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屍蓮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入城之後,吳不賒先找到鐵山侯。鐵山侯是個四十多歲的白胖子,這會兒白臉已被嚇成了青臉。吳不賒也懶得囉嗦,一句話,問他要死要活?

  除了二傻子,哪有要死的?鐵山侯自然要活。要活就好說了,只要肯做事就能活。吳不賒吩咐他,天一亮,騎了大馬滿城去喊話,叫老百姓不要害怕,天馬軍只要鐵不要命,大家原來幹什麼還幹什麼,只要不反抗,刀子絕不會落到頭上。

  鐵山侯哪有不應的,天一亮,果然就騎了大馬滿城跑。除了鐵山侯,還有一幫高官、城守什麼的,果然都是明智之人,沒一個說不要命的。這一幫高官扯著嗓子一通喊,惶惶不可終日的百姓果然就安定了下來。

  民心安定,吳不賒隨後與鐵山侯等一干高官商議,鐵山城守軍換成天馬軍,城中民政仍交給眾官負責,仍是鐵山侯坐鎮。吳不賒什麼都不管,只管伸手要鐵、要兵器,鐵山城一年出產多少精鐵兵器,吳不賒就要多少。因為鐵山城出兵甲,來做生意的人也多,鐵山城兩大財源,一是賣精鐵兵器,一是商稅。吳不賒連商稅也不要,全交給鐵山侯等人,至於他們怎麼分,吳不賒不管。他只要求,民心要穩,產鐵不能少,打出的兵器更不能少,質量也不能差。

  城池失守,鐵山侯等人本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不但沒死,反而仍有發財的機會,一時驚喜交集,只以為身在夢中。吳不賒離開,議事廳中又是噼噼啪啪一陣響,這響聲吳不賒在牛邑鎮上便聽過一回了——這些傢伙在互相扇耳光呢。

  互相扇了幾巴掌,確信大家都是清醒著,鐵山侯等人拿出了百分之一千的熱情來滿足吳不賒的要求,首先就是兵器。鐵山城吃的就是這碗飯,大小庫房打開,再去各個舖子裡一搜,便是吳不賒也驚呆了。兵器之多,別說二十萬天馬軍,便是再多二十萬,裝備起來也是綽綽有餘。當然,也是時勢使然,燕、齊都想攻打趙國,趙國要防備,兵器需求量特別大,鐵山城中備的貨也就特別多。如果是一年前,想一次蒐羅這麼多現成兵器是做不到的。

  最大的收穫,卻是一萬套騎甲。吳不賒也還罷了,花逐天看到那一萬套騎甲,便如久曠的嫖客見了妓女,瘋一般撲上去,又看,又摸,又親。最後吳不賒實在看不下去了,這傢伙居然在騎甲堆中打起滾來了,邊打滾邊吼叫連連,卻不知是哭還是笑。

  「具裝甲騎啊大汗,具裝甲騎啊大汗。」頗來倒去,他就這麼一句。

  吳不賒一時目瞪口呆,仍是小四兒理解他:「趙國的具裝甲騎,箭射不透,刀砍不開,數百年來,我天馬族人吃盡了苦頭。再想不到,今天,我們天馬族也有具裝甲騎了,怎麼能不開心呢?」他邊說邊笑,卻又邊落淚,十幾歲的小孩子都能激動成這個樣子,也怪不得花逐天要發瘋了。

  吳不賒點點頭:「行了花逐天,這一萬具裝甲騎就交給你了,屍蓮王若敢來,就由你的具裝甲騎打頭陣。」

  花逐天呆了一下,猛跳起來,重重拜倒:「多謝大汗,花逐天必不辱命。」

  那激動的樣子,叫吳不賒暗暗搖頭。不過到一萬具裝甲騎裝備完畢,列成戰陣,但見人披重甲,馬著鐵鎧,一人一馬立在那裡還罷了,一萬重騎列成戰陣,那種威勢,便是吳不賒也吸口冷氣,暗叫:「難怪花逐天瘋癲了一樣,這具裝甲騎果然威風。」

