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青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女孩子最多十三四歲,精巧的瓜子臉如白玉雕成,身材頎長苗條,一襲淡綠裙衫,腳步輕移,裙裾輕搖,便如一片青荷葉踏波而來。

  「西門青青拜見大王。」

  「西門青青?」吳不賒幾乎是看呆了,直到後腰一痛,被扮作親兵的顏如雪掐了一把,這才醒過神來,「西門紫煙小姐是你什麼人?」「是我姐。」「你是西門紫煙的妹妹?」吳不賒這會兒算是徹底清醒過來了,細看一眼。西門青青迎視著他,明眸如水。吳不賒竟是不敢多看,心下暗歎:「難怪西門家世出後妃,這西門青青,竟一點兒也不遜色於她姐姐。」

  吳不賒轉頭看鮑信:「趙炎這是什麼意思?」

  「西門紫煙小姐因服千夢而昏睡,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主感於大王之誠,特將西門紫煙的妹妹獻於大王,但盼大王能念在我主一片拳拳之意,止息干戈,重鑄和平。」

  「送了姐姐不算,現在又送妹妹,事到艱難用美人,趙炎還真是有種啊!」吳不賒冷笑一聲,「回去告訴趙炎那小王八蛋,真有孝心,就把他老媽送過來,否則就洗乾淨屁股等著吧。」他憤怒之下,口不擇言,被顏如雪又掐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西門青青還站在面前,歉意地看西門青青一眼。西門青青竟一直在看著他,渾不似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兒。

  「鮑大人,你先回去。」西門青青轉頭看鮑信。鮑信被吳不賒的憤怒弄得正手足無措,忙道:「好,好,有勞西門小姐了。」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西門青青轉過身來,看著吳不賒。

  不等她開口,吳不賒道:「西門青青小姐,你也回去吧!這些事情,不是女孩子應該摻和的。」西門青青直視著他:「大王真的是為了要拿到春曉救醒我姐姐而發兵嗎?」吳不賒不想聽她的勸說,但她是西門紫煙的妹妹,不好過於粗魯,道:「青青小姐,不必說了,請回吧!」

  「難道和姐姐比,我真的這麼難看?」她盯著吳不賒,明眸的眼波似嗔似怒。吳不賒與她眼光一對,心中竟是怦然一跳。

  「不是,你長得非常漂亮,再過兩年,你會比你姐姐更漂亮。」吳不賒不敢多看,微垂下眼光。

  「那大王能為我收兵嗎?」笑容突然就在她臉上綻放開來。那笑容是如此的燦爛嫵媚,吳不賒雖垂下眼簾,只是一點餘光瞟著,也自驚心。沒辦法,睜著眼睛,只要是男人就沒辦法拒絕她。

  吳不賒閉上眼睛,暗暗深吸一口氣,斷然搖頭:「不能。」說著,轉過身,「送客。」

  說完,吳不賒向顏如雪眨眨眼,做了個吐氣的表情。西門家不僅是世出後妃,簡直還出妖怪,十三四歲還沒完全長成的女孩子就如此妖媚,真要長成了,那還了得。

  「這位是顏妃顏姐姐吧?」

  這句話突如其來,吳不賒一愣,顏如雪也是一臉錯愕。吳不賒轉回身,看向西門青青。這小丫頭還是滿面笑容,不過這笑卻變換了內容,剛才是誘惑,這會兒卻是天真,還帶著一絲絲的小得意。

  「吳大哥,謝謝你!」

  「你……你……我……」吳不賒一時真不知道怎麼答她。這個小丫頭,難道真的是個妖怪,否則又是怎麼猜出這位屍蓮王就是吳不賒的?

