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魔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趙炎大軍開到,吳不賒出城十里迎戰,天有些陰,似乎不適宜作戰。但趙炎大軍既然開來了,吳不賒當然不能不出戰,以免墮了士氣。他卻不知道,這是趙炎特意選定的日子,陰雨天,雲中雷力更強,雷火煉魔,更具威力。

  兩軍對圓,四大金剛跨步出陣挑戰,滅天神魔腹中發出低吼,能聽得出聲音中的興奮。吳不賒卻隱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囑託滅天神魔:「不可大意。」滅天神魔隨口答應,持棍出陣,步伐越來越快。四大金剛也加快步子迎上,嘴中都發出沉悶的低吼,恰如天際隱隱的悶雷。看看奔近,滅天神魔大棍一舉,棍隨身進,橫裡掃去,四大金剛堪堪停步,四人並成一排,各舉兵器,轟的一聲巨震,逆天棍與四大金剛兵器撞在一起,火花濺起丈許來多。四大金剛各退一步,合四人之力,仍然抵擋不住滅天神魔的百萬魔力。

  這一下拼得爽,滅天神魔興奮得一聲狂吼,復又一棍掃出。四大金剛各上一步,仍是四人合力,共架滅天神魔的大棍,一撞之下,再退一步,再進,再拼,雖然不敵,這勁頭倒足。滅天神魔高興壞了,口中不絕低吼,一棍又一棍,不停地猛砸。兩軍兵士雖然隔得遠,但那兵器撞擊聲實在太大,一下兩下還罷了,這麼連續撞擊,誰也受不了,不少士兵扔了兵器,以手掩耳,便是吳不賒也想拿手去掩著耳朵。

  顏如雪陪在吳不賒身邊,換了男裝,一身親兵服飾。如果不看她的臉,鎖子甲乾淨利落,裡裡外外透露著矯健英武,可一看她的臉就不行了,太秀氣,這樣的臉配這樣的甲只能上戲台子,不能上戰場。偏偏她身後還有個駝玉兒,駝玉兒背後還有八個女妖,都是一般裝扮,在吳不賒身邊便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顏如雪好看的秀眉微微皺著,吳不賒注意到了,道:「這些傢伙,打鐵呢?——你把耳朵掩上,要不乾脆到後面去躲躲。」

  「沒事。」顏如雪搖頭,給他一個笑臉,秀眉卻始終不曾展開,道,「我是奇怪,四大金剛明明不敵,為什麼還要這麼硬碰硬?四大金剛分開,分進合擊,效果不是要好得多?」

  「是啊。」吳不賒也奇怪半天了,「可能是他們身子太笨重,怕合擊速度太慢,掩襲的來不及牽制,正面的已經垮了吧。還有一個,滅天神魔一身鋼板,身上就是挨上一下兩下也沒什麼事,牽制不起作用。」他這解釋,不是沒有道理,可就是自己聽著也無法相信,總覺得怪怪的,卻又不知道怪在哪裡。

  他們不知道,四大金剛這麼明知不敵還硬接硬架,目的是要消耗滅天神魔的力量。滅天神魔魔力驚天,四大金剛合力仍然不是他的對手。無論是趙炎還是西嶽帝君,都不敢肯定,引來的雷火就能一下子摧毀滅天神魔,萬一被滅天神魔抗住了,反是引雷的四大金剛被毀滅了,那就糟糕至極。所以趙炎他們想了這麼個法子,讓四大金剛和滅天神魔先硬拼上一陣,消耗滅天神魔的一部分魔力,再引雷火,或可一擊成功。

  這麼拼了有大半個時辰,四大金剛忽地一分,滅天神魔拼順手了,收招不及,一棍掃空,怪異的一聲嘯叫,再舉棍時,面前的電金剛、雲金剛忽地丟了兵器,大步跨上,一左一右,分別抱住了他的兩條胳膊。

  滅天神魔措手不及,又驚又怒,猛力甩動身子,想要把兩大金剛甩開。拼力氣,四大金剛合力也不是滅天神魔的對手,但這麼抱上來,連身子貼上,每尊金剛都有十幾萬斤呢,滅天神魔想要甩脫,可沒那麼容易。便在這時,繞到兩側的雷金剛、風金剛也撲到了,同時一跪,一左一右,抱住了滅天神魔兩條腿。

