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滴血屍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吳不賒大踏步出了西門紫煙的靜室,到外間,小四兒一臉喜色追了上來:「大王出關了,太好了!相國他們來了好幾次了。」

  「有什麼事嗎?」

  「聽說是大屍巫王求見。」

  「大屍什麼?」吳不賒一下沒聽明白,屍蓮國只有個屍蓮王,又出了個什麼屍巫王?還大?哪裡大?

  「大屍巫王。」小四兒看吳不賒情形有些迷茫,以為他腦子還會犯迷糊,忙解釋,「就是屍巫教的大主祭呀!」

  屍巫教是流傳於屍蓮國的一個秘教,極其神秘,傳人不多且行蹤隱秘,但歷代傳人都很有點兒本事,屍蓮國百姓相當敬畏,把他們的大主祭稱為大屍巫王。

  原來只是個神棍而已,吳不賒明白了,道:「那什麼大屍巫王找我做什麼?」

  「不知道。」小四兒搖頭,「來幾次,都被我打發了。不管他是誰,沒打擾大王坐關靜修的理兒。」

  吳不賒被小四兒的認真勁兒給逗笑了,道:「不錯。通知相國,就說我出關了,順便通知那大屍巫王,也一起見見。」

  無時,花長眉等一幫大臣先後來了,把那大屍巫王也引了來。大屍巫王稱號中有個大,個子卻極矮小,看背影,有如十二三歲的童子,白鬚白髮,不知多少年紀,眼睛瞇著,卻是精光如豆。吳不賒暗暗點頭,小四兒說傳言中歷代大屍巫王都很厲害,不是虛言,這老傢伙還真是把高手。

  見了禮,吳不賒道:「不知本王有什麼地方能替巫王效勞的,巫王儘管開口,有能盡力的地方,本王絕不推辭。」

  只看花長眉幾個待大屍巫王的情形,便知這大屍巫王影響不小。吳不賒要借屍蓮兵攻打趙國,此時最重要的就是屍蓮國國內的穩定。這大屍巫王既然找上門來,肯定有事,能答應不能答應的,不妨先都應著,免得這老神棍攪事。

  以前吳不賒對神神道道還是存有幾分敬畏的,但這幾年,一步步走下來,神啊、仙啊、佛啊,一層層面具揭開,發現個個醜陋不堪。尤其這次春曉的事件後,他越發認清了所謂神道的真面目,遂再無敬意,連帶著對這屍巫教也沒什麼好感。雖然屍巫教是在魔界傳道,可歸根結底是一樣,無非是哄人信他敬他,從信民那裡榨取利益而已。

  大屍巫王俯下身去,竟是深深一禮:「老朽以屍蓮大神魔之名,懇請大王援手,替九大神魔復仇。」

  屍蓮大神魔是什麼神?九大神魔又是誰?吳不賒一概不知道,不過見大屍巫王態度還好,他伸手虛扶:「巫王請起,你也知道,本王初登王位,有些東西不太清楚,你說明白,是怎麼回事?你放心,還是那句話,能出到力的,本王絕不推辭。」

  「多謝大王!」大屍巫王復行了一禮,起身說了原委。

  民間傳說,第一代屍蓮王見九朵蓮花,掘地而見九具古屍,九朵蓮花便生於九具古屍口中,因於此地立國建城,屍蓮國、屍蓮城因此而來。其實這只是掩人耳目的說法,這個消息還就是屍巫教放出來的。真相是,那九具古屍,乃是古之九大神魔的屍骨。當年九大神魔於此得屍蓮成道,創下大屍巫教,教化萬民,屍蓮原上的百姓得以繁衍生息。天帝卻無理徵討,九大神魔奮起應戰,天兵天將屢戰屢敗,天帝沒辦法,派下四大金剛。

  四大金剛力大無窮、刀槍不入,九大神魔雖然魔功了得,卻拿四大金剛無可奈何,最終戰敗,但一點魔靈不滅,附骨長存。九具古屍,便是九大神魔的屍骸,滅靈前更向大神魔發下宏願,定要報仇。大屍巫教,便是九大神魔的親信組建的,一直保存著這個秘密,後來天威漸失,人類退縮,又有屍蓮王於此建國,但報仇的時機不到,屍巫教便放出這個謠言掩蓋住真相。

