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暴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趙國作為五霸之首,潛力驚人,雖然兩敗於吳不賒手中,喪失了大量精銳,這次會獵楚國,又帶走了四十萬大軍,可在國內仍有幾十萬軍隊。不過這些軍隊散布全國,是各地的守衛部隊,加起來的總量不少,單獨一城一地,不過幾千或萬餘人。其中,有兩處兵力相對集中的,一是面對屍蓮國的西北邊境,有七八萬邊軍,是真正的精銳;再就是守衛京城的衛戍部隊,也有兩三萬人。如果這兩支人馬湊在一起,加上一些地方守衛部隊,倒是可以和吳不賒打一下。

  可惜吳不賒是從山陰國殺進去的,這把刀來自趙國的後背。而趙國那些邊軍,那隻還算強有力的手,卻還遠在西邊數千里之外。吳不賒大軍入境千里,他們那裡還毫不知情。其實,即便他們得到這個消息,也不敢回師來救,花長眉還在邊境上耀武揚威呢,而且還不是虛張聲勢。魔族全民皆兵,哪怕是不入流的雜兵,上了馬也是勇士。家中有虎,門外有狼,邊兵哪裡敢動。至於悲歌城的衛戍部隊倒是得到了消息,可也不敢動,唯一能做的,就是飛馬急報御駕親征的趙炎,同時加強城防。

  近萬的守備部隊,對陣吳不賒的四十萬魔族精騎,就如一隻羊對上了一群狼,一個照面,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不過吳不賒進軍的速度並不快,一天前進不到兩百里,但十餘天時間,也深入趙國腹地兩千餘里,沿途所經,便如蝗蟲過境,一掃而空。

  這日斥候來報,前面便是雙陽城。雙陽城是趙國北面鎖鑰,溝通南北,地居形勝,是趙國北地第一大城,有人口二三十萬。雙陽太守鮑信,出身鮑家。管家出將,鮑家出相,這鮑信還真當過一任國相,為人清廉,聲譽俱佳,是趙國有數的名臣。雙陽因地勢重要,本有守軍近兩萬人,聽得屍蓮軍入侵的消息,鮑信將附近守軍盡數調入雙陽,又招城中青壯數萬,發給兵器,這時竟號稱擁有了二十萬大軍,要死守雙陽。

  吳不賒得報冷笑:「管、鮑、西門,趙國三大世家,管家和西門家人物我都見識過了,再來領教這鮑家有什麼奇處,能世出相國。」當天,屍蓮軍在城外紮下大營,沒有攻城。夜間,鮑信竟派了使者來,趕著一百頭羊,二十頭豬,說是來勞軍。

  吳不賒聽了大笑:「這倒有趣了。讓使者進來!」

  使者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蠟黃的一張臉,瘦得皮包骨頭,恍似病了二十年的癆病鬼,又生似一輩子沒吃過一餐飽飯。

  賣相不佳,精神卻好,見了吳不賒,來人微微一揖,道:「傳聞大王以四千兵起家,白手奪國,英明神武,人所共欽。然我主待大王不薄,處之以誠,待之以禮,持之以信,守之以仁,表之以義,大王卻仍起兵犯我國境,掠我財物,傷我子民,此禮乎?誠乎?信乎?仁乎?義乎?」聲音高亢,兩眼炯炯發光,那種氣勢,如挾山嶽而臨北海,居雲端而睥下獠。

  這種人,吳不賒還真見過,自以為讀了幾句書,站在道義的高度,卑公侯而輕王者,氣裂雲天。這種人,你若和他爭,無論如何都是爭不過的,他也盼望你和他爭。可惜吳不賒不是君子,他就一奸商。他哈哈一笑,斜瞟著那使者:「什麼乎啊乎的,我力氣大,大耳刮子想扇你就扇你,怎麼著?你是不是想哭?」

  這叫一個不講理,那使者面紅耳赤:「大王以我趙國好欺乎?待我主回兵,百萬大軍雷霆而下,到時粉身碎骨,可就悔之晚矣。」

  「百萬大軍啊!」吳不賒點頭,「趙國是湊得出來,不過要快,別等我吃飽喝足了才來,不然可就太晚了。哦,學你的,是晚矣!還有這雙陽城,你家大王就是能飛,也是晚乎!晚矣!」