  這變化太怪,吳不賒失聲叫道:「這是要做什麼?打不贏耍賴嗎?」

  顏如雪秀眉微皺,也是不明所以。

  電金剛、雲金剛抱手不算,風金剛、雷金剛還上來抱腿,滅天神魔終於徹底被激怒了。他一聲怒吼,丟了逆天棍,長臂展開,一手摟了電金剛,一手摟了雲金剛,便要把兩金剛摔倒。如果滅天神魔用拳頭,無論四大金剛中的哪一個都接不住,可玩摔跤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還是那個原因,除了力氣,還有體重,四個十多萬斤的鋼鐵疙瘩用蠻力纏住滅天神魔,他哪裡能甩得開!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濃厚的烏雲已遮蓋在了戰場上空,四大金剛一抱住滅天神魔,身上同起一道電光,只聞一聲炸雷,烏雲中突然射出四道巨大的閃電,猛然射在四大金剛身上。四大金剛是抱著滅天神魔的,雷火一射在四大金剛身上,立即便同時傳到了滅天神魔身上。

  四大金剛受不了雷火的灼燒,同聲痛嚎,卻是死不鬆手。雷火不像平時的閃電般,一閃而滅,雷符的接引,天上雷雲中的雷電源源不絕地被引下來,形成四條巨大的電柱,如四條銀龍,狠狠咬著四大金剛,又從四大金剛身上伸出四隻龍爪,死命地抓住滅天神魔。

  四大金剛嚎,滅天神魔也同時痛嚎,四股雷電,纏繞著五尊鋼鐵巨怪,不停地灼燒。五怪則在雷電中不絕地嚎叫,那種場景,駭人心魂,雙方上百萬人馬,全都看呆了。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張大嘴巴,腦子裡一片空白,只知道傻傻地看著,再不能起任何念頭。吳不賒、顏如雪是這樣,另一面,趙炎、西嶽帝君也是這樣。他們雖然是策劃者,可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滅天神魔一直在竭力掙扎著,想要把四大金剛甩開,想要從雷火中掙脫開來,但雷火過於強大,他雖有百萬魔力,便與天地間的雷電相比,還是太渺小了,又怎麼可能掙得開!驀地裡,他仰首向天,震天長嘯,嘯聲中,一道冷焰從口中噴出,直射上天,冷焰粗若合圍,一射百丈。

  「丹焰!」西嶽帝君失聲驚呼,「想不到這魔怪體內魔丹如此之強,怪道有如許巨力。」

  丹成時,會在周身形成一圈光芒,是為丹焰。一般的丹焰,都是均勻地包在身周,像滅天神魔這樣,將丹焰凝成一股從嘴中噴出,不是做不到,有些修為深的也做得到,但最多噴出丈餘,焰柱也最多有拳頭粗細。滅天神魔這股丹焰,粗若合圍,一噴百丈,那就太驚人了。西嶽帝君雖貴為一嶽之尊,見多識廣,卻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他卻不知道,滅天神魔體內魔丹乃是九丹合一,而每一尊神魔又有九粒丹。此丹焰,乃九九八十一粒魔丹被雷火煅成一體狂噴出來,才有如斯盛景。

  雷電對有靈之物最為敏感,所以到處都有雷電劈人、劈樹、劈妖孽怪物之說,卻沒聽說過哪裡有雷電劈石頭的。而滅天神魔噴出的這丹焰,正是魔靈最盛時的顯現,與四大金剛身上的雷符相比,丹焰對雷電的吸引力要大上百倍。纏在四大金剛身上的雷電猛然掉頭,同時撞上滅天神魔噴出的丹焰,霎時融為一體。丹焰本來就已極粗,再加上四股雷電,頓時又粗了一倍不止,立在天地之間,白光閃耀。那條光柱,便在百里外也能看到,光芒比初昇的太陽還要強烈得多。

