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戰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吳不賒在飛霧城呆了幾天才走,等他回來時,雪靈王早已得到飛霧王陽痿的消息。

  陽痿,任何男人都難以接受,何況是後宮佳麗三千的國王。確認把飛霧王弄成了陽痿,雪靈王高興壞了,賞吳不賒美女十名,黃金千兩,外加一大批珠寶,又封吳不賒為折陽侯。吳不賒來雪靈國另有目的,不是來當官的,侯不侯的無所謂,當然,封侯更好,行事更方便。不過「折陽侯」這三個字卻讓他頗為鬱悶:「折陽侯,甚麼意思嘛,就是說我把飛霧王那玩意兒給折了,因此封一個侯?這好像說不出口啊。」

  鬱悶歸鬱悶,封了的侯還不能退。還好有美女黃金,美女就算了,說是美女,與葉輕紅、九斤麗一比,差得遠呢。黃金是吳不賒的最愛,可惜少點兒,這又讓吳不賒狠狠鄙視了雪靈王一回:「先前贏個雞還一萬兩呢,這會兒給你出了這麼大一口惡氣,才賞一千兩金子,小氣。」

  葉輕紅、九斤麗兩女見到吳不賒,開心得無與倫比。

  象斧幾人幾天沒見吳不賒,好奇地問吳不賒。吳不賒只說去幫雪靈王做了件事,不過具體什麼他沒說。這事兒屬於機密,如果飛霧王知道他的陽痿是被吳不賒弄的,不定怎麼報復他呢。這事絕對說不得,悶聲大發財吧。晚間,和二女在房中說話,吳不賒便把這次的經歷說了一遍。其實也沒什麼說的,無非是跑到飛霧王宮中放了粒縮陽丸,無驚無險。兩女聽得津津有味,聽說飛霧王真的陽痿了,兩女都是紅著臉格格嬌笑。葉輕紅笑道:「上次在鳴鳳鎮你把一城人弄成那樣,後來又給人治病騙銀子,這次不會再去給飛霧王治吧?」

  「為什麼不?」吳不賒嘿嘿笑道,「看飛霧國御醫的手段吧,如果真治不好,到時本威陽侯倒是可以露一手,要價不高,黃金萬兩起,嘿嘿。」

  說著,心中還真轉開了念頭:「年後回滅雲城,趕在雲州遺族動身前跑一趟飛霧國,完全來得及,嘿嘿。」

  「其實不給他治最好。」葉輕紅哼了一聲,「男人都不是好東西,有了那玩意兒,就專門禍害女人。」

  「什麼叫禍害女人?」吳不賒斜眼瞟著葉輕紅。葉輕紅本來就豐腴俏麗,讓吳不賒雨露滋潤後,更是艷麗無雙,雖然不怎麼會賣弄風情,但本錢實在是過於雄厚。吳不賒幾天沒見了,這時色心一起,腹中頓時火燒火燎,嘿嘿淫笑道:「那就讓哥哥來禍害你一下吧。」

  說著,他抱住葉輕紅就去親嘴兒。九斤麗大羞,急要走時,卻給吳不賒反手抱住丟在床上。九斤麗雖然害羞,卻不敢違逆吳不賒。葉輕紅跟著吳不賒久些,知道他性子平和,雖然姦,喜歡算計人,但如果別人不上當,他也不會用暴力去勉強。就像街市上的生意人,你買就買,買貴了是你笨,但你硬是不買,也不至於強扯著你蒐錢包。所以葉輕紅敢在吳不賒面前使點兒小性子,但葉輕紅有個命門,吳不賒壓住她,嘴上一親,很快就轉到了耳垂處,火熱的嘴唇含著她耳垂一吮,葉輕紅魂兒就飛上了天,哪裡還知道拒絕。一番雲雨,兩女都軟成了一團泥。

