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泥偶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吳不賒本來的想法,是要用吹牛袋把大象犁起的灰塵吹起來,迷住馬匹的眼睛,可一看犁起的土壟頓時就有些傻眼,犁得太深,是泥土不是灰塵,這怎麼吹得起來?就勉強吹得起來,也漫不開去啊!不過象兵密集結陣的結實感,總算給了他一點點安慰。他取出吹牛袋,死馬當做活馬醫,對吹牛袋道:「袋兄,這次兄弟全靠你了,幫我盡力把泥土吹起來。」

  「好咧,看我的。」吹牛袋信心十足,猛吸一口氣,對著土壟就吹了過去。老袋妖是個講義氣的好妖怪,吳不賒日常好酒相待,此時有難,它把吃奶的力氣都拿了出來,一股風出去,不但是灰塵,便是泥土也盡數吹了起來,二十條土壟,如二十堵矮牆,被它這一吹,一條土壟竟差不多被吹平了,灰塵泥土,漫天而起。

  「怎麼樣,還行吧?」吹牛袋得意地一笑,身子一移,回頭又吹。如此連吹二十下,二十條土壟盡數吹平。漫起的泥土一層混一層,密集混在一起,最終形成一堵寬達千步厚達數十丈的灰牆。

  「幸不辱命。」吹牛袋最後一口氣吹完,身子軟軟地落了下來。吳不賒忙一把接住:「辛苦袋兄了!」

  這時趙軍騎兵已一頭撞進灰牆中,灰牆中自然是目不視物,無論是馬還是人都絕對看不到身前一尺開外。可騎兵這個東西,本身就是與灰塵打交道的,尤其大隊騎兵疾馳時,前面的吃風,後面的吃灰,基本上就是盲人騎瞎馬,吳不賒想以灰塵矇住趙軍騎兵的眼睛讓他們慌亂退縮,這根本就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灰牆沒起到預想的作用,但大象犁起的泥溝卻起了作用,而且是大作用,疾馳的騎兵突然踏入泥溝,頓時紛紛栽倒。這時灰牆的作用也出來了,前面的騎兵栽翻,後面的騎兵看不見,還是一頭撞進來。若只是一條泥溝,作用也不是太大,栽翻的人與馬一下就填平了,可泥溝偏偏多達二十條。這下熱鬧了,狂奔的騎兵一批批栽翻,後面的撞上前面的,趙軍前鋒整個兒就亂了套,好不容易有衝過來的呢,又一頭撞在象陣上,五百頭巨象密集結陣,別說趙軍騎兵在泥溝前人仰馬翻失了速度,就是無障無礙地一直衝過來,想撞開這樣的象陣也基本上沒有可能。

  趙軍騎兵本以楔形結陣,整支騎兵就如一隻巨大的箭頭,泥溝一攔,象陣一擋,箭頭立即折斷。偏偏灰塵漫天視界不良,趙軍主將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急命變陣,剩餘的騎兵略一調整,成橫陣壓了上來。

  便在這時,牛八角心急火燎地趕了回來,就他一個人,背後一兵不見。一看現場形勢,他猛籲了一口氣,撲通拜倒:「屬下無能,沒能算到管季伏下的騎兵,若非大王神勇,這一仗我們就敗了,請大王治罪。」

