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打妖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熊秀秀並不知道吹牛袋是什麼東西,雖然知道必是寶物,卻也不懼,只是微微留了神。這也是不得已,吳不賒的百威鼓雖然沒有打出十足的威力,卻給了她心神極大的震動,她必須分出一部分心神來抵抗鼓聲。吳不賒先前變出七八隻手的玄術也讓她驚懼,也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提防,哪還能全神貫注來注意吹牛袋。

  吹牛袋吸氣,張嘴。熊秀秀眼光轉過來,盯著它的嘴。在熊秀秀的猜想中,吹牛袋嘴裡可能會噴出毒煙、飛劍、金丹之類的東西,沒想到,吹牛袋吹出的就是一股風,一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風。只聽「嗚」的一聲響,強風起處,熊秀秀身子飄搖欲飛。她大吃一驚,下意識地拿樁用力,卻忽覺身下的裙子往上翻,立知不妙,急忙伸手去按。哪裡還來得及,裙子忽地一下翻了起來,以一種無可阻擋之勢往上狂扯,速度之快,熊秀秀根本來不及反應,裙子脫離腰帶,連著上身的衫子往上疾飛,霎時間便離體而去。

  熊秀秀下身是一條粉色的寬灑腳紗褲,褲腳比較寬鬆,也被狂風捲起來,緊貼在襠部,把兩條雪白粉嫩的美腿盡數露了出來;上半身外衫扯脫後,裡面是一件粉色肚兜,肚兜也被翻了起來。還好熊秀秀及時醒悟,笛子也不吹了,雙手死命抱著胸部,肚兜系在後面的帶子也還算牢固,總算是沒有被扯脫。護住了雪乳,但一大截瑩白細軟的腰肢卻露了出來,晶瑩圓潤的臍眼清晰可見。

  雖然最關鍵的部位都攔住了,但眼下的情形,仍是不堪至極。熊秀秀一聲尖叫,小腰一扭,翻身進了內院。

  吳不賒哈哈狂笑:「臭丫頭,叫你猖狂!」

  狂笑聲中,忽覺手上一輕,急低頭看時,手中的百威鼓和鼓槌都不見了,眼角身影閃動,扭頭,卻是先前開門的老蒼頭,雙手拿著百威鼓和鼓槌,束身急退。開門時,老蒼頭蒼松老態,這會兒竟是靈活至極,便在吳不賒一轉頭間,他一閃,已到了側面屋頂上。

  吳不賒大怒,急收吹牛袋,但顏如雪在邊上,笛音雖逝,還在慢慢清醒中,一時無法離開她去追老蒼頭。不過老蒼頭沒有再跑,到了屋頂上,卻是手舞足蹈起來,口中狂笑,如癲似狂:「百威鼓,是百威鼓!蒼天有眼,我雷家的仇終於能報了。」

  這話有些古怪,吳不賒冷眼看著,一手摟了顏如雪腰,另一手輸入靈力,助顏如雪氣血運轉,儘快清醒。其實靈力無用,顏如雪不是受傷氣血阻滯,只是心神被樂音所迷,笛音一消,不多會兒便醒過神來,看著吳不賒道:「哥。」

  吳不賒道:「你沒事吧?」顏如雪微一凝神,道:「我沒事。」終於徹底清醒過來了。

  吳不賒兀自擔心,道:「你試著運轉週天,看有什麼滯礙沒有?」

  顏如雪感受到他的關心,回以甜甜一笑,依言運轉週天,自然沒什麼事。吳不賒這才放下心來,百威鼓當然是要奪回來的,到手的寶貝哪還能讓別人搶了去?

  熊秀秀又出來了,換了一身純白緊身勁裝,衣袖褲腳紮得嚴嚴實實,腰間束一根帶銅釦的腰帶。她身材極好,這一身打扮說實話挺好看,可吳不賒一看,卻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她這麼打扮,明顯不是因為好看,而是為了防備衣服再被吹牛袋吹飛。

  熊秀秀本來就丟了臉,吳不賒還笑得這麼暖昧,若有可能,她鐵定會把吳不賒生吞活剝了。不過屋頂上做老癲子狂舞的老蒼頭也同樣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再一看老蒼頭手中的百威鼓,她又驚又喜,叫道:「雷雙重,你在做什麼?你會打鼓嗎?擂鼓與我合擊,拿了這廝,我與你一世富貴。」

  熊秀秀出來,吳不賒倒不急於搶鼓了,熊秀秀有笛,聽這老傢伙先前的語氣,是識得百威鼓的,能識,說不定也會打,笛、鼓合擊,這可不妙。吳不賒心想:這老癲子話有古怪,我且退後,萬一被他們笛、鼓夾擊,傷了如雪可不好。