  吳不賒精神卻好得不得了,甚至越發抖擻了。他猛地縱聲長嘯,聲音高亢,雖然含著幾分淫蕩,但氣勢十足。

  「叫什麼叫啊,騷雞公打鳴一樣。」葉輕紅羞掐他一把。吳不賒嘿嘿一笑,卻猛地想到一事,他「啊」的一聲坐起來:「不好,打了神雞印,過久了我不會真的變成一隻大公雞吧。」

  「什麼過久了變成大公雞?」兩女不解地看著他。

  「你們見過公雞爬母雞背沒有?」

  「什麼呀。」兩女羞嗔,同時伸手掐他。

  「我說真的。」吳不賒一邊左躲右閃,一邊笑著道,「我小時候見公雞爬了母雞背後,一般都會揚揚翅膀,然後長啼一聲,很得意的樣子。我剛才也是一樣,不是故意叫的,胸中好像有一股氣,不自覺就叫了出來,所以我擔心這個神雞印是不是有些古怪,過久了會不會真把我變成一隻大公雞。」「公子真會瞎想。」九斤麗嬌笑,「神雞印到底怎麼回事兒我也不知道,但有一點我是知道的,祖靈神雞乃是大公雞修成的人身,怎麼可能會把公子變成一隻大公雞呢。」

  「也有道理啊。」吳不賒點頭,「那我在關鍵時候為什麼會叫呢,就像公雞打鳴一樣?」「因為你本來就是一隻騷雞公。」葉輕紅嬌嗔。

  「騷雞公是吧?」吳不賒嘿嘿一笑,猛地把葉輕紅翻了過來。已是深秋,窗外秋風漸起,窗內卻是春風春雨。

  次日,象大嘴卻一早打聽來個消息。原來雪靈王為了顯示自己的威風,竟然把飛霧王陽痿的原因揭穿了。說是吳不賒用雞族閹蛋作的法,更說吳不賒之所以這樣做,是受他之命。吳不賒一聽,跳起來罵道:「你個白痴,你要顯擺威風無所謂,別把我扯出來啊。飛霧王還不恨死我,金子撈不著了,還要防飛霧王的殺手,你這不是害人嗎?」

  其實罵也是白罵,還只能在家裡罵,到雪靈王面前去罵是要掉腦袋的。況且,話既然已經說了出去,也休想再讓雪靈王改口。吳不賒本來要帶葉輕紅兩女進城去住的,現在只能住莊子裡了。莊子內外設防,佈置守衛,還好有近五千雞族戰士,這些人防不了玄功高手,卻能撐場面。吳不賒又花重金買了一千把強弩,裝備一千名雞族武士,並分作兩隊,鹿家兄弟各領一隊,布在內宅左近。哪怕你是大羅金仙,只要現了身,千弩齊下,射不死你也射你滿身洞。象斧與九斤斧各領巡衛,莊外十里就設下明暗哨。

  只桑刀兒沒安排進去。吳不賒心中另有打算:去滅雲城買幾處產業,年後好找名目把五千雞族戰士弄進城去。桑刀兒為人精細,腦瓜子靈活嘴上還陰損,正是做這些細活兒的最好人選。被人弄成陽痿,飛霧王若不報復,除非他天生喜歡做太監。

  吳不賒每日懸著心,時時提防高手刺客。葉輕紅、九斤麗兩女也被他時時拘在身邊。自己挨一刀肉痛,若傷了兩女卻是心痛。況且把兩女拘一起也有好處,一龍雙鳳,豔福無邊。先幾次兩女還害羞,到後來也就習慣了。只是吳不賒有些索需無度,他有神雞印在手,越戰越勇,兩女沒這個本事,給他攪得身倦神疲。九斤麗年紀小,功力也不如葉輕紅,格外吃不消。

  本來買了幾個侍女,雪靈王還賞了十個美女,但哪有把自己男人往其他女人身上推的道理,便是九斤麗也絕對不肯,二女便奮起相迎。二女本就秀麗無儔,春雨澆灌後,更是豔光逼人,迷得吳不賒也沒心思留意其她女子。如此過得半個月,吳不賒意想中的刺客卻一直沒有出現。莊外卻傳來消息,飛霧國大舉入侵,雪靈國節節敗退。