  他語帶譏笑,那使者神色反平靜下去,長揖為禮:「雙陽願獻上金珠百萬,絕色美女十名,還請大王秉好生之德,放過雙陽城百姓。」

  還能屈能伸啊,難怪派了他做使者。吳不賒嘿嘿一笑:「金珠百萬,美女十名,都在這雙陽城裡吧,我要你獻什麼?明日打破城池,我自己不會去取嗎?」

  那使者臉上變色:「到底要如何,大王才會滿意?」

  「春曉。」冷笑從吳不賒臉上斂去,看著那使者的眼光有若刀鋒,「拿到春曉,立刻退兵。」

  不可能還有春曉,站在他面前的,似乎不是這個雙陽城的使者,而是趙炎,是西嶽帝君,是十九王子。他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無情,將換來他怎樣的冷酷。

  「春曉已毀,請大王……」

  「拖出去。」不等他說完,吳不賒斷然揮手,小四手揪了那使者衣領便拖了出去。

  「春曉已毀,春曉已毀。」吳不賒兩眼向天,臉凝寒冰,「那我先毀了趙國,再毀了天界。老天爺,如果你沒聾,你就聽著,毀了春曉的人,永遠等不到下一個春天,我說話算數。」

  次日,大軍在城下擺開,先射書上城勸降。城頭一人,峨冠博帶,被眾將圍著,看了書,一把撕碎。吳不賒眼尖,看清那人面相,竟就是昨夜那使者。他一時恍然:「昨天那乎啊乎的乾巴猴子竟然就是鮑信,竟有膽子冒充使者來我軍中探營,好膽識。鮑家出相,果然名不虛傳。」

  吳不賒打馬出陣,哈哈一笑:「原來昨夜竟是鮑太守當面,倒是本王眼拙了。鮑太守既有如此膽識,當知你我實力相差之懸殊,何不開城投降,以免多有殺傷?」

  鮑信昨夜像個癆病鬼,這會兒大袖高冠配著瘦臉,卻是古意盎然。他厲聲道:「屍蓮王住口!我為大王守土,城存我存,休言降字,免汙我耳。」

  是個犟的,能看出來。吳不賒冷笑:「鮑太守鐵骨錚錚,本王佩服,不過你骨頭再硬,也撐不起這雙陽城。」

  鮑信眼發厲光:「你便折了我骨,我骨頭茬子也要戳在雙陽城上。」

  「好!」吳不賒大笑,抽身後退,「攻城,把鮑老兒的骨頭給我打折了,看他的骨頭茬子當不當得錐子用!」

  屍蓮軍閃開正面,滅天神魔從後陣大踏步上來。早在打破望山城時,吳不賒軍有滅天神魔這種鐵甲巨怪的消息便已傳了出去。鮑信早有準備,在城頭布了近五十具床弩,配備火箭,床弩裝填困難,直等到滅天神魔離城門三十丈左右,大鐵棍伸出基本上都夠得到城樓了,鮑信才下令放箭。

  床弩力大勁急,射擊的聲音不是「嗖嗖」聲,而是「嗡嗡」聲。五十具床弩同時發射,但聞「嗡」的一聲,恍若雷鳴,五十支巨箭已齊嶄嶄釘在了滅天神魔小山一般的身體上。床弩不像弓,雖然射得遠破壞力也大,但精準度不如人意,可滅天神魔的身子實在太大,距離也近,所以這五十支巨箭全都射中了。巨大的穿透力讓弩箭釘在了滅天神魔身上,但滅天神魔身上的鋼板厚達數尺,床弩力再大,想要穿透數尺厚的鋼板,那也是幻想。不過五十支巨箭同時射上身的力量也著實驚人,竟讓滅天神魔身子往後大大仰了一下。

  吳不賒嚇了一跳,生怕滅天神魔會仰天一跤栽倒。他還沒想通,滅天神魔身具百萬魔力呢,五十支弩箭有多大力道啊?每支一千斤也不過幾萬斤,怎麼能射動滅天神魔?他卻沒去想,滅天神魔是在往前走,又不是對敵,怎麼可能把百萬魔力全提起來。而且像滅天神魔這樣的巨怪,走動時重心的調整非常重要,十幾萬斤的體重呢,重心若調不好,一支箭就能將其射倒了,所謂四兩撥千斤,就是這個理兒。