  吳不賒一拉顏如雪道:「退出莊去。」兩人飛上半空。到了莊外,顏如雪轉眼沒看到駝玉兒,道:「玉兒呢。」隨即醒悟,「被熊秀秀笛音迷住了,失陷在莊裡了是不是?」

  駝玉兒的死活吳不賒並不放在心上,見顏如雪立住不動,道:「熊秀秀這鬼笛音十分古怪,要救駝玉兒,明裡進莊怕是不行。」

  顏如雪一笑,道:「哥,你好像一直有些小看我呢。」

  「不敢。」這話頭堅決要堵死,吳不賒道,「雲州遺族的聖女,我怎麼敢小看呢?」

  不過說句心裡話,吳不賒還真是有些兒奇怪,身為雲州遺族的聖女,可顏如雪的功力並不是很高,也一直沒見她施展過什麼玄功妙術,特異的只—個心眼,雖略有些玄,也不過如此,被他抱上床還一下子破了。雲州遺族的聖女若只這點兒本事,如何坐鎮雲州,對抗魔族高手?

  顏如雪何等靈慧的女子,知道吳不賒所謂的不敢,無非是哄媳婦開心的話。她輕哼一聲,伸手就在吳不賒腰上掐了一把:「口不應心的傢伙,別以為我不知道。哼哼,今天就讓你看點兒真本事。」說話間,去腰間靈犀袋裡掏一物出來,卻是巴掌大一片青荷葉,翠綠欲滴,就手一拋,那荷葉迎風變大,霎時有一張席面大小。顏如雪往上一跳,招手道:「上來吧。」

  「這是什麼?」吳不賒看得眼直,也跳了上去,腳底下一軟,那青荷葉恍似一張軟墊子,不自覺一蹌,忙一把抱住顏如雪。顏如雪咯咯一笑,打了一下他的手:「做鬼做怪。」

  吳不賒嘿嘿笑,自然是不肯鬆手了,道:「這是什麼?」

  「苦海青蓮,人坐蓮上,可渡無涯苦海,任它激流三千丈,我自巍然不動。」顏如雪口中說,左手捏訣一指,青蓮葉往莊裡飄去,雖載了兩個人,卻輕飄飄的恍似毫不吃力。

  吳不賒又驚又喜:「這可是好寶貝啊,居然載得動兩個人!能飛多遠?」

  「千兒八百里不成問題吧。」

  「好寶貝,好寶貝!」吳不賒連聲讚,「有這寶貝,即便被熊秀秀的笛音迷住,也可藉寶離開。不知這寶貝飛得快不快?」

  「不是太快。」顏如雪卻又掐他一把,「還說你沒有看不起人,我的寶貝,就只是用來逃命的嗎?」

  吳不賒腰間那塊虐肉久經考驗,倒真有點任你千指來,我自巍然不動的氣勢了,賠笑道:「哪有!」奇道,「難道這寶貝能對抗笛音?還是坐在上面就聽不到笛聲了?」

  「怎麼會聽不到笛聲?不過笛聲就只是笛聲了,藉笛而出的魔力卻會被青蓮葉擋住,便如水中的風浪,浪再大,只要身在青蓮葉上,風浪便打不到身上來。」

  「這麼厲害,果然是好寶貝。」吳不賒連聲讚,眼睛往顏如雪腰上瞟,「你這袋裡,看來寶貝不少哇!」

  他那神情過於猥褻,彷彿惡狼看見了小綿羊。顏如雪「呀」的一聲,粉拳就捶了過去:「你別用這種眼光好不好?好噁心的。」

  吳不賒嘿嘿一笑:「光擋得住笛聲不行啊,熊秀秀若仗劍殺上來呢?不會劍也擋得住吧?」

  顏如雪哼了一聲:「她若敢殺過來,我自有寶,讓她有來無回。」

  吳不賒大喜:「果然還有寶貝,是什麼?拿出來看看。」

  「寶貝多著呢,這會兒可不能讓你盡看。」顏如雪一臉得意,她本不是個愛炫耀的女孩子,若換了其他人,她絕不會這麼說話。不過吳妖王不是其他人,最噁心的是吳妖王那眼神,顏如雪情不自禁就想逗逗他。