  「奇怪我是怎麼看出來的吧?」西門青青笑得越發得意了,大眼睛瞇成彎月形,小鼻子還微微往上聳起,可愛無敵,「當日吳大哥從戮妖谷中脫險,姐姐去追風城卻沒能見到吳大哥。但她說,吳大哥英雄蓋世,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必然會有驚天動地的舉動出來。近年天下大事,最轟動的是天馬族的突然崛起,不過當時真沒去想,吳大哥就是那個白手奪位的天馬族族長,因為後來你又回了追風城。可為什麼我又能猜出你就是吳大哥呢?一是你上天庭採春曉的事太奇怪。姐姐在屍蓮國,你追風國吳大王要春曉做什麼?二是吳大哥你第二次復活後,竟然就失了蹤,而屍蓮王偏偏就突然出兵,死追著趙炎要春曉。三,也是最重要的,我剛才試探大哥,換了其他人,都不會讓我回去。不是我自誇,我姐姐也說我比她漂亮,就算我無法取代她,但不至於讓男人厭棄。吳大哥卻斷然讓我回去,而且我從你的眼光裡,看到了抑制不住的怒意,還有隱隱的憐惜。你在憐惜什麼?你在憐惜我姐妹的命運!如果你不是吳大哥,你只是一個好色的男人,你怎麼可能有這種眼光?」

  「好個鬼丫頭!」顏如雪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走過去拉著她的手,「上次紫煙到我那裡,說有個妹子,長得漂亮也算了,最是古靈精怪,今天算是見識了。」

  西門青青「咯咯」笑道:「姐姐回來,說吳大哥幾位妃子個個都是迷死人不償命的大美人,尤其是顏姐姐,更是傾國傾城。今日見著姐姐,果然是天下絕色。」

  「這張小嘴兒,怎麼就生得這麼巧。」顏如雪假嗔著掐她,兩女笑作一團,眨眼便親熱得不得了。吳不賒還在一邊發傻,這個變故,實在太出乎他意料了。他猛然想到一事:「西門小姐,那消息是你派人送來的?」

  「吳大哥,你還是叫我青青吧!」西門青青點頭,「是,趙炎垂死掙扎,我擔心吳大哥不防之下吃虧,所以叫人送了信來,卻沒想到吳大哥另有奇兵。」

  「那你今天來……」

  西門青青哼了一聲,好看的小鼻子皺起:「趙炎那小賊不甘心失敗,只盼靠美色能殘延喘息,不過我今天還帶了一把刀來。」她袖底滑出一把短匕,寒光閃閃,把吳不賒嚇了一跳。這樣的小美人,手裡捧著鮮花還相得益彰,拿把匕首就恐怖了。

  「如果屍蓮王不是吳大哥,我就刺殺你後再自殺。刺殺只是假刺殺,自殺卻是真自殺。我要以我的死激起屍蓮王的怒火,去把趙炎那狗賊徹底毀滅。」說到這裡,她忽地衝吳不賒行下禮去,「吳大哥,請你一定不要放過趙炎那狗賊。」

  顏如雪忙扶她起來。吳不賒點頭:「你放心,我絕不會放過趙炎的。」

  「還有件事,吳大哥,你能讓人把姐姐接回來嗎?」西門青青眼裡霎時就盈滿了淚水,「娘死得早,從小就是姐姐和我最親。就算她再也不會醒過來,我也要天天陪著她。」

  她的話,讓吳不賒心底發酸。他有能力把趙炎撕成碎片,有膽子把天庭徹底摧毀,但他卻沒有辦法找一朵春曉來,救醒西門紫煙。

  「我立刻派人回去,讓吹雪護送西門小姐回來。」吳不賒點頭,轉頭向外,「傳令,大軍開拔,殺向悲歌城。」

  鮑信本已出城,對西門青青的美色,他還是信得過的。屍蓮王死纏不放,不就是癡迷於西門紫煙的美色嗎?現在有了個足可與西門紫菸媲美的西門青青,而且還是西門紫煙的妹妹,沒道理不退兵啊!他正胡思亂想,突聞身後號角忽起,轉頭一看,只見大軍出動,朝悲歌城開去。鮑信驚怒交集,卻也無法可想,只有快馬回稟趙炎。