  兵器既得,吳不賒令五千騎守鐵山城,餘者押運兵甲回天馬原。他倒不怕鐵山侯等人作反,失了鐵山城,鐵山侯等人便是死罪,即便他裡應外合助山陰軍奪回鐵山城,數十萬兵甲被掠,也是重罪,基本上還是個死。跟著吳不賒呢,既無性命之虞,又有財發,何樂而不為!別說吳不賒是魔族,性命關頭,便魔鬼也顧不得了,所以鐵山侯等人不但不存異心,反是要盡心盡力助吳不賒守城。城中百姓也一樣,吳不賒大手一揮,人頭稅減半,這是人人都有好處的事。當然,鐵山侯等人收入要減幾分,可鐵山城多少財稅啊,便減一半,也是天財了,鐵山侯等高官能不知足嗎?一城俱歡,吳不賒這個魔類在鐵山城倒成了菩薩。

  竹有節幾個也開心,當日盡了力的,吳不賒全封了將軍。怎麼個封法兒呢?簡單啊,拿塊木板,寫好了封號蓋上吳不賒的大印往樹上一掛就行了。封號的名稱還可以自己取,例如竹有節,便取了一個「凌雲將軍」的號,其他樹怪、樹精也個個取號,皆大歡喜。

  吳不賒率軍回到天馬原,花長眉等五大城主早得了消息,遠出千里來迎,見了如山的兵甲,皆嘆服不已。

  天馬軍共有二十一萬多人,除去花逐天的一萬具裝甲騎,小四兒的五千親軍鐵衛,餘下是二十個萬人隊。全軍換裝,即刻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大練兵,天馬族男兒稟馬之烈性,本來個個都是勇士,此時手中有了精良的武囂,無不意氣風發,求戰之心,直衝雲天。

  就在這時,探馬傳來消息,屍蓮王集結了七十萬大軍,御駕親征天馬原,其中上三族精兵二十五萬,下五族雜兵四十五萬,號稱一百萬。

  「戰!」自從得了具裝甲騎,花逐天整個人就處在一種半瘋魔的狀態中,得到消息,他第一個衝到吳不賒面前,「大汗,我天甲重騎請為前鋒。不管屍蓮王有多少人,我天甲重騎都將把他們踏為齏粉!」天甲重騎是花逐天自己取的名號,吳不賒由他臭屁,也不管他。

  「戰!」花長眉等五大城主、數十長老看向吳不賒的眼神裡,也是戰意旺盛、信心十足。如果說以四千騎奪得天馬五城還有點兒僥倖,突然搶了西門紫煙又有點兒孟浪,到吳不賒舉手之間打下鐵山城後,再持重沉穩的人,對吳不賒的能力也不再有半分懷疑。所有人都確信,有吳不賒這頭馬率領,二十萬兵甲精良的天馬軍不會輸給天下任何軍隊。

  不過吳不賒不再是先前只愛刺激玩鬧的妖怪了,雖然吸收了一些妖怪的經驗記憶,軍事上也算內行了,但奸商謹慎小心、永遠只想以最小的本錢博取最大利益的心態卻又回來了。他掃一眼眾人,微微一笑,道:「戰,這是肯定的,但不能衝動。屍蓮王七十萬大軍,光上三族兵就有二十多萬,雖然我天馬軍個個都是勇士,但上三族屍蓮兵也不是泥捏的,何況他們還有四十五萬雜兵助戰。」

  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眾人狂熱的眼光已有所收斂,尤其是花長眉等老成持重的,都已暗暗點頭。屍蓮兵絕不是泥捏的,便不說上三族精銳,就是那四十五萬雜兵,只要後面有上三族兵壓陣,戰力也頗為可觀。想當年,天馬族勇士也只是充為雜兵而已,可對上燕、趙大軍,照樣敢於衝鋒陷陣。

  眾城主、長老開始低聲議論,花逐天卻不耐煩了,挺身而出道:「大汗,我們聽你的,你說怎麼打就怎麼打,有大汗的英明神武,我軍必勝。」

  他這話一出,無論年輕衝動的,還是老成持重的,紛紛點頭稱善。吳不賒要的就是這心態,他最怕的就是天馬族闔族信心膨脹,不顧一切地蠻幹,烈馬唯有上了鞍子,才能成為千里馬。