  所有人都覺得光芒太強,想要閉上眼睛的時候,天地間突地一暗,卻是滅天神魔猛然一吸,把整條光柱一下就吸進了肚子裡。四股雷電射在四大金剛身上的時候,雷電與天上的烏雲一直是連著的,可滅天神魔這一吸,雷電居然斷了線,又好像烏雲中所有的雷電都被滅天神魔吸進了肚子裡,烏雲被吸空了,再也沒有雷電了。霎時間一片死寂,也一片昏暗,彷彿到了世界的盡頭,出現在眼前的,是末日最後的景象。

  吳不賒莫名所以,正想問身邊的顏如雪,忽地裡強光一閃,隨後是劇烈的爆炸聲。那光芒之強,彷若一千個太陽同時升起,那爆聲之巨,直若天崩地裂。駝玉兒「呀」的一聲尖叫,猛一下就撲在了顏如雪懷裡。顏如雪卻在背後死死抱住了吳不賒的腰。吳不賒也驚得張開嘴巴,只知緊緊抓住顏如雪的手。

  無數的人發出驚叫,所有的馬也全被驚得跳了起來,亂跑亂跳。無論是吳不賒這邊,還是趙炎那邊,一剎那間便全都亂了套,所有人都慌了神,只是跟著亂。便是吳不賒也迷迷糊糊的,直到回到了太息城裡,始才勉強醒過神來。

  「肯定又是趙炎的奸計,他知道四大金剛打不過滅天神魔,就又在四大金剛身上種下天雷引,引雷火來燒滅天神魔。」想明白了前後原委的吳不賒跳腳怒罵。

  「應該是這樣。」顏如雪拉住他的手,「不過這一次他也沒占便宜,四大金剛以本體引雷,乃是先殘己,再傷敵,尤其最後那一炸,四大金剛絕對受不住,滅天神魔若死,四大金剛也肯定活不了。」

  她的分析頗有道理,吳不賒的怒火稍抑,一面命人整軍,一面派出斥候。

  整軍的結果讓人哭笑不得,這一亂,互相踩踏而死的,竟有一萬多人,還有五六萬人受傷,幾萬匹馬傷殘,另外還有不少被嚇瘋了的,算下來,直若一場大敗。

  不過斥候傳回來的消息讓吳不賒好過了一點。趙炎的五國聯軍也是大亂,在太息城到太長城一百五十里範圍內,到處都是潰兵。五國聯軍八十萬大軍可以說全亂套了,踩死踩傷的,瘋狂之下提刀互相砍殺的,數不勝數。算下來,五國聯軍的損失估計數倍於屍蓮軍,這與屍蓮軍全是騎兵有一定關係。魔族漢子生在馬上死在馬上,受驚後,本能的反應讓他們抱緊馬匹,任由驚馬帶著他們逃走,只要馬不倒下,基本上就不會受傷。五國聯軍裡步兵居多,人的兩條腿,本就沒有馬的四條腿站得穩當,人推人人擠人,一個不好被擠翻了就再莫想站得起來。最要命的,是趙國那二十萬精騎,馬一受驚,到處亂跑,不分敵我地在人堆裡亂衝,五國聯軍被踩死的步兵,大半受驚馬所賜。大的戰爭,尤其是幾十萬人的大戰,最怕的就是自亂陣腳,一旦混亂起來,那種後果,比直接戰敗還要可怕。

  至於吳不賒最關心的滅天神魔,爆炸的地方成了一個巨大的泥坑,四面倒著四大金剛扭曲的身體,勉強還能分辨出形狀,不過已是炸得只剩四團廢鐵了。龍丹也好,象丹也好,全都爆裂,灰飛煙滅。滅天神魔則比四大金剛更慘,他巨大的身子被爆成了無數塊,除了重新回爐,再莫想拼攏來。

  那一爆,滅天神魔吸足了雲中雷電,強壓著體內魔丹之力,壓到極處,再猛然噴發,那種力量,已不知拿什麼可以形容。若不是那種力量,也不可能將包括他自己在內的五具鋼鐵身軀炸成這個樣子。

  吳不賒得報冷笑:「趙炎那小白臉,仗的就是四大金剛,沒了四大金剛,我看他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這時,趙炎也回到了太長城,驚魂始定,開始收攏潰兵。八十萬潰兵要收攏起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還好,吳不賒並沒有趁機進攻,讓他暗暗籲了口氣。大軍安定,報上結果,死亡的有三萬多人,傷者無數,讓趙炎差點兒噴血。唯一的安慰是,斥候回報,滅天神魔與四大金剛同歸於盡,最大的威脅沒有了。

