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魔鬼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吳不賒衝出帳篷,破曉的天空帶著一點淡淡的藍色,悠遠,寧靜,像少女清澈的眼神。

  這不應該是一個刮魔鬼風的天氣啊,吳不賒有些迷茫,但神雞報警是怎麼回事呢?蜥流沙已經起來了,跪伏在一個沙丘上,面向東方,好像是在祈禱。

  吳不賒待他起身才走過去。蜥流沙回頭看見是他,笑了一下:「吳東主早啊。」瞟見吳不賒神情有些不對,他又道,「吳東主,怎麼了?昨夜沒睡好嗎?」

  「不是。」吳不賒猶豫了一下,道,「蜥老,你說今天會刮魔鬼風嗎?」

  「吳東主是在為這個憂心啊。」蜥流沙抱歉一笑,「昨天是我不對。唉,人老了,老眼昏花還又疑神疑鬼的。今天天氣不錯,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他以為吳不賒還在為他昨天的話擔心,就安慰吳不賒兩句。顏如雪也起來了,走過來,她養的那隻名叫靈犀的小鳥停在肩頭,偶爾會叫一聲,聲音很好聽。吳不賒猜測小鳥的叫聲其實是在給顏如雪指路。

  蜥流沙根本不知道顏如雪有目如盲的事,還誇了一句:「好漂亮的鳥兒。」

  打了招呼,吳不賒看出顏如雪神情好像有點兒不對,道:「顏小姐,有什麼事嗎?」吳不賒本來也叫她聖女,但顏如雪認為自己這個聖女只是雲州遺族的聖女,和外人無關,吳不賒又是特使的身份,她堅持不讓吳不賒那麼叫,所以吳不賒叫她顏小姐。

  「不知怎麼回事,我總是有點兒心緒不寧。」顏如雪微微鎖著眉,轉頭看向蜥流沙,「蜥老,今天不會刮魔鬼風吧?」

  「呵呵,都是小老兒害的。」蜥流沙以為顏如雪和吳不賒一樣,都是為他昨天的話在擔心害怕,一臉抱歉,道,「顏小姐不必擔心,今天……」

  他話沒說完,吳不賒猛地就打斷了他,道:「顏小姐,是不是你的心眼感覺到了什麼?」

  「我心裡莫名地有些發慌,但又說不出具體的原因,所以來問問蜥老。」把自己不敢肯定的事說出來,顏如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她的心眼最善於窺微察幽,但並沒有預知的能力,可她又明顯覺得心裡發慌,所以才一早來問蜥流沙。

  雖有神雞報警,吳不賒並不敢肯定是魔鬼風,現在顏如雪的心眼也覺出了不對,吳不賒立時面色大變,道:「我也覺出了不對,是魔鬼風,今天一定有魔鬼風。蜥老,你有辦法沒有?快想想辦法。」

  他說得如此肯定,顏如雪、蜥流沙同時變色。蜥流沙還有些懷疑,道:「吳東主,你對魔鬼大沙漠很了解嗎?你為什麼說今天會有魔鬼風?」「我對魔鬼大沙漠沒什麼了解,」

  吳不賒搖頭,「但我對危險有一種特別的感應能力。先前我問你,就是感應到了這種危機。顏小姐的心眼也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功夫,她說她心發慌,明顯也是感應到了這種危機。」

  「有可能。」

  顏如雪點頭贊同,「雖然我不敢確知是不是會刮魔鬼風,但心中忐忑,有如履薄冰、如臨深淵的感覺。正常情況下,應該不會這樣的。」

  蜥流沙雖然對自己的經驗十分自負,但他也知道,吳不賒、顏如雪不是平常之人,若是一個人這麼說,還可以說他杞人憂天,兩個人都有這種反應,那就不正常了。

  他神色一時也凝重起來,又看了看東方天際,不像是刮魔鬼風的日子。但魔鬼風之所以有魔鬼之名,不僅僅因為它的狂暴,也因為它的不可測度,前一刻艷陽高照,下一刻狂風怒吼,也完全有可能。

  「如果是昨天刮魔鬼風,那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但如果是今天刮,或許還有一條活路。」