  吳不賒也一直懸著心呢,還好,瞎貓撞上個死耗子,灰塵不靈泥溝靈,效果不錯。牛八角趕回來,他更覺安心,道:「你是聽到騎兵的響動趕回來的?管季沒在後陣設有伏兵吧?」

  「是。」牛八角點頭又搖頭,「我剛要開始攻擊,忽聽得地面震動,情知不好,所以一個人先趕了回來。管季後陣並沒有伏兵,只不過立寨嚴謹,我已經讓他們撤兵了。」

  「好。」管季後陣沒有伏兵就好,吳不賒這會兒真是有些怕了,道,「你別說什麼治罪的話,輸給管季這趙國名將也不丟人,況且我們現在還沒輸呢,這邊還是由你指揮。」

  「遵命!」此時形勢緊急,牛八角也不多話,場中形勢他看得明白,高聲下令道,「五百象兵在前,密集結陣,不要散開;五千狼兵在後,緊跟象陣,不許散開。突擊!」

  趙軍騎兵結方陣,牛八角就結楔形陣,以五百象兵為前導,就如一個鋒利無比的箭頭,深深地楔進趙軍騎兵陣中,五千狼兵為箭身,陣體漸次增大,在趙軍騎兵陣中撕出的裂縫也越來越大,最終穿透趙軍騎陣。趙軍騎兵如水漫過礁石,卻沒能給礁石帶來太大的損失,不過踩踏斬殺了兩千餘狼兵而已,自己卻處於一種非常危險的境界。因為象兵穿透騎陣後,劃一個弧,再次結陣,回頭又撞了過來,這時,狼嫵媚、金毛獅的近兩萬狼兵已經撤了下來,反把趙軍騎兵夾在了中間。

  趙軍騎兵主將一看不妙,不敢與戰,從側面撤出了戰場。這時先前去襲擊趙軍後陣的獸兵也撤了回來,牛八角才終於鬆了口氣。但戰場又回復了最初的態勢,而過了這麼久,獸兵身上的稀泥幾乎完全烤乾了,圍在陣中的豬黑子、虎大嘴、象白牙三支獸兵已處下風,被趙軍火陣逼得步步後退,慢慢擠成一團。若不是中間缺口處死撐著,趙軍兩翼始終無法合攏,陣中獸兵只怕就炸了營。

  「趙軍撐不了多久了。」牛八角卻並不擔心,「管季柴草準備得充足,但他最大的後手是他的騎兵,騎兵無功,管季必定撤軍。這一仗,屬下無能,幸虧大王英武,勉強算是平手。管季趙國名將,果然不是吹出來的。」

  「能跟管季打成平手,你很不錯了。」吳不賒安慰他。能打成平手,吳不賒心裡確實已經很高興了。要知道先前他都有徹底失敗從頭再來的打算呢,有這個局面,真是喜出望外。

  他兩個盼著就此收手,管季卻不甘心。說話間,忽聽得管季中軍一聲異嘯,忽地立起一座山來,細看,不是座山,竟是個人。可世間哪有這樣的人啊,高有二三十丈,胸寬少也有一二十丈,腿不長,但粗得很,就小腿肚子便有一隻巨象的腰那麼粗,兩隻手同樣又長又粗,伸出來有十餘丈長短,一隻手掌攤開,足可以讓四頭大象在掌心睡覺。

  這巨人仰天一聲長嘯,一跨步,從火牆中踏出來,一腳將兩豬三狼踏為肉泥,橫臂一掃,身前數十丈範圍內的獸兵給一掃而空。飛跌的豬兵、狼兵在空中長聲慘叫,周圍的獸兵嚇得紛紛後退,便是豬黑子、虎大嘴這些夯貨也嚇壞了,傻站著不知道要怎麼辦。

  「泥偶人?」牛八角失聲驚呼,「我的天爺!趙軍竟然有如此術法的高人。」

  牛八角一防火,二防趙軍中的術法高人,一百名妖獸強弩手始終護住中軍,但幾天來,管季沒派出一個高手偷襲或挑戰,再想不到,今天一出就全出來了。火來了,術法高人也亮相了,可這一露面竟是這樣的一個巨人,這也太可怕了。

  撒豆成兵,撮土為偶,點木為人,銷金為將,凝水成龍,五行法術,並不稀奇,趙軍中這個巨人,明顯就是撮土為偶的泥偶人,但恐怖的是它的巨大。

  像吳不賒懷中的醒木令,一根通源,萬木之靈,同樣可以點醒木人,但點醒的木人,身高只和普通人差不多,力量也差不多,即便把所有的靈力全點在一個木人身上,木人身高也最多能有吳不賒一倍左右。要知身材越高力量越大,耗費的靈力就越多,不是不能高不能大,只是靈力支撐不住。像趙軍這個泥偶人,如此高大,不說用來作戰,便動一下走一步,耗費的靈力便讓人咋舌,更何況這泥人手臂一掃之力,如此巨大,可見這泥人體內的力量之大,也就可推測施術的術法高人給它注入的靈力之強。如此之強的靈力,老天爺,吳不賒想想都要膽寒,這世間怎麼會有如此高手?

