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金剛戰神魔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屍蓮軍是純騎兵,長於野戰,既不善攻城,也不善守城。趙炎大軍一到,吳不賒四十萬大軍出了太息城,在離城十里處擺下陣勢。

  趙炎帶著八十萬五國聯軍,還有數十萬運送糧草的民夫,別說打仗,單讓這麼多人正常運轉起來,秩序不亂,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趙軍主帥是管平,管平名氣能力都不如管季,但能脫穎而出,也不是草包。他把大軍分為三撥,十萬趙軍精騎為第一撥,先與屍蓮軍接觸,不接戰,主要是警戒和戰場隔斷,避免大軍行軍途中遭受屍蓮軍的突襲。

  第二撥是燕、齊、吳、楚四國聯軍。五大國中,燕、齊與趙仇怨最大,吳與楚也是世仇,而相對來說,吳與齊關係還行,燕與楚則是遙遠的盟國,於是管平把吳、齊兩軍擺在左翼。齊國的騎兵雖不如趙國,也算得上精銳,而吳國的輕甲步兵更是天下知名,都是擅長攻擊的部隊,擰在一起,便是管平左手的矛。

  燕與楚放在右翼,燕國重步兵防守力天下第一,但移動緩慢。楚國多山多水,民悍勇,極富攻擊性,但缺乏馬匹,這樣的特性,使得楚軍近戰時的撕裂能力極為可怕,卻缺少深度擴充戰果的能力。燕、楚配合,燕軍扛住第一波攻擊,敵人稍疲,楚軍便可攻上去將敵人徹底擊潰。燕、楚配合,天下能破開他們的防禦陣地的,基本沒有,至少管平這麼認為,他們便是管平右手的盾。

  左右兩手,一矛一盾,一攻一守,攻守兼備。趙國四十萬大軍自為中軍,戰局順利,吳、齊可配合進攻;戰局不利,右翼燕、楚也堅如磐石,不至於百萬大軍一體崩潰。百萬大軍一旦亂起來,自己就能踩死自己,這樣血的教訓可不止一起。管平或許不是那種驚才絕艷的名將,但就謹慎這一點來說,不比管季做得差。

  太息城與悲歌城之間,距太息城一百五十里,還有一座太長城。管平的糧草大營便設在太長城裡,既不怕屍蓮軍偷襲,又利於就近補給。

  斥候將管平大致的佈置報上來,吳不賒不免感慨:「百萬大軍,滴水不漏。鮑家相,管家將,盛名之下,果無虛士。」吳不賒便也絕了一個突襲徹底沖垮五國聯軍的心思,只待正面接戰,神魔對金剛,精騎對精銳。

  管平先送了戰書來,吳不賒回書應戰。次日,兩軍百餘萬大軍在廣闊的平原上對陣,雙方擺出的陣勢,都有十餘里長。吳不賒將大軍也分為三部,熊怒川領右軍,花逐天領左軍,吳不賒自領中軍。花逐天的天甲重騎本是破鋒的不二利刃,但有了滅天神魔,天甲重騎便有些相形見絀了,雖不甘心,實力擺在那裡,只得乖乖呆在左軍。不過對面是趙炎右軍的燕國重甲長矛兵,這一點兒倒讓他異常興奮。

  烈日當空,百萬大軍騰起的灰塵讓天空顯得霧濛濛的,吸一口空氣,滿嘴都是塵土,過得久了,動動嘴巴,有嚼著滿嘴沙子的感覺。

  兩軍終於對陣,與一般的戰陣不同,趙軍陣前站著四大金剛,吳不賒這面,也站著滅天神魔,這樣的鋼鐵巨物對峙,給人一種遠古神魔對戰的感覺。未立即開戰,趙炎先遣使約見吳不賒。吳不賒冷笑:「這傢伙看來還想人模狗樣一番,倒要看他是怎樣一副嘴臉。」他打馬出陣,小四兒自率百騎簇擁。對面,數百騎簇擁著一輛馬車馳出,趙炎站在車上。趙國尚赤,趙炎著大紅袍,戴衝天冠,馬車急馳,大袖飄飄,激揚如火。