  趙炎得報,那種失望、憤怒,難以用言辭形容。宮中珍玩,打碎一地。西嶽帝君也是滿腔絕望,道:「早知道這魔王要死纏爛打,當日不毀了春曉就好了。」

  這時候說這個有什麼用,趙炎狠狠瞪他一眼,咬牙道:「悲歌城守不住,上天去。倚天門而守,我倒要看看,那魔頭難道真有膽子殺上天去?」

  太息城外一戰,五國聯軍崩潰,趙軍損失最重,卻也還有五六萬精騎逃了回來。趙炎當下點起五萬精騎,護著他逃回西嶽府。到西嶽府,西門柔接著,五國聯軍在太息城外戰敗的事,她還不知道,聽得一敗塗地,驚得俏臉慘白。趙炎狗入窮巷,腹中反是一腔戾火,狠狠盯著西門柔,隱秘地使了個眼色。西門柔明白他的意思,故意灌醉了西嶽帝君,送去小妾房中,自己偷偷溜出來與趙炎相會,見面便道:「到底怎麼回事?有四大金剛還有五國八十萬聯軍,怎麼會敗呢?」

  「我怎麼知道,簡直就是碰上鬼了。」趙炎一腔邪火,揪著西門柔衣服猛一撕,「刺啦」聲中,華麗的裙衫一破兩半。西門柔沒想到他這麼粗魯,「啊」的一聲驚叫,以手護胸。趙炎懶得和她玩情調,拉著她身子一轉,壓在小花桌上,一把扯去紗褲。

  「老十九有名無實,楚王也遞了順表,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可是,就在那一刻,我竟然就敗了。為什麼?為什麼?四大金剛,八十萬大軍,竟然敗了。吳不賒那個妖孽,竟然屢殺不死,竟然會和屍蓮王勾結,在關鍵時刻突襲我軍後背。本來我已經勝了的啊,卻就那麼敗了。我不甘心,不甘心啊!」趙炎一面瘋狂地動著,一面不絕嘶叫。西門柔略帶著痛苦的呻吟聲,混和著他的嘶叫聲,一種絕望的淫糜,瀰漫在西嶽府上空。

  西嶽帝君並不知道自己的女人日日在別人胯下承歡,只是緊緊盯著吳不賒大軍,又開壇作法,求佛求道拜天拜地,將西嶽府歷代帝君和亡靈全部問候了一遍,只盼吳不賒打下悲歌城止步,再莫要追到西嶽府來了。可惜的是,綠帽烏龜天不佑,吳不賒聽說趙炎逃往西嶽府後,不打悲歌城,反而率領大軍,直接向西嶽府殺過來。

  得報,西嶽帝君幾乎當場就要哭出來,太欺負人了,卻還沒地方說理去。

  「屍蓮王會不會進攻西嶽府?西嶽府可是五嶽之一,他敢逆天嗎?」西嶽帝君咬著牙,自己卻也覺信心不足,「他如果真敢攻打西嶽府,我就……我就……我就上天告他去。」他猛然興奮起來,「對了,我上天告他去,讓天帝下詔譴責他。天帝下詔,所有人類國家共同對抗魔族的入侵,嚇也嚇死他。」

  「白痴。」趙炎看著西嶽帝君如抽瘋的蒼蠅一樣亂轉,心底暗罵,倒也不阻止他。其實,趙炎心底也沒了主意。

  西嶽帝君當日就上天去了,吳不賒的大軍則日漸一日逼近西嶽府。

  西嶽帝君上稟天帝,十九王子這天帝的位子還沒坐熱呢,聽說趙炎的五國聯軍在有四大金剛幫助的情況下還打了敗仗,屍蓮軍更有可能攻上天界,嚇得差點當場尿褲子。西嶽帝君說什麼就是什麼,下詔譴責,號令勤王,天界大徵兵,詔令寫了一道又一道,只是蓋印都蓋得手抽筋,但真的有用嗎?其他不說,僅天界徵兵就行不通,天界富裕,天界百姓沒人願意當兵,尤其說是要和魔族打仗,原有的幾個天兵還紛紛開了小差,更別說報名來當兵了。

  西嶽帝君不管這些,拿了詔令下天,麻稈打狼,好歹也是個倚仗。興沖沖回府,他直奔內宅。一個女子見了他,轉身就跑。

  西嶽府裡侍女、丫環數百,西嶽帝君能叫得上名字的沒幾個,不過這女子他有印象,是西門柔的貼身丫頭,叫新綠,記得有一回興起,還在後園裡輕薄過一回。按理說,她見了他該上來請安,再使點兒狐媚子手段,沾點雲雨,就有可能收房,跑什麼跑,而且還慌慌張張的。