  還好,滅天神魔並沒有倒下,雖然身上插了五十支箭,弄成鋼鐵豪豬,卻沒受什麼損傷。床弩射出的是火箭,釘在滅天神魔身上燒也沒用,滅天神魔是鋼鐵身軀,不是木板。雙陽城頭上一片吸氣之聲,吳不賒則是咧嘴大笑,也更佩服當日設計製造四大金剛的那人,能想出四大金剛那樣的鋼鐵戰爭怪物,真正是天才的腦袋。

  上床弩再射,已來不及,便再射估計也沒什麼用。鮑信瘦臉緊繃,死死盯著滅天神魔,在他眼光裡鐵定已將滅天神魔毀滅一千次了,現實中他卻是半點兒辦法也沒有。雙陽城中不乏高手,有五六個人飛起來,長兵短器,法寶靈符,下雨一般往滅天神魔身上招呼,都沒用。說句不好聽的,所謂的玄功術法,看上去威風,論真實的力量,其實還很難及得上一支床弩。床弩能深深紮進滅天神魔體內,這些玄功高手的刀劍卻只能在滅天神魔一身鋼甲上留幾個淡淡的印子。

  對這些傢伙,滅天神魔不理不睬,便如獅王無視齜牙的蟑螂,走到離城門十丈左右,擺一個弓步,逆天棍揚起,「嘿」的一聲,照著城門猛捅過去。

  在望山城,滅天神魔一棍砸塌了城樓,卻也把逆天棍砸成了大彎弓,所以這會兒吸取了教訓,改砸為捅。

  「轟」的一聲巨響,木屑飛濺中,厚重的城門被捅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城樓上一片絕望的驚呼聲,圍著滅天神魔的幾個玄功高手抓狂了,更是亂砸亂砍。吳不賒火了,調一千強弩兵上來:「射!」

  一千強弩集中攢射,可不是說著玩的,那些玄功高手更沒有滅天神魔那樣的強悍軀體,霎時便被射下來三四個。剩下兩個躲在滅天神魔身後才算逃過一劫,也不敢再齜牙了,急急飛回了城中。

  滅天神魔是個好員工,一直專心致志做自己的事,一棍把城門捅了個窟窿,覺得窟窿還不夠大,再捅,連捅幾下,城門捅成了篩子。他再上下一砸一掃,城門徹底倒塌,任務完成,滅天神魔向後退去。

  雙陽雖是大城,城門洞也不過三丈來高,滅天神魔進不去。其實就算是雙陽城的城牆只到滅天神魔的胸部高,若是個人,這樣的矮牆撐手一跳就能過去,但滅天神魔卻不行,他的身子實在是太笨重了,只能繞城而走。

  「殺進去!」花擺尾一馬當先,殺進城去。屍蓮兵精騎嗷嗷叫著蜂擁進城。

  吳不賒冷笑:「鮑信骨頭是硬的,膽識也有,眼光卻差點兒。在滅天神魔這樣的戰爭怪物面前,什麼樣的堅城都守不住。」

  但他錯了,鮑信早知吳不賒手中有滅天神魔這樣的鋼鐵巨怪,也知道城門保不住,甚至集中床弩摜射也僅僅是抱著僥倖的打算,能射倒滅天神魔固然好,射不倒燒不毀也無所謂。鮑信真正的決心體現在城裡,城中大小街道,早被鮑信改得亂七八糟,到處是障礙。花擺尾的騎兵衝進城門,發現眼前根本沒有路,只有東一堆西一堆的磚石,以及磚石屋宇後如野蜂般的冷箭。騎兵好不容易衝到近前,迎面而來的卻是炸窩狂蜂般的刀槍,攻擊是那麼的密集,那般的不要命。

  城門很輕鬆就進去了,可每掃清一條街道,屍蓮軍都要付出巨大的傷亡代價,逐屋逐巷地爭奪,每一寸土地都要沾上鮮血。整個雙陽城好像瘋了,參戰的不僅僅是軍隊,老百姓拿一塊磚頭也敢拼命。雙陽的百姓不可能都是天生的戰士,也不可能一城人都是瘋子,之所以這樣,根子在鮑信身上,是鮑信強有力手段組織的結果,也是鮑信個人魅力的體現。