  吳不賒見過趙炎三次。第一次在西嶽府,趙炎尚未登位,看上去便是個有些陰鬱的小白臉;第二次在天界,趙炎王位坐穩,志得意滿,卻還給人一種輕浮的感覺;而這一次,他借四大金剛之力,打服四國,成為天下霸主,登上了人生中的頂峰,皇皇霸氣,龍視虎顧,一張臉彷彿會發光,一舉一動,大氣磅礴。

  如果站在不相干的立場上,吳不賒也會佩服趙炎。這小子雖然陰險了些,但智謀手腕,實非常人能及,至少吳不賒自認就絕對比不上。事實上,與趙炎對陣,吳不賒也每次都要吃癟。便是治國,趙炎精明強幹,野心勃勃,相對於吳妖王這個不思進取的甩手大掌櫃,也要強得太多。如果吳不賒只是趙國的一個百姓,趙炎絕對是他頂禮膜拜的英明神勇的大王,可惜吳不賒不是。吳不賒冷眼看著趙炎,恍眼中,似乎是在看一條赤練蛇,入眼的赤紅沒有帶給他絲毫的暖意,反是徹骨的陰寒。

  趙炎馬車在百步外停住。他整了整衣冠,抱拳,長揖,人如玉,禮儼然,朗聲開口,這小子有玄功,聲音洪亮:「屍蓮王請了!孤有三問,請屍蓮王答之。」

  不要聽,吳不賒也能猜到,趙炎的什麼三問,無非是標榜他的仁義,譴責吳不賒的無道,演一場戲而已。吳不賒本來還想看看他人模狗樣的嘴臉,但突然間就極度厭惡起來,猛然掏出百威鼓,趙炎話音未落,鼓聲轟然響起。

  在趙炎的盤算中,吳不賒這個屍蓮王雖是未開化的魔族,好歹也是一國之尊,該有起碼的禮儀,而演這樣的戲,趙炎最是拿手。他相信必可羞辱吳不賒一番,以挫吳不賒的軍心。他卻不知道,屍蓮王是他的老對手吳妖王,更沒想到,吳不賒突然之間失去了耐心,竟然不肯假模假樣地跟他配合,而是耍起了流氓,竟然拿鼓聲來嚇他。就算是吳不賒,當日初聞百威鼓,也嚇一大跳,何況趙炎不過是略有玄功,哪受得了這種鼓聲。他被驚得「啊」的一聲往後急退,一個踉蹌,跌倒在馬車裡,一時間大是狼狽。

  看他手忙腳亂地爬起來,衣服也亂了,高冠也歪了,臉色也變了,邊上的侍衛更是亂作一團,一時間要多狼狽就多狼狽。吳不賒開心至極,哈哈大笑,馬鞭向趙炎一指:「趙炎,孫子,不要到你爺爺面前來演戲了,什麼三答三問,什麼仁義道德,別噁心了。告訴你,爺爺我的要求就是一個,春曉!拿出春曉,爺爺我就退兵;沒有春曉,爺爺就要揍你。上天我追你上天,下地我追你下地,天上地下,絕不會有你藏身之處。」

  趙炎好不容易才穩住心神,雙眼惡狠狠地盯著吳不賒,那種眼光,陰冷、暴虐、殘酷,就像欲擇人而噬的毒蛇。這正是他的本性。

  「我會將你碎屍萬段!」這話,像地底擠出的陰風,他的馬車隨即回轉。陣中戰鼓擂響,狂嘯聲中,一名金剛跨步出陣,卻是雷金剛。

  上次吳不賒偷偷騷擾電金剛,電金剛空著手。此時,四大金剛手中卻都持了武器。雷金剛的是一根長柄金瓜錘;風金剛是一把巨斧,斧面跟象斧的差不多,柄就長得多了;雲金剛的是一隻獨腳銅人,銅人雙手合掌於頂,可砸可戳;電金剛的是一對鐧。四大金剛的兵器,估計都有萬斤上下,屍蓮軍這些日子雖然見慣了滅天神魔,但眼見著這麼大一個鋼鐵巨怪持著如此巨大的兵器一步步走過來,仍然引起了一陣慌亂。吳不賒暗暗搖頭,屍蓮兵勇悍不輸於趙軍精騎,軍紀卻是差得多了,心念一動:「滅天神魔,給我砸爛這小子!」