  說到這裡,大屍巫王復又一禮:「前些日子,人界傳言,四大金剛又來了下界。老朽親去打探了一番,消息屬實,四大金剛確實下來了,在替趙國稱霸出力。機會大好,所以老朽大膽來懇求大王,請大王助力。」

  遠古神魔大戰,吳不賒先只當聽故事,待聽到四大金剛頓時就來了神,隨後聽到九大神魔竟也是敗在四大金剛手底,他又洩了氣,道:「巫王的意思,是要我幫手對付四大金剛,替九大神魔復仇?」

  「是。」

  「可本王聽說,四大金剛不太好對付啊?」什麼叫聽說,根本就是親手試過,不過吳不賒當然不會說出來。

  「什麼四大金剛,不信就擋得住我天甲重騎的衝擊!」花逐天哼了一聲,「大王,讓我去,看我擒了那什麼四大金剛來給大王拉車。」

  這小子練了天甲重騎卻沒打過什麼惡仗,看來是骨頭裡面都在發癢,不過也不好打擊他的積極性,吳不賒只裝沒聽見,懶得理他。卻見大屍巫王大大搖頭:「四大金剛確實非常不好對付,天甲重騎雖強,不可能是四大金剛的對手。」

  「什麼?」花逐天就聽不得這話,直跳起來。

  花長眉、吳不賒眼光齊看著他,對他老子,花逐天一直不服氣,不過對吳不賒卻是敬畏有加。眼見吳不賒眼光不對,他不敢多嘴,氣哼哼地坐下。

  吳不賒道:「巫王既然知道花將軍的天甲重騎,便該知道,天甲重騎已是我屍蓮國最強的軍隊。天甲重騎若也對付不了,我屍蓮國還有什麼力量對付得了四大金剛?」

  這話說到了花逐天心裡,朝大屍巫王哼了一聲,鼻子翹起多高。

  大屍巫王微微一笑,也不理他,道:「九大神魔當年雖然戰敗,卻找到了對付四大金剛的辦法……」

  「哦?」吳不賒差點兒蹦了起來,「什麼辦法?巫王快說。」

  「四大金剛,以精鋼為軀,以神獸內丹為靈。精鋼為軀,則刀兵不傷,水火無懼;神獸內丹為靈,則可藉丹力驅動四肢,又頗具靈性。這種設計,可說是巧奪天工。」

  吳不賒點頭:「設計製造這四大金剛的人,確實是個天才。」這讓他想到了與趙軍第一次大戰時,管季集軍中高手鑄土偶的事。土偶與四大金剛比,可就差得太遠了。

  「你倒是說啊,什麼東西比我的天甲重騎還強,就能對付得了那什麼四大金剛?」花逐天不耐煩了。

  「用其他東西,都對付不了四大金剛。」大屍巫王道,「唯一的辦法,就是用金剛對付金剛。」

  「你的意思是,也鑄幾個這樣的鋼鐵大傢伙?」吳不賒皺著眉,「刀對刀槍對槍,鐵蛋對金剛,倒好像也是個辦法。」他忽地想到一點,「九大神魔既然想到了這個辦法,他們自己為什麼不鑄?」

  「金剛有兩個要素。」大屍巫王的眼光閃了一下,也不知是佩服吳不賒的精明,還是吳不賒話中略帶懷疑的語氣讓他有點兒惱,「一是精鋼鑄造的身軀。魔界缺鐵。其實也不是缺鐵,主要是無人識得礦脈,不會挖;就算挖出來了,不會煉;更缺乏能打造四大金剛那樣精巧身軀的巧匠。」

  「有道理。」吳不賒點頭,魔界這麼大,硬說缺鐵就混賴了,其實是不識礦脈,不懂冶煉,說沒有只是給自己遮羞罷了。

  「另一點,便是神獸內丹。四大金剛腹中是四大神龍的內丹,四肢則是神象的內丹。我魔界魔獸盡有,魔龍也不缺,但要擒殺魔獸、魔龍剖取內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何況也沒有精鋼巧匠打造金剛身軀,所以九大神魔當年只有飲恨而終。」

  「嗯。」吳不賒點頭,「現在我們佔了鐵山城,精鋼巧匠倒是不缺,不過魔龍、魔獸……」

  四大金剛屠了四條龍、十六神象,那龍是好屠的?龍性極烈,殺它容易,想取丹卻難,沒有哪條龍會乖乖地留著內丹做一輩子奴隸的,臨死前必然會毀了內丹。天帝能得龍丹,估計還是借了天庭的權威名號,封個神龍啊什麼的,威逼加利誘才得到的。吳不賒要去屠魔龍,又打什麼名號能讓魔龍乖乖地獻丹?何況還需要四條,何況還要魔獸?

