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青龍正色道:「自雄,當著你爹的面,我們得說清楚,你愛一千個女人,一萬個女人,我都不管,但我女兒是最先和你訂親的,你要娶妻,第一個只能娶她。」

  一靈肅然道:「是,仇自雄若娶妻,第一個拜堂的一定是李玉珠小姐。」

  李玉珠喜色上臉,卻嗔道:「哼,花心和尚,什麼第一個,第二個,你說清楚,到底想和多少人拜堂?」

  一靈做個鬼臉,笑道:「除了男人,凡是想和我拜堂的,我是來者不拒。」

  李玉珠大發嬌嗔,一對粉拳在他身上不停的捶。李青龍呵呵大笑,自行回去。

  李玉珠受了教訓,不敢再撒潑,陸雌英則正全力攏絡一靈,因此綠竹回來時,這兩個眼高於頂的女子,正都老老實實賠著一靈,彼此間雖不說話,卻也相安無事。

  一靈身伴兩女,其樂融融,一眼看見綠竹,心裡可就打鼓了。慌忙迎上來,道:「姐姐,怎麼就回來了。」

  綠竹半笑不笑的道:「怎麼,不歡迎?那我走。」

  一靈慌了,一把握著她的手,急道:「姐姐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綠竹撲哧一笑:「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傳音道:「你這樣待我,不怕她們吃醋?」

  一靈眨眨眼,用唇語道:「她們暫時不敢吃醋。」

  綠竹大笑,走到兩女面前,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回頭對一靈笑道:「你有這兩個紅顏知己,可襯得我這個醜丫頭要無地自容了。」

  陸雌英道:「你若取掉面具,我保證,你比我兩個加起來還美。」

  李玉珠伸手道:「等我幫你取下這鬼玩意,看到底美到什麼程度。」

  綠竹笑著捉住她手,道:「我不要你幫忙,倒是你們兩個,得我幫忙。」再抓起陸雌英的手,將李玉珠的手放在她手裡,道:「你兩個都愛他,他也愛你兩個。他高興,你兩個都高興,你兩個若有一個高興,他就高興不起來。因此,你兩個若真心愛他,就要和和氣氣的,哪怕心裡恨不得咬對方一口,面子上也不要露出來。」

  她所說的,陸雌英兩個其實早想到了。陸雌英看李玉珠,李玉珠也看她,兩個同時一笑。

  陸雌英道:「我和她之間,沒什麼深仇大恨,雖然他將我未來的丈夫分去了一半,但我也將她未來的丈夫搶來了一邊,仍然彼此扯平。」

  李玉珠點點頭:「是。」兩個相視一笑,一齊微笑著看著一靈。

  綠竹想:「這兩個女子都不是等閒之輩,李玉珠雖較陸雌英稍遜,城府也是極深,都是能屈能伸的角色,小和尚若真娶她兩個做老婆,沒多少好日子過。」嘴上卻對一靈道:「恭喜公子,左擁右抱,得享齊人之福。」

  一靈對綠竹的轉變大是奇怪,心裡隱隱覺得不安,拉綠竹到一邊,用唇語道:「姐姐,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綠竹笑吟吟的傳音道:「什麼什麼意思?」

  一靈急了,道:「你平時不是這樣的。」

  綠竹笑了:「你是說我今天沒吃醋,啊,對不起,今天姐姐沒帶。」

  她言不由衷,一靈更急,猛然握著綠竹的手,道:「你是不是要離開我了。告訴我,綠竹,你到哪裡,我到哪裡。」

  綠竹心中感動,卻故意嗔道:「說話不用腦,你跟了我去,叫她們嫁給誰?」

  「她們要嫁的是鐵血盟的盟主仇自雄,而我是小和尚一靈。」

  綠竹呸了一口:「你怎麼就糾纏不清,你若不說,誰知道你是真是假,以你今日的威望,便是仇自雄站在大廳裡大聲喊他才是真的,鐵血盟上下也不會有一個人相信。」

  「但我相信。」一靈道。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種罕見的固執:「我要的,是真的屬於我的,我絕不冒別人的名去享用別人的東西。我現在就去和她們說清一切,且看她們知道我原來只是一無所有的窮和尚後,還願不願意嫁給我。」一靈向兩女走去,卻給綠竹一把拉住了。