  「難怪鮑家世出相國,果然了得。」吳不賒再一次感慨,卻也激起了心中的怒火,「攻擊!殺!只要出現在你們眼前的,不管男女老幼,統統殺掉。」

  屍蓮軍更加瘋狂地進攻,雙陽城軍民則不惜一切地決死抵抗。

  五天時間,雙陽城百姓被殺十餘萬。屍蓮軍在付出了兩萬多人死傷的代價下,終於奪取了大部分城區。雙陽城餘下近二十萬軍民百姓被困在城西一片不大的區域內,人員集中,抵抗的烈度成倍提高,見了血,即便從未受過訓練的百姓也變成了勇敢的戰士。

  如果要奪下城西,徹底摧毀雙陽城軍民的抵抗,至少還要五天以上,己方付出的死傷也不會少於三萬,吳不賒已經被徹底激怒了,不論付出任何代價,誓將鮑信挫骨揚灰。時間,多得是,他本來就是在等趙炎回軍。兵員,更不成問題,當日因為出兵名額太少,下五族和其他小族都有了意見,甚至天馬族都在暗裡埋怨。出兵多,得到的好處也多,強盜還要限制名額,能沒意見嗎?這會兒只要一個召兵令回去,不說多,再召四十萬步騎兵,輕而易舉。

  「進攻,一刻不停地進攻!他骨頭硬,我就偏要用他的骨頭來磨粉。」中軍帳內,吳不賒揮手怒吼。上三族十萬軍隊的統帥熊怒川站了出來,道:「大王,我有一計。」

  「你說。」

  「大王當日火燒青馬城,一戰而定江山。這會兒鮑信已被圍在城西,何不也放一把火?」

  這主意狠辣啊!吳不賒大喜:「好計,就交給你,多堆柴草,不夠就拆了城中的房屋,鮑信骨頭硬,我燒化了他。」

  攻擊暫停,熊怒川收集柴草,堆在城西,果然拆了不少屋子。吳不賒令人射書給鮑信,進行最後一次勸降。

  鮑信回書:有死鮑信,無降城守。

  吳不賒狂笑:「好,算你有種。點火!」

  「遵令!」熊怒川轉身欲出。忽然,一人閃身而入,攔著熊怒川道:「慢著!」

  白衣如雪,玉容如花,來的,居然是顏如雪。

  「如雪?」吳不賒又驚又喜,「你怎麼來了?」

  吳不賒見熊怒川在一旁發呆,揮手道:「明天再說,你先下去。」

  熊怒川依言退下,轉身撞在一個人身上,是小四兒。小四兒直勾勾看著顏如雪,竟是看傻了,被熊怒川一撞才清醒過來,頓時就大叫起來:「什麼人?來人啊!抓刺客。」原來,他為顏如雪美色所迷,顏如雪進來,他沒有攔,吳不賒與顏如雪的對話,也一個字沒聽進去。

  吳不賒哭笑不得,一腳把他踢飛出去:「滾蛋!」小四兒面紅耳赤,滾了出去,倒是惹得顏如雪「咯咯」嬌笑。

  「還笑!」吳不賒摟住她,先狠狠親了個嘴兒,親得顏如雪軟倒在他懷裡,始才問道,「好寶貝兒,你怎麼來了?國中有什麼事嗎?」

  「沒事,我只是擔心你這邊,所以趕過來看看。」

  「我這邊要擔什麼心?」吳不賒笑,「對了,呆會兒讓你看一個大殺器,不過也不要著急,先試了你家相公我的小殺器再說。」

  顏如雪坐在吳不賒膝上,雙手勾著他的脖子,大袖輕垂,素手如玉。吳不賒一手摟著她的腰,另一手自然不會老實,顏如雪粉面含霞,櫻唇微喘,卻捉住他作怪的手道:「哥,等會兒。」看她神情有些不對,吳不賒停手道:「怎麼了?」

  「哥,我上次和你說過,你從戮妖谷脫險那次,西門小姐去過一次追風城。」

  「你說過,怎麼了?」

  「西門小姐在城中住了幾天,晚間都是我陪著她。我兩個抵床夜話,有一晚一直說到天差不多亮了才睡呢。」

  「呵呵。」吳不賒笑道,「哪有那麼多話說,都說些什麼呢?」

  「什麼都說。有一晚,我們說到了英雄。」

  「英雄?」吳不賒倒是很奇怪,兩個小女孩子,不談胭脂水粉,說什麼英雄啊?