  雪靈國軍力強於飛霧國,怎麼會節節敗退呢?吳不賒大是奇怪,反正桑刀兒無事,便派他進城打探詳細消息。

  原來,雪靈國十萬大軍攻打雄雞嶺無功,吳不賒把飛霧王弄成陽痿後,雪靈王覺得已報了仇,不想再打仗,便命各路大軍回撤。雪靈王卻沒去想,他把飛霧王弄成了陽痿,飛霧王會不報復?也許他認為雪靈國軍力強於飛霧國,飛霧不敢從雄雞嶺進來。可飛霧國軍隊偏偏就從雄雞嶺上殺了下來,而且一次集結了十萬大軍,怒濤般狂捲而入。

  雪靈國集結的十萬大軍這時分成了四五路,正各自往自己的駐地撤,結果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而且雪靈國每一路的兵力都遠少於飛霧軍,被飛霧軍以多打少,打了個落花流水。

  半個月不到,雪靈國丟了六座城池,十萬大軍也損失慘重。各路大軍一直退到朝陽城,聚集殘兵,加上雪靈王從雪靈城緊急調去的援兵,才堪堪抵住飛霧國軍隊的攻勢。朝陽城已是通向雪靈城的最後一個關卡,朝陽城以東大片國士盡皆丟失。飛霧王顯然也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不但不撤兵,還有增兵的跡象。吳不賒本來有些惱雪靈王,現在飛霧王不派刺客來刺殺他,卻派大軍攻打雪靈國,這讓吳不賒很有些幸災樂禍的意思。至於雪靈國的勝敗,他根本不操心,別說打到朝陽城,就打到雪靈城他也不著急。他還盼著飛霧國打到雪靈城,那時他就有藉口,可以領著五千雞族戰士公然前往滅雲城。因此他每日除了聽聽戰爭的進展,便是領二女飲酒作樂。

  這一日,桑刀兒打探來一個消息。飛霧王陳兵朝陽城,沒有急著攻城,卻派了使節來見雪靈王。飛霧王的使者提了一個條件,要雪靈王把吳不賒送去飛霧國,同時賠款黃金二十萬兩,飛霧王便撤軍回國。

  「我說飛霧王這麼久不派刺客,原來埋伏在這裡呢。」吳不賒一時又驚又怒。桑刀兒道:「是啊,飛霧王陽痿是公子弄的,公子又有給邪月王治好陽痿的名頭,無論是治病還是報仇,飛霧王都不會放過公子。而打得雪靈王俯首稱臣,乖乖把公子送過去,比派刺客刺殺公子,明顯要高明得多。」葉輕紅道:「公子給雪靈王幫了這麼大的忙,雪靈王該不會把公子送出去吧?」

  「那不一定。」

  九斤麗搖頭,她年紀雖然比葉輕紅小,卻比葉輕紅現實得多,「在這些當權者眼裡,可沒有什麼情義之說,飛霧國要是在朝陽城攻得太急,雪靈國撐不住,只怕真會把公子送出去。」

  「那我們怎麼辦?」葉輕紅急了。九斤刺和其他四大族長一起把公雞蛋送回神雞殿後,前兩天剛趕了回來,這時也在。他出主意道:「大護法去我們雄雞原吧,現在雪靈王還沒有說要把大護法送去飛霧國,不會攔,就算攔咱們也不怕。雪靈國剩下的軍隊,一半在朝陽城,一半在雪靈城裡,其他地方的軍隊基本都抽空了。

  我們有五千雞族戰士,可以一路殺過去,如果雪靈王從雪靈城抽軍隊出來追,他兵少我們吃掉他,如果他兵多,我們就佔住一城,等五大雞族的援兵。神蛋回歸,五大雞族團結一心,一聲令下,至少可以聚集十萬戰士,只是沒什麼武器,但為了接應大護法,便是赤手空拳,我們也敢和雪靈軍鬥。」