  蜥流沙一臉凝重,「據我估計,我們距第一個補水點風雷峽,大概是三十至四十里的路程。我們現在起程,加快步子,若是魔鬼風在午後刮過來,我們就能趕到峽中避風。」

  「那就這麼決定了,立刻拔營起程,不吃早飯了。」身當大事,顏如雪異常得乾脆利落。一聲令下,雲州遺族立刻就行動了起來,不到盞茶時分,龐大的隊伍便上了路。蜥流沙帶過很多商隊,但就是那種二三十人的小型精幹商隊,反應速度也還沒有雲州遺族快,況且這是十二萬人,而且有老有小。「雲州遺族名不虛傳啊。」蜥流沙點點頭,看看遠方的天際,「蒼天有眼,當不滅此族。」蜥流沙帶路,一通急趕,晌午時分,就看到了風雷峽。而就在這時,天象也猛然間就有了變化,上一刻還是風輕雲麗,烈陽如火,這一刻卻是陰雲密布,天昏地暗。遠處的天際,黑矇矇的,彷彿一隻巨獸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

  一看到這種突變的天象,蜥流沙老臉上冷汗如泉而下:「吳東主,聖女,虧得你兩位感應通神,這確實是要刮魔鬼風的先兆。若沒有兩位事前的警示,我們還像往常一樣吃了早飯慢慢走路,走不出十數里就會迎頭碰上魔鬼風,那就全完了。」

  他說得那麼肯定,天象又在那裡擺著,吳不賒、顏如雪也是一陣後怕。顏如雪對吳不賒深施一禮:「吳使君,謝謝你,若不是你,雲州遺族就要全體葬送在這魔鬼大沙漠裡了。」

  「顏小姐太客氣了。」

  吳不賒忙伸手虛扶,「你不是也感應到了嗎?」

  顏如雪搖頭:「那不同,我只是心中忐忑,不敢確知,若不是吳使君說得肯定,我是沒法子作出判斷的。」

  她一臉莊重,吳不賒也就不再客氣,心下想:「其實說謝,真要謝的是祖靈神雞,祖靈神雞果然可以提前報警。它是怎麼知道的呢?了不起啊。」風雷峽長約十餘里,呈月牙形,最寬處約有里餘,最窄處不過十數丈。峽中有一處泉眼,形成一條小小的溪流。就是這處泉眼,所有從雄雞原進入魔鬼大沙漠的商旅都會在這裡停留,補充飲水。至於風雷峽能避魔鬼風,倒是一個次要的功用,因為魔鬼風不是那麼容易遇上的。

  蜥流沙十一次穿越魔鬼大沙漠,也只是遇到過一次魔鬼風,還只是擦了一點邊,並沒有迎頭撞上。當蜥流沙在途中把這件事說給吳不賒聽的時候,吳不賒很有些哭笑不得——蜥流沙走了十一趟才遇到一次,還是擦邊球。雲州遺族頭一次進來就撞上了,這老天爺真就和雲州遺族這麼大的仇?讓他們在魔界困了千年還不甘休,想要回歸人界你還要死命折騰他們一下子?雲州遺族火速入峽,天象也越來越狂暴,那種黑雲漫天、風雲激蕩的架勢,讓人膽戰心驚。

  吳不賒無法想象,魔鬼風刮起來時,會是什麼樣子。顏如雪一直站在峽口,看著族人依次入內。很顯然,在最後一個族人進入風雷峽之前,她是不會入峽的。吳不賒身上有特使這頂帽子,自然也只好陪她站著了。這時斷後的司蛇長老一臉焦急地奔了過來,對顏如雪道:「聖女,後隊有五個人因為尋找受驚的駱駝,一直沒有跟上來。」