  「是,英雄。」顏如雪點頭,「每個女孩子的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在她遭受磨難的時候,總會在心裡幻想,她的英雄會挎著寶劍騎著白馬飛到她面前,替她擋住一切的災厄,帶她去開滿鮮花的遠方。」

  「倒是會做夢。」吳不賒微笑著,輕刮顏如雪的小鼻子,「你的英雄是誰啊?」

  「是你。」顏如雪毫不猶豫地回答,癡看著他的眼眸裡柔情如水,「哥,你就是我的英雄。」

  雖是在意料之中,吳不賒仍覺心下感動,親著她柔嫩的唇,只想就這麼含在嘴裡,永遠都不要鬆開。顏如雪伏在他懷中,輕輕的歎息裡淌著無盡的幸福:「每個女孩子都有她夢想中的英雄,卻並不是每個女孩子在遇到災厄時都能盼到她心中的英雄,我何其幸運,遇到了哥。」吳不賒擁住她,不說話,心中一股熱血在激盪:這是我的女人,天塌下來,我也要替她擋著。

  「哥,你知道西門小姐心中的英雄是誰嗎?」

  「啊?」吳不賒愣了一下,「不知道。」西門紫煙那樣的女孩子,什麼樣的男子才能走進她少女的春夢裡啊!

  「是你呢。」顏如雪抬頭,笑瞇瞇地看著他。

  雖然早聽說西門紫煙對他有好感,但吳不賒也真沒敢往這方面想,聽了這話,心中著實跳了一下,可不敢應聲,只往顏如雪眼裡看。面對的也只有是顏如雪,若換了葉輕紅,吳不賒立馬就會否決,說西門紫煙喜歡他,打死都不會承認。葉輕紅若說這話,絕對屬於誘供,顏如雪不是這樣的人,不過女人吃起醋來,那個瘋狂,再正常的女人也會變得不正常,還是小心點兒好。

  顏如雪「撲哧」一笑:「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怎麼,樂傻了呀?」

  「不是。」吳不賒被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怎麼會是西門小姐心中的英雄?這不可能!」

  「是真的。」顏如雪輕撫他的臉,目光癡迷,「那天晚上,西門小姐和我談起你的事,說你為了微雨去雲州,趙炎中途改主意後,拒絕接應,你居然獨力把雲州遺族接了回來。後來為了我,更又率獸兵兩敗趙軍。說起這些事,西門小姐滿是羨慕,說,你就是我的英雄。後來我就問她,她心中的英雄是誰,她沒有吱聲,可我看得出來,哥就是她心中的英雄。」

  「瞎猜的啊!」吳不賒搖頭,心中有點兒失落,「那個作不得數。」

  「西門小姐喜歡你,這一點是肯定的。像西門小姐那樣的女孩子,她喜歡的人,必然就是她夢中想嫁的人。」

  這話倒是有理,像西門紫煙那樣驕傲的女孩子,愛上的,必然是她夢中所想的,否則她就不會愛。

  「你為她費盡心力採春曉,她會非常開心,可如果她能醒來,看到無數趙國百姓為她而死,她會怎麼想?」

  吳不賒身子猛然一僵,沒有吱聲。

  顏如雪感覺到他脖子的僵硬,站起身來,到他背後,輕輕捏著他的肩:「哥,我感覺,這段時間你太緊張了。你可知道,以前的你,在我眼中是個什麼樣子的嗎?」

  她扶著吳不賒腦袋,輕靠在她胸乳上。她雙乳不如葉輕紅、林微雨那麼豐滿,但雨露澆灌後,異常挺聳,靠上去非常舒服。吳不賒閉上眼睛,笑道:「什麼樣子的?」笑得有些僵,心中好像還是有個東西在梗著。

  「像街市上的小老闆。」

  「真的嗎?」

  「真的啊!」顏如雪笑,「我發現你性子特別平和,手下雖然妖怪、獸人什麼都有,你卻沒有半點兒暴戾之氣,無論對人對妖,無論面對什麼事,你總是笑呵呵,一副萬事好商量的樣子。街面上的小老闆不就是這樣嗎?不論什麼人,不論買不買,總是笑臉迎人,價格也好商量,高點兒低點兒,都行。」

  「倒也沒錯。」吳不賒一笑,「我本來就是東鎮上的一個小老闆啊!」

  「但這些日子你卻變了。」顏如雪輕輕嘆息了一聲,「上次從天庭回來後,我就感覺到你變了,再不像以前那麼平和,心中滿滿的都是殺氣。」

  她輕輕揉著吳不賒的太陽穴:「哥,我喜歡以前的你,喜歡你在任何人面前都笑嘻嘻的樣子。其實,就西門小姐來說,她也喜歡你那個樣子。她曾和我說過,說你有時候很像個奸商,但不惹人厭,你的斤斤計較,笑裡藏姦,有時候反給人一種很溫馨的感覺。」