  「我軍必勝。」他首先給眾人吃一粒定心丸,「但要大勝,不能慘勝。如果滅掉了屍蓮王七十萬大軍,我天馬軍卻死傷十萬甚至更多,那就划不來了。沒有了情郎,少女的情歌要唱給誰聽;沒有了勇士,屍蓮國巨大的領土又有誰去巡視?」

  前面的還罷了,聽到最後一句,眾人無不氣血沸騰。吳不賒的意思,不但是要守住天馬原,還要打下整個屍蓮國啊,那是多大的功業!一時間,所有人都是兩眼放光,緊緊盯著吳不賒。

  魚咬鉤了,吳不賒心底暗笑,道:「花擺尾、花揚蹄,你兩人各率一個萬人隊,前去紅馬城一千里迎戰屍蓮軍,輪番迎戰,交錯掩護,許敗不許勝。」

  花擺尾性格沉穩厚重,抱拳應一聲:「是。」再無多話。花揚蹄性子則要暴烈跳脫得多,很有些不甘地道:「許敗不許勝?」

  「那就許勝不許敗。」這種人,吳不賒懶得和他囉嗦,冷眼斜看著他。

  一萬人打七十萬,許勝不許敗,花揚蹄就算是個瘋子,也知道沒有可能。他張了張嘴,終於抱拳應命:「是,許敗不許勝。」

  「算你識相。」吳不賒心底冷哼一聲,道,「你兩個敗回紅馬城後,不必進城,花擺尾退向白馬城,花揚蹄退向青馬城。途中我會命人接應,仍是一路敗退,敗進兩城後,據城堅守,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這後一句話兩人愛聽,齊齊抱拳:「是!」

  吳不賒看向花長眉等五大城主,道:「紅馬城所有百姓即刻撤退。紅馬城與青馬、白馬兩城之間的所有牧民、百姓、牛羊,總之一句話,一切可以被敵人利用的東西,全部帶走。」

  「遵令!」五大城主齊應。

  吳不賒道:「但這些百姓不能進這兩城,一直要退到花馬和黑馬城。青馬、白馬兩城的百姓也要退一大部分出來。」

  這話卻讓五大城主猶疑了,花長眉道:「大汗,這是為什麼?難道放棄了紅馬城不算,青馬、白馬兩城也要放棄嗎?」

  吳不賒知道眾人都會有這種疑問,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屍蓮王兵多,打下紅馬城後,我們兩路退兵,屍蓮王會怎麼辦?」

  花長眉略略一想,道:「屍蓮王以武力登位,自以為天下無敵,性子極為驕橫,加上他有七十萬大軍,可以肯定,見我軍兩路退兵,他必定分兵攻打。」

  「是。」吳不賒點頭,「屍蓮王七十萬大軍,兩路分兵,他摸不準我軍主力所在,兩路分兵,基本上會是平分,七十萬便變成了三十五萬。紅馬城估計還要留兩三萬人,那個可以不算,就算一路三十五萬,比直接對上七十萬,我們的壓力就減了一半。白馬城與青馬城相隔將近三千里,一人三馬地狂奔,至少也要五天以上。數十萬大軍是不可能以那種速度行軍的,兩城要互援,至少要十天以上。有十天時間,我們就可以專打一路。至於說讓百姓盡量退到花馬、黑馬兩城,是因為我們實力有限,一次只能打一路。屍蓮王每一路都有三十多萬人,我們打一路,另一路若攻下城池怎麼辦?百姓多退一些到花馬、黑馬二城,萬一城破,也可減少損失。」

  眾人都明白了,紛紛讚嘆。花長眉暗裡看著吳不賒,心下的疑惑越來越深:「他真的是搖尾嗎?搖尾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才智?」

  戰略既定,花擺尾、花揚蹄即日率軍遠出紅馬城迎戰。兩人各率一個萬人隊,交錯接敵,互相掩護,一路敗退。兩人都善戰不善敗,往往一個不好就弄成苦戰,既定的戰略,一路敗下來,兩人竟然各損了四五千勇士。吳不賒得報,哭笑不得。不過這樣也有好處,兩人的苦戰,讓屍蓮王誤會天馬軍是真的不敵敗退,而不是詐敗誘敵。屍蓮王不再懷疑,率兵放手狂追。