  「什麼?」顏如雪還沒應聲,她邊上的司雨長老已搶先叫了起來:「簡直是胡鬧!駱駝丟了就丟了嘛,明知有魔鬼風,丟幾匹駱駝還去找,不是找死嗎?」

  四大長老中,司雨長老性子最為急躁,但其實卻是刀子嘴豆腐心,往往罵娘的是他,做事的也是他。

  「我馬上帶人去找。」司雨長老看向顏如雪,果然,搶先請命的又是他。

  「還是我去吧。」顏如雪轉臉望向司蛇長老,「他們是往哪個方向去尋找的?」「說是往西面去了。」司蛇長老答,「聖女,你不能去,還是我去好了。」

  「說了我去!」司雨長老暴叫。

  「還是我去。」顏如雪攔住他,「他們可能追駱駝追得遠了,迷了路。我有心眼,最有把握找到他們。」

  她這話讓司雨長老無話可說。吳不賒卻急了:「你往哪裡去,魔鬼風隨時可能刮過來,這時候出去不是找死嗎?」

  顏如雪道:「如果不在魔鬼風刮來時找到五位族人並引他們進峽,他們必死無疑。吳使君放心,我應該能在魔鬼風刮來之前找到他們的,他們走不遠。」

  「如果你一離峽魔鬼風就颳來了呢?」

  吳不賒急了:「那不是把你自己也搭上了?」

  「應該不會那麼快吧。」「你怎麼知道不會那麼快?」吳不賒氣極反笑,他就想不清楚,顏如雪以聖女之尊,怎麼會為了幾個普通的族人而輕率地自陷險地。

  顏如雪一愣,搖頭:「我不知道,但我還是想試一試。」她的固執讓吳不賒無話可說,若是換了其他人,吳不賒會拍拍屁股就走,但眼看著顏如雪去送死,他心中卻有幾分捨不得。他咬咬牙,道:「聖女,如果你還尊重我這個特使,那就請你不要去。我知道你看重族人的性命,可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如果你出去,很有可能救不回人,反而會搭上自己的性命。」這算是重話了,所有人都有些發愣。司蛇、司雨兩個一起看著顏如雪。顏如雪身子明顯僵了一下,道:「吳使君,雲州遺族上下,包括我在內,對吳使君都無比尊重,但我不能答應你。我去,當然有危險,但也有可能救他們回來;如果我不去呢,他們卻必死無疑。事涉族人的性命,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絕不會放棄。」

  「你……」吳不賒氣極。顏如雪感受到了他的怒氣,臉色變得無比莊重:「吳使君,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你可能不明白雲州遺族。」

  說到這裡,她微微停了一下,道,「雲州遺族是曾被遺棄的族類,因為我們被遺棄過,所以我們絕不會遺棄任何一個族人,只要還有丁點兒機會,我們就絕不會放棄。」

  她這話像一個炸雷,在吳不賒心間轟然炸響,讓他全身氣血如沸。他明白了,為什麼明明對顏如雪這聖女尊敬無比,顏如雪要出去冒險,司雨、司蛇兩長老卻半句反對的話也沒有,因為絕不放棄的理念已深深烙在了整個雲州遺族的心中。

  因為我們曾經被遺棄過,所以我們絕不會遺棄任何一個族人。悲痛、悲涼、悲壯,這話裡,蘊含著怎樣的血與淚,又是要經過怎樣的痛苦,才會迸發出這樣的一句話?這是整個雲州遺族的吶喊,被遺棄的族群,和著血淚的吶喊。喊出這個聲音時,堅持,和絕不放棄,已深深地融進了他們的血液中。「吳使君!謝謝你的關心。」

  顏如雪微施一禮,飛了出去。「我和你一起去。」

  這句話,吳不賒幾乎是衝口而出,身子也同時掠了出去。「吳使君。」顏如雪回身急叫。不等她說完,吳不賒卻已搶先打斷了她:「你一個人,即便靠心眼找到了族人也無法帶他們回來,加上我,把握要大得多。」他邊說邊往前急掠,話落音,身子已在百丈開外,同時往上拔高,一直飛到數丈之上。顏如雪見無法阻止他,只好緊跟在他身後飛過來,也跟著拔高。

  飛得高,看得遠,但這會兒已經起了風,空氣中沙塵比較多,平時若是飛到百丈以上,可以看十餘里,這會兒卻連兩三里都看不到。

  「沙塵太厚了,看不遠。」顏如雪眼睛看不見,但她的鳥能看,不過鳥眼顯然不比吳不賒的人眼強。

  「是。」吳不賒把目力運到極致,道,「我們順著來路往後找,要快,魔鬼風隨時可能刮來。」說到這裡,猛地想到一事:「顏小姐,你的心眼有感覺沒有,那五個人在哪個方向,離我們有多遠?」

  「對不起,我感應不到。」顏如雪搖頭,面色微微有些發紅。她先前說心眼有感應能力的話,其實是騙司雨長老的,沒想到吳不賒跟了來,倒像是騙他了。

  「那我們最好分開一點兒,你在左,我在右,一起往後搜。」吳不賒絲毫不以為意。

  「好的。」顏如雪應一聲,當先往左面掠去。便在這時,忽聽得轟隆一聲,有如悶雷,聲音並不是很大,吳不賒卻覺全身汗毛都豎立了起來,駭然回頭。只見遠方天際一股黃流滾滾而來,有若山洪陡髮,又若萬馬奔騰,沙浪捲起的煙塵越來越高,速度也越來越快。那一瞬間,仿佛天崩地裂,無數惡鬼從地獄裡狂奔出來,邊跑邊發出駭人的囂叫。吳不賒長這麼大,還從未見過如此的天地異象,一時間驚呆了。