  九斤刺說得慷慨激昂,法子也確實行得通。是否把吳不賒送交給飛霧王,雪靈王一時還沒表態。吳不賒現在有五千雞族戰士在手,只要進了雄雞原,雪靈王便奈何不了他。葉輕紅幾個也都覺得不錯,齊看著吳不賒。吳不賒有苦說不出,雄雞原要去,卻是在把雲州遺族順利接到滅雲城之後。現在去做什麼?不過接應雲州遺族的事他和葉輕紅兩女都沒說過,這時也說不得。他想了一想,道:「滅雲城的雪靈軍應該也會抽來雪靈城吧。」

  「應該會。」桑刀兒點頭,「但到底有沒有抽調,抽調多少卻不知道。」

  他心思靈活,道,「公子莫非是想以五千雞族戰士去占領滅雲城?」「占領滅雲城做什麼?」九斤刺莫名其妙。葉輕紅跟九斤麗說過吳不賒去雲州採藥的事。九斤麗以為吳不賒想佔領滅雲城是想著明年採藥,便解釋道:「公子明年春後要去雲州採藥,如果去了雄雞原,自然沒那麼方便,所以想佔領滅雲城吧。」

  「那也可以。」九斤刺慨然點頭,「神蛋大護法的事,便是我五大雞族的事,那我們就去佔了滅雲城,死守到明年春後。」桑刀兒皺眉道:「只怕雪靈王不肯放公子走。從雪靈城到滅雲城,有好幾個關卡,這一路殺過去可不容易,又不像去雄雞原,後面有接應。而且滅雲城是防備雲州人族的前線,駐有重兵,這次就算抽調,也不會完全抽空。滅雲城又是雪靈國出了名的堅城,我們即便能一路殺過去,只怕也進不了滅雲城。到時前無去路,後有追兵,那就麻煩了。」

  吳不賒本來確有趁機佔據滅雲城之心,況且九斤刺答應得也痛快,但桑刀兒這麼一說,他就知道行不通了。心中轉念,吳不賒道:「雪靈王肯定不會跟我講什麼義氣的,只要朝陽城一吃緊,他覺得守不住,立馬就會派人來抓我,看來真的只有去雄雞原了,還要趁早。」見九斤刺看著他,他忽地想到一事,問道:「雪靈、飛霧二國去雄雞原獵雞,好像都很方便,那從雄雞原去飛霧國呢?」

  「是一樣。」九斤刺點頭,「雪靈國和飛霧國正對著雄雞原,所以他們進雄雞原方便,我們要進這兩國也方便,不過兩國面對雄雞原都建有關卡。」「關卡駐軍多不多?」「不多。」九斤刺臉有些發紅,「五大雞族以前不團結,勢力比較弱,所以他們兩國面對雄雞原的關卡駐軍都不多。護法的意思是——」吳不賒嘿嘿兩聲:「飛霧王集結大軍攻入雪靈國,國內防守必弱。如果五大雞族派一支隊伍從雄雞原攻入飛霧國,飛霧王是撤軍還是不撤?」

  九斤刺眼光一亮:「好主意!我們從屁股後面打進飛霧國,飛霧王非撤軍不可。我立即派人回去,讓四大族長調集五族勇士,就從沙雞族進兵。」「等一等。」吳不賒止住他,「你們缺少兵器,能武裝起來的不過萬人左右。」

  「有一萬勇士就夠了。」九斤刺不等他說完,搶先開口,「飛霧國面對雄雞原的關卡,駐軍本來就不多。攻打雪靈國,那裡肯定還抽走了一部分兵力,我們若進攻,他們肯定不堪一擊。我們只要攻下一兩座城池,搶了兵器,便可武裝更多的勇士。」說到這裡,九斤刺已然興奮了起來。五大雞族缺少兵器,如果趁此機會從飛霧國奪得一部分兵器,五大雞族就可以武裝更多的勇士;武裝的勇士越多,實力便越強大,便可以免受雪靈、飛霧兩國的欺負。