  西嶽帝君有些擔心,道:「五國聯盟,仗的就是四大金剛的威懾,沒了四大金剛,我怕四國會起異心。」趙炎嘿嘿一笑:「本王自有對策。」

  趙炎召來燕、齊、吳、楚四國統帥,公然許諾,四國只要與趙國一條心,合力打敗屍蓮軍後,趙國將上稟天帝,請天帝為四國每國打造兩尊金剛。燕、齊、楚等四國,本不是對趙國真心臣服,怕的就是四大金剛。四大金剛一完,四國確有異心,但趙炎的這個許諾,卻讓四國怦然心動,當即齊齊表態,必與趙國齊心合力,共滅魔族。

  趙炎的許諾,讓西嶽帝君驚得目瞪口呆,猶疑道:「四大金剛為天界護法之神,天帝怎麼可能會答應給下界打造?」趙炎冷笑,一臉狠厲:「老十九會答應的。敢不答應,我會讓他明白,我能立他,也能廢他。」

  如果說先前趙炎的自作主張只是讓西嶽帝君覺得他有些冒失,這句話就真的驚住了西嶽帝君,看著趙炎陰狠的臉,半晌作聲不得,最終一個字沒說,縮著脖子出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趙炎打鼻子裡哼了一聲:「縮頭烏龜。」

  縮頭烏龜的評價,其實是西門柔說出來的。有一回偷情後,趙炎曾問西門柔,他和西嶽帝君誰強。他問得暖昧,其實是問床上功夫誰強,帶著調笑的味道。西門柔給出的,卻是對他們兩個人性格的評價。西門柔對他的評價是,很爛很爛的爛男人,但爛男人終究是男人。而西嶽帝君呢,表面上人模狗樣,內裡其實骯髒不堪,可又膽小怕事,男人都算不上,只能算做縮頭烏龜。

  雖然得到了四國的保證,但要重整軍心,並不輕鬆,那種驚嚇過於強烈,後遺症沒有那麼容易調理,,直到十天後,趙炎才重新整理好大軍,殺向太息城。

  吳不賒仍是出城十里迎戰,兩軍對圓,趙炎治國玩陰謀是高手,真正上戰場指揮打仗可不行。五國聯軍的總指揮是管平,管平先令右翼燕國重甲步兵出陣挑戰。這邊花逐天狂喜過來請戰:「大王,讓我的天甲重騎去踏扁這些鐵烏龜。」

  吳不賒當然不會阻攔,點頭答允。花逐天回到本陣,令旗一揮,一萬天甲重騎狂衝出去。一萬重騎衝擊起來,那種威勢,非常駭人。但燕國重甲長矛方陣號稱天下一切騎兵的剋星,還真不是吹出來的,並無半點兒懼意,最前面是一人多高的大盾,大盾上方下尖,可插在地下,後面還有鐵撐,盾兵藏在盾後,以身支盾,以加強鐵撐的力量。第二排長矛兵半蹲,丈八長矛架在盾上,矛尾戳地,敵軍騎兵衝上來,首先就會被長矛戳穿,餘勢就算撞在盾上,想要撞開盾牆也並不容易。第三排長矛兵則把長矛架在第二排長矛兵的肩上,第四排則架在第三排的肩上,一排一排,緊密列降。看上去,一排排鋒利的長矛便如鋼鐵的森林,這樣的重甲長矛方陣,移動困難,攻擊力為零,但防禦力之強,卻真的可以稱得上天下第一。除了四大金剛或滅天神魔那樣的鋼鐵魔怪,人類能撕開這種陣勢的兵種基本沒有。步兵就不要說了,輕甲騎兵上來也只是送死,唯一能拼一下的,就是具裝甲騎,卻也是鐵砧碰鐵鎚,大家半斤八兩,輸贏決定於雙方戰士的勇氣,而不是騎兵的衝擊力。這一點,趙國和燕國打了幾百年,已是定論。