  「魔鬼風刮來了嗎?」顏如雪眼不能視物,但如此天崩地裂的聲勢她還是感應到了,她肩上的靈犀卻沒回答,恍似也給嚇呆了。

  「快跑!」吳不賒給她這一聲叫驚醒過來,身子一縱,一把抓住她的手,向前狂掠。顏如雪的手纖長瘦弱,柔若無骨,身子更是輕飄飄的。她身法不如吳不賒,差不多是被吳不賒帶著飛,但她一個身子輕若飛雪,吳不賒感覺不到半點重量。魔鬼風迅疾無倫,吳不賒身法雖快,較之這威傾天地的惡風,卻還差得很遠。

  幾乎是一眨眼間,剛剛還遠在天邊的沙暴便已席捲而來,咆哮著,怒吼著,猶如惡鬼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遠看還不覺得怎麼樣,到近前才知道是如此可怕,魔鬼風撲天蓋地壓過來,那種聲勢,沒有言詞可以形容。

  吳不賒沒想到魔鬼風帶起的沙塵暴如此之快,如此之惡,一時魂飛魄散。他知道他們跑不過魔鬼風,情急生智,帶著顏如雪猛往上飛。魔鬼風雖強,不讓它帶起的沙塵暴罩住應該就沒事吧,遠遠飛到數百丈之上,魔鬼風也只能在下面哭吧。

  吳不賒想得挺美,世上卻沒有這樣的美事。魔鬼風鋪天蓋地,下面一截挾帶了沙塵,刮得慢些,上面一截風卻要快得多,吳不賒帶著顏如雪往上一鑽,猛然撞到一股風流上。那股風流之強悍,恍若大河奔湧的暗流,他和顏如雪撞上去,就彷彿兩隻小螞蟻失足跌進了暗流中,刷地一下就給刮了出去。

  吳不賒身子被甩出去,牽著顏如雪的手也是生生作痛,差一點兒就要鬆開。吳不賒大驚之下,左手變長,繞到顏如雪背後,環住了她的肩,右手再變長,摟住了她的腰,猛一用力,把顏如雪緊緊地摟在了懷裡。顏如雪猝然受力,「啊」的一聲,察覺到自己被吳不賒抱在懷裡,而且是死死地摟著,霎時間面紅耳赤,出於少女的本能,掙扎了一下。

  「不要動,不要怕。」吳不賒大叫一聲。不大聲叫不行,風聲如雷暴,聲音小了根本聽不見。吳不賒腦子轉得快,往上走不行,那就往下,吳不賒想到了自己鑽地的本事,就想帶著顏如雪鑽入沙子,魔鬼風總不會把整個沙漠翻過來吧。

  如果他最先想到的是往下鑽而不是向上升,或許管用,這會兒卻遲了。他往下一鑽,一頭就撞在了魔鬼風帶起的沙塵暴上,漫天黃沙霎時就吞沒了他和顏如雪。

  吳不賒只覺眼前一黑,眼不能睜、嘴不能開、鼻不能吸,身子更被瘋狂的沙暴捲著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身處這樣的大沙暴中,人類所謂的玄功只是個笑話。吳不賒唯一能做的,只是死死抱住顏如雪,用胸膛護住她的頭臉,免得被飛沙打傷。

  吳不賒二人被裹在沙塵暴中,昏天黑地,也不知過了多久,吳不賒終於清醒了過來,睜開眼睛。風停沙住,一輪彎月,掛在天際,天上的星星,又大又亮,藍得好像被水洗過,近得更好像觸手可及,景色之美,恍若夢中。

  吳不賒有一剎那的迷惘,不過馬上就清醒過來,手一動,懷中沒有人,顏如雪呢?吳不賒翻身坐起,叫了一聲:「顏小姐!」

  四望是綿延起伏的沙丘,溫婉秀氣如少女曼妙的軀體,沒有看到顏如雪,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不過還在魔鬼大沙漠裡倒是可以肯定。

  「顏小姐,顏小姐!」吳不賒又叫了兩聲。四周無人應答。他飛上半空,四下看了看,只有沙丘,不見人蹤,又叫了兩聲也沒人應。

  「記得我明明是抱著她的啊,難道後來迷迷糊糊地鬆了手?」吳不賒心下暗暗思量。他有些發慌,可能是他自己後來在沙塵暴中轉暈了頭,不知不覺鬆了手。那顏如雪去了哪裡呢?他鬆手後,她被沙塵暴捲走了?被捲起的沙堆埋住了?