  「我明白了,難怪這幾天我日防夜防,從不見管季派出術法高人襲營,原來他們湊在一起練陣,弄了這麼一個大傢伙出來。」牛八角拍著牛頭,恍然大悟。

  吳不賒實在是被驚呆了,牛八角這話,一下把他驚醒過來。他頓時也醒悟了,這世間哪會有這樣的高手,管季必是將軍中玄功高手、術法高人湊到一起,結陣凝力,然後藉陣法把靈力轉注到這泥人身上,才成就了如此巨大的一個泥偶人。

  「他大爺的,本大王還差點兒就給他唬住了呢。」吳不賒狠狠地鄙視了一把管季的無恥。可明白是明白了,看著這泥偶人卻又發愁,如此一個龐然巨物,如此之大的力量,拿什麼去對付它啊?難怪有句話說,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計謀都只是笑話,這泥偶人便是最好的註解。吳不賒便有千萬條詭計,擋不住泥偶人的拳頭,便全都無用。

  吳不賒沒辦法,道:「叫孩兒們撤下來吧,幸虧中間缺口沒堵住,撤下來不為難。」

  「不。」牛八角斷然否決,又馬上覺悟到自己態度有問題,忙抱拳躬身道,「大王明察,古話說,夫戰者,氣也。管季今天這一仗,火陣在前,騎兵在後,更暗練泥偶人於中,可說拿出了全部解數。如果我們撐住了,趙軍必定氣沮神消,管季也只有撤兵一途;我們若撐不住,趙軍必然氣勢如虹,管季就會死纏爛打,繼續糾纏不休。所以我們一定要撐住,絕不能退。」

  「你說得有道理。」吳不賒並不為他的態度著惱,道,「只是這泥人實在太強,誰也對付不了,不撤軍怎麼辦?在陣中死撐?我軍死傷必重啊。」

  「死傷無所謂,哪有打仗不損兵折將的?獸兵沒了可以再招,士氣散了再想聚起來就難了。今天這一仗,只要我們撐住了,我追風城的軍魂也就鑄成了,與五大強國之首的趙國數十萬大軍惡戰得勝,哪怕最後只剩下一兵一卒,從此天下也再無人敢多看我追風城一眼。」牛八角牛眼放光,一臉激昂,「而且這泥人力道雖鉅,但身軀實在太大,消耗的力量也必定巨大無比,趙軍中術法高人再多,也絕對撐不了多久,有一刻鐘,再多算點,最多半個時辰吧,若我軍不崩潰,這泥偶人必定崩散,趙軍中施術的人只怕還個個要大傷元氣。」

  他說得有道理,吳不賒便不再堅持。牛八角傳下令去,讓陣中的虎大嘴三個穩住陣腳與泥偶人遊鬥,死撐到底。狼嫵媚、金毛獅同時派出,猛攻趙軍兩翼,又加強中間缺口處的兵力。數招齊下,慌亂的軍心又穩定了下來。

  趙營中軍帥旗下,立著一員老將,五短身材,膚色如銅,鬚髮盡白,卻是雙目如電,這老將正是趙國名將管季,眼見著自己的殺招一一失敗,最後的絕招泥偶人出來,獸兵也只是最初一慌神隨即就穩定了下來。他知道再無取勝的可能,頹然長嘆:「我管季征戰一世,難道竟要敗在一個妖怪手中嗎?」眼望蒼天,久久,喃喃自語,「妖怪中竟然有如此人才,老天爺,這世道到底是怎麼了?」

  令旗揮動,趙軍兩翼緩緩後撤,火牆攔路,獸兵身上稀泥盡乾,無法追得太近,加上趙軍還有強弩,也就只遠遠看著,不再追擊。

  兩翼撤回,中軍也緩緩後撤。那個泥偶人也不再威風凜凜地追殺獸兵,卻像累極了的巨漢一般就地坐了下來。坐著就是一座山啊,獸兵也不敢靠近,只是遠遠看著。泥人先還揮揮手,後來慢慢地就不動了,再然後,臉上身上的泥土一塊塊往下掉,最終崩散,化成一座土山。土山崩散之際,趙軍中十餘人嘔血,有僧有道,也有趙軍中的軍官,都是玄功高手。泥偶人便是他們聚力結陣凝練成形的,先前驅使泥人廝殺,後來又要掩護趙軍撤退,耗力過鉅,所有人都大傷了元氣,卻正如牛八角所料。