  「不必要魔龍、魔獸。」大屍巫王直接解決了這個問題,「九大神魔知道練丹極難,所以以一點魔靈,於骸中練丹。當年九蓮現世,便是魔丹練成之象。可惜那一代屍蓮王實力不夠,打不下鐵山城,況且就算打下鐵山城鑄得鐵人,想要打上天去收拾四大金剛也絕無可能,所以我教前輩只能放出假消息巧加掩蓋,以待時機。現在大王既已打下了鐵山城,四大金剛又從天上下來了,神魔丹也已練成,可說是萬事俱備,只請大王援手。」說著深深拜倒。

  他只怕吳不賒不答應,卻不知吳奸商瞌睡正愁沒枕頭,只是面上沒露出來而已。

  吳不賒心下怦怦跳,道:「九大神魔真的練成了神魔丹,那丹力量夠嗎?四大金剛每個怕都有十幾萬斤,咱們體格不能太小了,但要背動十幾萬斤,這個……」

  說著說著他可又擔心了,內丹不是沒見過,他自己體內就有一顆呢。可他這內丹有多大力道,別說十幾萬斤了,就上了一萬斤,他也只有哭天的分兒。當然,他的內丹,主體只是貓丹和木丹,與龍丹、象丹不能比,可九大神魔的丹就能比嗎?

  「這個不成問題。」大屍巫王一臉肯定,「九大神魔,都有無窮大力,且每一尊都練有九顆神魔丹,一丹之力,可驅萬斤,兩尊神魔之丹,至少可以驅動一尊金剛那樣的鋼鐵巨人。」

  「你確定?」神魔丹既然在九大神魔屍骨內,到底有多大力道,大屍巫王怎麼會知道呢?

  「我確定。」大屍巫王的回答卻是斬釘截鐵,後一句終於給出了答案,「當年屍蓮開花,便知丹成。有前輩取丹試過,一顆小丹之力,至少可上萬斤。」

  這下吳不賒放心了,喜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試一試,也鑄一尊大力神魔出來,與四大金剛鬥上一斗。」

  「多謝大王!」大屍巫王狂喜,「大力神魔,好名字。」

  九大神魔的屍骨在城東屍蓮台,當年九大神魔發願後滅魔,葬於台下。神魔手下親信雖記得誓願,但年月過得久了,教中弟子又顛沛流離,只當一個傳說記著。後來九大神魔丹成,屍蓮開花,屍巫教弟子這才醒悟過來,放出謠言掩蓋真相,同時築屍蓮台,結觀而居,守護魔丹。無數歲月下來,積下好大一片宮觀。

  大屍巫王引吳不賒來到觀後,見一土台,寬達數畝。台上開九朵蓮花,每一朵都有臉盆那麼大,或白或粉,迎風招搖,異香撲鼻。

  九大神魔既然結丹,便已有靈,但吳不賒在台前卻感受不到多少靈力。他運靈力往土台中一探,忽地觸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帶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吸力,就彷彿汪洋大海中的一個漩渦,要把吳不賒狠狠扯進去。

  吳不賒大吃一驚,心神疾收,心下已是怦怦亂跳。還好,他心神一收,那股靈力並未追出來,好像只是以土台為中心旋轉。土台如盆,那股靈力如盆中的水,只在盆中轉,絕不溢出。但那股力量之強,吳不賒再不敢存半分輕視之心,那不是盆中水,那是海汪洋。

  大屍巫王擺下香案,上香祭奠,也請吳不賒拜祭了,遂道:「請大王咬破左手中指,在九朵蓮花中各滴一滴血。此為滴血認蓮,滴過血方可採丹,且大力神魔鑄成後,魔靈與大王心意相通,利於大王召喚。」

  居然還有什麼滴血認蓮,吳不賒只得依言咬破左手中指,在九朵蓮花中各滴了一滴血。忽然間異香撲鼻,彌漫觀中,九朵蓮花本來或粉或白,卻於異香中變得赤紅如火,隨即調謝,化為血水,滲入土中。

  吳不賒看得目瞪口呆。花都謝了,這是什麼玄機,還能玩下去嗎?大屍巫王卻是滿臉喜色,見吳不賒驚疑地看過來,道:「大王不必驚疑,凝神定意便好,九大神魔得血後,自會與大王相認。」