  吳不賒當然明白他的心思,道:「惹怒了飛霧國,他們撤軍後,十萬大軍若攻入雄雞原,你打算怎麼辦?」九斤刺一時有些傻眼,想了一想,道:「那也不怕,只要我們能搶到足夠的武器,我們一個可以打他們兩個,實在不行,我們可以退入雄雞原深處。冬天馬上就來了,飛霧國不敢深入雄雞原的。」

  「那明年開春呢?」吳不賒似乎有些不依不饒。九斤刺一時無話可答。確實,如果惹怒了飛霧國,飛霧國便會派大軍進剿雄雞原,缺少武器的五大雞族絕對擋不住。即便借助地形優勢免受滅族之戮,五大雞族也必然會損失慘重。五大雞族本來就窮,要是被飛霧國狠狠掃蕩一番,族人的日子就會更加難過。

  「那大護法的意思是——」九斤刺遲疑著問。

  吳不賒沒有回答他,反問道:「你們有沒有辦法避開兩國關卡,直達雄雞嶺?」雄雞嶺不是一座孤立的山嶺,而是雄雞山的一部分。雄雞山如一隻巨大的雄雞,雞頭深深地伸進雄雞原,雞脖子兩側便是雪靈、飛霧二國。雄雞嶺是出入兩國最便捷的通道。如果不走雄雞嶺,就要從雞頭處繞,至少要繞行一千多里。

  吳不賒對雄雞山不熟,但他相信兩國的關卡都不可能卡得那麼死,應該會有山間小道能越卡而過。九斤刺點了點頭,道:「有。無論是雪靈國還是飛霧國,對五大雞族盤剝得都非常重,我們要進兩國換點東西,貨物至少要被奪去一半。沒辦法,我們便冒險從雄雞山開出了幾條小道,不過比較險,人能過,馬不能過。」「能過人就行。」吳不賒大是興奮,見九斤刺疑惑地看著他,道,「如果有五千雞族勇士偷偷摸上雄雞嶺,能不能一舉攻佔雄雞嶺。」「平日不一定。」九斤刺略一猶豫,道,「平日飛霧國在雄雞嶺上駐軍不多,但嶺下駐有重兵,可隨時支援。現在飛霧國大軍齊聚朝陽城,嶺下不可能有重兵駐紮,我們有五千勇士,奪下雄雞嶺應該不成問題,可我們奪下雄雞嶺做什麼?」「雄雞嶺是飛霧國的糧道啊。」吳不賒兩眼放光,「奪下雄雞嶺,然後死死守住,飛霧大軍無糧必亂。

  雪靈國趁勢發起反擊,十萬飛霧大軍,別想活著回去一兵一卒。」九斤刺眼光一亮,大是興奮:「護法妙計!如果飛霧國十萬大軍全喪在雪靈國,那他們就再沒有實力入侵雄雞原了。」桑刀兒插口:「關鍵是五千人能不能守住雄雞嶺?」「完全可以。」九斤刺信心十足,「雄雞嶺易守難攻,飛霧國在雄雞嶺上的守軍,從來沒超過三千人。我們有五千人,只要偷襲得手,絕不可能守不住。」