  趙軍撤退,這一仗終於是勝了。苦撐過來的豬黑子、虎大嘴幾個仰天長嘯,眾獸兵也是齊聲作嘯,雖是個個毛髮焦燎,卻難掩興奮,豬狼盡踴躍。

  牛八角忽地在吳不賒面前跪倒,莊然三拜:「恭喜大王,與五強之首趙國數十萬大軍惡戰得勝,大王威揚海內,追風城基業固若金湯。」

  「那是你指揮得當,眾將士奮勇作戰,本王該是要多謝你們。」吳不賒忙扶牛八角起來。他心中也高興,也發愁,千辛萬苦跑去魔界,好不容易把個妖名消脫了,得,一仗下來,咱是名揚海內的大妖王了。想想顏如雪,不後悔;只是覺得實在對不起林微雨,想著林微雨的深情,想著林微雨的堅持,他真的希望能給林微雨一個人人祝福的婚姻。或許林微雨能理解他,還是能接受他,可他知道林微雨的性子,她是那種受世俗影響特別深、特別看重禮教的人,背著一個妖名的婚姻,她就算願嫁,內心深處也一定會有遺憾。

  「大王謬讚,屬下慚愧。」牛八角老牛臉一紅,先前見招拆招,他心中頗為自負,到後來管季殺招連環使出,若非吳不賒死撐,若非大象不能趕急途留下了象兵,這會兒已是一敗塗地,那他真是百死莫贖了。

  虎大嘴、豬黑子幾個沒有老牛妖這樣的心理負擔,只是興奮地狂叫:「追擊,追擊!不要放過一個。」

  牛八角也想扳回一局,道:「大王,管季此番退去,必定撤軍,我獸兵的機動力遠強於人類軍隊,可以一路死纏著他們,或沿途騷擾,或斷其糧道,管季數十萬大軍,走又走不快,糧食又接濟不上,不出十天,必定崩潰,到時我軍趁勢追殺,可輕鬆將其全殲。」

  「那還等什麼?追上去,追上去。」虎大嘴跳腳叫。這老妖怪衝得兇,臉上被火燎了一下,大半邊臉都紅了,也不知弄點什麼油塗了一下,這時興奮之下,半張臉更是油光發亮。

  吳不賒心想:「打敗趙軍,還有個威風,但真要全殲了趙軍,那可就不是威風了。妖怪帶獸兵幹掉了幾十萬人,必定引起整個人、神、仙三界的恐慌驚怒,天帝只怕都會被驚動。那老傢伙雖然只是個虛架子,可真若下了詔,還是有幾分面子,到時三界共討,我追風寨可撐不住。現在打得恰恰好,楚國的圍也解了,威風也有了,若弄得好,說不定我這神官還能做下去,就還可風風光光地迎娶微雨。」

  想到這裡,吳不賒斷然搖頭:「不必追了。我們的目的,是藉替流民出氣為名來搶糧食,打痛了趙軍,流民的氣出了,回頭奪了匯城,糧食也搶了,賑濟了流民,贏得了民心,我們所有的目的全都達到了,何必再打下去。等一日,若管季確實撤軍了,我們也就回軍,圍了匯城,送信進去,糧食物資留下,放他們走,若敢弄半點兒手腳,就把守軍全體做了獸糧。」

  「遵令。」牛八角發下令去,大軍回營,派出斥候監視趙軍。

  管季一撤,果然就再不停步,一路撤了下去,先撤到新麻國,腳下不停,一直就撤回了國內。

  吳不賒是個財迷,對匯城的糧食輜重是志在必得的,在與管季大軍對陣廝殺時,也一直派有獸兵在匯城四周監視,截斷道路,不使城中物資有半點兒流失。得報管季真個撤走,大軍立即調頭,十數萬獸兵把小小匯城圍得水洩不通,十數萬獸兵齊聲作吼,城頭守軍嚇癱一片。吳不賒信使進城,守將已嚇得半死,聽說留下物資就能活命,哪還有半點兒遲疑。獸兵讓開北門,兩萬餘守軍戰戰兢兢出來,確認妖王守信,是真個放他們走,立時撒腳便跑,那叫一個快。