  滅天神魔一聲怒吼,跨步而出,迎上雷金剛。

  這樣的鋼鐵巨怪對戰,太驚人也太駭人,偌大的戰場,再無一人吱聲。甚至馬都不打響鼻了,同樣瞪大了眼睛驚恐地看著,一時間針落可聞。

  兩個鋼鐵巨怪對視,雷金剛雙眼是兩粒獸丹,滅天神魔雙眼則是兩顆神魔丹,都是精光逼人,誰也不怵誰。突然間,怒吼同起,齊齊加快腳步,不等靠近,滅天神魔逆天棍已高高舉起,雷金剛金瓜錘也斜斜揚起。到得近前,滅天神魔怒吼聲中,一棍砸下,雷金剛金瓜錘則是斜斜迎上。

  滅天神魔的動作,只比正常人慢一點點,其實也算快了,雷金剛比滅天神魔又要慢一點點,慢不多。如果是兩個人,這樣的兵器相交,不算慢,可從兩個鋼鐵巨怪手中使出來,同樣的速度,看上去卻要慢得多了。兵器太長了,六丈長的手臂,十餘丈長的兵器,掄一圈,那得有多遠的距離?一二十丈啊!別說還比一般人慢,就算是快些,要掃過一二十丈的距離,那也要時間不是?所以兩怪這一擊,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滅天神魔的大棍正好砸上雷金剛的鎚頭,火光一閃,隨即便是「轟」的一聲巨響。那聲音,比吳不賒剛才敲那一下百威鼓還要響得多,真如天際炸雷。吳不賒離兩怪交鋒處有一千多步,仍覺耳中嗡嗡作響,不少馬匹更是驚得長立而起,嘶叫不絕。

  兩怪都是全力出手,雷金剛的金瓜錘有八千八百多斤,比滅天神魔的逆天棍輕不了多少,但力氣就小得多了。滅天神魔身上近百萬斤魔丹巨力,豈是雷金剛比得的?棍鎚相交,雷金剛手中金瓜錘脫手飛出,遠遠飛出數十丈開外,把地面砸了一個大坑。要知道是近萬斤的重量呢,又一飛幾十丈,豈是說著玩的?

  兵器脫手,雷金剛自己也立腳不住,連連後退。他身子蠢大,雖有一雙數丈長的長腿,卻遠不如人那般靈活,退得兩步,第三步,腳就跟不上身子了,一個屁股墩就坐在了地下,把地面又坐出一個大坑,比金瓜錘砸出的還要深些。其實這也不奇怪,金瓜錘不到萬斤,雷金剛一個身子可有十多萬斤呢。

  雷金剛不識得滅天神魔,滅天神魔靈體是九大神魔,卻是雷金剛的老仇人。眼見一棍震翻雷金剛,滅天神魔暢快至極,拄了棍,仰天狂笑。知情的,像吳不賒、大屍巫王還好一點兒,不知情的,眼見這樣一個鋼鐵巨怪居然這般狂笑,無不心底惡寒。

  兩怪交鋒之前,趙炎一直信心滿滿。他的信心,不僅在於手中有五國八十萬聯軍,最重要的支撐還是四大金剛。雖然知道吳不賒也造了一個和四大金剛差不多高大的鋼鐵巨怪,他也並未放在心上。四大金剛是天界護法之神,乃是傾天庭之力,無數巧匠費了無數巧思才打造出來的,一般的國家,即便想模仿打造,也絕不可能有那麼精巧,更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威力。再說四大金剛有四個呢,滅天神魔才一個,四比一,還不穩勝。他卻怎麼也想不到,一個照面,雷金剛竟就敗了,不但兵器脫手,而且還被震翻在地。

  趙炎滿臉的不可思議,連聲道:「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管平就站在他旁邊,也是一臉駭然:「斥候說屍蓮國這魔怪能一棍塌城,我先還不信,卻原來是真的。」