  「很好,好極了。」吳不賒興奮得搓手,「我馬上進宮去見大王。」藉五大雞族的力量卡住雄雞嶺,置飛霧國十萬大軍於死地,這是一票天字號的大買賣,一定要賣個好價錢。

  主意打定之後,吳不賒立刻進城求見雪靈王。戰況不利,雪靈王有些上火,通紅的兩眼裡顯出兩分兇性。他一見吳不賒就道:「吳侯是聽到風聲了吧?放心,孤絕不會把你交出去。

  飛霧王那隻閹雞,他絕對打不破朝陽城。他敢偷襲我雪靈國,孤就要他做一世的閹人。」他揮著手,口沫橫飛,簡直就是一隻氣急敗壞的蠻橫鬥雞。

  「大王神勇無敵,飛霧王那隻閹雞雖藉偷襲暫時佔了便宜,最終一定會敗在大王腳下。下面那話兒都閹了,還挺得起來嗎?」吳不賒先奉承兩句,才轉入正題,道,「我今日進宮,不是擔心大王會向飛霧王那閹雞妥協,而是有一條小小的計策獻給大王。」「哦?什麼計策,快說!」「飛霧國十餘萬大軍齊聚朝陽城下,後方空虛,糧道漫長。如果我們出一支奇兵拿下雄雞嶺,卡死飛霧軍的糧道……」

  雪靈王並不是白痴,軍無糧必亂,這一點還是知道的,道:「如果卡死雄雞嶺,截斷飛霧軍糧道,飛霧國十萬大軍便會一夜潰敗。可我們哪有什麼奇兵去打雄雞嶺啊?」

  「我們是不行,可五大雞族行啊。」吳不賒笑瞇瞇地看著雪靈王,「此時飛霧國大軍齊聚朝陽城下,如果五大雞族沿雄雞山東側突進,從飛霧國屁股後打進去,一舉打下雄雞嶺並死死守住……」

  「五大雞族從飛霧國後面夾攻?」雪靈王騰的一下站起來,死死盯著吳不賒,「吳侯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五大雞族和我雪靈國一直有些矛盾,他們會幫我們嗎?」說到後來,他聲音幾乎都有些顫抖了。

  「會。」吳不賒斷然點頭,「對五大雞族來說,飛霧國才是他們的頭號敵人。我受大王重恩,一直在替大王籌劃,要給飛霧王那閹雞一個教訓,想來想去就想到了這一計。五大雞族也同意出兵,只不過,他們提了兩個條件。」

  「說!不論什麼條件,孤都可以答應他們。」

  「五大雞族缺少武器,這一點大王是知道的。要從飛霧國後面進軍,沒武器可不行,所以五大雞族的第一個條件是,請大王撥付武裝十萬人的兵器糧草。」「可以。」雪靈王一口答應。吳不賒是生意人,所謂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十萬人的兵器糧草,可不是個小數目。糧草就罷了,兵器卻是個非常敏感的話題。武裝十萬雞族,這可不是件開玩笑的事。即便打敗了飛霧國,五大雞族也成精了,後果不是一般得嚴重。所以吳不賒認定雪靈王不會輕易答應,即便應下來,至少也要縮水一半。哪知雪靈王這會兒氣急敗壞,腦子裡想的只是一件事,就是打敗飛霧國,根本就沒去想武裝五大雞族的後果。他應得急,吳不賒倒是愣了一下,一肚子的討價還價全落了空。

  「第二個條件,那就是軍餉了,五大雞族出兵,至少要十萬兩黃金。」

  打仗打的就是錢。這些日子雪靈國與飛霧國大戰,銀子就像流水一樣淌了出去,雪靈王的國庫著實有些發虛,但雪靈王還是一口答應了。吳不賒又被閃了一把,他暗自後悔:「這雪靈王太富了,早知道就要二十萬兩了。」和雪靈王商議定了,吳不賒飛馬回來告訴九斤刺,當然,首先要表一下功。裝備十萬人的兵器糧草,雪靈王不當回事,在五大雞族眼裡,那可是天大的事。吳不賒當然要說是自己苦口婆心才要來的,口水至少流了一臉盆。至於十萬兩黃金,他根本沒提。已經替五大雞族要到了十萬人的兵器糧草,那點兒金子,算吳不賒的辛苦費也不為過吧。果然,九斤刺得知吳不賒替他們要來足以武裝十萬人的兵器,先是震驚,再是狂喜,然後拜倒叩頭。他差一點兒當場抽瘋,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與五大雞族聯絡的事,雪靈王完全交給了吳不賒。吳不賒與九斤刺商議,五大雞族邊接收糧草兵器,邊調集精銳勇士潛入雄雞山,偷襲雄雞嶺。雄雞嶺被五大雞族攻占,飛霧國國內駐軍必定要反擊,朝陽城下的飛霧軍也會回師夾擊。