  滴血認親啊!吳不賒嚇了一跳,不知會認個什麼出來,且凝神定意,腦中忽地現出一個巨漢。吳不賒一直以為,這世上不可能再有比象斧更高更壯的人了,但這會兒他知道自己錯了,象斧若與腦中幻現的這巨漢比,便如他與象斧比。

  這巨漢同樣紅毛綠眼,醜得嚇人,倒是有禮,衝吳不賒一抱拳,一閃不見。隨即又現出一巨漢,與剛才那個差不多高大,也是一禮不見。這樣的幻景,共現九次,九條漢子,相貌略有差異,體格卻都差不多,都是嚇死人不償命的超級巨漢。

  吳不賒知道這九大巨漢便是九大神魔了,暗暗咂舌:「難怪天帝要出動四大金剛才能收場,這樣的巨漢,又多達九個,一般的天兵天將怎麼對付得了!」

  九個幻影閃過,土台下突又傳出九聲長嘯,這嘯聲有力,不比電金剛的聲音小,老半天,吳不賒耳朵還嗡嗡直叫。聽得嘯聲,大屍巫王趴下叩頭,而就在這嘯聲中,土台上鑽出一片花蕾,開出一片蓮花。大屍巫王說是九九八十一朵,吳不賒卻是怎麼也數不清。每朵蓮花中都有一粒靈光閃閃的內丹,其中九顆大丹,顆顆大如鴨蛋,其餘小的,每粒也有鴿蛋大小。大屍巫王請吳不賒採丹,分盒裝了。丹一去,蓮花立敗,異香慢慢散去。

  大屍巫王帶弟子捧了丹盒,隨吳不賒住進了王宮。他的說法是,滴血認蓮後,神魔丹只認吳不賒,離得太遠,神魔丹感應不到主人的存在,便不安寧。吳不賒不知真假,但九大神魔結丹,驚人靈力,蓮花妙象,著實讓他震撼了一把。自功力大進,又見識了樟古佬那樣的人物,他自以為天下高手不過如此,到這時才知道,天地之大,實在是無奇不有啊!

  政務不必吳不賒操心,他只是大致問了一下,仍舊交給花長眉等人處理。次日一早,吳不賒與大屍巫王帶了神魔丹趕赴鐵山城。小四兒留兩千鐵衛守王宮,自率三千鐵衛隨行,另有花擺尾率三萬精騎一路護衛。吳不賒雖在追風國當了一次追風王,還真沒擺過這麼大的排場。

  到鐵山城,鐵山侯率一干官員迎接、拜見。鐵山城管理得不錯,鐵山侯等人眼見失了城反得了大好處,死心塌地替吳不賒賣命。這些日子,鐵山城的鐵和兵器產量不降反升,都增加了五成以上。吳不賒自然溫言勉勵一番,隨命鐵山侯召集城中所有好手藝的工匠聽命。至於做什麼就不說了,鐵山侯也不敢問。

  九大神魔丹成,屍蓮出世,屍巫教本有些淡漠的心重又火熱起來。歷代弟子,無不以打造鋼鐵身軀替九大神魔復仇為己任,雖然限於條件,沒有真正開工打造,卻也造了不少小鐵人。大屍巫王說試過神魔丹的力量,說的就是某一代狂熱的屍巫王,以血禱靈,取了一顆小丹,造了一個萬斤鐵人,試驗了神魔丹的力量。那一代屍巫王雖因此送了性命,卻也驗證了神魔丹的威力,激發了後代弟子的信心。後代弟子在漫長的等待中,不斷地試製小型鐵人,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大屍巫王召集鐵匠,拿出圖紙,與眾鐵匠反復討論,幾天後便定下了大鐵人的尺度構造。眾鐵匠見了圖紙後,也確認可以打造。

  四大金剛構造精巧,想要打造那樣的一個鐵人,尤其又那麼大,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吳不賒原以為即便有鐵山城的高手匠人,能不能打造出來還兩說呢,結果大屍巫王竟有現成的圖紙拿出來,還有歷代總結出的經驗,打造一個鐵人,一切順利的話一個月都不要,他心中不免大喜。