  哪有奸商會給人溫馨感覺的,當然,如果喜歡上這個奸商了又是另外一回事。吳不賒倒又回想起初見西門紫煙的情形,那個像太陽般耀目的女孩子。

  「哥,放鬆點兒。」顏如雪俯下頭,臉貼著他的臉,她的臉微微有些涼,卻像絲一般得滑,「這世上有各種各樣的人,你再怎麼生氣也氣不過來,再怎麼恨也恨不過來。西門小姐的遭遇,確實讓人憤怒,但我還是希望你能保持以前的心態,不希望你因為憤怒、仇恨而改變自己。」

  她柔柔的聲音如溫潤的春風,吳不賒心中那硬硬的一團,竟慢慢軟化了下去,捂著臉,重重擦了兩把,好像搓掉一層硬皮,長長籲了口氣,道:「是,我這段時間確實好像變了好多,你不說,我倒沒去想。其實現在想來,也不完全是為了西門小姐,真要說起來,西門小姐這件事,只是個引子。」

  他看著窗外,遠遠的天空湛藍青碧,淡淡地飄著幾朵白雲,讓人悠然神往。

  「打小的時候,就聽人說神仙,羨慕神仙,崇敬神仙,長大了,這種心態有增無減。我承認我是個奸商,但再怎麼奸,心中總有個底線,總覺得,人在做,天在看,舉頭三尺有神明,冥冥中,必然有一雙眼睛在看著我,凡事不能太過分。但自從追風子道長將我引進玄門,尤其雲州遺族這件事,讓我一步步接近天界,接近神仙,越靠得近,越看得清楚,就發現越不是那麼回事。直到這一次,上了天,逆了天,天界的面紗徹底揭開,神仙的臉面徹底擺在我面前。」他閉上眼睛,一個個字好像有千斤那麼重,「天界不乾淨,神仙很骯髒,我心中突然就沒了底。神仙也靠不住,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靠得住?仙佛也不可信,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人相信?」

  「哥。」顏如雪抱著他的頭,卻不知要怎麼安慰他。

  「你放心。」吳不賒反手抱過她,「你不說,我沒去想,你一說,我也想清楚了。」他埋首顏如雪胸前,深深地呼吸,少女淡淡的乳香沁人肺腑。

  「沒有神仙,沒有天堂,但這世上,有我的愛,還有愛我的人。」他的眼光清亮晶瑩,「我只為愛我和我愛的人活著,其他的人怎麼樣,我管不著,更不必為他們失望或者惱恨。」

  「對。」顏如雪用力點頭,一臉欣喜。

  「不過誰犯到我身上,誰敢傷害我愛和愛我的人,我也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嗯。」顏如雪再次用力點頭,這次她在吳不賒眼中看到的,只是殺氣,卻不是暴戾。

  男兒當有殺氣,那是志士血,英雄膽,但不能暴戾,暴戾的不是英雄,而是屠夫。

  次日,吳不賒命令撤開雙陽城南門一線的兵力,卻在北面放火。大火一起,雙陽軍民立時慌了神,探查到南門居然無兵,死戰之心頓時崩塌,爭先恐後地從南門逃了出去。吳不賒聽了哈哈大笑,下令不必追殺,放任百姓逃走。

  顏如雪看他笑得爽朗,心中甜蜜,依在他身邊,道:「哥,我最喜歡聽你這樣笑了。」

  吳不賒低笑:「我卻最喜歡聽你……」話沒說完,顏如雪早猜到他要說什麼,俏臉羞紅,狠狠掐住了他腰間的軟肉:「不許說。」

  吳不賒吃痛,慌忙求饒:「不說,不說,但晚間要聽……啊……」他先叫上了。

  原以為鮑信也隨著百姓一起逃走了,誰知沒多久,熊怒川竟押著鮑信來了。吳不賒一問,才知道這傢伙竟坐在南門大街口,彷彿在等著被抓。

  吳不賒苦笑:「我說鮑太守,你是不是屬驢子的,一定要撞死在南牆上你才甘心?」

  「無論如何,我要感謝大王讓開南門,放雙陽百姓一條生路的大德。」鮑信行了一禮,抬起頭。苦戰數日,他蓬頭垢面,一臉憔悴,眼光卻仍堅定平靜,正了正衣冠,道:「我為雙陽太守,守土有責,任何人都可以走,但我不能。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若是昨日,吳不賒說不定會立馬讓人將鮑信釘死在雙陽城頭,這會兒心中沒了那股暴戾之氣,對鮑信的風骨倒多了三分佩服。他哈哈大笑:「行啊,那你就一個人繼續守城吧。」