  「轟」的一聲,天甲重騎撞進了重甲長矛陣,第一排騎兵連人帶馬幾乎都被戳死,但重甲騎兵連人帶馬形成的巨大撞擊力也沖垮了燕軍的盾牆,前幾排鋼鐵防線也是瞬間崩潰,但後面的燕軍巍然不動。好吧,其實披著重甲的燕軍想動也動不了,但那種勇氣還是讓人佩服。花逐天的天甲重騎同樣勇悍絕倫,連綿不絕地往裡衝,跌下馬沒死的屍蓮軍勇士與在撞擊下活下來的燕軍重甲兵也沒有一人轉身逃跑,而是拔出兵器拼死搏殺。

  殺死敵人,這是活著的唯一理由,或者死。

  屍蓮軍居然擁有具裝甲騎,這讓管平又驚又怒。具裝甲騎本是趙軍的標誌性裝備,但現在的趙軍卻沒有具裝甲騎。為什麼呢?趙軍本來是有具裝甲騎的,可惜在與吳不賒的第一次戰爭中,被吳妖王的獸兵偷襲,十五萬精騎差不多全軍覆滅,其中就有最為精銳的一萬五千具裝甲騎。具裝甲騎實在是太耗錢了,即便以趙國這樣的大國,輕易也裝備不起。與吳不賒的第二次大戰,趙炎就沒有給管季配備具裝甲騎。再一次戰敗後,趙炎才下決心,不惜血本,到鐵山城定製了一萬套甲騎,結果呢,陰差陽錯,吳不賒做了屍蓮王,打破鐵山城,這一萬甲騎又落到了吳不賒手中。至於第一次落到吳妖王手裡的那批鐵甲,不好意思,那會兒吳妖王不識貨,也窮得要死,一半賣了,一半熔了打成了農具。

  還好,屍蓮軍雖然有具裝甲騎,管平這邊有燕軍重甲步兵相助,無論是具裝甲騎還是重甲步兵,都是威力巨大的戰爭利器,也同樣都是極為耗錢的吞錢怪獸。趙國的具裝甲騎從來沒有超過一萬五千騎,燕國的重甲步兵也從來沒有超過三萬人。這一次燕國來助戰,趙炎親自提出了要求,燕王才派出了兩萬重甲步兵,但有這兩萬重甲步兵,基本上已能夠擋住屍蓮軍的一萬甲騎。

  花逐天指揮天甲重騎不斷往前衝,看著一隊隊重騎倒下,他的眼睛越來越紅,向前的彎刀卻沒有半點兒晃動。天甲重騎的攻勢如滔天的狂潮,燕國重甲長矛方陣的防禦卻如江邊萬年屹立的礁石,前面的倒下,後面的巍然不動。這是鋼鐵的較量,這是勇氣的較量,這是鮮血的較量。屍蓮軍是魔族中最英勇的戰士,燕國重甲步兵也同樣是人類中最堅強的勇士,誰也不會首先認輸,在最後一個戰士倒下之前。

  燕國重甲長矛方陣的威力,管平素所深知,他唯一擔心的,就是燕軍不肯用力死戰。眼見燕軍頑強得出乎想象,他大喜,手一揮,中軍令旗升起,左翼齊國騎兵發動攻擊,五萬齊國輕騎烏壓壓衝了上去。

  齊國這次來了十萬騎兵,是除趙國之外最大的一個騎兵集團。不過齊軍無論是步兵還是騎兵,戰力都不是特別得強,管平也沒想靠齊軍來撕開屍蓮軍左翼,他所要的,只是齊、楚兩軍能拖住左翼屍蓮軍就足夠了。

  齊軍攻上來,熊怒川揮軍迎戰。兩軍混戰,管平中軍令旗升起,吳國步兵攻了上去。吳國輕甲步兵,是能與楚國山地步兵對撼的精銳,便是對上屍蓮軍騎兵也是絲毫不落下風,尤其是在有齊國騎兵助戰的情況下,一個個步兵方陣衝上來,竟如鐵拳橫掃,將屍蓮軍騎兵狠狠砸開。熊怒川大怒,仰天怒嘯:「獅、虎、熊!」