  守軍一撤,被吳不賒關在營中的虎百威竟也找個機會跑了。小妖來報,吳不賒不以為意,跑了就跑了吧,白得了件寶貝,只是不太會敲。他關心的,只是城中的糧草輜重。

  近五十萬大軍的輜重補給,那是一個怎樣的數字!吳不賒進城,看到的就是一座座的山。大山之外,還有小山,山雖小,卻發光,為什麼發光?金山銀山啊,珠寶也堆成山,哪來的呢?原來趙軍一路掃過來,但凡打破楚國的屬國,自然不會秋毫不犯,而是纖毫不留,不說燒光殺光吧,搶光是一定的。這一路搶下來,金銀珠寶就堆成山了,這些寶貝當然不能放在軍中,便堆在匯城,準備回國時帶回,結果便宜了吳不賒。管季後面之所以死戰不休,一是為了面子,二也是為了這批金銀珠寶。小妖點了數報上來,珠寶不論,光金銀就有五六百萬兩,吳不賒一時就笑傻了。

  笑傻了的不止吳不賒一個,像虎大嘴、豬黑子這些大老粗是無所謂,狽有計就不同了,看著綿延進山的車隊,他直接就笑爆了狼牙;然後是烏靜思,樂得差點扯光了鬍子。

  笑靨如花的,還有一個顏如雪,不過馬上就滿臉通紅了,因為吳不賒不顧還有外人在,直接就抱住了她。

  「啊呀,有人呢,快放開。」

  「哪有什麼人,就一幫子老妖怪。」吳不賒呵呵笑,哪捨得放開她,一直抱進房裡。顏如雪知道他要做什麼,只是沒想到他這麼沒臉沒皮,當著外人的面就把她往房裡抱,面上羞得厲害,心中卻像有一團火,身子早軟了,紅唇微喘。吳不賒嘴伸過來,兩唇相接,便如乾柴碰著烈火,騰一下就燒上了房頂。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具赤裸的身子已被汗水浸得精濕,卻仍是頸股相纏,旖靡的氣息在紅羅帳中瀰漫。人倒是終於安靜了下來,良久,顏如雪輕嗔一聲:「壞蛋,你最壞了。」

  吳不賒嘿嘿笑:「先前是誰叫好人來著?」

  顏如雪羞羞地掐他,沾了汗,掐不住,她突然就緊緊地抱住了他,道:「哥,謝謝你。」吳不賒伸出手,在她汗津津的小香臀上打了一板:「再說一個謝字,家法伺候。」

  顏如雪輕輕叫了一聲,在他懷中擠得更緊了,好一會兒,道:「我想去見見微雨姐,跟她說聲對不起。」

  「傻丫頭。」吳不賒明白她的心理,又在她的香臀上打了一板,「你和微雨一樣,都是我的女人,如果你和微雨換過來,我同樣會這麼做。」

  顏如雪臀上吃痛,心中卻如蜜一樣得甜,道:「那你多去陪陪微雨姐吧。」吳不賒也很想去見林微雨,想了想,卻搖了搖頭:「趙炎吃了這一場大敗仗,必然會查,也一定查得出來,然後就會大肆叫囂。先不說是否敢調軍隊來打,至少口頭上是要拼命討伐的。這會兒我去見微雨,萬一被判妖司發覺了,必然帶給微雨巨大的麻煩,所以暫時還是不去見她的好。」

  「那……那微雨姐心裡……」

  吳不賒知道她想說什麼,林微雨當然會聽到風聲,心裡當然會難過,他心裡又何嘗不難過。不過這話當著顏如雪卻不好說,顏如雪本來就有些歉疚,若這麼說,她更難過了。他裝出不以為意的語氣道:「沒事的。上次就經歷過一次了,我去魔界,不是一去兩年多嗎。微雨將門虎女,心裡承受力很強。」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顏如雪有些惱了,半撐起身子,嘟著嘴看著他。那模樣兒可愛極了,可愛無敵,吳不賒立馬投降:「是我錯,對不起,不過情形未必就會壞到不可收拾。無論如何,我這次至少是幫了南嶽帝君一個大忙,明裡暗裡,他總得還我個人情,他背後還有十七王子,也該會伸手,到最後,這事或許就能不了了之。」