  吳妖王眼中果然就冒出光來:「照你說,寶貝還不止一件,啊呀呀,快拿出來,快拿出來,可是忍不住了。」

  「就不給你看。」顏如雪故意逗他。吳不賒急了,伸手去她腰裡掏。顏如雪怕癢,笑得軟作一團,急道:「熊秀秀殺過來了。」

  原來青蓮葉已飛進莊子裡,熊秀秀看他兩個坐在一張青蓮葉上飛了進來,心下驚疑,卻沒動,衝雷雙重喝道:「雷雙重,你發什麼神經,想死是不是?」

  雷雙重過於激動,對熊秀秀先前的話恍若未聞,這時忽地神情一凝,轉頭看吳不賒道:「吳城主,敢問你這百威鼓是從哪裡得來的?」

  他情形怪異,吳不賒也不想瞞他,道:「我從一個叫虎百威的虎妖處得來的。」

  「虎百威?」雷雙重眉頭微凝,「沒聽說過。」他衝吳不賒一抱拳,轉頭看向熊秀秀,目光一冷,「熊秀秀,你可聽說過轟雷山雷家?」

  「轟雷山雷家?」熊秀秀冷眼看著他,「你問這個做什麼?」眉間露出思索之色,「轟雷山雷家,我聽爹爹說過,四十年前,雷家家主雷一木來我庄做客,頗為無禮,我爹爹一怒之下,殺了他,更趕去轟雷山,將轟雷山雷家滅門。」說到這裡,眼眉一挑,「你叫雷雙重,難道是轟雷山雷家餘孽?不可能啊,爹爹說雷家滿門盡誅,絕不會錯,你到底是什麼人?」

  「什麼叫來莊中作客頗為無禮?」雷雙重冷笑,「這麼無恥的話也只有你熊家這樣無恥的人才說得出來。作客不假,卻是你爹爹看上了雷家祖傳的寶物,找個藉口殺人罷了。你爹爹如此,你也如此,這些年來,但凡入得你眼的,藉著魔笛,你殺了多少人了?」

  「放肆!」熊秀秀被他揭破臉皮,大是羞怒,「你莫非真是雷家之人?」

  「沒錯,」雷雙重一臉悲憤,「我便是雷家最小的兒子。當日你爹殺上門來,我才三歲不到,老管家眼見不對,讓他的孫子跟我換過衣服,帶我躲在山洞裡才逃過一劫。」

  「原來你真是雷家餘孽。」熊秀秀冷笑,「那你不過四十來歲啊,作出這老態龍鍾的樣子,倒是裝得像。」

  雷雙重嘿嘿一笑,腰一直,身上骨骸啪啪作響,身板挺直,臉上皺紋也平了好些,霎時便如換了個人。先前他看起來已是七老八十了,這會兒卻是四十來歲的精壯漢子。

  「滅門之仇,焉能不報,可惜我幼失雙親,老管家又沒能學得我雷家絕學。我潛身竹影山莊,卻是報不了仇,但蒼天開眼,竟然讓我得到了百威鼓。我雷家滿門之仇,終於是可以報了。」雷雙重仰天長嘯,「熊秀秀,把你那坐關的幾個叔叔都叫出來吧,熊家上下,今日不會有一個活口留下!」

  「竟是世仇。」吳不賒搖頭,「看來熊秀秀突然出手暗算我們,也是起了貪心。一個女孩子家家,這麼貪,還真是想不到呢。」他雖是對顏如雪說,聲音卻不低,以熊秀秀的耳力,自然聽得到。

  熊秀秀臉上又是一紅,惱羞成怒,指著雷雙重道:「你有什麼本事,盡管拿出來,區區百威鼓我還真沒放在眼裡。」

  她敢放這大話,也是因為她剛剛才見識了吳不賒打出的百威鼓,雖也有些威力,卻也不過如此。她卻不知,吳不賒根本就是亂打,百威鼓三成的威力都沒打出來。雷雙重先也聽到了鼓聲,自然是知道的,嘿嘿一笑:「你既不知死活,那就先拿你祭鼓。」說話間,他神情一凝,仰首向天,微禱數句,霍地里眼發電光,手一揚,一槌擂下,「轟」的一聲巨響。熊秀秀「啊」的一聲叫,一個踉蹌,身子搖搖擺擺。雷雙重連擂數下,熊秀秀猛地一個後翻,一翻數丈,身子往地下一滾,化出原形。那物怪,似熊非熊,身上皮毛黑白夾雜,毛茸茸的,煞是可愛。