  被震住的還有五國數十萬聯軍。屍蓮軍歡呼聲暴起,趙炎一張臉一時間陰得能滴出水來。

  雷金剛一招落敗,也是又驚又怒又懼,不敢再戰。他這樣的十餘萬斤的鋼鐵巨怪,一旦跌倒,想要爬起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好在他靈體是神龍內丹,倒是不傻,身子一翻,也不站起,四腳著地就往後爬,想要先爬遠點兒再站起來。滅天神魔自然不會讓他如意,口中「哈哈」怪笑,手中逆天棍高高揚起,一棍砸下。

  這一棍,便顯出身太高、臂太長的害處了,一個圈子掄下來,還要加十餘丈長的巨棍,用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點兒,滅天神魔砸的是雷金剛的腦袋,可真到落下來時,雷金剛大半截身子都爬出去了。這一棍,砸在了雷金剛的大腿上。「喀嚓」巨響,雷金剛的鋼鐵巨腿被砸斷了。他不知道痛,卻知道傷心,口中狂嚎不絕,手上加力,加速前爬。風、雲、電三大金剛也終於醒過神來,趕著忙兒來援救了,不過一時半會兒還到不了。

  滅天神魔這一棍沒能砸中雷金剛的腦袋,也愣了一下,追上兩步,這一次吸取了經驗,給了一點兒提前量。雷金剛也不傻,一看情形不對,拐著彎爬起來,滅天神魔這一棍竟是落了空,先還打斷了一條腿,這會兒只撈著一陣風,用力太大,反把自己帶個踉蹌。他一時大怒,眼見雷金剛爬出了數十丈,邁開大步,幾步追上,猛然抬腳,一腳踏在了雷金剛背上。這一腳力大,踩得雷金剛一個嘴啃泥,一時掙不起來。滅天神魔得意至極,又仰天一陣狂笑,揚棍要砸,棍子抬起,要落下時才發覺不對。

  哪裡不對了?他踩在雷金剛背上,腳離雷金剛腦袋已不過三兩丈距離,可他的逆天棍呢?十多丈長啊,怎麼砸得到雷金剛?他是得意忘形了,倒也不是白痴,一看不對,忙把棍子順過來,改砸為杵。雷金剛身子爬不動,腦袋卻是動來動去,滅天神魔戳了一棍沒戳中,煩了,照著雷金剛肩膀戳下去。這一下中了,「喀嚓」一聲巨響,把雷金剛身子戳得凹下去一個大坑,但沒能穿透。沒辦法,滅天神魔雖有百萬斤巨力,但棍頭太鈍,鑄成雷金剛身軀的又是精鋼,想要戳穿,沒那麼容易。

  滅天神魔怒了,提棍在雷金剛身上一頓亂杵,把雷金剛一個身子杵得坑坑窪窪,卻戳不穿雷金剛身上精良的鋼板,他還急得哇哇叫。吳不賒在後面看了不免失笑,暗暗搖頭:「九大神魔身子蠢大,腦子看來也不是那麼靈光,唉!」

  杵了這一陣子,另三大金剛到了。最先到的是風金剛,他巨斧高舉,怒吼聲中,一斧劈過來。滅天神魔杵不穿雷金剛身子,正自惱怒,眼見風金剛一斧劈來,大喜,捨了雷金剛,逆天棍一舉,迎著風金剛巨斧便掃了過去,又是「錚」的一聲巨響,火光飛濺。風金剛有了雷金剛的經驗,兵器握得緊,巨斧倒是沒有脫手,但斧刃質量不行,崩去了老大一塊。多大一塊呢?嘿嘿,若把吳不賒的身子鑲進去,估計是剛剛好。

  兵器雖沒脫手,風金剛身子卻也受不了那般巨力,連退了兩步,還是有經驗,有準備,否則這一下也要和雷金剛一樣坐一個屁股墩,有了準備卻穩住了。他倒是個惜物的,看一眼被崩開口的巨斧,狂怒,暴吼不絕,揚斧再劈。這時雲、電兩金剛也到了,雲金剛銅人直戳,電金剛雙鐧齊砸,加上風金剛的斧,三般兵器一齊招呼了過來。