  想到這裡,吳不賒急往下看,隨即就苦笑了。沙埋人不像土埋人,土埋人會有新土,會有土包,沙埋人卻什麼異常的痕跡也不會有。顏如雪就算被埋在了沙丘中,又怎知埋在哪個沙丘之下?吳不賒身子僵了一會兒,又想到個主意,把靈覺放開,往四下搜索。如果顏如雪真被埋在附近的沙丘下,她有玄功護體,不一定會死,只要還有氣息心跳,他的靈覺或許能感應得到。不過搜了一圈,一無所獲。

  吳不賒一時有些發呆,顏如雪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是自己,也不知被風刮到了哪裡?更不知風雷峽在哪個方向?就算放棄顏如雪去找雲州遺族,也不知往哪個方向去找。而且吳不賒也放不下顏如雪,想到她那單薄的身影,那冰雪空靈的容顏,就這麼埋骨黃沙,也太殘忍了。吳不賒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這種想法,他確信顏如雪一定活著,也一定要找到顏如雪。

  可怎麼去找呢?漫漫黃沙,放眼望去,那種無邊無際的廣闊讓人絕望,根本不知道要從哪裡找起。無奈之間,他突然想起追風袋裡還有個好東西——從金牙狗手中搶來的狗寶。吳不賒忙把狗寶掏出來,道:「狗兄,你不是說你鼻子靈嗎?幫我找個人,這個人在我衣服上留下了氣味,看你能不能循著氣味找到她。」

  「只要有這人的氣味,上天入地我也能找到她。」狗寶一口應承。

  吳不賒先前緊抱著顏如雪,鼻間好像還能微微聞到顏如雪身上留下的香氣。他拿著狗寶,讓狗寶在身上聞。狗寶道:「這是個女人吧?她身上這香氣還真好聞,是純淨的體香,這麼清純的體香我還是頭一次聞到。」

  「是個女人。」吳不賒應著。狗寶的話,讓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抱著顏如雪時的情形,先前情急,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也沒去想,這會兒細細回味,心神兒竟是微微一盪。

  葉輕紅、九斤麗身上都有體香。林微雨身上也有,尤其是被吳不賒抱在懷裡的時候,體香更為濃郁,往往刺激得吳不賒獸血沸騰。但顏如雪的體香卻不同,特別得空靈純淨,聞了不但不會獸化,心中反而特別得寧靜。

  「還真是個特別的女孩子,莫非她前世就真是一片雪花?」吳不賒遙望遠空,悠然神往。

  狗寶從吳不賒手中飛出,在周圍飛了一圈,猛的「咦」了一聲。

  吳不賒一震,從回味中醒過神來,道:「怎麼了?」

  「奇怪,奇怪。」狗寶叫著奇怪,把圈子放大,繞了一大圈回來,卻不開口,又去吳不賒身側聞了兩下。

  吳不賒心往下沉,道:「是不是聞不到氣味?」

  狗寶道:「很奇怪,主人身上留下的氣味很新鮮,說明這女人離開不久。照理說,這女人所過之處,氣味會非常鮮明也非常濃厚,可我卻聞不到。不可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吳不賒苦笑:「這裡是魔鬼大沙漠,先前刮了一陣魔鬼風,她是從我懷裡給風刮走的。」

  「原來如此!」狗寶大叫起來,「我說我的鼻子怎麼突然失靈了呢。」

  「那你還有辦法找到她嗎?」雖然在問,吳不賒心裡其實已經不抱希望,那麼大的魔鬼風,所有的氣味都給吹走了,狗寶鼻子再靈十倍也白搭。

  狗寶還是第一次替吳不賒辦事,卻是不肯放棄,道:「這女子的氣味已記在我心裡,哪怕是千里之外,只要這股氣味再次出現,我馬上就能聞出來,只不過這就要辛苦主人了。」

  「你說。」吳不賒精神一振。

  狗寶道:「所謂狂風不終日,魔鬼風再強,也有停的時候,那女子給風刮得再遠,也一定有落下來的時候。我的辦法是,請主人以此地為圓心,劃著圈往外飛,最終我一定可以聞到這女人的氣味,只要氣味出現,就是到天涯盡頭,小的也能找到她。」