  「這是什麼?」顏如雪自長大便一直呆在雲州,見識不廣。吳不賒倒是識得,道:「這是貓熊,又叫大熊貓,最愛吃竹子,難怪會吹竹笛。」

  顏如雪道:「皮毛倒是好看。」

  熊秀秀身上皮毛雖好看,這會兒的情形卻實實不堪,受鼓聲轟擊,在地下滾來滾去,哀聲慘叫。吳不賒先前擊鼓,只能略微干擾熊秀秀的笛音,想不到在雷雙重手裡,百威鼓竟有如此威力,便與虎百威相較,似乎也還要強上三分,吳不賒暗暗咂舌。而苦海青蓮的玄奇也讓他驚嘆不已,熊秀秀離著雷雙重十餘丈,吳不賒兩個離著雷雙重也不過二十餘丈,熊秀秀聞鼓聲如遭雷轟,吳不賒耳中聽來,那鼓聲雖暴烈卻悠遠,彷彿在數里外敲擊一樣,心神不受半點兒撼動,顯然都是苦海青蓮的功勞。

  「停——停——」熊秀秀再受不住,嘶聲叫停。雷雙重數十年的仇恨,也不想一下子就要她的命,止槌不擊,道:「你還有何話可說?」熊秀秀趴在地下,張著嘴,喘了好半天氣,才勉強緩過神來。雷雙重也不急,只是冷眼看著她,享受著報仇的快感。

  熊秀秀道:「我爹爹當年打進雷家,曾得一物,據說是你雷家寶物之一。」

  「想還寶求命嗎?」雷雙重嘿嘿一笑,「拿來我看。」

  熊秀秀掏出來的,是一個玉盒子,拳頭大小,熊秀秀爬起來,把盒子遞過去。雷雙重盤膝坐下,百威鼓放在兩腿之間,看熊秀秀退開,這才打開盒子。他十分謹慎,把玉盒子放在身前兩尺開外,不用手,而是用手中的鼓槌挑開盒蓋。

  盒蓋打開,裡面是半盒胭脂似的東西,雷雙重不識,疑道:「這是什麼東西?」

  熊秀秀身子忽地一直,化出人身,笑盈盈地道:「這是酥骨香,人聞之,身酥骨軟,如飲醇酒。」雷雙重「啊」的一聲叫,猛地明白過來,翻身往後一跳,一去數丈,竟然就站不穩了,踉踉蹌蹌,從屋頂上摔落下來,帶下一地瓦片。這一跤摔得竟似不輕,雷雙重掙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卻是站不穩,只能坐著。他性子堅毅,即便跌下屋面,仍一手執鼓一手執槌,惡狠狠地盯著熊秀秀,嘶叫道:「你這卑鄙無恥之徒,竟然用此毒計,我絕不會饒你!」

  「什麼卑鄙無恥,什麼毒計,成者王侯敗者賊,你不知道嗎?活著就是有理,死人永遠無理。」熊秀秀嘻嘻笑著,從懷中掏出一面小鏡子,梳理起先前弄亂的頭髮來,對雷雙重的威脅視若不見。

  雷雙重深吸一口氣,舉槌擂鼓,然而那不到半斤重的鼓槌這會兒彷似重若千斤,舉到一半,竟是舉不起來。他咬著牙,竭力擂下,鼓與槌相碰,聲音沒多大,因為他能使出的力氣實在是不大,然而就是這一點點力氣,從鼓槌上彈回來時,卻讓他大聲叫了起來。他手上的肌肉彷彿完全酥化了,只是稍微有一點兒力道碰一下,便又酸又痛,難受到極點。熊秀秀不怕他擂鼓,正因為深知酥骨香的功效。

  吳不賒、顏如雪遠遠看著,雖不明雷雙重的感受,但大概猜想得到。吳不賒搖頭:「這丫頭還真是狡猾得緊,雷雙重也算小心了,還是著了她的道,這仇眼見是報不成了。」

  顏如雪輕輕嘆息了一聲:「現在你知道了吧,心眼明明無赫赫之威,為什麼我們卻特別看重它?」

  雲州遺族深處魔界之中,周遭盡是魔族,明裡的敵人固然可怕,暗裡的算計更可怕,心眼窺微察幽,再狡猾的魔類,在心眼面前也無所遁形,能先一步察覺敵人的詭計,這可比什麼玄功妙術都要有用得多。吳不賒自然也明白了,卻嘆道:「可惜你的心眼給我破了。哦,對了,能有什麼辦法補起來嗎?」