  滅天神魔全然不懼,一聲怒吼,逆天棍橫掃,同時迎上電金剛的雙鐧和風金剛的巨斧。三般兵器相交,轟然巨響,火花飛濺,兩大金剛合力,卻仍是抵不住滅天神魔的百萬斤魔力,被震得踉蹌後退。倒是雲金剛佔了便宜,滅天神魔逆天棍對上了電、風兩金剛,雲金剛一銅人戳來,滅天神魔便沒有兵器可擋。他這樣的龐然巨物,身體移動困難緩慢,尤其又是在運力與電、風兩金剛拼鬥的時候,根本躲不開,只有挺起胸膛硬挨了雲金剛這一銅人。「喀」的一聲,雲金剛的銅人竟插進了滅天神魔的胸膛,深入數尺。

  吳不賒在後面看得真切,大吃一驚,還好,滅天神魔不是人,身體裡面不是心肺等內臟,只是神魔丹。而且雲金剛這一下,也沒能完全把滅天神魔的身體戳穿,要想戳到神魔丹上,至少還要穿過兩層鋼板。

  原來滅天神魔身上的鋼板不止一層,而是多層鑄造的,就好像人穿衣服,內衣、中衣、外袍,這樣子,一層層套起來。雲金剛這一下,戳穿了滅天神魔的外袍,中衣也破了一層,但還有一層中衣加內衣,最後才是鑲著神魔丹的鋼膽。

  滅天神魔不是人,本來不必要像人穿衣服一樣,弄上這麼多件。但沒辦法,鐵山城的匠人沒有那麼高超的技巧,不能讓滅天神魔的身子一次成形。如果澆薄了呢,別說和四大金剛打,就滅天神魔自己的百萬鉅力就會把身子擰斷,所以只能想了這麼個法子,層層澆鑄。

  技巧是一個問題,鋼材的質量也是一個問題。滅天神魔百萬鉅力,以逆天棍在雷金剛身上杵了那麼多下,雷金剛除了一身坑,小洞也不見一個。雲金剛只一下就在滅天神魔身上戳了個大洞,獨腳銅人有尖的觸角是一個原因,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滅天神魔身上的鋼板遠不如四大金剛身上的。

  滅天神魔挨了這一下,也退了一步,獨腳銅人抽出,滅天神魔低頭看到自己身上的大洞,大怒,暴吼如雷,逆天棍高舉,照著雲金剛當頭砸落。雲金剛倒也不懼,挺獨腳銅人相迎。風、電兩金剛才和滅天神魔拼了一招,知道滅天神魔魔力驚人,雲金剛一人之力,根本不是滅天神魔對手,兩金剛跨上一步,斧、鐧齊舉,共架滅天神魔的驚天一棍。

  三金剛對滅天神魔,四般兵器相交,震天巨響,猶如萬鼓齊擂。三大金剛合力,仍是抵不過滅天神魔百萬魔力,齊齊後退,不過滅天神魔也退了一步。他倒是打出了興頭,退而復進,復又一棍掃出。三大金剛舉三般兵器齊迎,再震,再退。這一擊,滅天神魔腳下站得穩當,卻沒有退,反是立即跨上一步,逆天棍再擊。三大金剛再迎,再退。

  四大金剛、滅天神魔這樣的龐然巨物,兵器一掄數十丈,半天才能碰到一起。他們交鋒,不可能有閃展騰挪那樣的招數,如果不轉身逃跑,那就是鐵匠打釘,硬碰硬。

  滅天神魔氣吞雲虎,巨棍指天,棍棍猛砸,步步前進。三大金剛輸力不輸志,三人合力,硬擋硬架,雖然步步後退,卻也是咬牙硬頂。

  這樣的超級鋼鐵巨怪,這樣力撼山海的拼鬥,亙古至今,從所未見,也從所未聞。無論是五國聯軍的人類戰士,還是屍蓮國的魔族精騎,無不看得目瞪口呆,撟舌難下。雙方上百萬人,再無一人吱聲,所有人都斂聲屏氣,魂魄齊失。