  花擺尾兩個退入紅馬城後,休息一夜,隨即分兵退往白馬、青馬兩城。中途,吳不賒又各派兩個萬人隊接應。屍蓮王得報天馬軍兩路敗退,且每一路都有大隊精騎接應,摸不清天馬軍主力所在,他也懶得多想,實力雄厚啊!他當即留兩萬人守城,兵分兩路,親率一路,三十二萬大軍,攻向青馬城。另一路由親信大將熊怒川率領,三十五萬大軍,攻向白馬城。

  天馬軍十六萬主力,一直停在花馬城中訓練。得報屍蓮軍分兵,屍蓮王殺向了青馬城,吳不賒立即率天馬軍趕向青馬城。

  吳不賒把西門紫煙安排在花馬城,並給吹雪留下了五百精騎,囑咐她,萬一戰況不利,她可率精騎護著西門紫煙去鐵山城。吹雪先前只知吳不賒是追風城之主,手下數十萬獸兵兩敗趙國大軍,卻怎麼也想不到,死而復活的吳不賒竟然又做了什麼天馬汗,手下更有精騎數十萬,而且還要向屍蓮王挑戰。屍蓮王百萬大軍,身為五霸之首的趙王趙炎也聞名喪膽,吳不賒卻是信心百倍,逆風直上。

  「小姐,也許吳城主真的能救你。」握著西門紫煙冰涼的手,吹雪潸然淚下,淚光中卻有希望在閃爍。

  小女孩兒的心思,吳不賒是不知道的,他現在關心的只是軍情。探馬打探得清楚,熊怒川所部兵馬雖然比屍蓮王所部多三萬,但屍蓮王所率兵馬中,上三族精銳超過二十萬,雜兵只有十萬。熊怒川手中卻只有三萬上三族精兵,其餘均是雜兵,兵雖多,戰力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只要殲滅了屍蓮王這一路,熊怒川那一路,不戰必潰。

  但要殲滅屍蓮王這三十二萬大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分出三萬兵守白馬城後,吳不賒手中只有十七萬兵力,還沒有屍蓮王的上三族精兵多。若正面硬撼,花逐天等人是信心十足,吳不賒卻是沒什麼把握。不過吳不賒擅使詭計,到青馬城中一看,眼珠兒一轉,便有了主意。他當即命青馬城主青山照組織所有百姓退向黑馬城,卻在城中堆積大量柴草、油脂等引火物資,然後招花左耳過來:「你率三萬軍守城,守三日,三日後傍黑時分從西城門撤出,到五十里外歇馬。天明時見屍蓮王敗兵,迎頭截殺便是。」

  守三天敗出城去,卻又說什麼見了屍蓮王敗兵儘管截殺,花左耳聽得直犯迷糊。還好他話不多,對吳不賒又是打心底裡敬服,只是直愣愣地應了。吳不賒隨即率大軍離開,他前腳走,後腳屍蓮王大軍便到了。

  屍蓮軍攻占紅馬城,發現是空城一座,屍蓮王一腔怒火無處發洩,就怕青馬城也是一座空城。發現青馬城不是空城,屍蓮王狂喜,雖然下午才到城下,趕在太陽落山前竟然還攻了一陣,雖未破城,卻也試出城中守衛極強,至少有數萬精銳。屍蓮王大喜,當即命大軍四下合圍,休息一夜,第二日便揮軍猛攻。花左耳得了吳不賒囑咐,前兩日死命抵抗,到第三日便抽出一萬精騎集結於西門,不使參戰,休養精力。這一萬人抽出,城頭兵少,防守的力量就弱了。屍蓮王得報,以為守軍疲乏,大喜,增調精銳,狂攻不休。到傍黑時分,東門先破,屍蓮王揮軍進城。花左耳卻突然打開西門,以休養一日的一萬精騎為前鋒,狂衝出去,衝破屍蓮軍的合圍,兩萬多人消失在了夜色中。