  不過有一件事卻讓吳不賒猶豫了兩天。大屍巫王向他請示,到底打造幾個大力神魔。

  九大神魔的神魔丹,小的約有一萬斤左右的力道,大丹則翻倍。算下來,一具神魔九顆神魔丹,能有十萬斤左右的力道。大屍巫王估計,四大金剛每尊約十二到十五萬斤左右。也就是說,每尊大力神魔要比四大金剛小五萬斤左右的力道,但數量多,可以打造九尊,以多打少,不過力道遜於四大金剛,實戰到底如何就不知道了。還有兩點,一是需要的精鋼量非常大,二是要的時間比較長。打造九具大力神魔,現有庫存的好鋼不夠,加上煉鋼的時間,要一年以上。

  「我的想法是,」眼見吳不賒難於作出決定,大屍巫王提出建議,「打造三尊大力神魔,合三神魔之丹為一體,力道約有三十萬斤左右,遠大於四大金剛的力道。只不過比四大金剛少了一尊,但力道更大,打敗四大金剛應該不成問題。」

  「三十萬斤力道,不必造三十萬斤重的身體吧?」

  「那當然。」大屍巫王點頭,「這本身也是為了節省鐵料,一尊大力神魔,最多十五萬斤重量就夠了,留十五萬斤餘力,行動起來自然更輕便,戰鬥起來也更持久。」

  有理!吳不賒點頭,遂又想到一個問題:「你們試過小丹,小丹驅動萬斤小鐵人,能持續活動多長時間?」

  「半個時辰左右,」大屍巫王想了想,「而且行動比較遲緩。記載中,那位大屍巫王的幾個弟子合力持大木棒與鐵人相鬥,最終是他們打敗了鐵人。眾人合持大木,肯定是不靈活的,就這,鐵人卻對付不了,鐵人的靈活性可見一斑。而且那一代大屍巫王是禱血為靈,鐵人身上還帶有他的靈力,若減去這一部分靈力,肯定還要慢上幾分。不過,如果我們的大力神魔每尊有十五萬斤的餘力,該是夠了。」

  「不過那就是三打四了。」

  「應該能行。」話是這麼說,大屍巫王語氣卻不是特別肯定。四大金剛為守護天界之神,昔年橫掃魔界。九大神魔視十萬天兵如無物,卻敗在他們手中,誰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潛力。

  「要不造六個。」他有些遲疑地看著吳不賒,「只不過神魔丹……」

  「如果造一個怎麼樣?」吳不賒打斷他。

  「造一個?」大屍巫王有些吃驚,顯然從未這麼想過。

  「造一個!」吳不賒越想越興奮,「九大神魔合力,九九八十一丹合一,這力量,怎麼樣?」

  「力量肯定是夠了!——不過,一打四……」

  吳不賒搖頭:「一個高手打四個庸手,根本不成問題。」

  「有理!」大屍巫王目光也亮了起來,「如果只造一個,可以選最好的精鋼,也可以造得更大一點兒。八十一丹合力,近百萬斤的力量,便造三十萬斤的軀體也可輕鬆移動。」

  「不必造太大,越大越不靈活,只要力量夠,甚至比四大金剛小點兒都沒關係。」

  「老朽這就與工匠們商量看。」大屍巫王急火火地跑了出去,興奮之下連蹦帶跳的,看背影就像個十幾歲的孩子。

  庫房中有近二十萬斤上好精鋼,最終確定,取十五萬八千八百斤打造一尊大力神魔。另取一萬零八百斤,給大力神魔打造一根巨棒。其實,大力神魔的拳頭就是最好的兵器,不過有一根大棒子,既威風,又成倍加長了大力神魔的手臂,也是好事。

  先打造骨架,模仿人體,關節處有活環,力源則是神魔丹。大屍巫王絞盡腦汁,將九大神魔的九顆大丹全安於鐵人腹中,成九宮之陣,以陣聚力,力更持久,七十二顆小丹均勻分布於鐵人頭腦、四肢,以鋼環定位。

  大力神魔的鋼骨架高十一丈七尺七寸,臂長可及膝,均有六丈有餘,腿略短些,五丈不到。身軀太重,腿長了不穩,倒是腳板大,長有整整一丈,寬三尺九分,若放水裡,就是一隻小船。

  骨架鑄好,大屍巫王請了吳不賒去:「請大王醒靈。」

  點血醒靈,便如畫龍點晴,雖是骨架,神魔丹已安放完畢,只要醒了靈,大力神魔便有了靈覺。包在外面的鋼鐵,實在沒有也沒關係,等於是件衣服,有衣服,打扮打扮固然好,實在沒有,裸奔也行。

