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兩個到外頭,綠竹方要開口,一名弟子來報,李玉珠哭哭啼啼出忠義牆去了。一靈呆了一下,心中頗覺不忍,隨即硬起心腸,道:「由她。」看著綠竹道:「走了更好。」

  綠竹卻笑了起來:「你放心,李玉珠若不回來,我把腦袋輸給你。好了,跟你說件事,我要出去一趟。」

  一靈猛地抓住她手,道:「姐姐,你可不能離開我。」

  看他一臉情急之態,綠竹心中甚喜,笑道:「我不是離開你,是出去一趟,遲則三五日,快則明日可回。」

  一靈籲了口氣,道:「那就明日回來。」

  他如此情意殷殷,綠竹也甚為感動,點點頭:「我盡快回來。」自出谷去了。

  一靈回房再為陸雌英拔毒。毒不是病,俗話說,病來如山倒,病去若抽絲,病來得快去得慢。毒卻不同,只要法子對,說去就去,一靈針炙藥石齊下,到午時,陸雌英寒毒盡去,重又容光煥發。她本美艷,這時曲意婉轉,放出手段來攏絡一靈,言笑宴宴,百媚橫生,直迷得一靈神魂顛倒。

  就在一靈醉臥美人懷的同時,西去數十里的一片山谷裡,到了一群女子。這群女子約有百、八十人,有老有少,卻個個容貌如花,每一個都可叫男人眼光發直,但若看清了這群女子的來頭,則任何一個正派男人,都會轉身就跑。

  武林中有四個人,連江湖三派也輕易不敢招惹。

  紅衣老祖、巫山狐女、青鋒劍尼、南海神尼。這四個人,每一個都有一身驚神泣鬼的絕學。

  紅衣老祖住大雪山,冰雪神功為道家無上玄陰絕學,中者全身血液凝為堅冰,活活凍死。

  巫山狐女居巫山萬狐洞,擅長狐媚術,在江湖行雲佈雨,門下均是萬中選一的艷女,所到之處,淫風遮月,無良浪子趨之若鶩,正派中人恨之切骨,卻又無奈其何。

  青鋒劍尼居燕山,三十年前以一劍削下燕山七怪七顆人頭而名動天下。

  南海神尼居南海普陀岩,曾赤手搏青蛟,輕功水性,號稱天下第一。

  這四個人,都是脾性怪僻之人,任事全憑好惡。白道中人固是敬而遠之,黑道中人也沒人敢去招惹。惟一三分天下的江湖三派與其中三個有些瓜葛。

  一靈冒名頂替的仇自雄,是紅衣老祖的徒孫,他身邊的三個女人,李玉珠是南海神尼的徒弟,陸雌英是青鋒劍尼的徒弟。

  而綠竹,其實是巫山狐女最寵愛的小弟子,只是一靈不知道而已。

  綠竹跟一靈說要出去,便是去會師父。

  巫山狐女共有十四個正式拜師入門的弟子,年齡相隔懸殊,最先入門的大師姐,年過四十,雖然保養有術,修飾得法,仍然看得出年紀,弟子如此,照理說,師父更應是老態龍鍾,然而,讓難以相信的是,巫山狐女的身材肌膚,看上去甚至比她最小的弟子綠竹還要年輕嬌豔。

  這得益於巫山狐女的一門奇異內功:玉女神功。練成此功者,不僅武技驚人,百歲之前,肌膚容顏,永如十八歲少女,但玉女神功有個缺點,非處女之身不能練成,大功告成之前若是破了身,則一切前功告棄。想一般女孩子,最多十七、八歲就已嫁了人,從懂事到嫁人,中間不過十來年時光,要練成神奇之極的玉女神功,實在不是件易事,非得有大機緣或者有大助力。

  綠竹拜見師父,巫山狐女摟她起來,兩個倒象一對姐妹花。

  綠竹從懷中掏出一個方型玉盒子,道:「師父,寒犀珠我已經弄到了。」

  巫山狐女大喜:「真的?」打開玉盒,頓覺寒氣逼人,盒中一顆青瑩瑩的珠子,不住的吐著寒氣。

  「正是它。」巫山狐女喜叫,在綠竹的臉上嗒的親了一下,道:「有了它,你就可以練成玉女神功,而有你相助,明年二月初二,為師定可稱雄天下。」旁邊圍著的綠竹的十三個師姐,個個眼中露出艷羨之色。