  因此,必須謀好兩點:一,由五大雞族調集重兵猛攻飛霧國邊境關卡,讓飛霧王留在國內的駐軍自顧不暇,無法抽兵攻打雄雞嶺。二,雪靈國死死拖住朝陽城下的飛霧軍,不讓飛霧軍回攻雄雞嶺。

  如此,最多十日,雪靈國境內的飛霧軍便會糧盡。到那時,雪靈國即便不發起攻擊,十萬飛霧軍也會被活活餓死在雄雞嶺下。

  議定之後,九斤刺發信回雄雞原,通知四大族長出兵。吳不賒再進宮,把商議好的辦法說給雪靈王。先前的十萬大軍雖然潰敗,但這些日子雪靈王緊急從全國調兵,加上先前的殘兵,又組成八萬大軍,四萬守在朝陽城,四萬守在雪靈城。聽了吳不賒的計劃,雪靈王當即從雪靈城抽調三萬大軍送入朝陽城。若五大雞族攻下雄雞嶺,雪靈軍便會死死纏住飛霧軍,不讓他脫身回救。五大雞族勇士潛入雄雞山並發出攻擊,需要一些時日。吳不賒邊交割最後一批兵器糧草,邊等消息。到第二十天,雞族傳來消息說,六千雞族勇士已打下了雄雞嶺。

  雄雞嶺一失守,飛霧軍立馬就亂了,朝陽城下的飛霧軍連夜撤退。早得到消息的雪靈軍隨後跟上,也不直接攻擊,只是死死咬住,給飛霧軍施加壓力,使飛霧軍不敢全力攻打雄雞嶺.飛霧王得到雄雞嶺失守的消息也慌了,想抽調國內兵力從後面夾攻雄雞嶺,但五大雞族卻從邊境全面壓上。

  雞族勇士刀槍剛剛入手,刀柄還沒捂熱呢,更別說訓練,但那種氣勢卻是高昂得驚人。飛霧王不但抽不出一兵一卒,反要從其他地方抽兵去鞏固邊境。飛霧軍先前進兵快,軍中存糧不多,不到十日,軍中糧盡,全軍潰敗。虎視眈眈的雪靈軍趁勢發起攻擊。

  飛霧軍軍心已亂,加上飢腸轆轆,毫無抵抗之力,只有挺著腦袋被雪靈軍砍。雪靈王為人狠厲,下令不要俘虜。因此,十餘萬飛霧軍幾乎被斬盡殺絕。飛霧軍被全殲的消息傳來,吳不賒立刻被雪靈王宣進宮大大賞賜了一通。吳不賒醉醺醺地從王宮出來,發現九斤刺正在宮門口等他。見到吳不賒,九斤刺鄭重地道:「我五族共議,要趁飛霧國大敗之際,攻佔飛霧國,茲事體大,請大護法親去主持。」飛霧國舉國不過十四五萬軍隊,雄雞嶺下十萬精銳損失殆盡。剩下的絕對擋不住雞族十萬勇士,因此五大雞族起了吞併飛霧國的野心。吳不賒喝多了酒,腦子還有些亂,嘴中胡亂應著:「這主意好,是個機會,看到這一點的是個天才,抓不住這個機會就是蠢才了。」

  他心下卻想:「雲州遺族要入雄雞原,只經雪靈國,即便五大雞族占了飛霧國,也不能給雲州遺族增加丁點兒方便,愛佔不佔,干我鳥事,不如在家抱著兩個小美人喝酒。」

  想到這兒,他正要找個藉口推脫,突地起了個念頭,對九斤刺道:「我有一計,你附耳過來。」聽了吳不賒的計策,九斤刺一臉狂喜,領命自去。吳不賒折身再次進宮去找到雪靈王,說既然殲滅了飛霧軍,五大雞族的任務也就完成了,要撤離雄雞嶺,請雪靈軍派兵接防。同時他蠱惑雪靈王趁勢進兵,徹底滅了飛霧國。雪靈王正有此心,即日下令,七萬雪靈軍跨過雄雞嶺,攻入飛霧國。雪靈軍一過雄雞嶺,吳不賒也動了,跟著進入飛霧國。他說親眼看一下飛霧王的閹雞像,雪靈王當然不會拒絕。

