兄弟可就做不成了。」

  張伯當站起身,不好意思的笑道:「是。」抱過兩個孩子,一個親一口,心中激動,看著一靈道:「多謝盟主。」

  一靈沒想到情勢會這樣發展,此時欲拒無辭,只好閉口不說,心中嘆道:「你們哪裡知道,我已只有六天好活了啊。」

  鐵血盟大敗兩會,一舉而成為黑道魁首,人人喜笑顏開,這夜大擺宴席,席間下屬弟子重新拜了盟主,然後傳盃遞盞,胡吃海喝。個個爛醉如泥。

  子時到時,一靈再受了一回苦刑,然後靜坐半個時辰,體力恢復後,在牆上寫了八個大字:「我是一靈,不是盟主。」偷偷的潛身而出。出了忠義谷,撒步狂奔,到一條小河邊,一躍下水。此時,辛無影等即便近來,也無人能從水中攔住一靈了。

  一靈躍進的小河,恰好是嘉陵江的支流。一靈在水裡,就像魚在水裡,他幾乎有在水中睡覺的本事,半睡半醒之間,給小河衝進了大江。

  水中自有許多可吃的東西,天亮後,一靈隨便撈了幾樣塞在嘴裡,便算吃了早餐,也不要上岸來,隨著江水,半沉半浮的在大山間穿行。遇著船隻,他有時潛過去,有時卻故意露出身子,裝著溺水的人的樣子,等船上的人大驚小怪的時候,他便突然跳起來,裝一個鬼臉,再潛入水中不見,嚇得一船人一驚一乍的,一靈卻遠遠的躲在水裡笑。

  不知怎麼,離了鐵血盟,不再當那鐵血盟的盟主,一靈心中,竟是說不出的輕鬆。重負已去,他又恢復了他赤子的本性。

  但到中午他樂不起來了。「烈陽鑽心散」象一把火,而他的血液一下子就象變成了酒,火點著了酒,他整個人就燃燒了起來,雖然浸在冰涼的江水裡,那種燒灼的感覺,卻仍然無處不在。

  一靈回過身子,逆流而上,在手足瘋狂的划動中,心中似乎好過了一些,於是一靈潛身水中,拼命的往上游。由於沒看河道,只顧逆水而上,不知不覺中,竟游進了一條支流。

  不知過了多久,藥性漸漸退去,錐心的痛苦和瘋狂的遊動消耗盡了一靈全部的體力,他實在是一根小指頭也動不了了。這時全身精力消耗怠盡,若順流沖下,身體失了抗力,撞到江礁突岩上,非將他撞成碎片不可,但奇怪的是,他的身子竟然停住了。

  靈智漸復,一靈微微一感覺就已知道,他游進了一個水潭裡,耳邊轟隆的水聲是一條瀑布。一靈心中暗叫一聲:「僥天之幸」。他慢慢睜開眼睛,潭水清澈之極。正午的陽光下,潭底的白石細沙都隱約可見,青綠的水草中,不知名的小魚在竄動。有幾條頑皮的小魚兒,竟向一靈的鼻子遊來,一靈疲乏的一笑,轉過頭,突然全身一震。

  清清潭水裡,細細的白沙之上,立著一具女人的胴體。

  震住一靈的不是女人的胴體,女人赤裸的身子他已經見過了,綠竹的師姐們擺開天狐攝魂大陣時身上只披一件輕紗,跟什麼也沒披並無二致。

  震撼一靈心魂的是這具女體所散發出來的美。

  這女體的腰極細,極渾圓而柔軟,由腰往下,慢慢擴張,過胯部一收,然後直到腳踝,兩條弧線組成兩條美腿,完美到極點。併攏的兩腿之間,竟無一絲縫隙,雙腿之圓潤豐美修長,實難以言語相形容。

  腰以上,擴張並不是太明顯,但胸部豐隆的雙乳,卻形成了最優美的曲線。

  天狐門艷女以採補養顏養身,一靈所見綠竹師姐的十多對Rx房,可以說夠美了,但等一靈見了這對Rx房,那些便全成了爛肉。這Rx房晶瑩、渾圓、尖挺,頂著兩粒小小的,紅豆似的乳珠,說不出的優美,看著這對Rx房,甚至叫人難以起色心。那種美,已絲毫不帶半分人間的煙火氣。

  事實上這整個的女體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象玉刻成,似象牙雕成,散發著至美的聖潔的光芒,讓人只想頂禮膜拜,而不是想要去褻瀆她。

  一靈呆了好久,只是直愣愣的看著,這具女體難以想像的美麗象驚雷震散了他的心魂,他的腦子裡竟是一片空白,他幾乎已忘了呼吸。

  這時那女體卻動了一下,一隻纖美修長的手劃過胸脯,一靈一驚之下,沒壓住水,身子不由自主浮了起來。

  「嘩啦」一聲,一靈的頭露出水面。

  丈許開外,一張仙子般的臉龐呆立在他面前。

  一靈見過的美女不少,陸雌英、李玉珠、綠竹還有綠竹的師父和師姐,都算得人間少有的美女,但所有這些美女加起來,仍不及上面前這張臉蛋一半的美麗。

  一靈呆了,因為美,那美人呆了,因為驚嚇。

  隨著一聲尖叫,一股水浪挾著無邊的巨力擊在一靈胸膛上,竟將一靈擊得飛了起來,飛入小河,直向下游漂去。

  一靈昏了過去。昏去之前,他沒想到這麼順流而下,即便不給礁石撞碎,也會給水怪吃了。事實上他什麼也沒想,整個心裡,就只有那張美麗的臉龐和絕美的身體。

  那女子的武功足可以比擬她的美麗。一靈曾苦捱過李青龍的拳腳,但這女子羞急間藉水傳功擊過來的力道,卻比李青龍拳腳的直接轟擊,威力還要強大得多。

  那一瞬間,傳燈大法賦予一靈的潛能再一次發揮出驚人的威力,護住了一靈的內臟,否則一擊之下,一靈非五臟碎裂,魂歸極樂不可。

  也許一靈是唯一一個昏迷了仍不會被水淹死的人。昏迷的他,象一具死屍般,隨著河水流下。一漂十多里,繞過幾座山,又有一條小河斜刺裏穿出來,清靈靈的水面上,竟站著一個女子。

  武林中傳說有水上飄的輕功,但也僅僅是傳說而已。禪宗始祖達摩大師昔日渡江東來,也要借一竿蘆葦之力,並不是空足在水上飄。

  但這女子確實是赤足站在水面上,也並沒施什麼障眼法兒。因為她身上僅繫著一個小褂,下身也只是一條短裙兒。肩以外的玉臂,膝以下的粉腿,全都裸露在外面。她纖美的淡粉色的赤足離著水面大約在一寸五到二寸高的距離,就這麼懸空立著。

  這女子修眉鳳目,烏髻盤起,有一種獨特的氣質,正如她穿著的特異出群。

  她靜靜的等著一靈漂近,鳳目微微皺了起來,眉間眼角,可以看到深深的訝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