  「身子破了,還怎麼補?」顏如雪羞掐他一把。吳不賒嘿嘿一笑,也不知是該遺憾還是該得意。

  「啊、啊、啊!」雷雙重慘然長叫,仰首向天,「爹,娘,雙重無能啊!眼見大仇得報,竟又中了毒計,我為什麼這麼蠢哪!」

  「行了,別叫了!看在你服侍我熊家這麼些年的分上,我不會要你的命。」熊秀秀收起鏡子,笑道,「我最多就是砍下你的雙手雙腳,把你作個人肉碾子養著。」

  吳不賒兩個先聽她說不要雷雙重的命,還以為她真是起了兩分善心,誰知竟是要砍了雷雙重雙手雙腳慢慢折辱。

  「這丫頭真毒。」吳不賒冷哼一聲,道,「如雪,你坐在蓮葉上別動,看我去收拾了她。」顏如雪卻笑道:「你不是要看寶嗎?儘管坐著,我讓你見識我師門寶物。」

  吳不賒一聽大喜:「是什麼寶物?亮出來看看。」

  顏如雪含笑不答,左手捏訣,苦海青蓮往前飛去。

  熊秀秀先收了酥骨香,這才笑盈盈走向雷雙重,要收了百威鼓,突見吳不賒兩個坐在蓮葉上緩緩飛來,她取了紫竹魔笛在手,恨聲道:「吳不賒,我今天誓要將你碎屍萬段。」舉笛就唇,吹將起來。先前吳不賒聽到笛聲,心血沸騰,功力無法凝聚,顏如雪更是痴迷其中,魂魄若失,但這會兒聽到笛聲,卻再無這種感覺。笛聲清亮,曲子也很動聽,卻好像是在數里外吹奏,有一種不真實的飄忽感。

  熊秀秀吹了一會兒,見吳不賒兩個行若無事,大吃一驚,立馬便明白過來,必是那青蓮葉有古怪,抵消了她笛音中的魔力。她心機靈動,反應極快,一生出明悟,立刻住笛不吹,反手去腰間袋裡掏出一物,卻是一個竹筒,有小兒手臂粗細,往空中一拋,左手捏訣一指,厲喝道:「竹影七殺,疾!」隨著她喝聲,竹筒中飛出七把小刀來,這些小刀約六七寸長短,二指寬,恍眼看去,真像是一片片的竹葉。

  熊秀秀一脈乃是貓熊成精,祖上修得這七柄飛刀,命名為竹影七殺,卻是真功夫。七把飛刀一離竹筒,立時分為三批,成一個倒品字形,前面兩批都是兩把,分別射向吳不賒、顏如雪,後面一批是三把,卻是射向兩人身下的苦海青蓮,打的顯然是割開青蓮葉的算盤。

  吳不賒哪會讓飛刀近身,熊秀秀刀多,他手多,身一搖,肩上生出七隻手來,刀斧鋸鑿,照著飛刀便砸。不想那飛刀靈活至極,眼見他砸來,七把飛刀哄一下散開,彷彿散了一團馬蜂,卻又不回頭,只是繞著青蓮葉疾飛,尋機進攻。吳不賒自也不懼,身一搖,又生出兩個腦袋,三頭六隻眼,四面八方都顧得到,不過那些飛刀來去如電,見風便跑,遇隙便鑽,吳不賒三頭七臂舞了半天,卻如狗熊撈魚,半條也沒撈著。吳不賒又不敢離開青蓮葉去追,熊秀秀的笛子還抓在手裡呢,他若下了蓮葉,熊秀秀笛子吹起來,他無法凝聚功力,可變不出這麼多手。不能離開青蓮葉,只是四下防護,這下就有些鬱悶了,吳不賒舞了半天,突地想到一事,對顏如雪道:「你說的法寶呢?」

  顏如雪撲哧一笑:「你還記得呀?」這下吳不賒更鬱悶了,看著顏如雪笑得花枝亂顫,咬牙道:「使壞是吧?好,看晚上我饒不饒你。」

  顏如雪大羞,卻還真有些怕。你想啊,葉輕紅、九斤麗兩個加起來都不是吳妖王的對手,顏如雪一個人哪行?她低聲求饒道:「好人,是我錯了。」

  男人一生,最得意的兩個時候,一是敵人下跪,二是美人服軟。吳不賒得意洋洋地道:「算你乖,快出法寶。」

  「遵命。」顏如雪嬌聲應了,忍不住又是一笑。

  以前在雲州遺族,她也多次對敵,每一次都謹小慎微,如履薄冰;和吳不賒在一起,面對敵人,卻一點緊張的情緒也沒有,對敵之時,卻在打情罵俏,竟然那麼多廢話。說起來,真是不可思議,可就是沉迷於這種感覺,一顆心兒啊,就像是在春風裡飄著,拔也拔不出來,自從把身子給了這個男人,自從下決心跟著他,讓他去遮擋一切,顏如雪的這種感覺就從來沒有消失過。