  「好辦法!」吳不賒猛力擊掌,把狗寶抓在手中,道,「我現在就開始繞圈飛,狗兄多留點神。」照狗寶說的辦法,吳不賒先往東飛出數里,然後開始繞圈。圈子越繞越大,在距吳不賒落地處百里時,這圈子已廣及數百里。眼看著天亮,太陽出來,又慢慢落下去,還好,吳不賒追風袋裡有水有乾肉,也不虞飢渴。但這麼不停不歇地飛,也實在是有些累人。吳不賒卻從沒想過停下來,狗寶的話有道理:狂風不終日。顏如雪給風刮得再遠,也一定有落下來的時候,只要她落地,以狗寶的鼻子,肯定可以嗅到她的氣味,就一定可以找到她。吳不賒不敢停留的原因還有一個,他擔心顏如雪受了傷,就算沒受傷,萬一顏如雪的靈犀鳥給刮走了呢。顏如雪雖有心眼,眼睛卻看不見,在這大沙漠裡,有眼睛的人也找不到路,何況是看不見的人。吳不賒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她。

  第三天早晨,太陽出來的時候,吳不賒已經飛了好幾千里路了。就在他心中有點兒沮喪的時候,狗寶猛然叫了起來:「我聞到了!我聞到了!」

  吳不賒狂喜:「你確定嗎?不會錯嗎?」

  「絕不會錯。」狗寶語氣中透著不容置疑的肯定。說著,它飛起來,繞了一圈,然後沿著西北方往下飛。吳不賒緊隨其後。飛了幾里路,狗寶道:「她是往這個方向去了,不過她身邊還有其他人。」

  「她身邊還有人?」吳不賒既驚又喜且疑,是些什麼人呢?是雲州遺族的人搶先找到了她?應該不可能啊?想了一會兒卻不得要領,便問道:「那些人多嗎?」

  「多,氣味非常雜,至少有上百人,而且有駱駝的氣味。」

  「該是一個駝隊。」吳不賒明白了,心中暗想,「她給風刮到這裡,找不到我,也不知道怎麼回風雷峽,恰好碰上支駱隊,所以跟他們走了。」又想,「希望那支駝隊裡的人不會傷害她。」這種擔心不無理由,顏如雪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又是人族,而出現在魔鬼大沙漠裡的駝隊,只可能是魔族。人族的美麗女子落難撞上魔族,就像一隻羊撞進了狼群,危險不言而喻。

  想到顏如雪有可能受到傷害,吳不賒心急如焚,一把抓過狗寶,道:「狗兄,我帶你飛,你留著神,不要跟丟了。」狗寶靈力不夠,不能長時間飛行,只能由吳不賒帶著飛。

  「主人放心,絕不會跟丟。」似乎聽出吳不賒話中的緊張情緒,狗寶信誓旦旦地保證。

  「如果誰敢傷害她,我一定會讓他付出百倍的代價。」吳不賒一面飛,一面暗暗咬牙。他性子比較平和,很少有特別暴虐的時候,這是生意人的本性。生意人打開店門就在算計人,卻輕易不會想到暴力。這一次卻例外,一股黑色的火焰在吳不賒胸中悄悄燃燒,隨時有可能變成沖天怒焰。

  其實顏如雪身具玄功,吳不賒雖然沒和她動過手,但能感覺出她功力不弱,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吳不賒也能想到這一點,卻依然特別地擔心。

  一飛百里,遠處的天際突然現出一抹綠色。最初吳不賒以為是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細看,是真的綠色,成片的樹林。飛得越近,現出的樹林越大。

  「難道已經出了魔鬼大沙漠了?」吳不賒心中疑惑,再飛近些,似乎又有些不對,樹林的左右兩面都是沙漠,好像還是在沙漠之中。吳不賒把握不定,索性高高飛起,一飛數百丈。這下看清了,果然還是在沙漠之中,那些樹林,只是沙漠中的一處綠洲。和外人想象得不同,魔鬼大沙漠裡並不全是沙子,其實也有樹有水,水多樹多的地方形成綠洲,就有人居住。蜥流沙和吳不賒說過,魔鬼大沙漠裡的綠洲大約有十幾處,大小不一。雲州遺族南歸的線路上就有好幾處,飲水主要就在這些地方補充。

  吳不賒現在看到的,也是一處綠洲。這處綠洲比較大,半圓形,約有數十浬方圓,綠洲的中間有一座城,人煙似乎還比較稠密。

  吳不賒不知道這是哪裡,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顏如雪跟著駱隊進了這處綠洲。這綠洲裡面的居民肯定是魔族,他是人族,為免麻煩,他便化身為貓。狗寶若放進追風囊,它便聞不出味兒了,便把狗寶放在腋下卡住,然後蹦蹦跳跳進了綠洲。為什麼是蹦蹦跳跳呢,因為腋下卡著狗寶,前爪便不太好動。三腳貓走路,只有跳著。

  顏如雪跟著駱隊一直進了城。循著氣味,狗寶悄聲對吳不賒道:「主人,你要找的女子和駝隊分開了,又有另外的人和她在一起。」

  「和駝隊分開了?」吳不賒心下疑惑,難道顏如雪只是跟著駝隊走了一段,駝隊帶她進綠洲就分開了?可另外的人又是什麼人呢?