  狐女又道:「對了,聽說鐵血盟以一盟之力,獨抗兩會而大獲全勝,仇自雄這小子可著實了不起啊。」

  「仇自雄有什麼了不起,貪生怕死的懦夫而已。」綠竹撇嘴:「了不起的是小和尚一靈。」

  「小和尚一靈?」狐女不明白。

  綠竹嘻嘻一笑,將一靈假冒仇自雄,苦鬥兩會,力挽危局,前前後後諸般情節一一說出,直驚得狐女師徒個個張開口合不攏來。紛紛問:「他真的身受傳燈大法?」「天龍大陣真的這麼厲害?」「李玉珠,陸雌英真的都想嫁給他?」

  七嘴八舌間,狐女一揮手:「不要吵。」看著綠竹:「你說,這一靈和尚對你到底怎麼樣?」

  綠竹微紅的臉頰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如果我要他跟我走,無論李玉珠還是陸雌英,都留他不住。」

  「好。」狐女叫:「你回去,叫他把這兩個都娶了。」

  「什麼?」不僅綠竹,連她的十三個師姐也一齊驚問:「為什麼?」

  「為師要收服李青龍和陸九州,有這三派力量在手,明年二月初二,更是穩操勝倦。」

  「師父。」綠竹哀叫,眼淚滾滾而出。

  「別哭,別哭。」狐女忙安慰她:「你沒聽懂我的話,我叫小和尚娶兩女是暫時的,這樣李青龍、陸九州兩頭老狐狸才不會提防他,你便叫他乘機下本門秘藥天狐散,控制這兩人。然後師父再親自為你兩個舉行婚禮,丈夫仍是你的,三派一統,你夫妻再助為師雄霸武林,雖說暫時讓師父為尊,但師父百年之後,還不甚麼都是你的,你只暫且吃點虧,得多少便宜?而且玉女神功練成之前,你有情郎也享用不了,空著還不是白空著,讓出來幫師父個忙,就這麼不肯?」

  一番話說綠竹倒笑了,道:「師父待徒兒山高海闊之恩,徒兒殺身難以報答,一切都聽師父的,不過。」她頓了一頓,道:「一靈這小和尚心軟得很,他只怕不肯下毒。」

  狐女哼了一聲:「虧你跟師父學了多年的天狐媚術,這點小事也辦不了。啊,對了,你要保持女兒身,有些事做不了,這樣,你先試試,不成時,帶他來見師父,我就不信,天狐媚術下,會有不低頭的男人。」

  綠竹道:「那徒兒這就回去,勸他把李玉珠兩個都娶了。」

  「等一等。」狐女道。取出寒犀珠:「你先把這個吞下,師父助你一臂之力,化了它。」

  綠竹叩謝師恩,依言吞下珠子,巫山狐女以內力助她化珠,一個時辰後,珠子化開,綠竹只覺全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狐女道:「得寒犀珠之力,明年二月初二之前,玉女神功可成。總之你自己要想清楚,若想如師父一般百歲不老,就要克制情欲,否則不僅白費了為師的苦心,也浪費了這粒珠子。」

  綠竹點頭記下,辭師回忠義谷。

  正如綠竹說的,上午她離開忠義谷不久,李青龍就領著李玉珠回來了,當時一靈剛替陸雌英拔出體內寒毒,得報不得不出來接待。

  李青龍卻拉著李玉珠直奔仇天圖靈前,到靈前,抱拳道:「天圖兄,小弟教女無方,這裡給你賠罪來了。」回身喝女兒:「給你公爹跪下,叩頭認錯。」

  一靈本是敷衍李青龍父女,這時已有退親之意,只等李青龍開口質問,不想他來這一手,頓時慌了手腳,忙扶著李玉珠,道:「龍頭,不可如此,玉珠,這不怪你,怪我。」

  李玉珠藉勢就趴在他懷裡,嗚嗚哭了起來,李青龍喝道:「還哭,女子三從四德,賢淑為本,丈夫縱有小過,也不可撒潑鬧事,何況大丈夫三妻四妾,尋常事耳,為父我便有好幾個侍妾,你娘若學你,豈非要提劍將她們都殺了?」

  李玉珠給父親一頓喝罵,不敢哭了,只畏畏縮縮的藏在一靈懷中。一靈不由大是心軟,李玉珠人美如花,這些日子來柔情綣綣,一靈不能不為之心動。若不是總想著她愛的其實是仇自雄而不是他一靈,因而生了分,又如何能不愛她。

  這時攬著李玉珠道:「龍頭,是我不好,不怪令愛,其實,我早就想跟龍頭來道歉的,只是為陸小姐拔毒,耽誤了。仇自雄便在父親靈前跟龍頭賠禮了。」說著,放開李玉珠,對李青龍長揖為禮,李青龍忙著,道:「不敢。」一靈又給李玉珠賠禮,道:「玉珠,是我不好,你若生氣,就再打我光頭好了。」

  一句話,倒說得李玉珠父女都笑了,李玉珠依著他,嗔道:「臭和尚,臭哄哄的,誰打你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