  「我的祖宗,你別這麼固執好不好。」綠竹叫:「你想過沒有,娶了她兩個,就等於抓住了兩會,以三派如此強大的實力,明年二月初二,你一定可以成為武林之主。」

  一靈搖搖頭,堅定的道:「我說過,不要別人的東西。」

  綠竹簡直和他說不清了,想了一想,道:「一靈,你喜不喜姐姐。」

  「喜歡。」一靈點頭,又加了一句:「喜歡得要命。」

  「好。」綠竹點頭:「那姐姐要你為我做點什麼事,你做不做。」

  「但是……」一靈皺起眉頭。

  「你只說,做是不做?」綠竹一臉正色。

  一靈點點頭:「做。」

  「那好,我要你替姐姐娶了這兩個女子,利用她們的力量,做武林之主。」

  一靈眼珠一轉:「姐姐是想做武林的女主人。」

  綠竹點點頭:「對。」

  「那容易。」一靈慨然道:「明年二月初二,泰山天龍大會上,我一定力挫群雄,爭那武林之主來做,至於這兩個女子嘛,就不必娶了。」

  綠竹差點給他氣癲,恨恨的在他光頭上拍了一記,點著自己的額頭,卻實在不知該如何勸他,想了一想道:「這樣,在沒有拜堂成親之前,你先敷衍著她們,不許說出真相,否則姐姐就真的一走了之,永不再見你的面。」

  一靈點點頭:「好。」

  晚飯,三女和一靈一起吃。綠竹說三派由仇變成親,值得慶賀,該喝杯酒。陸雌英、李玉珠都是江湖兒女,頗能喝兩杯,一靈不會喝,以茶代替。

  一輪酒過,先是李玉珠昏昏沉沉的,伏在了桌子上,接著陸雌英也趴下了。

  綠竹笑道:「兩個都醉了,都扶我房裡去,晚上我好照顧。」和一靈一人抱一個,一靈走前面,到綠竹床前,方俯身放人,忽覺身子一麻,軟在了床上。

  綠竹咯咯嬌笑,將他放到床上,道:「小和尚,任你滑似鬼,終要著了姐姐的道兒。」

  一靈手足發軟,口卻能說,驚道:「姐姐,你幹什麼?」

  綠竹咯咯一笑:「煮飯,生米煮成熟飯。」

  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倒出一點東西,在陸雌英、李玉珠兩個鼻端各抹一下,兩女悠然醒轉,卻均是眼光發直,面泛潮紅。原來綠竹在陸雌英兩個鼻端抹的,乃是極為烈性的迷神催情藥物,抹了這種藥物,不論怎樣的貞女烈婦,都會給激得如一條發情的母狗般,見了男人就會撲上去,再不知半點羞恥。

  這時陸雌英兩個大叫一聲,一齊撲到一靈身上,死死纏住,又親又摸。一靈雖和她兩個親熱過,卻沒見過兩人這個樣子,偏又動彈不得,情急大叫:「姐姐,你到底給她們服了什麼藥物。」

  綠竹嘻嘻笑:「不要緊,等交合過了,睡一夜,明日就好。」不想看兩女強xx一靈,自己躲到了宮外,但才站了不久,一靈卻突然跑了出來。

  綠竹大奇:「我明明點了你的穴道,怎麼……」

  一靈微笑:「我不想做的事,點穴也沒有用。」

  綠竹頓足:「你……」卻突然給一靈抱了起來,直往一靈房裡去,到床上,一靈一臉火熱的道:「姐,我想過了,我們才該生米煮成熟飯,否則你終會離開我。」伸手便去解綠竹衣服。

  綠竹魂飛魄散,急叫:「不要。」但一靈哪裡肯聽她的,眼見衣裙漸褪,一靈的手也越來越往關健處摸去,情急起來,猛地往床後一滾,從腰間抽出一柄匕首,抵在自己胸膛上,叫道:「你要用強,我就死給你看。」

  一靈慾火上衝,本有些意亂情迷,這時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忙叫道:「姐姐,千萬不可,我聽你的,再不敢了。」

  見他一臉情急,綠竹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暗叫:「好險。」想:「差一點就給小和尚破了身子,再練不成玉女神功。」卻又將匕首一緊,道:「你真聽我的話,就回房裡去,將陸雌英兩個都娶了,才見你對我的真心。」

  但這回一靈卻犟了起來。慨然搖頭道:「姐姐,請你不要逼我做這種事,否則我寧願和你一道死。」

  他即說出這種話,綠竹再無辦法,恨恨的放下匕首,想了想,道:「算你狠,好吧,我也不逼你,明天你和我去見一個人。」當下相擁相抱睡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