  花左耳率軍逸走,青馬城除了死屍,半個人影不見。屍蓮王得報又是一座空城,氣得暴跳如雷,不過被大臣一勸就想清楚了,天馬族通共不過五座城池,一城一城掃過去,不怕掃不平天馬軍。屍蓮王轉怒為喜,擺駕進城,三十萬大軍,一半跟他進城,一半留在城外。跟他進城的當然都是親信、上三族精兵,留在城外的,除五萬上三族兵,餘下都是雜兵。

  吳不賒當日囑咐花左耳,撤退時,城中房屋絕不可破壞。現成的屋子,屍蓮兵自然不會再紮帳篷露宿,屍蓮王本人則挑了城主府為駐駕之所,下令好生休息一夜,第二日兵發花馬城。

  苦戰奪城,屍蓮軍從上到下都沒什麼警惕心,軍官敞開供應酒水,士兵狂呼亂飲,喝醉了倒頭大睡。半夜時分,城中突然火起,吳不賒準備了半城的乾柴、油脂,這一燒起來,豈是等閒,幾乎是火頭一現,便已滿城通紅。屍蓮王在醉夢中被高手救出,十五六萬屍蓮兵卻已被燒得鬼哭狼嚎,滿城亂竄。救火是沒有可能的了,想活命,唯有逃出城去。但這不是白天,也不是有著嚴整指揮序列的軍陣,十五六萬精銳,半夜夢醒,滿城是火,秩序大亂,土兵是沒頭蒼蠅,喝醉的士兵火燒屁股了居然還在打酣,更莫說發令整隊,這麼亂哄哄的,又有幾個人能逃出城去。若是十五個人或一百五十個人,這把火就未必能有什麼作用,說不定一個都燒不死,但十五萬人擠在一起,反而一個也出不去。當然,像屍蓮王這樣有高手保護的,逃命自然不在話下。一些身有玄功的,也能自個兒出城,可這樣的人有幾個,千人裡一個都不到。十五六萬屍蓮兵,大部分葬身火海。

  城外雜兵先嘆命苦,奪了城還要露宿野外,城中大火一起,可就是驚喜交集了,看戲的看戲,謝天的謝天,當然也有叫進城救火的。雜兵們還沒來得及有所動作呢,忽聽萬馬奔騰,其勢如雷,駭然扭頭,藉著城中大火看得清楚,但見無數鋼鐵怪物,烏壓壓狂衝過來。

  吳不賒的主力先前離城百里,傍黑時分摸到了離城二十里外,城中火頭一起,他們立刻發起進攻。這些鋼鐵怪物,便是差點兒樂瘋了的花逐天的天甲重騎。城外的屍蓮兵主要是雜兵,戰意從來都不是很強,尤其是在沒有上三族兵壓陣的情況下,加上這會兒城中起火,正自驚慌呢,更沒有什麼戰力。除了五萬上三族兵,餘下十多萬雜兵幾乎是一哄而散。那五萬上三族兵雖然敢戰,卻一頭撞上了花逐天的具裝甲騎,一沖之下,也是七零八落。

  屍蓮王被高手救出城來,本來還只是一腔怒火,但一見城外亂象,便知大勢已去,急怒攻心,狂噴鮮血,昏了過去。護衛倒是忠心,還想帶著他突圍,可吳不賒早就盯上了他。怎麼盯上的,嘿嘿,吳不賒變作一隻夜鷹,就在青馬城上空盤旋,一堆高手護著屍蓮王衝出來,如此明顯的目標,怎麼可能瞞得過吳不賒的眼睛。他並沒有撲下來親手搏殺屍蓮王,殺王斬將,很多人會熱血沸騰,不過吳不賒卻不是這樣的人,打打殺殺的事,他一直都沒有太大的興趣,而且屍蓮王身邊圍著一堆高手,真要自個兒撲上去,費力不說,未必就能得手。他落下來,又化為花搖尾,給小四兒一指:「交給你了,死的活的都要。」

  小四兒大喜,他所率五千鐵衛,中間有一千強弩手,這些強弩當然是從鐵山城弄來的。他當即帶一千強弩手狂撲上去,箭如飛蝗,扎堆攢射。屍蓮王身邊,一流高手有三四個,二三流的有二三十個,若是放陣拼殺,小四兒這一千騎還真不放在他們眼裡。但強弩之下,高手灰飛煙滅,機靈些的,一面擋箭一面飛躥,倒還逃得性命。那些愚忠的,死死護著屍蓮王,跑不了又擋不住那麼多強弩,霎時就被射成了箭豬。屍蓮王自然也沒能例外,屍蓮王被射成了箭豬王。