  西嶽帝君心下起疑,喝道:「站住!再跑打斷你的腿。」

  新綠被他一嚇,站住了,轉身跪倒:「叩見老爺。」

  「你跑什麼跑?撞鬼了啊?」

  「妾身……沒……妾身……」新綠小臉嚇得慘白,結結巴巴,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西嶽帝君心下起疑:「這賤人這般慌張,難道與人在這裡偷情?不會啊,哪個奴才狗膽包天,敢到內宅來?」他功力不弱,雖然耽於酒色,底子還在,當即運起玄功,靈力放開,若新綠真是與人幽會,那人必在左近,百丈之內,鼠噬蟻爬,全逃不過他的耳朵。這一凝神,一個聲音立時就直鑽進耳朵裡來:「騷狐狸,換個姿勢……看我……死你……」

  男聲,西嶽帝君眉毛一揚,突然覺出不對,這聲音熟,是趙炎。趙炎進了內宅,這也太放肆了吧?莫非看上了哪個丫頭?西嶽帝君一口氣鬆了下來,雖然有些過分,也屬正常。公侯之家,準備姬妾給尊貴的客人侍寢本就是常事,只是趙炎進了內宅有些不合適而已,其他的倒也無所謂。不過下一刻,西嶽帝君的眉頭猛地又是一凝,他聽到了女人的呻吟聲,那個呻吟聲熟悉至極,先還以為聽錯了,再聽得一句,沒錯,是西門柔的聲音。

  西嶽帝君霎時就明白了,新綠甫一見他,立即慌慌張張往裡跑,不是與人幽會被他撞破了,而是西門柔在與趙炎偷情,新綠望風,見了他趕緊去報信。

  「賤人!」西嶽帝君狂怒衝頂,手一伸,一掌拍在新綠頭頂。新綠立刻七竅噴血,一命嗚呼。西嶽帝君更不看她,飛步進宅,到寢室前,一腳踢開房門。入目的景象讓他目眥欲裂,大床上,兩個人正死死纏在一起,正是趙炎和西門柔,兩人都是一絲不掛,通體大汗。

  趙炎兩人正自要死要活,全沒聽見西嶽帝君奔進來的腳步聲,直到房門「砰」的一下被踹開,這才受驚回頭。一眼看到西嶽帝君,趙炎一驚跳起,也不及穿衣,扯了床薄被掩了下體,一躍從後窗躥了出去。

  年輕人反應快,西嶽帝君追之不及,看西門柔還張著雙腿在那裡發呆,他血氣衝頂,暴叫一聲:「我斬了你這賤人!」拔劍衝向西門柔。

  西門柔一聲驚叫,想逃卻來不及了,往床裡一鑽,腦袋鑽進了被子裡,卻把一個肥碩的大白屁股露在了外面。西嶽帝君一眼看見,心上都要滴出血來,急怒之下心神錯亂,卻不防有個凳子橫在腳前,一下絆著,「撲通」摔了一跤。西嶽帝君越發暴怒,翻身爬起,衝到床邊,劍方揚起來,忽覺胸口一痛,低頭一看,胸前戳出一物,竟是一截劍尖。西嶽帝君眨了眨眼睛,難以相信,伸手摸了一下,才知道不是幻覺。他轉過頭,一眼看到了趙炎,全身兀自光溜溜的,正一臉獰笑看著他。

  「趙炎,你……你……」

  「你去死吧。」趙炎抽出寶劍,猛然揚起,一劍砍在西嶽帝君脖子上。這一劍力大,西嶽帝君一個腦袋直飛起來,「撲通」一聲落在床前花桌上,落得巧,竟就戳在了桌面上,眼睛仍是難以置信地大睜著。

  西門柔聽得響動,從被子裡鑽出來,看到小花桌上西嶽帝君的腦袋,嚇得「呀」的一聲尖叫:「你……你……殺了他……」

  「我不殺他,他就要殺了你。」趙炎一臉獰笑,「你不殺人,人便殺你,你不吃人,人便吃你,這本就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

  「他……他死不瞑目。」

  「死不瞑目又怎麼著?咬我啊?」趙炎把下身一挺,哈哈狂笑,「不敢咬我?不敢咬我你看著我有什麼用?看著我玩你的女人嗎?那你就看好了。」忽地伸手,一把扯過西門柔。西門柔驚呼聲中,他已挺身直入。殺夫而姦妻,趙炎陰暗的心因極度刺激而邪火狂漲,不絕狂笑。