  「獅搏萬里!」

  「虎嘯千山!」

  「熊撼五岳!」

  上三族士兵齊聲怒吼,上三族昔日的威嚴在這吼聲中重現。熊怒川手中彎刀一揮,全軍壓上,吳軍攻勢一挫,兩翼齊軍騎兵加速壓上,與熊怒川的上三族精騎狠狠撞在一起。齊軍騎兵戰力略有不及,勝在人多,加之中間有十萬吳軍輕甲支撐,竟不顯敗勢。騎兵野戰,人類軍隊中,除了趙國精騎,再沒有哪一國能和魔族騎兵正面硬撼。齊軍能和屍蓮軍差不多打成平手,值得驕傲。

  左翼能與屍蓮軍硬撼不敗,管平又驚又喜,大旗揮動,中軍十萬趙軍精騎壓上。

  吳不賒四十萬大軍,一路折損,已剩三十六萬,左右兩軍各十萬,中軍十六萬,其中十萬是天馬族精銳。趙軍攻上,吳不賒令旗一揮,五萬天馬族精騎迎戰,以一敵二,竟也不落下風。管平看得真切,把剩下的十萬騎兵也壓了上來。吳不賒冷笑,不再留手,五萬天馬族精騎、六萬各族雜兵全數押上。管平大喜,戰鼓狂擂,二十萬趙軍步兵全部押上,步步向前。

  「今日一戰掃滅魔族,有進無退。」管平昂首激叫,令旗升起,右翼楚國步兵也壓了上去。趙國與屍蓮國屢次大戰,不怵魔族不稀奇。燕、齊、吳、楚四國戰力竟也不輸魔族,這真的是讓管平喜出望外。趙炎允諾給四國打造金剛的條件他也是知道的,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金剛居然有這麼大誘惑力,能激發出四國全部的潛力,拼命死戰。合五國之力,兵力又多一倍的情況下,只要敢戰,沒有道理不能打贏。

  「大王英明!今日一戰功成,我趙國霸業千秋。」

  雙方一百多萬人浴血廝殺,喊殺聲吼叫聲驚天動地,管平的馬屁幾乎是吼出來的。趙炎卻仍然聽不大真切,不過聽不清沒關係,他猜也猜得到。他站在車上,眼發電光,神采飛揚。管平情不自禁地就為他的風采所懾服:「天佑大趙,降此英主明王。」

  百萬人的吶喊,驚天動地;百萬人的鮮血,塞川填谷;百萬人的廝殺,激塵蔽天。趙炎雖然睜大了眼睛,其實還是看不清戰況。不過他也不必要看得太清楚,他心中自信滿滿,確認必勝。遠遠的,塵霧迷濛的天空中,突地升起一朵彩色的焰火。趙炎還以為自己眼睛花了,眨了眨眼睛,再看,沒錯,是焰火,正在慢慢散開落下。

  「誰放焰火?」趙炎愕然,「是魔族那邊?什麼意思?敗了要退兵了嗎?」

  管平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是魔族那邊,兵敗後施放焰火,好像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事啊?」

  「難道……」趙炎心中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卻又怎麼也不肯相信,但急促的告警聲已在耳邊響起,「好多狼、獅、豹子,還有熊……是獸兵!追風國獸兵!」

  趙炎猛然回頭,他有玄功,騰身而起,升上半空。遠遠望去,在五國聯軍的側後方,無數的獸類正咆哮著撲過來,漫山遍野,數不清有多少。

  「是吳妖王的獸兵!他竟然和屍蓮王勾結在了一起,他竟然……」

  「大王,現在怎麼辦?」管平老臉駭白。他眼前的趙炎,剛才還英明神武的一代英主明王,這會兒卻是神情癡呆,嘴巴不停地動著,像是在說話,又像是在抽筋,身子搖搖晃晃,喝醉了酒一樣站也站不穩了。