  這話很有幾分道理,顏如雪道:「那你快去求見南嶽帝君,越快越好。萬一西嶽帝君惡人先告狀,天帝下了旨,那就麻煩了。」

  「好。」吳不賒點頭,「你也回象南城去一趟吧,免得四大長老和鄉親們擔心。」

  「嗯。」顏如雪應了一聲,卻見吳不賒看著她的眼光怪怪的,道,「怎麼了?」下意識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光光的,俏美的胸脯還帶著一抹情慾未曾完全消退的淡粉色,美則美矣,卻著實羞人。她害羞起來,掐他:「看什麼啊?」

  吳不賒呵呵笑:「我是想,你這次回去,算是回門呢還是……」

  「什麼呀!」顏如雪大羞,用力掐他,「人家都還沒嫁給你呢,什麼叫回門。」吳不賒痛得齜牙咧嘴,慌忙討饒,鬧了一會兒,道:「如雪,說真的,你這次回去,讓別人做聖女吧,我只想你做我的媳婦兒。」

  他後面的話沒說完,顏如雪卻是明白的。雲州遺族的聖女,肩上的責任太重,像這一次的事,雲州遺族其他女孩子可以縮在後面,顏如雪卻必須挺身而出。而如果吳不賒不發蠻,就算發蠻,沒有追風城十餘萬獸兵的實力,最終的結果,顏如雪只怕還是得去給屍蓮王做妃子。

  「我心眼已破,當然要另挑一個人做聖女。」顏如雪緊緊地摟住他,「我以後就只做哥的媳婦兒,只要哥不嫌棄,我就一輩子做哥傻傻的小媳婦。」

  「一輩子可不夠。」

  「那就十輩子。」

  「十輩子也不夠。」吳不賒滿腔霸道,「不論多少輩子,你永遠都是我的,哪怕下輩子是小狗,也是我的。」

  「你才是小狗呢。」顏如雪咯咯笑,「敢說我是小狗,看我咬你。」

  「啊,真咬啊?看來你真的是小狗了,啊……痛……」

  痛並快樂著,一個白天就過去了。晚間,吳不賒召集群妖議事,烏靜思當然也來了,其實人家午後就來了,不過那會兒吳妖王忙得很,做屬下的自然不會強去床上扯他起來,也就只有等著了。

  群妖到齊,先興高采烈地議論了一陣戰事,得個空檔,烏靜思出席,對吳不賒莊然一揖,道:「大王,屬下有一個請求。」

  他神情太過正式,吳不賒有些發愣,忙道:「烏先生不必客氣,有話儘管說就是。」說來吳妖王確實缺乏一個上位者的自覺。追風城在他嘴裡冒出來的經常就是追風寨,明明封了烏靜思為右相,開口閉口卻又叫先生。不過烏靜思和他打了一段交道,倒對他的性子有些了解,也不往其他方面想。

  烏靜思一臉莊嚴,看了看群妖,直到眾妖怪全都住口看著他,才道:「我請大王立國。」

  「什……什麼?」吳不賒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請大王立國。」烏靜思又說了一遍。

  吳不賒這會兒終於是明白了,卻有些發愣,眨巴半天眼睛,道:「先生之意,讓我正式開國稱王?有這個必要嗎?」

  「當然有這個必要。」烏靜思一臉莊重,「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大王英明神武,仁德無雙;追風城世外桃源,救濟了無數百姓;更以悍勇之師,弔民伐罪,痛擊暴君,聲播四野。此時立國,正當其時。」說著跪了下去,長聲道:「臣請大王為追風城數十萬百姓和每天至少一萬以上進山的流民考慮,順天應民,開國稱王,天地佑護,我追風國當國祚綿長,萬世其昌。」