  吳不賒大軍不急不徐地趕往西嶽府。這日離著西嶽府已不過百里,忽報有使者來。那使者奉上一封信和一個木頭盒子。吳不賒猜趙炎必然又在玩花樣,可打開信一看,仍舊嚇了一跳。趙炎在信裡告訴他,木盒裡裝的是西嶽帝君的腦袋,春曉被毀,是因為西嶽帝君想要藉春曉殺死吳不賒。獸兵給屍蓮軍助力,趙炎以為吳不賒和屍蓮王勾結在了一起,所以獻上西嶽帝君的腦袋,希望屍蓮王還有吳不賒能止息怒火,收兵息戰。

  「趙炎竟然砍下了西嶽帝君的腦袋,還真是下得了手啊!」吳不賒大是咂舌,打開木盒,正是西嶽帝君的腦袋,猶自怒目圓睜。

  「趙炎那小子以為我和屍蓮王是兩個人,砍了西嶽帝君腦袋送了來,他認為我出了口氣,或許會勸屍蓮王退兵。他小子確實是個梟雄,敢想敢做。」吳不賒不願多看,蓋上盒子,搖搖頭,「西嶽帝君是死不瞑目啊!」

  顏如雪也自驚訝嘆息:「西嶽帝君為五嶽帝君之一,被趙炎利用,最後卻又被趙炎出賣,怎麼可能瞑目。」

  「這下西門柔該高興了。」吳不賒冷笑,「先幫著趙炎來騙我,毀了春曉,害了紫煙,這會兒連丈夫也被趙炎殺了,嘿嘿。」

  西門青青在邊上,顏如雪對吳不賒使個眼色,拉著西門青青的手,一時卻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嘆息道:「女人啊,總是這般命苦,唉!」

  「她才不命苦呢!」西門青青冷笑,「你們不知道,她和趙炎早有姦情。姑父還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呢,怎麼可能瞑目!」

  這話可真是石破天驚了。吳不賒驚得差點兒跳起來:「我就說了,趙炎逃去了西岳府,西嶽帝君可是一大助力呢,這會兒怎麼會為了不一定能起作用的賠罪殺了他?原來還有這個內情。十有八九,西嶽帝君撞破了趙炎和西門柔的姦情,幫著奸夫殺親夫,嘿嘿……」

  顏如雪看西門青青臉色不對,扯一下吳不賒:「好了,你少說兩句吧!」

  「沒事。」西門青青輕輕哼了一聲,「自從知道她為了騙殺吳大哥不惜毀了春曉,我就再不當她是我姑媽。因為唯有春曉能救姐姐,她不知道也算了,知道還這麼做,她當自己是我們的姑媽嗎?」她一臉激憤,吳不賒、顏如雪對視一眼,一時也插不了嘴。

  「吳大哥,你不妨給趙炎回封信。」

  「什麼?」吳不賒不知她的意思。

  西門青青嘴角微微上翹,她的嘴唇小而纖巧,淡粉的顏色,這麼翹著,猶如初綻的玫瑰花瓣兒,但說出來的話卻讓吳不賒嚇了一跳:「吳大哥你可以在信上說,當初上追風城騙吳大哥的是西門柔,所以毀了春曉的主犯不是西嶽帝君而是西門柔。趙炎為人,最是涼薄狠毒,看了信,必會出手對付西門柔。她為了姦夫、姪女可以不顧,親夫可以殺害,到最後被姦夫出賣,咱們看她是哭還是笑?」

  這些日子整天在一起,顏如雪問了西門青青的年齡,十三歲不到,這麼小小的女孩子,想不到心腸卻是這般狠烈。想到她當日暗送消息,後又帶刀而來,再想想西門紫煙、西門柔,吳不賒不得不感嘆:「這西門家的女孩子,還真是個頂個的不一般。」

  西門青青堅持,吳不賒還真就照她的意思給趙炎回了封信,不過多加了一句「久聞帝君夫人美艷驚人渴欲一見」的話,這是擔心趙炎下手太狠,像對待西嶽帝君一樣,把西門柔的腦袋送過來。西門青青雖然說不認西門柔這個姑媽,但吳不賒還是要多加一分顧慮。