  屍蓮王一死,屍蓮軍徹底崩潰,死的死,降的降。天明清點戰果,雜兵投降的將近九萬人,上三族兵投降的也有一萬多人,其中有數千人身帶火傷,是從城中逃出來的。另有少部分逃散的,不過吳不賒早已在去白馬城的方向伏了花左耳這一支兵,殘兵想去白馬城向熊怒川報信是做不到的,向其他方向逃散的便無所謂。

  這一戰,屍蓮王三十二萬大軍全軍覆滅,連屍蓮王也死在了軍中。這樣的戰果,誰都想不到,便是吳不賒自己,先前也沒想到。他算定屍蓮王必會率軍進城,卻沒想到竟是一半大軍進城且全是上三族精銳,更沒想到一把火的威力有那麼大。雖然他在城中下了血本,天馬族中將近一半的油脂堆在了城中,但這些油脂、柴草竟然燒掉了十五萬屍蓮軍精銳,事前打死他也不敢這麼想,然而事實就是事實,輕輕鬆鬆,這場大戰就這麼贏了。

  最不爽的是花逐天,他的具裝甲騎憋了全身的力氣,本擬血戰沙場、連番惡戰。趙軍的具裝甲騎若碰上屍蓮兵精銳,肯定也得苦戰,結果只一個衝鋒,戰事差不多就結束了,雖然衝的也是上三族精銳,可大火中驚慌的上三族兵又有多少戰力。如果面對的是輕騎,屍蓮兵必會廝殺一番,可對手是具裝甲騎,他們再有勇氣也是沒辦法的。

  搞笑的是,吳不賒那條殺了上三族兵就可以活命的規矩在雜兵中盡人皆知。俘虜剛站好隊,雜兵一邊,上三族兵一邊,不等吳不賒開口,也不知誰帶頭,那些雜兵猛然就向上三族兵衝了過去。八萬多對一萬多,雜兵基本身手完好,上三族兵人人帶傷,而且所謂的雜兵,只是因為屍蓮王故意的歧視,並不是雜兵就一定比上三族兵差,天馬族原先連做雜兵的資格還不夠呢,個人勇力真的就比上三族兵差?下五族兵當然也一樣,這一衝,以多打少,小半個時辰,一萬上三族降俘成了肉餅。吳不賒哭笑不得,卻也不加阻止。

  一萬降俘盡死,鬥場安靜下來,八萬雜兵跟巴巴看著吳不賒。

  吳不賒點點頭:「本汗的規矩你們都知道,很好,不過現在的形勢變了,本汗的規矩也要變一變。」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奸商不地道啊,說話哪有這麼大喘氣的?規矩要變一變,怎麼變?原先的規矩是殺了上三族兵表明態度就可以活命,現在變了,難道……一時間,場中八萬雜兵至少有四萬人心臟不跳,另外四萬人嘛,嘿嘿,則是心臟狂跳。面對生死也臉不變心不跳的,只有妖怪。

  「大家都看到了,屍蓮王死了,本大汗立馬會揮兵屍蓮城,所以現在本大汗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像以前的下五族兵一樣,一人一匹馬,你們自己回去。一是向本大汗效忠,跟著本大汗,一起打回屍蓮城。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選擇了。」

  有這樣的好事,你別大喘氣啊!八萬雜兵,心不跳的重新跳了,本來就跳的跳得更急了,但聞「撲通」之聲山響,八萬多人全跪下了:「願向大汗效忠!」

  這也在吳不賒預料之中,當日,讓下五族人手上沾上上三族的血跡,已把那把刀插了下去,屍蓮王強勢還好,他一死,這把刀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劈向上三族。