  鋼骨架全依人形,鑄得似模似樣,恍眼看去,就是一副人骷髏,只不過特別巨大而已。吳不賒看了一回,飄身而起,到鋼骨架肚子上,咬破指頭,將血點在九顆神魔丹的正中心。

  隨著一聲異嘯,一道紅光起於九丹之間,將九顆神魔丹穿了起來,有如水流,其色如血。紅光越聚越盛,忽地一動,上下分流,下及襠,上及頭;再一分,上走雙臂,下走雙腿。所到之處,小丹均發紅光。最終所有的丹串在一起,在鋼骨架上佈下一個紅色的大字,靈光閃爍,紅芒耀眼。

  再一聲嘯,鋼骨架動了,慢慢爬了起來,關節處鋼環尚缺乏磨合,起身時吱吱嘎嘎,搖搖晃晃,最終還是站了起來。吳不賒腦中顯出幻象,正是九大神魔,齊齊衝吳不賒抱拳。

  吳不賒拉大屍巫王遠遠退開,腦中閃念:「動一動看。」

  九大神魔抱拳應令,幻象消失,鋼骨架左手前伸,回縮,右手再伸。六丈長的手臂,這一伸一縮甚是駭人。鋼骨架動了手,再動腳,走了幾步,開始上下揮舞,再又前後跑動。

  鋼骨架雖有九大神魔內丹為靈,但靈與體要有一個磨合的過程。剛開始,行動起來顯得甚不靈便,有一次自己的手打著了自己的腳,打得火花四濺,還好,精鋼質量非常過硬,骨架沒有變形也沒有損壞。還有一次,不知怎麼反了關節,左手扭到背上,竟然反不過來了,這下把眾人都給笑死了。吳不賒、大屍巫王兩個邊笑邊過去幫忙,別看還只是骨架,死重。好不容易幫他把手扭過來,下面卻又絆著了,「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驚得大屍巫王大叫。還好,鋼骨架居然沒事,「吭哧吭哧」又爬了起來。

  慢慢熟悉後,關節也靈活了,動作便快了起來。鋼骨架總重約摸五六萬斤左右,以九大神魔近百萬斤的巨力,可以說是輕身上陣,不但越舞越快,而且時間持久。到第三天,九大神魔已完全熟悉了這具鋼鐵骨架,動作嫻熟輕鬆,且速度相當快,幾乎比得上真正的人了,且一次持續活動的時間可長達六個時辰左右。

  吳不賒狂喜:「若這個靈活度,比四大金剛可是強得太多了,別說一打四,一打四十都不成問題。」遂對大屍巫王道,「大力神魔這名字不威風,另取個名字。」

  大屍巫王也笑得老臉起皺:「請大王賜名。」

  吳不賒微一沉凝:「四大金剛為天界守護之神,九魔千年咒願,逆天滅神,就叫滅天神魔好了。」

  隨後澆鑄軀體,二十天後,滅天神魔澆鑄完畢。與四大金剛的全身金漆不同,滅天神魔全身黑甲,青面獠牙,猙獰凶惡,可怖至極。滅天神魔手中的齊眉大棍,也讓吳不賒給取了名字,叫做逆天棍。滅天魔,逆天棍,與天誓不共立。

  滅天神魔整體澆鑄完成,熟悉軀體後,進行了一次極限考驗,一次可舞棍三個時辰。若不進行激烈打鬥,只是走動,一次可走四個時辰以上,步伐速度略慢於人的步子,但一步跨出去,嘿嘿,六丈有餘。吳不賒那兩條小短腿,若不運追風步,再快一倍也趕不上它。

  澆鑄滅天神魔的這段時間,吳不賒也一直在收集趙國的消息。牛八角當時作出的最壞估計,趙軍在兩個月內能到雙餘城。事實上沒那麼快,幾乎是到滅天神魔成形了,趙國才開始動,卻不僅僅是趙軍,還有燕、齊兩軍。趙軍四十萬,燕軍十萬,齊軍十萬,據說還有吳軍十萬,將與楚王會獵於楚境。吳不賒再一次死而復活的消息也傳了出來,於是趙炎多了個目標——吳不賒的追風國。趙炎打算,戰勝楚國之後,天下五霸會盟,共滅追風國。