  趙炎看了吳不賒的信,不怒反喜,哈哈大笑,斜眼瞟向西門柔:「屍蓮王僅僅玩你家青青看來不過癮,想讓你們姑姪同床呢!」

  西門柔臉上變色:「你真打算把我送給尸蓮王?」

  「放心。」趙炎笑道,「我不會虧待你的,只要你能勸得屍蓮王退兵,我會扶你的兒子做下一任的西嶽帝君。」

  趙炎五萬大軍進駐西嶽府,殺了西嶽帝君後,把西嶽帝君的親信也盡數殺了,整個西嶽府現在全控制在趙炎手裡。先前戀姦情熱,西門柔也不以為意,這會兒卻是想反抗也沒有辦法。她咬牙道:「趙炎,記住你今天的話,如果你說話不算數,我西門柔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身為西門家的女子,西嶽帝君的夫人,無論西門柔心性如何,她都有她的尊嚴。和趙炎偷情,那是她自願,可趙炎要把她送給尸蓮王,卻絕對是一種屈辱。如果只是為了自己,她不會屈從,可趙炎說扶她兒子做下一任西嶽帝君,卻是抓住了她的命門。女人會犧牲任何男人,卻會為了自己的兒子,作出任何犧牲,這就是母性。

  聽說西門柔來了,西門青青冷冷一笑:「我就知道。我懶得看她的樣子,不想見她。」

  她不想見西門柔,顏如雪便在後面陪她,吳不賒獨自見西門柔。

  西門柔精心打扮過,見了吳不賒,行了一禮,眼光直瞟過來:「早聞屍蓮王白手起家,英明神武,雄才絕代,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她眼睛裡彷彿帶著鉤子,吳不賒被她眼光一瞟,心下竟是怦然一跳,小腹也猛然發熱,心底不由暗叫:「這女人,難道會勾魂?」

  上次在追風城,初見西門柔,吳不賒就頗為驚豔,甚至幻想過這美豔熟婦在床上那無邊的風情。這段時間,見識了西門柔的手段、心性,就彷彿一條美麗的蛇,終於了解了她的毒性,吳不賒對西門柔已是極為厭嫌。照理說,就算西門柔脫光了扯他上床,他也不會有興趣,沒人會抱一條蛇上床。再沒想到,與西門柔見了面,被她這麼瞟上一眼,竟仍然會有這種反應,難怪有人說,男人是下半身動物,還真是沒錯啊!

  見吳不賒發呆,西門柔抿嘴一笑,上前兩步,叫:「大王。」她這一抿嘴,掩著了半張臉,卻比整張臉全露出來更加誘人,這一聲「大王」叫得,更恍似放了糖,要命啊!

  吳不賒實在是抵擋不住,只好閉上眼睛,道:「西門夫人,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誰?」

  再睜開眼,眼裡已滿是譏笑。他神情大變,西門柔臉上變色,停住腳步,一臉狐疑地看著吳不賒:「你是?」吳不賒一笑,身子一搖,化出本像。

  「你是吳不賒?」西門柔尖叫出聲,連退數步,一張臉霎時沒了半分血色。

  「你竟然做了屍蓮王!難怪……難怪……」難怪什麼,她不說,吳不賒也知道,是為了西門紫煙死纏不休。若屍蓮王不是吳不賒,又怎會為了一個女子花費這麼大心力!西門紫煙哪怕再美,也只是一個女人而已,這世上還缺少美女嗎?唯一的原因,不是因為美,而只是因為不可替代。

  「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嗎?」吳不賒其實很想說,你現在還想誘惑我嗎?但話到嘴邊,終究改了口。

  「我無話可說。」西門柔閉上眼睛,「你殺了我吧。」

  西門青青只說讓趙炎把西門柔送來,到底要怎麼處理,她卻沒說。不管怎麼說,西門柔都是她的長輩,再恨,一個殺字也是說不出口的,而顧忌著她姐妹兩個,吳不賒也不可能對西門柔下手。