  吳不賒喝令撤出太守府,任鮑信呆在城中,吩咐不要理他,也不必傷他。花禿尾率一萬人守城,替屍蓮軍守住後路,大軍繼續向前推進。不過軍令有所改變,搶錢搶物搶糧可以,但盡量不要殺人,至於搶女人,吳不賒想了想,沒有下令阻止。不讓搶女人不太現實,但傳下嚴令,搶到的女人絕不許殺害。很多屍蓮兵野蠻,搶到女人,強xx過後就一刀殺了,嫌帶著麻煩,反正前面還可以搶。有了這條令,被搶的女子至少能保得一條命。

  過了雙陽城,算是真正進入了趙國的核心腹地。趙國是大國,大城也非常多,也非常繁華,但如雙陽這麼堅決抵抗的,卻一座也沒有,雖然不說望風而逃,但只要滅天神魔一出,一棍捅破城門,守軍的意志基本上也就崩潰了。如果沒有吳不賒那條只搶不殺的令,趙國萬里江山,必成血海。

  雙陽城距悲歌城還有一千多里,吳不賒也不著急,讓屍蓮兵慢慢地搶著,慢慢趕路,慢慢等趙炎回軍。

  就在吳不賒打破望山城攻入趙國腹地的同一天,趙炎達到了他人生中的頂峰,他接到了楚王的順表,楚王願奉他為霸主。楚王的順表意味著以前五霸並立的格局徹底改觀,人界從此只有一個霸主:趙國。

  只是狂喜的趙炎沒來得及喝下第一杯慶功酒,屍蓮軍入侵的戰報便來了。趙炎狂怒,立即回軍。與他一起回軍的,不僅有燕、齊二十萬大軍,還有吳國十萬精兵和楚國奉令助戰的十萬精銳。四大金剛,加八十萬大軍,趙炎意氣飛揚。他想的,已不是擊退屍蓮兵的進攻,而是要攻入屍蓮國。滅掉屍蓮國還不是他的最終願望,他要挾五國之兵,橫掃魔界,創立不世之功,成為萬世仰望的一代英主名王。

  他並不知道,吳不賒一直在等著他,非常耐心地等著他。

  吳不賒攻下太息城後,終於等來了趙炎回到悲歌城的消息。

  「這小子,真是比烏龜還慢哪!」吳不賒發了一番感慨,下令大軍就地駐紮,靜等趙炎率大軍來接戰。

  太息城也算得上趙國有名的大城,距悲歌城不過三百餘里,快馬半日可至。吳不賒卻不走了,急得花逐天等人跺腳,卻不敢問。屍蓮國與趙國大戰無數次,屍蓮國有占上風的時候,卻從來沒有哪一次能深入趙國腹地數千里。如此輝煌的戰績,給吳不賒頭上那頂本來就已耀眼奪目的王冠更蒙上了一層眩目的光彩。在四十萬屍蓮兵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跟著王的馬鞭,其餘的不必多問。

  吳不賒停軍不前還有顏如雪的因素。屍蓮軍一路掃蕩,雖然殺的人少了,可擄掠的女子卻非常多。每夜紮營,屍蓮兵的淫笑,被淫辱的趙國女子的哭叫,非常得刺耳,讓顏如雪很不舒服,可她又不能阻止。雲州遺族久處魔界,對魔族心性知之甚詳,人類所謂的仁義道德,在魔界是完全行不通的。魔界信奉弱肉強食,弱者喪失一切,強者占有一切,擄掠別人的妻女,強xx她們,讓她們傳宗接代,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任何人都不能阻止,當然,以吳不賒的威望,如果硬不許士兵擄掠、凌辱女子,也可能做得到,但會喪失軍心,會有可能打敗仗。既不許殺人還不許搶女人,還出兵做什麼啊?