  飛霧國精銳盡失,根本擋不住雪靈軍兵鋒。但飛霧城裡還有幾萬殘兵,又徵召了城中青壯,憑著城牆死守,雪靈軍一時卻也攻不進去。

  吳不賒到飛霧城下,趁夜進了飛霧城,摸進飛霧國王宮,進得宮,公然現身,要見飛霧王。飛霧王年紀和雪靈王差不多,身材要高大些,卻是一臉憔悴,吊著兩個大眼泡。聽到吳不賒的名字,這位國王眼睛霍地瞪大一倍,露出要吃人的樣子,怒狠狠地道:「你就是雪靈王封的那個折陽侯,孤的病就是你弄的?」「沒錯。」吳不賒坦然承認。

  「大膽!」飛霧王暴怒,「來人啊,給我拿了,斬為肉泥!不,先把他閹了,再慢慢消磨,否則難消孤王心頭之恨。」吳不賒哈哈大笑:「看來我的藥可以省下了。」

  飛霧王一愣,止住撲上的侍衛:「什麼藥?」「兩丸藥。」吳不賒伸出兩個手指頭,「一丸可治大王的病,一丸可救飛霧國。」「是嗎?」飛霧王嘿嘿冷笑,「藥在哪裡?」

  「藥當然在我身上,不過價格不菲。」

  「你要什麼價?」「治大王的藥,一丸十萬兩黃金。」把人弄陽痿了,再來賣治陽痿的藥,一丸還要十萬兩黃金,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飛霧王恨得磨牙,不過他被吳不賒先前的話勾住了,強壓著心裡怒火,冷笑道:「不算貴。另一丸呢?」

  「另一丸可救飛霧國,卻要二十萬兩黃金。」吳不賒獅子大開口。「金子好說,藥在哪裡?」

  「我不怕你不買。」吳不賒暗哼一聲,隨即道:「藥在雄雞嶺。大王知道,飛霧國十萬大軍喪在雄雞嶺下,是因為雞族卡住了雄雞嶺。如果大王出得起價,雞族可以再做一次買賣,再次封死雄雞嶺,那麼飛霧城下的七萬雪靈軍將和先前的飛霧軍一樣,一朝潰敗。」

  這個計劃確實行得通,飛霧王騰地站起身:「吳侯這兩丸藥,孤全都買了。」

  「大王真是個爽快人。」吳不賒眼前金光亂閃,立馬從懷中取出一瓶威陽丸.

  「這是威陽丸,一丸下去,大王立刻恢復男人雄風,此藥請付現金。至於另一丸,待雞族封死雄雞嶺,雪靈軍撤兵,藥性見效,大王再付錢不遲。」「就依吳侯。」

  兩人各取所需,相視大笑,一時很有點兒老賓主的味道。吳不賒即刻出城,發出命令。先前攻佔雄雞嶺的雞族勇士說是撤離,其實沒撤多遠,就藏身在雄雞山中,接到大護法的命令,霍一下鑽出來。雪靈軍在雄雞嶺上不過駐了一千兵,哪裡是對手,雄雞嶺頓時易手。

  人是鐵,飯是鋼,一餐不吃餓得慌,雪靈軍和飛霧軍一樣,糧道一斷,立時陷入絕境,自然大罵雞族卑鄙無恥。可人是罵不死的,雄雞嶺更不是可以罵得開的。數日之後,堵在雄雞嶺下的大軍糧盡潰散,飛霧王惱恨雪靈軍先前的屠殺,也下令不要俘虜,把七萬雪靈軍殺了個乾乾淨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