  「我不殺你,你走吧。」吳不賒揮手。

  西門柔愣愣地站了一會兒,轉過身,緩緩走了出去。來時,她想要誘惑吳不賒,提著氣,整個人艷光逼人,這會兒氣沮神消,人好像矮了一截,緩步而出的背影,是那般的落寞悽涼。

  吳不賒雖然厭憎她的冷酷無情,但看著她的背影,心中也隱隱生出一絲不忍,暗暗感慨:「西門家的女孩子,老天爺生得她們如此美麗,卻又對她們如此無情,為什麼就不能給她們一個同樣美麗的結果呢?」

  趙炎是深知西門柔的誘惑力的,如果說西門青青還不能讓屍蓮王滿足,加上西門柔,絕對夠了,這一點兒他可以肯定。就拿他自己來說,如果西門青青、西門紫煙、西門柔三個人站在一起,讓他挑一個抱上床的話,他一定先挑西門柔。不是說西門柔就比西門紫煙兩姐妹要漂亮,只是她那種少婦艷熟的風情,對男人的誘惑力實在比西門紫煙姐妹這些青澀的少女要強得太多。因此西門柔一出發,趙炎一口氣就鬆了下來,屍蓮軍必會後撤。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屍蓮王竟然是吳不賒。西門柔或許對天下一切男人通殺,卻對吳不賒不起作用。就算她對吳不賒的下半身起作用,他還有上半身呢,雖然大多數時候屁股決定腦袋,但偶爾也會有腦袋發熱的時候。

  次日,吳不賒下令大軍繼續向西嶽府進發。趙炎得報,氣急敗壞,破口大罵:「玩了西門柔那樣的極品女人,還不知足,你到底要什麼?」

  這句話,在吳不賒大軍到了西岳府山下,趙炎請他出來相見,當面就問了出來。

  「我到底要什麼?」看著趙炎氣急敗壞的樣子,吳不賒忍不住大笑起來,「想知道我是誰不?」

  先前瞞著屍蓮王這張牌,一是屍蓮國這邊不好處理,花搖尾突然成了吳不賒,不太好解釋。另一個就是想打趙炎一個出奇不意,措手不及。趙炎全心全意對付他這屍蓮王,忘了那邊的吳妖王,關鍵時刻牛八角奇兵突出,扭轉戰局,趙炎全盤皆輸。所以,這會兒就沒必要再瞞著了。

  「你是誰?」他這話怪,趙炎一臉驚怒變成一臉疑惑。

  這會兒兩軍陣前,身後數十萬屍蓮軍,當然不能像獨對著西門柔一樣直接變回吳不賒的本相,那非亂了軍心不可。吳不賒有辦法,肩膀聳了一聳,左肩膀上又生出一個腦袋來。

  「吳不賒吳妖王?」趙炎尖叫出聲。叫得太急,嗓音像是擠出來的,又彷似公鴨子被捏住了脖子。

  「原來屍蓮王是你,怪不得,怪不得!」趙炎口中喃喃,面若死灰。他深知和吳不賒結的仇有多深,屍蓮王既然是吳不賒,便再無任何迴旋的餘地。

  「趙炎,你我之間本無深仇,雖有過節,各憑本事,我本事計謀不如你,死在你手裡也是活該。可西門紫煙呢?」吳不賒話聲冷厲如刀,「西門家世代王親,西門紫煙更於國有功,你明知只有春曉能夠救她,為什麼偏要這麼狠心,毀了春曉,對你到底有什麼好處?」

  「沒有好處,但我就是不想讓她活轉來,尤其不想你去救她。」趙炎灰敗的臉突然冒起紅光來,扭曲著,歇斯底里,脖子上的筋突兀著,「你知道嗎?西門紫煙為什麼不肯嫁給我?她居然說,她喜歡你。你有什麼好?你自己說,你有什麼好?」他狀若癲狂,吳不賒一時倒有些發蒙,也是因為從趙炎嘴裡聽到西門紫煙喜歡他吳不賒的話,一時傻在那裡。