  諸妖也明白了,頓時就大呼小叫:「烏相這個提議好!」

  「開國,稱王!」

  「我追風國天下無敵!」

  吳不賒與趙國開戰這些日子,顏如雪在城中無事,便由烏靜思陪著巡視村鎮。她清麗若仙,又是在雲州遺族當慣聖女的,最擅長的就是和百姓打交道。先前所謂仙子伏妖的謠言也藉流民之口廣為流傳,這一圈巡視下來,流言坐實,追風城上下,都認定顏如雪是天上仙子臨凡,伏妖降怪,再指揮妖怪、野獸開此一方樂土,賑濟萬民。這一來,追風城上下,無論先來的後到的,都是心中大定,從心底對追風城有了認同感和歸屬感——咱們不是領妖怪的情,更不是和妖獸同流合汙,這是仙子賜給我們的土地,這就是我們的家園。

  烏靜思是個心思極為敏銳的人,立即就感受到了百姓們心境的轉變。狂喜之下,他又推波助瀾,再放出一則流言,說吳不賒也不是妖怪,前世為佛祖座下伏魔金剛,天帝萬仙大會,吳不賒與顏如雪相識相戀,佛祖嗔怒,將吳不賒打下凡塵。吳不賒轉世前發下宏天大願,必要賑世濟民,以無上功德向天地祈福,讓天帝成全他和顏如雪的姻緣。他做到了,在追風城伏妖降怪,開此一片福園,賑濟萬民。於是蒼天開眼,讓顏如雪來到凡間,成全了這段姻緣。

  這則流言和上一則有牴觸的地方,上一則說吳不賒這些妖怪、妖獸是顏如雪這仙子收服的,這一則卻變成了前世姻緣。然而後面這一則故事太浪漫了,百姓的心理,自動從上一則往這一則跳,於是不但是人心安定,更帶著滿心的祈願看著顏如雪、吳不賒兩個。到這會兒,烏靜思所有的布局便全部完成,輿論上,追風城百姓已完全佔據道義的制高點,不論誰想指責追風城,不要狽有計這些妖怪出面,追風城百姓就會自動地大耳刮子扇他,流民進山也更加踴躍,最多一天竟多達三萬多人,最少一天也有一萬多人。

  其實烏靜思心中還有點兒忐忑,一是吳不賒率獸兵與趙國開戰,不知是勝是敗;二是流民進山如此之多,最終是否能安置下來。結果吳不賒居然大獲全勝,趙國可不是小國,那是五霸之首啊。五霸之首的五十萬大軍都敗了,這追風城的基業誰還撼得動,不但勝了,而且帶回來了如山的糧食、馬匹和兵器,僅帶回山的這些物資,便可至少安置一百萬的流民。

  所有這一切,都好得不能再好,因此烏靜思才在這會兒鄭重提議,請吳不賒開國稱王。至於眾妖怪,自然不會有他那麼複雜的想法,反正吳不賒本來就是王,又打了勝仗,開國稱王理所當然,不跟著起鬨才有鬼。

  吳不賒卻是心底苦笑,他並不知道烏靜思後面又編了一則流言,追風城百姓的心態已完全改變。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像烏靜思那般想當然,流言可以騙山裡的百姓,卻無法阻止西嶽帝君和趙炎對他的攻擊。妖怪率獸兵打敗了趙國,還消滅了數十萬人類軍隊,西嶽帝君肯定會上稟天帝,如果南嶽帝君和十七王子沒有翻天之力,則天帝必然會下旨討伐他,他這會兒開國稱王,不是火上澆油嗎?

  不過這些話當然不能說,吳不賒想了一想,道:「烏先生有心了,這事不急,賑濟流民才是第一等的大事,等流民都安置好了,大家夥都有飯吃有衣穿,那時候我開國稱王,才能安心。」

  「大王仁德。」烏靜思一揖到地,眼眶竟然都濕了。諸妖自然也跟著拍了一陣馬屁,隨後轉換話題。現在流民進山的速度,平均是每天一萬人左右,到年底如果按最大量一百五十萬人計算,運進山的糧食加山中原有的儲備,差不多就夠了。明年春荒進山的流民,山寨還有八萬多匹馬呢,剛好可以慢慢地賣。趙軍裝備精良,一些好的兵器盔甲也能賣大價錢。然後還有那幾百萬現銀和珠寶,統一算下來,即便真有三百萬流民,這一仗的收穫也足夠安置一多半,缺的慢慢再想辦法。況且,也未必就一定會有三百萬流民,所以再不必心急上火。