  倒是花逐天等好戰分子不太樂意,要這些雜兵幹嗎啊?不過一戰而滅屍蓮王三十萬大軍,吳不賒此時的威望便如史前的大洪水,一直漲到了天上。他的決定,沒人敢說半個不字。

  熊怒川一直在圍攻白馬城,花逐天等人在青馬城下沒打過癮,都急著往白馬城趕。吳不賒卻不急,從八萬雜兵中挑出一個身有玄功且有一定影響力的軍官來,讓他去暗裡聯繫熊怒川軍中的下五族雜兵。下五族雜兵若能起事,擒了熊怒川來獻,便算一大功勞。

  當然,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雜兵起事這一粒棋子上。那軍官屁顛屁顛先飛了去,吳不賒隨後催動大軍趕去,那八萬雜兵也跟著,不過卻沒有兵器。吳不賒說了,白馬城還有三十多萬下五族兵,不給他們兵器,不是信不過他們,只是不想他們自相殘殺。話說得漂亮,真實意圖大家也心知肚明,只是不敢反對罷了。

  青馬城到白馬城將近三千里,快馬也要趕七八日。走了五日,探馬回報,熊怒川軍中兵變,下五族兵和上三族兵打了起來,上三族兵少,已被擊潰,小部逃散,大部被殲,熊怒川被擒。

  吳不賒大喜。果然,小半日後,先前那軍官引了幾名軍官來迎。見了吳不賒,那幾名軍官拜倒於地,各自報上名字,乃是五個姓氏,分別是五族軍的代表,誠心向吳不賒效忠,願意擁戴吳不賒為屍蓮王,請為前鋒,替他掃蕩屍蓮城中上三族殘餘。

  這種結果,叫花逐天等人又欣喜又鬱悶,而整個天馬族卻已沸騰開去,彷彿做夢一樣,不久之前還受盡壓榨,朝不保夕,眼睛一眨,自己卻要做整個屍蓮國的主人了。花長眉、花斑等人聞訊,不免老淚縱橫。

  天馬軍歡歌笑語,軍營成了集市。吳不賒卻想得更深一層,叫人偷偷把熊怒川帶入帳中。熊怒川是個五十多歲的乾瘦老頭子,敗兵之將,身上難免狼狽,眉宇間卻頗為鎮定。只看了一眼,吳不賒便認定,這人能成為屍蓮王的親信重將,憑的是腦中的智慧,而不是手中的刀子。

  作為生意人起家的吳妖王,最喜歡的就是和聰明人打交道,聰明意味著靈活,靈活才能機變,窮則變,變則通。最煩的就是那種一根筋的人,開價五百,還價二百五,賣不賣,不賣轉身就走。吳不賒最煩的就是二百五,而熊怒川顯然不是。

  「熊將軍請坐。」吳不賒笑著請熊怒川坐下。既然看得出是個好說話的人,那就好好說,和氣生財嘛。他叫人奉上了茶。熊怒川不吱聲,也不多話,一臉從容地坐下,喝茶。這正是聰明人的反應。吳不賒既然叫他來,請他坐又奉茶,那是有話說,這時候他若愣著腦袋吼一嗓子:「要殺就殺,廢話少說。」那就是傻蛋了。

  「現在的情勢,不知熊老將軍是否清楚?」吳不賒笑嘻嘻地看著熊怒川。

  熊怒川抬眼與他對視,眼中並無畏怯之色:「蒼鷹展開了翅膀,千里馬揚起了馬蹄,屍蓮國從東到西,從南到北,萬里疆域,再沒有人能攔阻大汗的腳步。」

  形勢認識得很清楚,話也說得很漂亮,難怪他能成為屍蓮王的第一親信重將。屍蓮王把數十萬大軍交給他掌管,看來不僅是他腦子活,姿態也活,身段更活,但他平靜的神情,卻又不給人諂媚之感。人只知隔山打牛是武功中的無上絕學,卻不知隔山拍馬更是絕學中的神學。