  「你長相不如我,身世不如我,智謀不如我,手腕不如我,甚至你連人都不是,只是個妖孽。可西門紫煙居然說喜歡你,居然說喜歡你!」趙炎十指戟張,神情獰惡,似乎想要抓住些什麼東西,狠狠地撕裂,「我丟不起這個人!我趙炎長到這麼大,從來沒有這麼丟過人。所以我要你死,我更要她付出代價。不嫁給我,那就去屍蓮國嫁給屍蓮王吧,給屁股上生著一條尾巴的屍蓮王玩弄,再生一窩紅毛綠眼帶尾巴的小獸人,那會兒我就接她回娘家,那才落到我眼裡,哈哈哈哈……!」他瘋狂地笑著,沉浸在自己的幻想裡,彷彿忘記了吳不賒就是屍蓮王的事。

  「趙炎,你卑鄙無恥!」西門青青和顏如雪一起,女扮男裝藏在親兵隊裡,聽得氣憤不過,衝出來怒罵。趙炎瞟她一眼,不屑一顧,瞪著吳不賒,忽又「嘿嘿」笑了起來:「吳妖王,你厲害,天雷都炸你不死,屍蓮王也被你殺了,西門紫煙的好戲我看不到了,可是又怎麼樣呢?你再有本事,就算能把天翻過來,又怎麼樣呢?沒有春曉,西門紫煙死定了,你們到陰間去相會吧,哈哈哈哈……!」他狂笑著,打馬回去了。西門青青氣得全身顫抖,顏如雪拉著她的手勸道:「他瘋了,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吳不賒也沒想到趙炎如此瘋狂,不過估計也是被他這屍蓮王的本相刺激的。現在的趙炎,就像輸光了一切的賭徒。

  「進攻!把他最後一隻爪子砍掉。」吳不賒揮軍進攻。

  西嶽山極險,趙炎一直沒有上天,就是想恃險而守。他一直有種僥倖心理,或許屍蓮軍見地勢太險,攻兩次攻不下來就會撤兵,那他就不必上天了。十九王子可以說是他一手扶上去的,天庭各方勢力不敢亂動,也是因為畏懼趙國強大的兵力。如果他一路逃上天去,敗象顯露,各種勢力立刻會跳出來,可就大大的麻煩了,所以他竭力死撐,不到最後一刻,臉面就始終要撐著。吳不賒一顯露本相,他便絕望了,屍蓮王或許會因地勢不利攻兩下撤兵,吳不賒卻絕對不會。西岳峰哪怕再險十倍,五萬殘敗的趙軍也抵擋不住三十萬屍蓮軍的狂攻。趙炎當機立斷,留一部分兵力掩護,大部分兵力隨他撤上天去,倚天門而守。

  屍蓮軍攻下西嶽府,吳不賒卻沒有急著殺上天去,而是下令收集柴草。花逐天等人不明所以,還以為要燒了西岳府呢,隨便找了點乾柴堆在西嶽府門前就算應付了事。吳不賒一看,當場給花逐天一腳:「不夠,再找,至少要超過這個量的一百倍,越多越好。」

  一百倍,花逐天舌頭吐出來多長,不敢問吳不賒到底要那麼多柴做什麼,只苦著臉道:「哪裡有那麼多現成的乾柴啊!」

  「這些不是?」吳不賒一指西嶽府,「拆,全拆了。」

  建房子,魔族只有乾瞪眼,如此精美的建築,砸碎三十餘萬屍蓮兵的魔腦子也建不出來,可是搞破壞,嘿嘿,個個都是高手。一聲令下,偌大的西嶽府,上千年的建設,無數華麗精美巧奪天工的建築,幾天內便被拆成了一片白地。

  西門青青沒少來西嶽府玩,雖然恨著西門柔,可眼看著這麼漂亮的西嶽府被生生拆毀,也有些不忍,問吳不賒:「吳大哥,你拆房子做什麼啊?」吳不賒笑:「不做什麼,我就看著這西嶽府有氣。」

  西門青青信以為真,顏如雪卻是不信,她了解吳不賒的奸商性子,他會和人鬥氣,卻絕不會和東西財物嘔氣。她偷偷問吳不賒:「你到底在玩什麼鬼花樣?」吳不賒淫笑:「花樣啊,你晚間就知道了。」話音未落,腰間挨了顏如雪一掐。

  柴草準備充足,大車裝了,運上天去。雲路出口的關卡太小太矮,趙炎也沒在這裡浪費僅有的一點殘餘力量,而是整體撤入了西天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