  四大鋼鐵巨怪驚天惡鬥,直有一個時辰,三大金剛力道消耗過鉅,漸漸不敵。再一擊之後,三大金剛忽地齊齊轉身,分向三方逃去。滅天神魔沒想到三大金剛會跑,呆了一下,一時不知該追哪一個,愣神之下,三大金剛卻跑得遠了。滅天神魔力道大於四大金剛,手腳移動的速度也比四大金剛快,但快得不多,這麼一遲疑,再想要追上三大金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吳不賒也不想讓他去追。滅天神魔、四大金剛這樣的鋼鐵巨怪,看似逆天無敵,其實有很多顧忌,最受限制的就是地形,若只顧追敵,萬一陷在哪處鬆軟的河灘泥塘裡,那就非常的要命,盲目追敵,絕不可取。

  吳不賒還注意到一點,拼鬥中,滅天神魔手與腳好幾次顯示出不協調的地方,就好比人的手腳受了傷,使不上力一樣。滅天神魔沒受傷,神魔丹又有百萬鉅力,為什麼使不上力呢?只有一個可能,鑄造身軀的鋼料材質不行,承受不了這樣巨力的拼鬥,出問題了。

  吳不賒召回滅天神魔,三大金剛也回了本陣,雷金剛早就爬回去了;五國聯軍緩緩後撤,屍蓮軍也撤了回來,並沒有追擊。所有的人,包括花逐天這樣的好戰分子在內,看了這場鋼鐵巨怪的拼鬥後,都再沒了和人動手的心思。武功、技巧、勇氣,在滅天神魔、四大金剛這樣的超級巨怪面前,算什麼呢?就好比張牙舞爪的螞蟻,在看過大象打架後,還會對自己的牙口有自信嗎?在滅天神魔、四大金剛這樣的巨怪面前,人類實在是太渺小了。人類的武功,那一把子力氣,更只是個笑話,打仗、拼殺、血戰、死戰不退,算了,別丟人了。

  不出吳不賒所料,滅天神魔確實出了大問題。回來一檢查,發現他的手腳身軀,有問題的地方多達數十處,尤其手腳那些負重和著力處的關節,差不多全都變了形。如果不是九大神魔合體,力量有巨大的冗餘,以丹力強撐著身軀,滅天神魔手腳各處的關節早就斷裂了,莫說追敵,拼鬥中就會自己倒下。

  看了滅天神魔的傷勢,大屍巫王駭然之中又大是拜服:「虧得大王明見萬里,九魔合一,若是一魔一體或三魔三體,今天絕撐不過去。」

  「我當時哪想到這個!」吳不賒搖頭,「只想著多留點兒力氣,大力打小力罷了,卻是陰差陽錯碰對了。滅天神魔身上用的鋼料,已經是最好的了啊,竟比四大金剛身上的鋼料差這麼多。」

  「那沒辦法。」大屍巫王感嘆,「天帝借天庭神仙之名,把最好的東西全蒐羅上了天,人也好,物也好,稍稍看得過眼的就要獻給天庭、獻給神仙,有什麼辦法。鐵山城的巧匠雖巧,鋼料雖好,但最好的,還是在天界啊!」

  「尸位素餐,哼哼,天庭的好日子也快到頭了。」吳不賒重重哼了一聲,「讓鐵匠加緊給滅天神魔治傷,用最好的鋼,實在沒有,就在關節處加厚加重,反正滅天神魔力量有很大的餘量,重點兒沒關係。」

  「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大屍巫王躬身領命,不過要治好滅天神魔那一身傷,可不是說句話的事,直用了七八天時間,才把滅天神魔重新修好。不過這些天趙炎也沒有來挑戰,四大金剛也沒出現。

  事實上趙炎一直撤回了太長城。戰後,趙炎暴跳如雷,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四大金剛。這會兒四大金剛被滅天神魔打得落花流水,他能不怒嗎?未勝反敗,極度失望,沒了倚仗,燕、齊、楚、吳四國就很有可能背盟,或者說,只要四大金剛徹底一敗,四國鐵定會背盟,說不定還會落井下石,趁勢在趙國背後捅上一刀。這讓趙炎不由自主地心底發慌,失望、憤怒、惶恐,趙炎的怒火發起來,幾乎就有些歇斯底里了。