  五國聯軍完了,大趙完了。管平腦中閃電般掠過這個念頭,一股血在胸中激盪,猛地嘶聲狂叫:「帶大王走……擂鼓,擂鼓……死戰……死戰!」

  牛八角親率十五萬獸兵,一直潛伏在五國聯軍側後,趙炎大軍開過來,獸兵自然也就跟了上來。不過,有一點兒非常詭異的是,還在趙炎大軍開出太長城之前,吳不賒就收到了消息,透露了趙炎以替燕、齊等四國打造金剛為餌,誘使四國拼力死戰的事。說這件事詭異,是因為這個消息來得古怪至極,不是屍蓮國斥候打探出來的。這樣的高層內幕,屍蓮國斥候是無論如何也打聽不到的。這個消息是自己送到吳不賒手中的,一把飛刀,帶著這個消息,釘在了吳不賒所居太息城城守府的大門上。

  打破腦袋,吳不賒也想不出誰會給他送這個消息。他只能有一個推斷,趙國,或者說,五國聯軍的高層中,有人不想趙炎獲勝,所以給他送這個情報,讓他早作準備。當然,也有可能這是趙炎的又一個詭計,不過這種可能性非常小。

  但不管怎麼樣,吳不賒是提前知道了趙炎籠絡四國要決一死戰的決心。他掐算著鼓點兒將牛八角的十五萬獸兵調到了五國聯軍背後,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給了五國聯軍致命一擊。

  如果沒有這個消息,牛八角的十五萬獸兵絕不會來得這麼及時,因為吳不賒從頭到尾,就沒想過要動用牛八角的獸兵。五國聯軍兵力雖然比屍蓮軍多一倍,但五國同床異夢,燕、齊等四國還是給趙國這個惡嫖客強拉上床的。威懾他們的是四大金剛,現在四大金剛沒了,燕、齊等四國不反手給趙國一刀已是非常客氣了,還會幫著趙國死戰嗎?僅趙國那二十萬精銳,屍蓮軍精騎一個衝鋒就能把他們撕碎,要獸兵做什麼?那麼後果就是,給金剛誘惑著拿出了全部潛力的四國聯軍加上狂熱的趙軍,以多打少,很有可能贏得這場戰爭。

  論智謀手段,這一場交鋒,其實還是趙炎贏了,他以非凡的氣魄,果斷拋出打造金剛這個絕殺的誘餌,將五國聯軍凝成了一個堅強的拳頭,而吳妖王盲目自信,卻還以為自己穩占上風。只不過,五國聯軍內部出了婁子,趙炎挨了自己人的黑刀子。

  難道真是天佑好人?吳不賒也是大扯耳朵,他是不是好人且不說,天有眼嗎?就算天有眼,他會保佑好人嗎?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老天爺會保佑你?別自我感覺良好了,老天爺眼裡,人命就是那草紮的狗,生死任便,一錢不值。

  突然發現背後出現了兇殘的獸兵,五國聯軍立即就崩潰了。

  其實三十六萬屍蓮軍加上十五萬獸兵,總兵力也還遠遠遜於五國聯軍的七十餘萬大軍,問題是,獸兵出現得過於突然,又是卡在五國聯軍全線出擊、後背空虛的當口。再一個就是,人對獸類,天生有一種畏懼感。其實當日管季和牛八角鬥到後期,一個趙軍,基本上可以單挑兩個狼兵,可這裡是五國聯軍,不是管季當日百戰餘生的趙軍精銳,一慌一亂,全完了。

  夫戰者,氣也,一口氣洩了,人再多也沒有用,人越多,越亂,反而越糟糕。若是七十個人,一個勇士吼一嗓子,很有可能就能重振勇氣重擺戰陣,七十萬人嘛,雷神發威也沒有用。

  管平親自擂鼓,五國聯軍仍是一潰千里。管平卻是不肯退去,他身邊五百親兵不肯棄主將而走,死死護在管平身邊,盡皆戰死。到最後,偌大的戰場上,只剩下管平一個人,不管不顧地擂鼓。蒼涼的鼓聲,在戰場上孤獨地擂響,殘陽如血。

  屍蓮兵為管平氣勢所攝,圍著他,卻無一人動手。花逐天趕過來,卻是惱了,他的天甲重騎剩餘不到三千人,可謂損失慘重,正是一肚子火。他反手抽箭,距離很近,箭從管平額頭上射進去,後腦穿出來。管平一聲怒吼,雙槌落下,竟然擊穿了牛皮鼓,怒目圓睜,屍身屹立不倒。他如此剛勇,花逐天倒也生出三分敬意,不再去碰他的屍體。