  顏如雪從靈犀袋裡掏出一物,是一根小小的鋼鞭,長七八寸,大拇指粗細,上有符印,像是小兒的玩具。

  吳不賒奇道:「這是什麼?」

  「這是打妖鞭,專打天下一切妖物。」

  「有這麼厲害嗎?」吳不賒大是懷疑,「倒是精緻,以後我們有了孩兒,不缺玩具了。」他伸手摸了一下,鞭上忽地傳來一股大力,竟把他手震到一邊。吳不賒猝不及防,著實被嚇了一跳,叫道:「啊呀,這鞭子咬手,不能給咱們兒子玩。」

  顏如雪咯咯一笑:「說了這鞭專打天下妖怪,你頭頂有妖光,這鞭可不會跟你客氣。」

  吳不賒一邊跟顏如雪笑鬧,一邊還伸出七八隻手護在青蓮葉周圍。他被打妖鞭震了一下,一個防護不周,有一把飛刀竟就射到了近前,急劃向青蓮葉。顏如雪眼角餘光瞟到,輕喝一聲:「疾!」就手一拋,打妖鞭疾飛出去,迎風變大,霎時便有五尺來長,兒臂粗細,迎著那飛刀,「刷」的一鞭打了下去。

  熊秀秀這飛刀是祖上修成,邪氣深厚,察覺鞭來,斜里疾退。不想那打妖鞭神機已成,氣機牽引,忽地加速,斜刺裡兜頭趕上,攔腰一鞭,「叮」的一聲,把那飛刀攔腰打作兩截,跌落塵埃。

  眼見毀了一把飛刀,熊秀秀又驚又怒,厲叱一聲,左手掐訣一指,剩下六把飛刀齊向打妖鞭射來,上下左右,四面攢射,似乎想把打妖鞭斬作數截。她卻不知,顏如雪這打妖鞭來歷久遠,乃是雲州遺族第十一任聖女練成,靈力渾厚,區區妖靈之刀,如何在它眼裡。打妖鞭舞一個花,驀地一旋,只聞丁丁當當一陣響,剩餘六把飛刀盡被打斷。

  眼見毀了寶貝,熊秀秀狂怒交集,抽出寶劍,厲叫一聲:「我跟你拼了!」衝上來便要拼命。她左笛右劍,心中自有主意,吳不賒若下蓮葉,她便吹笛。可惜吳不賒不是個太勤快的人,有寶貝效力,他才懶得湊熱鬧,根本沒有下來迎戰的意思,反而笑嘻嘻地摟住顏如雪的小蠻腰,大有攜美看戲的架勢。

  當著熊秀秀的面,顏如雪不好意思被吳不賒摟著,右手抓著吳不賒的手,左手捏訣一指,打妖鞭迎著熊秀秀疾飛過去,兜頭便打。熊秀秀挺劍一架,打妖鞭力大,「錚」的一聲,竟把劍打折了。熊秀秀大吃一驚,往地下一滾,化出原形,左一縱,右一縱,隱入屋後。大熊貓的外表癡癡憨憨,胖胖呆呆,其實速度極快,尤其這成精的大熊貓,更是狡猾,打妖鞭往左一追,熊秀秀早往右去了,竟是追不上。

  吳不賒大樂:「果然是好寶貝!好、好、好!以後打架不用費力了,搬凳子看戲就是,最好還來點兒小酒兒,身邊還伴一個美人兒。」他的手作怪,在顏如雪腰上捏了一下。

  顏如雪害羞,毫不客氣就掐了他一把,要笑不笑地道:「只怕不止一個美人吧。」

  原來是吃醋了,吳不賒嘿嘿一笑。

  熊秀秀卻從莊中又鑽了出來,已化成人身,押著駝玉兒,冷冷地看著顏如雪兩個:「你們要她死還是要她活?」吳不賒哈哈大笑:「無所謂,她活你未必活,她死你一定死。」

  「哥!」顏如雪嗔他一眼,道,「熊莊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請你放了我同伴,今日的事,一筆勾銷,你看如何?」

  吳不賒先前三頭六臂,即便在紫竹魔笛下也能強撐不倒,顯示了驚人的玄功。顏如雪袋中寶貝更是層出不窮,熊秀秀心中實有兩分畏懼,然而看了顏如雪的寶貝,還有雷雙重手中的百威鼓,她心中的貪念卻不可抑制地滋生出來,就此收手,怎麼也捨不得。她眼珠子一轉,道:「你毀了我莊中寶貝,若就此放你們走,幾位叔叔必會責罵於我。兩位稍待,我稟報三位叔叔後,再行商議。」說完,熊秀秀押了駝玉兒,進屋去了。

  有駝玉兒在她手裡,顏如雪也不敢動手。吳不賒則根本無所謂,轉頭看向雷雙重,他記起了百威鼓,先前只以為虎百威打出的百威鼓很厲害了,原來雷雙重打出的鼓聲威力更大,他的興趣也就更大了,不看還好,這一看卻驚呼出聲:「喂、喂、喂!你要做什麼?」