  但只發脾氣沒有用,趙炎派人急請西嶽帝君。幾天後,西嶽帝君趕到,聽後也是大為驚訝:「十多萬斤的身體,多鑲魔丹可以驅動,以屍蓮國國力之強,搜殺一批魔獸不成問題。關鍵是,鑄造這種鐵人的鋼料,一般的鋼料,根本就不可能支撐得起那麼重的身軀啊,更不說還要跑動打鬥,屍蓮國從哪裡找來的這些鋼料?」

  「屍蓮國打造那什麼滅天神魔的鋼料,應該是從鐵山城得來的。」

  「鐵山城?」天界不管人界的事,加之西嶽帝君沒能拿到星君之位,心情不好,整日閉門不出,所以屍蓮國佔了鐵山城的事,他並不知道,「鐵山城怎麼會把這麼多鋼料賣給屍蓮國?應該追究山陰王的責任!」

  「不是賣,是鐵山城被打破了。」趙炎說了屍蓮國打破鐵山城的經過,心裡卻也在暗暗後悔。當日屍蓮國打破鐵山城,山陰王曾向趙炎求援。當時趙炎身上壓力正重,不敢得罪屍蓮國,而且情報表明,打破鐵山城的是天馬族,目的是取了兵器和屍蓮國開戰,趙炎還想著坐山觀虎鬥呢,卻沒想到遺下了這麼個大禍患。早知今日,當日就該及時出兵,與屍蓮國聯手滅了天馬族,那麼既不可能有滅天神魔出現,沒有改換江山的屍蓮國也不大可能出兵入侵。

  「原來是在鐵山城打造的,怪不得。」西嶽帝君明白了原委,一時也是束手,「鐵山城精工巧匠,天下知名,確是不輸於天界工匠,這可怎麼辦?」

  「要說工匠之巧、鋼料之精,還是天界強些。」過了這些日子,趙炎火氣小了些,能靜心思索了。回思當日的拼鬥,雲金剛一下就能在滅天神魔身上戳個洞,滅天神魔踩著雷金剛杵了好幾下卻無可奈何,可見四大金剛身上的鋼料遠比滅天神魔身上的強。他把這些與西嶽帝君說了,道:「最惱火的,是那個滅天神魔力道大得不可思議,合四大金剛之力,竟也無法取勝,可就沒辦法了。」西嶽帝君想了想,道:「要不多打造幾個金剛,以多取勝?」

  趙炎眼睛一亮:「也是個辦法,卻不知打造一個金剛要多久?」

  「具體的時間我也不知道。」西嶽帝君搖搖頭,「我好像有個印象,當年天帝打造四大金剛,前前後後花了三十多年時間。當然,先期是沒經驗,花在第一尊金剛身上的時間特別多,後來就快了。最後一尊金剛,好像只用了半年不到就打造好了。」

  「半年?」趙炎大失所望,「那怎麼來得及?」

  西嶽帝君苦笑:「那可能還是快的,主要是那種鋼特別難鍊。還有一個難的,龍丹、象丹難覓,臨時再要找一批象丹、龍丹可沒那麼容易。」趙炎越發失望:「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這麼大一個天界,天上地下所有的好東西基本上都供奉給天庭了,就沒辦法對付一個鐵人?」

  他的語氣頗為不善,彷彿在訓自己的臣子。西嶽帝君心下不快,咳了兩聲,低頭喝茶。趙炎醒悟過來,斜瞟了西嶽帝君一眼,眼中閃過一道得意的光芒,腦海中現出西門柔翹著雪白的臀部狂吟嬌呻的情形。