  顏如雪是善良的,但也沒天真到讓自己的丈夫打敗仗的程度,面對這一切,她只有忍著。不過吳不賒發覺了她的不開心,也不好說讓屍蓮軍管住他們下面作惡的玩意兒,便只好駐軍不前,少掃蕩幾座村鎮城池,少搶些女子。

  顏如雪來找吳不賒,當然不是一個人,林微雨、葉輕紅她們不可能放心的,跟隨顏如雪來的,有駝玉兒這個永遠的尾巴,八名女妖、五百名母妖獸。這些母妖獸可不是等閒之輩,都是葉輕紅一手訓練出來的,不但人手一具強弩,且個個身高力大,兇悍善鬥。本來妖獸要穿越趙國有些風險,可母妖獸有個便利,雖是獸頭,卻是女身,頭上戴一頂紗帽,別人便看不到頭臉。而女子出門戴紗帽也是很正常的事,也不會有人懷疑。

  除了這些,牛八角還給顏如雪配備了三千狼兵。狼兵穿山越林,遠遠跟隨顏如雪一行,萬一有警,一聲招呼便可撲出來;無警,則選偏僻處繞行,即便有人看見,也不會想到這些強壯的野狼居然是保鏢。

  顏如雪無驚無險地到了吳不賒身邊,這些保鏢似乎是失業了,但隨著趙炎大軍回歸,這些母妖獸又有了任務。林微雨、葉輕紅關心戰局,精選了十五萬獸兵,由牛八角親自率領,遠遠跟在趙軍背後。牛八角很快便與駝玉兒統管的母妖獸接上了頭,以母妖獸配合狼兵,在山林中建立了一條極為隱密的聯絡通道。

  只不過吳不賒有滅天神魔在手,並未想過要獸兵幫忙。趙炎的實力看上去嚇人,四大金剛、八十萬大軍,細分起來,也不過如此。吳不賒確信,九魔合一的滅天神魔完全可以對付得了四大金剛,沒了四大金剛,趙炎實力便會削弱一半。八十萬大軍,一半是四國聯軍,燕、齊、楚是受趙炎脅迫的,即便是吳國,也不一定會替趙炎出死力。只要四大金剛失利,四國聯軍立馬就會離心離德,趙炎實力又削弱一半。剩下的就是四十萬趙軍,這四十萬趙軍倒是會出死力,可惜的是,能夠貨真價實地與屍蓮軍精騎正面硬撼的,不過是那二十萬騎兵。至於那二十萬步兵,也就是湊個數消耗糧食,打起仗不過是一堆糞渣。

  所以,在吳不賒看來,趙炎手中真實的力量,就是四大金剛和二十萬騎兵。屍蓮軍卻有四十萬,滅天神魔抵住四大金剛,四十萬屍蓮軍可以輕鬆擊潰趙軍,根本用不著獸兵幫忙。

  趙炎雖回到悲歌城,卻沒有馬上率軍來攻,不是他不心急,是沒辦法。從楚國邊境急趕回來,好幾千里路呢,即便是趙國的精銳騎兵也是人困馬乏,更莫說那些步兵。還有八十萬大軍的糧餉,也不是說調集就能調集的。急如星火,直等了近半個月,趙炎才催動大軍趕來太息城。

  這時,隨軍的大夫告訴吳不賒,有近萬的趙國女子懷孕了。吳不賒哭笑不得,顏如雪也無話可說。這能怪誰,真要怪,只能怪趙炎來得太慢。

  吳不賒只得下令,查出懷了孕的女子統統集中,不再讓屍蓮兵糟蹋。說起來這事真的很無聊,吳不賒只有苦笑。顏如雪卻擔心另一件事,獸人與人類生下的後代,往往也是獸人,這些趙國女子生下獸人的後代,其實是一種悲哀,一生痛苦,還不如直接讓屍蓮兵禍害死了,那樣也會好些。

  看顏如雪不開心,吳不賒道:「這事好辦,天界不是有濯妖泉嗎?斬了趙炎,要老十九送濯妖泉來,諒他不敢不送。喝了濯妖泉的水,生下的孩子也就正常了。」

  真的喝了濯妖泉能生下正常孩子就一切沒事了嗎?看著顏如雪勉強擠出的笑臉,吳不賒咬牙:「我會讓趙炎生不如死,還有西嶽帝君和西門柔。趙女要恨,就去恨他們,不是他們做得絕,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