  雷雙重在做什麼呢?他手中多了一把小刀,刀尖兒正指在鼓面上,他中了酥骨香,擂鼓無力,可再無力,用刀尖兒劃破鼓面還是做得到的。寶貝啊,若就這麼被他劃破了,吳不賒能生吃了他,哪怕他看上去三十年沒洗過澡。

  還好,雷雙重只是用刀尖幾點在鼓面上,並沒有劃下去。他斜眼看著吳不賒:「帶我出莊去,我有話說,不要亂動,否則人死鼓破。」

  吳不賒吹鬍子瞪眼睛,哦,沒鬍子,吹起的是顏如雪的頭髮,但沒辦法不受他威脅,奸商是財迷,更是寶迷。吳不賒齜牙道:「我拎你出去,不許亂動啊。」想威脅雷雙重一句,話在肚子裡打一轉,又回來了,像去外婆家的娃子不認識路,為什麼呢?他想起雷雙重全家都死光光了,再加上他自己不怕死,還能拿什麼威脅他?

  吳不賒手伸得慢,輕輕拎著雷雙重的衣領子,到莊外,雷雙重道:「放我下來。」

  吳不賒依言放他下來,咧咧嘴,無話可說。雷雙重道:「吳城主,我和你做一個交易。」

  「什麼交易?」吳不賒懸著的心鬆了三分,有交易就不怕,怕的是瘋狗進死巷。

  「吳城主好像不知百威鼓的打法秘訣?」

  「想詐我?」吳不賒心下冷笑,道,「摧魂,百威,千凝,三套鼓法是吧?我有譜,不過寶太多,又有美人兒醇酒,沒來得及練。」這話半真半假,有譜當然是假,美人兒、醇酒是真,他本來也想找個閒兒練練鼓法,雖然虎百威溜了,但打鼓嘛,亂敲就是,敲著敲著自然就有感覺了,不過有事忙著,沒事身邊又有三大美女,亂七八糟,竟就沒抽出時間來練。

  不過這話好像沒瞞得過去,雷雙重嘴角泛起一絲輕笑,道:「原來百威鼓還有譜哇?卻不知是哪個雅人譜的?不過這三套鼓法之外,還有一套雷動九天,不知吳城主有譜沒有譜?」

  做生意嘛,真真假假,靠的就是詐,不過對手既然看破,倒不妨光棍一點兒,而旦吳不賒也好奇:「雷動九天,沒聽說過。難道你會?」

  雷雙重道:「百威鼓出自我雷家,雷動九天,又名九槌炸心雷,百步之內,鼓音鎖住敵人,擊鼓九槌,可讓敵人炸心而死。」

  「真有這麼神奇?」吳不賒又驚又喜,隨又生疑,「你既有此鼓法,剛才怎麼不用?」

  雷雙重咬牙切齒道:「我雷家滿門滅在熊家手中,四十年來,我日夜想要報仇,若九槌炸心,豈非太便宜了她?只沒想到這無恥賤人如此狡猾。」這話不假,仇恨太深,一刀了賬難免不能解恨,抓住了慢慢炮製,有如貓戲老鼠,那氣才出得透徹。只不過老鼠反把貓戲了,卻是意外。

  雷雙重道:「吳城主,百威鼓靈異非凡,雷動九天威力奇大,你若肯應我一件事,我便將鼓法傳給你。」

  吳不賒心中怦怦跳:「什麼事?」他有寶貝吹牛袋,可吹牛袋風雖大,傷人不行,若真像雷雙重所說,百威鼓擊出雷動九天能在百步內九槌炸人之心,這寶貝就太有用了。

  「以我之骨,我之血,我之靈,擂出雷動九天,槌殺所有熊家之人,一個都不要放過。」

  「我之骨,不對,你之骨之血!還有什麼來著,什麼亂七八糟的?」吳不賒聽得有些亂,「你的意思是要用百威鼓擂出的雷動九天槌殺熊秀秀是吧?這一點兒我明白,不過那什麼骨,你的骨,在哪裡?」