  吳不賒聽到這個消息,仰天狂笑,即日趕回屍蓮城。滅天神魔則留在了鐵山城,藉山陰國陡峭不平的地勢熟悉身手。

  回到屍蓮城,吳不賒召集所有族長、重臣,宣布對趙國開戰,各族立即集聚精兵。天馬族出兵十萬,熊、獅、虎等上三族也出兵十萬,下五族及各小族共出兵二十萬,總計四十萬大軍。下令聚兵的同時,吳不賒向趙國派出使節,索要春曉花,一個月內,春曉花送到,便不會發動戰爭。

  花逐天這個戰爭狂人可急壞了,扯著吳不賒的袖子轉磨:「這天下的女人,比屍蓮原上的母馬還多,還不夠大王你騎的啊?非得要騎這西門紫煙不可?」其實他還有句話沒說出來,雖然西門紫煙一直昏睡著,可想騎照舊可以上啊,非要弄醒了不行?

  吳不賒冷笑:「你放心,他們拿不出春曉。」

  魔族窮,人族富,魔族對人族的戰爭,不論用什麼名目,其實歸根結底就兩個字:掠、奪。因此,人族畏懼戰爭而魔族喜歡戰爭,吳不賒的王令一出,屍蓮國大小上百族群,人人歡呼。半個月時間內,四十萬大軍齊聚屍蓮城。吳不賒讓花長眉領人在屍蓮城周圍虛張聲勢,自率大軍繞道天馬原,悄悄由牛邑關進入山陰國。

  牛邑關南下三百里,是山陰國的望山城。望山城正卡著山陰國與趙國的邊境,出望山城,便是一望無垠的趙國大平原,從望山城打進趙國,將會給趙炎一個巨大的「驚喜」。

  吳不賒大軍還未到牛邑關,花長眉送來消息:趙國派了一個龐大的使節團來屍蓮城,沒有春曉,卻送來了三百美女,外加價值百萬的鹽、茶、絲綢、瓷器,希望能打動吳不賒,不要發動戰爭。

  吳不賒冷笑:「告訴那使節,我只要春曉,至於其他東西,我自己會去拿。」他明白趙炎的心思,有了四大金剛,趙炎肯定不再畏懼屍蓮國,但在打服楚國、滅掉追風國完成霸業之前,暫不想與屍蓮國開戰。趙炎需要時間,可吳不賒不會給他時間。

  馬鞭一指,四十萬大軍轟隆進關,滅天神魔已完全熟悉自己的鋼鐵身軀,邁開大鐵腳,跟隨大軍前進。它一步六丈,一個時辰能趕一百五十里,比馬還快。它走三個時辰,差不多就夠屍蓮軍精騎趕一天。

  趕到望山城下,那望山城守將有種,對著望不到邊的屍蓮國鐵騎,竟仍敢頑抗,不肯開關投降。當然,他心裡有倚仗,望山城是山陰國防禦趙國的第一道關卡,城牆高大險峻,以前也有過衝突,趙國從來也沒能打下過望山城。魔族的攻城能力是眾所周知的差勁,趙國尚且攻不下望山城,魔族行嗎?人再多又有什麼用?騎兵攻城?別搞笑了,騎馬撞牆啊?

  不過他馬上就笑不出來了,山背後轉出一個超級巨怪,高若山岳,青面獠牙,咆哮如雷,手中一根大棒子,就如一根擎天柱。它走到城前,一聲咆哮,大棒高舉,一棒砸下。那守將的感覺,天崩了,地裂了,然後安靜了,因為他死了。

  過了望山城,看著眼前一望無盡的平原,吳不賒一臉獰笑:「衝進去,所有的財產、女人都是你們的,敢抵抗者,殺無赦。」

  四十萬大軍如炸堤的洪流,咆哮著洩進趙國廣闊的腹地,所到之處,屍橫盈野,血流遍地,敢於抵抗的男子通通殺光,女子、財物通通搶光。

  花逐天等人把最美的女子獻給吳不賒。吳不賒冷眼向天,輕聲低語:「西門小姐,你莫怪我,我不會凌辱你趙國的姐妹,但她們必須為趙炎的無情、愚蠢付出代價。」他抬首看向南方,冷笑,「趙炎,你不是很會玩弄陰謀嗎?這次我看你還有什麼陰謀可以玩?」

  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都只是笑話。事實上,得到消息的趙炎幾乎就要哭了:春曉,哪裡還有春曉?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