  西嶽帝君為五嶽帝君之一,威名赫赫,卻是個怕老婆的主兒。西門柔說一,他不敢說二,西門柔往東,他不敢向西。西門柔常回娘家住,身為西嶽帝君夫人,趙炎覺得她有很大的利用價值,而且西門柔那種成熟的美也非常誘人,便找個機會,誘姦了西門柔。當時他不過十六歲,後來西門柔果然給了他極大的助力。像趙炎拿雲州遺族做棋子,西門紫煙拿給吳不賒的西嶽帝君的信物,就是西門柔向西嶽帝君要的,而這些,西嶽帝君全然不知。

  西嶽帝君並不知道趙炎這會兒正在腦子裡意淫他的妻子,心中雖然有些惱怒趙炎語氣不遜,卻還是在想主意。十九王子能坐上天帝之位,全靠趙炎助力,而西嶽帝君要想升為星君,則要十九王子天帝的位子坐穩並牢牢掌握住權力才做得到,還是要靠趙炎出力。趙炎真若倒了台,他也就糟了,所以不快是不快,力還是要出的。他喝著茶,卻還真想出了個主意,道:「臨時打造金剛確實是來不及,要不這樣,用雷火煉魔。」

  「雷火煉魔?」趙炎眼光一亮,「像上次對付吳妖王一樣?」

  他一提這個話頭,西嶽帝君倒是想起了吳不賒,道:「對了,吳不賒那個妖孽確實沒死。那妖孽也真是厲害,雷火都鍊他不死,這段時間,這妖孽有什麼動靜沒有?」

  「好像沒什麼動靜,估計是被四大金剛嚇住了。」趙炎搖頭,不以為意,「那個妖孽好對付,只要滅了滅天神魔,殲滅屍蓮軍,我回頭就可輕鬆滅了那妖孽,就讓他再得意幾天好了。」趙炎哼了一聲,屢屢把吳不賒玩弄於掌中,雖然吳不賒是一個打不死的妖王,他也並沒放在心上。他卻不知道,他現在面對著的屍蓮王,就是吳不賒。

  「雷火煉魔對付得了滅天神魔嗎?」趙炎有些懷疑,「滅天神魔身上的鋼料雖然差些,可也是鋼呢,雷火只怕對付不了他。」

  「滅天神魔雖然一身鋼甲,可靈體是魔丹啊。」西嶽帝君解釋,「雷火不必煉化滅天神魔的身子,只要煉化了他體內的魔丹就行。」

  「這倒是有理。」趙炎點頭。

  「不過滅天神魔能驅動十幾萬斤的身軀,體內肯定不止一顆魔丹,要全部煉化,需要時間,那就要借助於四大金剛,要死死拖住滅天神魔。不過雷火逢金必入,四大金剛若抓住滅天神魔,雷火也會進入四大金剛體內,四大金剛體內的龍丹、象丹只怕也會同時被鍊化,這倒是個麻煩。」

  「有什麼麻煩的。」趙炎全不在乎,「只要能滅了滅天神魔就行。至於四大金剛,能保得住更好,保不住也無所謂,以後有的是時間。別說四大金剛,便是八大金剛也可以打造出來。」

  這口氣,西嶽帝君實在聽不慣,卻也沒必要反駁,道:「那我派人給四大金剛種天雷引,我可以保證,四大金剛至少能和滅天神魔同歸於盡。」

  「有勞帝君。」趙炎大喜,倒是客氣了一句,「屍蓮軍這段時間一直縮在太息城裡沒有動作。上次那一戰,我估計滅天神魔也不好受,我立馬派人送戰書,必要一戰功成。」

  吳不賒收到趙炎戰書的時候,滅天神魔的傷也剛好治好了,當即回書應戰,心下生疑:「三大金剛被滅天神魔打得落花流水,就算雷金剛的腿重新換過了,四大金剛聯手,也不可能打得過滅天神魔。趙炎有什麼倚仗,就敢主動挑戰?」

  和趙炎打了幾回交道,回回吃了虧,吳不賒著實記了心,但左思右想,卻是想不出趙炎又有什麼詭計玩出來,只好小心應對。戰前他囑咐滅天神魔,不可大意,若勝,窮寇莫追,萬一戰況不利,也不必死拼。即便敗了,只要保得實力,下次仍可再戰。滅天神魔靈體是九大神魔,大大咧咧地應了,也不知有沒有放在心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