  「不管他,一直到找到人為止。」反正目的是找到顏如雪,其他一切不管。

  「是。」狗寶應了一聲,「主人步子稍慢一點,人多味雜,小的怕出錯。」

  吳不賒依言放慢腳步,在狗寶的指點下繞了幾條街,到了一座宅子前。狗寶道:「主人,你要找的女人進了這座宅子。」

  吳不賒抬眼看那宅子,似乎是大戶之家。宅門是打開的,庭院廣闊,可以看到男男女女的傭人穿來穿去,像是很忙碌。門楹上掛著紅綢,難道這一家有喜事?顏如雪進了這個宅子,喜事難道與她有關?吳不賒心中猛地一跳:「莫非顏小姐落到了這家主人手裡,這家主人看她美貌,竟是想要強娶她?」

  想到這裡,吳不賒心中怒火沖天而起,閃身跳進大門,一路貓牙咬得格格響。顏如雪沒受欺負便罷,若是受了欺負,他誓要大開殺戒。

  宅子極大,在狗寶指點下,吳不賒繞了好幾重院落。進了一個月洞門,他突然看到一個背影,是顏如雪,她正背手站在一個亭子裡。

  一眼看見,吳不賒差一點喜叫出聲,隨即卻又是一愣。看身材背影,絕對是顏如雪,可這會兒的顏如雪卻是做男裝打扮,最古怪的,是她的一頭黑髮竟然變成了紅色。

  似乎是聽到了背後的響動,那背影轉過身來。吳不賒霎時間張大了嘴巴。確實是顏如雪,這張臉再不會錯。但這會兒的顏如雪,不但身穿男裝,一頭紅髮,而且眼珠子也變成了綠色的。

  如果吳不賒不認識顏如雪,那麼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一個風姿俊逸的魔族美少年。可她明明是顏如雪啊,但為什麼會身穿男裝還變成了紅髮綠眼呢?

  是顏如雪化成了魔族?還是這人根本不是顏如雪?

  吳不賒張著嘴巴,半天沒有吱聲。這時從顏如雪袖中飛出一隻雪白的小鳥,這隻鳥沒有變,正是顏如雪的那隻靈犀鳥。看到靈犀,吳不賒終於確定,眼前的人就是顏如雪。但顏如雪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顏如雪走下亭子,從一側的月洞門出去了。吳不賒一時還沒理清頭緒,沒有叫她,只是遠遠地跟著。她進了一間屋子,有丫環送了點心進去,那屋子可能是顏如雪的起居之所。吳不賒凝神感覺了一下,周圍好像沒什麼高手在監視。看顏如雪的樣子,她功力未失,也沒人監視,吳不賒更疑惑了。吳不賒左思右想不得要領,乾脆摸過去。一到窗下,他便覺得有一股微微的靈力掃在自己身上,力道不強,如春風拂體。吳不賒知道是屋中的顏如雪發現了他,他雖然化成了貓,雖然竭力收斂靈力,但三五丈之內,仍瞞不過顏如雪這樣的高手。

  吳不賒只擔心周圍有監視顏如雪的人,他的出現,弄不好會給顏如雪造成傷害,倒是不擔心自己被顏如雪發現。既然周圍並無異常,他毫不猶豫地直躥上窗台,一躍進屋,外屋沒人,他逕直鑽進裡間。顏如雪獨自站在窗邊,這時她回頭看著門口,肩頭的靈犀也歪著腦袋盯著這邊。吳不賒一出現,靈犀叫了一聲,吳不賒聽不懂鳥語,卻大致猜得出來,靈犀一定是在叫:「一隻貓。」或者是:「一隻死貓。」