  「我之骨,我之血,我之靈,我自會給你。」雷雙重狠狠地瞪著他,「你只說這交易肯不肯做?」

  「你之骨,你之血,你之靈?」吳不賒感覺還是有些亂,而且唸著特別拗口,不過看雷雙重的眼神,不像開玩笑,道,「做了!」

  「好,你發誓。」

  「我發誓。」

  「天死了神瞎了,不要藉天地鬼神之名。」雷雙重搖頭,向顏如雪一指,「用你身邊女人的名字發誓,如果你背誓,讓她被人輪姦致死。」

  「不行!」吳不賒斷然拒絕。

  「難道吳城主一開始就想背誓?」雷雙重眼光越發狠厲。

  「我是生意人出身,做生意講究的就是個誠信,交易前欺也好詐也好,只要你有本事,但講定了的交易,就一定會守信。」

  「那你為什麼不敢發誓?」

  「我沒說我不敢發誓,」吳不賒搖頭,「但我不能用她的名字發誓。」他伸手摟住顏如雪的腰,「她是我最心愛的人,別說區區一個百威鼓,便是萬威鼓,也及不得她一根頭髮,」

  顏如雪最是害羞,當著外人的面被吳不賒摟著纖腰,一般情況下她都會掙開,但聽了吳不賒這話,她心底有如蜜甜,沒有掙開,反向吳不賒懷中靠了一下。

  雷雙重瞪著他眼睛,看他並無妥協之意,道:「那好,你以吳家祖宗之名起誓。」

  「好,我以吳家列祖列——」話沒說完,顏如雪卻搶先一步封住了吳不賒的嘴。

  「怎麼了?」吳不賒莫名其妙。

  顏如雪嗔他一眼:「重女人不重祖宗,哪有你這樣的人!」

  這話不能說,說起來還真是好笑,雷雙重嘴角邊就帶了笑意,吳不賒倒是不以為意。顏如雪臉一紅,看著雷雙重道:「雷老伯,我起個誓吧。如果我們放過熊家人,就讓我不得好死。」

  「如雪!」吳不賒忙去封她的嘴。雷雙重先已點頭,道:「好!熊家遭了天譴,這一代其實沒人了。熊秀秀三個叔叔,加上熊秀秀那賤人,殺了這四個人,便不算背誓。」

  他看吳不賒,吳不賒磨著牙點頭:「如雪既然說了,那就是這樣。熊家這四個人,追到天涯海角我也替你殺了。」

  「好。」雷雙重點頭,「我先傳你雷動九天鼓法。雷動九天,共九記槌法,前三槌鎖心,鼓槌中有我之靈,你打鼓,我與你氣機感應,你之氣鎖住敵人,我之靈便能鎖住敵人,以我功力,氣機可到三十步之外,吳城主玄功高深,當可到百步之外;次三槌為同心,三槌之下,敵人心跳會與鼓音同步;最後三槌為炸心,心跳與鼓音同步,鼓便是心,三槌轟擊,槌一下鼓,便是轟一下心,三槌之下,除非敵人功力遠高過吳城主,否則必定心臟炸裂,七竅流血而死。當然,雷動九天威力雖大,因為氣機同步,也會耗損擊鼓之人的功力,但以吳城主功力,擊殺熊家四人,當不會過於耗力。」

  打鼓還要耗損功力,這可沒有打妖鞭好玩,不過什麼三槌鎖心、三槌同心、三槌炸心,聽起來很威風,吳不賒大是心動,耗費點兒功力也就不當回事了。

  雷雙重說完,又傳了鼓法。所謂的鼓法,鼓點兒沒什麼稀奇的,就是用力的技巧。先前吳不賒說他有三套鼓法的鼓譜,雷雙重聽了冷笑,吳不賒還不知錯在哪裡,這會兒知道了,三套鼓法,不是三套曲子,而是三種用力的技巧。他說有譜,自然只能是騙鬼了,不過吳妖王厚皮功早已爐火純青,也不在意。

  雷雙重傳了鼓法,忽地取刀在雙手上各戳了一刀。吳不賒莫名其妙,看雷雙重眉也不皺一下,他倒是替雷雙重肉痛。雷雙重中了酥骨香,肌肉酥麻,各戳一刀後,疼痛加上放出一部分血,毒性略消,氣血流動,手勁略有恢復。雷雙重手中刀揚起,猛砍自己右腿,他盡了全力,那刀也快,竟一刀將自己右腿從膝蓋處砍斷了。

  「痛啊,你怎麼就不痛?」眼見一刀斷腿,血湧如泉,吳不賒在一邊直吸冷氣,不過雷雙重隨後的動作更讓他目瞪口呆。雷雙重不去管傷口,左手抓起砍下的右腿,右手持刀削起腿肉來,他下刀又狠又快,不像削自己腿肉,倒像在削豬腳,「嗖、嗖、嗖」幾刀,血肉橫飛,白生生的腿骨剝了出來。雷雙重雙手執了腿骨,閉眼不知念了一段什麼咒語,忽地倒轉腿骨,「嘿」的一聲,對著自己胸膛猛刺,竟把腿骨刺進了自己的胸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