  這一問題解決,吳不賒也籲了口大氣。牛八角道:「大王,趙軍此仗,雖敗未潰,尤其回去的二十多萬精銳,還有和我們作戰的經驗,趙國又是五霸之首,輸得了仗,卻丟不起臉,我只怕他們還會調兵來打,所以我們得提前作一點兒準備。」

  「什麼叫怕他們調兵來打,我就怕他們不來打,來了就好啊!」虎大嘴大叫。

  豬黑子重重地「哼」了一聲:「要作什麼準備,我們倚山而戰,更具優勢,趙軍便再多一倍,也絕不是我們的對手。」

  象白牙嘿嘿笑:「多一倍,那就是多一倍糧食軍資,狽相、烏相是最喜歡了。」

  這幾個都是腦大胳膊粗的傢伙,唯恐天下不亂的典型,愛的就是打仗,見了敵人齜牙咧嘴往上衝就是,其他的一概不會去想,更不會去管。吳不賒暗暗搖頭,看牛八角道:「八角,你有什麼想法,都說出來。」

  牛八角道:「這幾天,我把與趙軍這一仗細想了一下,我們是勝了,但勝得頗險,經過嚴格訓練並有著精良裝備的人類軍隊,絕不可輕辱。如果他們還有一個優秀的統帥,就更不能輕視。趙軍已經有了與我軍交戰的經驗,如果下次再來,以這次的二十多萬軍隊為核心,以管季為統帥,我們想取勝,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管季只怕未必還敢來吧。」虎大嘴「哼」了一聲。豬黑子幾個「哈哈」大笑。

  吳不賒不理這些傢伙,點頭道:「有道理,繼續說。」

  牛八角也不去看虎大嘴幾個,道:「刨去計謀、陣法什麼的不說,這一仗,趙軍給我軍的最大威脅有兩個,一是火,二是弩。」

  說到這兩樣,諸妖都不吱聲了。趙軍的強弩每一次都給了豬兵巨大的殺傷,諸妖自然都是看見了的。而最後的火攻,那衝天的火牆,烤得群獸皮焦毛臭,若不是牛八角預先有備,獸兵們身上先滾了一層稀泥,後來又下令死撐到底並死死堵住了中軍缺口,被圍在陣中的獸兵們難保不炸營,而只要一炸營,那就徹底敗了。諸妖先前不服氣,這時回想當日的情形,也不得不承認,勝得確實有幾分僥倖。

  吳不賒嘆道:「是啊,趙軍的火牆確實讓人惱火,強弩也實在是厲害。這裡我要給豬將軍記一大功,每次突陣,若非豬兵不顧死傷地悍勇突擊,我們絕難取得這麼大的戰果。」

  豬黑子忙道:「該當的。攻如箭豬、守如豪豬,本就是豬突戰術最基本的要求,下次若戰,還是我老豬衝頭陣。」

  妖怪們就是樸實啊!吳不賒心中很是欣慰,連聲讚揚,又對狽有計道:「這次參戰的獸兵,要給予重賞,多準備點兒好吃的,妖獸每名賞一百兩銀子,額外立有功勞的加倍。」狽有計躬身應了。

  「但這麼硬抗敵人的強弩也不是辦法。」吳不賒看牛八角,「八角,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辦法?」

  牛八角微一凝神,道:「強弩是人類發明的最具威力的遠程武器,別說獸兵,便是神仙也無法硬抗,人、神、仙、妖、魔、獸、禽,七界通殺。對付強弩唯一的辦法,也只有強弩。在這方面,妖獸因為力大可上硬弦,反占上風。這一仗,我一直在想,趙軍中術法高人不少,為什麼一直不敢來我軍偷襲,最大的原因,應該是當日趙軍後營遇襲時,前營來偵察的探子領教了我軍妖獸弩兵的威力,所以不敢輕身以試。但我軍弩兵太少,只能集中起來對付少量的精銳高手,如果我軍能有一千甚至兩三千名弩手,以弩對弩,以妖獸弩手更遠的射程,可輕易破去趙軍弩手,那我軍不但再不吃虧,反可大占上風。」

  「好主意!」吳不賒大讚,隨又皺眉,「可妖獸難成,到哪裡去找那麼多妖獸來做弩手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