  「管平名頭不如他哥哥管季,忠勇猶有過之。」吳不賒感慨道,命人收拾管平屍體厚葬。

  俘虜的五國聯軍多達二十餘萬,趙炎倒是逃走了,吳不賒也不忙著追擊。五國聯軍覆滅,尤其趙國損失最大,趙炎基本上已輸掉了袋子裡的最後一個銅板,就算他還能強行武裝幾十萬人出來,沒經過訓練的菜鳥也打不了仗。至於五國聯盟那就更不用說了。此戰之前,即便沒了四大金剛,趙炎仍有四十萬趙軍,仍是天下第一大國,仍是一頭力量強大的惡虎,咆哮一聲,百獸辟易,所以他拿出替四國打造金剛的誘餌,四國會信,會為了那個誘餌出盡死力。這一戰之後,四十萬趙軍也完蛋了,惡虎沒了爪,毒龍沒了牙,燕、齊等四國還會怕他嗎?還會聽他的話嗎?誘餌?什麼叫誘餌?現在不是誘餌,是案板上的肉,你趙國完蛋了,我們可以自己去拿,而在吃肉之前,還可以先咬你趙國一口。

  趙炎已只剩最後一口氣,那要急什麼呢?慢慢逼著他,就如貓戲老鼠,一口咬死就太無趣了。

  牛八角與吳不賒相見,得知吳不賒竟然是屍蓮王,把個老牛驚得目瞪口呆,竟是馬屁都憋不出一個了。

  吳不賒哈哈大笑,道:「你回去可別跟象大嘴幾個說,那些傢伙,若知道我沒帶他們打仗,非唧唧歪歪到死不可。」他說得有趣,顏如雪抿嘴輕笑,這才是她喜歡的吳不賒,即便坐著兩國王位,卻仍像街市和氣生財的小老闆,永遠笑嘻嘻的,絕不以勢壓人。

  牛八角帶了獸兵回山,吳不賒重整大軍,緩緩壓向悲歌城,當然先取了太長城,卻已是座空城,軍民早已逃散。吳不賒本不想殺人,這樣更好。

  趙炎逃回悲歌城。西嶽帝君聽說追風國獸兵突然從後面殺出,五國聯軍居然敗了,頓時就傻掉了,嘴巴吧唧吧唧,卻再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趙炎梟雄之性,輸得赤身裸奔了,卻仍想垂死掙扎,喘息方定,便有一計:「屍蓮王之所以死纏不休,只是迷於西門紫煙的美色,想拿到春曉救她醒來,春曉是沒有了,但西門紫煙的妹妹西門青青美色不遜於乃姐。請西門大人進宮,加太師,讓他把西門青青送給尸蓮王。只要屍蓮王肯收兵,任何條件都可以答應。至於吳妖王,」他咬咬牙,「過了這個坎,不死不休。」

  吳不賒指揮大軍慢慢走,取了太長城,次日大軍尚未出城,小軍來報,趙國派了使者來求和。吳不賒沖顏如雪一笑:「不急,且看那小子還有什麼寶耍。」

  把趙國使者帶上來一看,竟是鮑信。吳不賒奇道:「原來是鮑太守,你不是一個人在守雙陽城嗎?怎麼又做了使者了?嘿嘿,口不應心,不是君子啊!」

  「大王差矣。」鮑信面不改色,「我為大趙守土,自當與城共存亡,但大王不殺我,更向我大趙腹地深入,我再守著雙陽城就是迂腐了,自然要趕回我王身邊。我雖老朽,但只要有一分力,便要為我王出一分力。」

  話都是他一個人說了,吳不賒大笑,也不以為意,伸出手:「春曉,我只要春曉,拿到春曉我立即退兵。沒有春曉,對不住,還是那句話,趙炎上天我上天,趙炎下地我下地,無論他走到哪裡,我都會抓到他。」

  「春曉乃天界寶物,我王便有心奉與大王,也無此權力。但我趙國另有一寶,今獻於大王,還望大王賞收。」鮑信輕輕擊掌,一個女孩子盈盈走了進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