  屋中沒有其他人,周圍也無異象,吳不賒將身子一長,現出人身,叫道:「顏小姐,我是吳不賒。」他話一出口,靈犀也急促地叫了兩聲。

  顏如雪身子猛然一震,臉上現出驚喜之色,激動地道:「吳使君,真的是你嗎?」她沒想到吳不賒會突然出現,驚喜之下,聲音有些大。門外站著的丫頭聽到聲音走進來,在外屋道:「公子,有什麼吩咐嗎?」顏如雪忙道:「啊!沒事,我逗鳥呢。你出去吧,有事我叫你。」

  聽著丫環腳步聲出門,顏如雪不好意思地一笑,低聲道:「吳使君,你是怎麼找到我的?難道你也給刮到了這飛駝國?」

  「這裡是飛駝國嗎?」吳不賒聽蜥流沙介紹魔鬼大沙漠中的綠洲時,說起過飛駝國。飛駝國是魔鬼大沙漠裡最強的一股勢力。他們佔據著魔鬼大沙漠中最大的一塊綠洲,同時擁有著周圍數百里內四五塊大小不一的綠洲。

  「風沒把我刮這麼遠,我是用另外的法子專門找過來的。顏小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顏如雪聽吳不賒是專門找過來的,心下感動,道,「你也沒事吧?」

  「我沒事。顏小姐,你是怎麼到這裡的,怎麼又弄成了紅髮綠眼呢?」對顏如雪的紅髮綠眼,吳不賒始終難以索解。

  「先前吳使君……那個……護著我。」顏如雪說著臉有些發紅,顯然是想起了先前吳不賒抱著她的事,有些難為情,「我昏天黑地的,醒來時,風已經息了,卻不見了吳使君。我在附近找,沒見到吳使君,卻撞到了一支駝隊。我要找個嚮導,便變了裝,跟著駱隊來了這飛駝國。」

  「變了裝?」吳不賒聽出來了,這一頭紅髮、綠眼好像還是顏如雪自己弄出來的,他有些難以置信,「你是說這個是你自己弄的?」

  「是啊。」顏如雪知道他心中疑惑,笑道,「吳使君是奇怪我怎麼能變出這副樣子吧?說來話長,雲州遺族久居魔界,四面都是魔族圍困,為了能摸到魔族的動向,防止魔族突襲,我們就要派探子打入魔族探聽消息。人族面孔進入魔族肯定不行,我們就摸索著改變面貌的方法,久而久之,終於找到一些法子。我的頭髮是用一種岩石磨成的粉末染紅的,綠眼用的則是一種草木的汁液,只要每隻眼睛滴上一滴,眼眸就會變成綠色,事後要改過來也容易,有專門配的藥。我進沙漠之前,隨身的靈犀袋裡就帶了這些物什,情急之下便改容易貌,再換了男裝,倒沒引起他們的懷疑。」

  「原來是這樣啊。」吳不賒終於明白了,心下感嘆,「雲州遺族能在魔界久撐不倒,還真是有兩手絕學呢。我要是知道這門本事,可就不用硬著頭皮闖了。」卻想到一事,道,「既然你們有改變容貌的祕技,那何不全體易容呢?裝成一個遊牧部族,一路穿越魔界南歸,雖然也有風險,該比穿越魔鬼大沙漠要好些吧?」

  「那卻不行。」顏如雪搖頭,「這種染髮的礦石粉不能見水,見水就脫色。穿越魔界,迢迢數萬里,不可能天天風和日麗吧,只要一場雨,身份就會暴露。這個還好說,最主要的是眼睛,讓眼眸變色的這種汁液有一定的毒性,三五天還好,要是十天半個月的連著染,眼睛會發紅流淚,痛癢難當。如果堅持的時間再長一點兒,甚至眼睛都有可能會瞎掉。」

  「原來還有這些副作用,那是不行。」吳不賒明白了,雲州遺族這種秘藥,臨時易容可以,卻無法長久。其實就算能長時間易容,扮成遊牧部落穿越魔界也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一個十多萬人的部落,說小不小,說大可也真是不大,沿途碰上大的魔族部落或者魔國,隨時有被吞沒的危險。這一點吳不賒沒去細想,雲州遺族的人卻早在幾百年前就想過。

  「對了,這支駝隊主人是誰啊,好像對你挺好的,他們今天是有喜事嗎?」吳不賒想起了先前在門口看到的紅綢。

  「這支駝隊的主人叫駝玉兒,人挺好的,對我尤其不錯。今天的喜事,是駝玉兒的婚禮。」

  「哦,看來還有喜酒吃嘍。」吳不賒笑,「卻不知新郎官是誰,若是這城裡的高官,吃了喜酒,倒不妨請他幫我們找一個老練些的嚮導來。」

  「新郎官是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