  吳不賒喜笑顏開:「老將軍眼光犀利,很好。我想拜託熊老將軍一件事。」

  「大汗請說。」熊怒川眼中亮光微閃,若不是吳不賒眼光犀利,還真看不出來,老傢伙喜怒不形於色,藏得那叫一個深。

  「我想請熊老將軍偷偷潛回屍蓮城,與獅、虎、熊三族商議,如果三族能擁我為王,獻上屍蓮城,我便赦免三族,不使三族遭滅頂之災。」

  上三族精銳大部葬送在了天馬原上,若吳不賒揮軍屍蓮城,再有下五族做走狗,上三族必將遭受滅頂之災。這一點,熊怒川非常清楚。現在,吳不賒竟然要給三族一個機會,他雖然人老成精,這會兒也禁不住心跳加速:「大汗的仁慈,比草原上的太陽更加寬廣,三族若得赦免,子子孫孫必念大汗的恩德。只不過,大汗能夠給我一點點保證,讓我確認大汗的誠意嗎?」

  「我不能給你什麼保證。」吳不賒搖頭。

  熊怒川老眼微凝,疑惑地看著他,之所以只是疑惑而不是驚怒,是因為他也看得出,吳不賒是那種絕頂的聰明人,而不是那種信口胡謅的瘋子,吳不賒既然這麼說,後面應該還有話。

  「我第一句話就問大勢,現在看來,熊老將軍還是沒明白大勢。」

  「哦?」熊怒川眼中疑惑更深,「請大汗指點。」

  吳不賒微微一笑:「熊老將軍剛才只看到了屍蓮國的情勢,是,上三族精兵盡喪,下五族更無戰心,屍蓮國已是本大汗的囊中之物。但更深一步呢?我天馬族要以一族之力掌控屍蓮國,力量夠嗎?屍蓮王還要拉上虎族、熊族幫忙,我天馬族可不見得比獅族更強吧?如果我揮兵屍蓮城,將上三族斬盡殺絕,對暫時形勢的穩定,確實有一點兒好處,但以後呢?以後我天馬族將獨對下五族!沒有人願意永遠跪著的,下五族也一樣,尤其我天馬族本來下五族都列不上,卻突然展翅高飛,更會激起下五族的野心。下五族,就是五把火,只要情勢稍一不對,他們必會想取天馬族而代之。但如果我留下上三族呢?我可以明著告訴你,我即便赦免上三族,也會削奪上三族一半的草場分給下五族和其他小族。下五族不但背叛了上三族,殺了上三族不少勇士,又還奪了上三族的草場產業,這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上三族和下五族永遠不可能勾結到一起。以後下五族若哪一族有野心,哪怕就是整個下五族全反了,我天馬族至少還能拉到上三族作為幫手。」

  說到這裡,吳不賒停了一下,深深地看著熊怒川:「平衡,為了天馬族的基業,我必須保持屍蓮國各種勢力的平衡,這就是最大的保證。老將軍只要略微想一想,就該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

  熊怒川也深深地看著吳不賒,他久經風霜的老臉也終於變了神色,不是震驚於吳不賒的心術手段,而是震驚於吳不賒的直白。

  智者不會這麼直白,總是說半句留半句,剩下半句你去猜,猜對了是你聰明,猜不對更顯得他神秘。說中了,神機妙算。說不中呢?智者怎麼會錯,還是你傻,沒弄明白裡面的真意。智者與神棍,差不多也就是師兄、師弟的關係。

  英雄也不會這麼直白,英雄不但要頭上戴花,還要舌燦蓮花,哪怕放個屁,也會是百合花狀的。高大才是英雄的形象,這麼陰暗的話,絕對不能從他們口裡說出來。這麼直通通說話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隔壁二傻,另一種人,與英雄差一個字,梟雄。

  以四千人起兵,旬月之間席捲天馬原,故意搶走西門紫煙,激得屍蓮王率兵親征。他卻不接戰,反是誘敵深入,利用屍蓮王大意分兵,一戰而滅屍蓮王精銳。屍蓮王血戰得國,也算一代雄傑,竟就無聲無息死在了他手中。隨後他又策反下五族,事實上在起事之初,用下五族降俘殺上三族降俘之法,他便在上三族和下五族中間埋下了一個深遠的釘子。到現在,他卻又來拉攏上三族以制衡下五族,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除了絕世的梟雄,誰有如此的心術手腕?

  熊怒川猛然拜倒在地:「熊怒川願為大汗效死!」他的聲音竟微微有些發顫,百戰餘生的老將,本已不懼鬼神,不畏生死,可面對吳不賒,他卻從心底裡生出了深深的畏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