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入宮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好好的恕什麼罪啊,吳不賒莫名其妙,忙扶她起來:「恕什麼罪啊?是打了碗還是摔了杯子啊,你說清楚,不要怕,萬事公子都可以替你擔待的。」

  他這話其實幾近胡扯,打爛個碗摔爛個杯子要恕什麼罪?不過這話說得親切啊,擺出的姿態更親切,雙手拉著九斤麗的手,自然是絕不肯鬆開的,眼光在小美人的臉上掃來掃去,鼻中聞著淡淡的女兒香,下面的壞傢伙竟然是有些探頭探腦。

  他心道:「最近給輕紅這丫頭勾動了火,好像有些色心氾濫呢。」得,他還怪葉輕紅了。

  九斤麗果然就被他感動得眼眶微紅,不但沒掙開手,反倒是輕輕靠在了他身上,搖頭道:「不是我,是哥哥,他們要攻打雪靈王的王宮。」「什麼?」

  吳不賒大吃一驚,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你哥哥要攻打王宮?為什麼?找死還是吃飽了撐的?」

  說到後面可是有些惱了。他給九斤刺等人配兵器,是要他們給雲州遺族做內應的,可不是要他們去攻打雪靈王的王宮。

  王宮就是那麼好打的了?別說雪靈城中的上萬駐軍,就是王宮中的五千禁衛,也不是九斤刺這三千人啃得動的。一旦失敗,不但以後的內應沒有了,還會牽連到吳不賒身上,一切完蛋,他能不惱嗎?見他發怒,九斤麗忙又跪了下去:「公子恕罪。」

  她這麼一跪,吳不賒剛好能從她的衣領裡看進去,可以看到一抹淺淺的乳溝,香肌如雪。只一眼,吳不賒心中的火氣就消了大半,扶她起來,道:「是你哥哥的事,跟你沒什麼關係。你起來,說清楚。」

  再扶她起來,卻順手攬住了她的腰。葉輕紅腰肢豐盈,充滿了彈力,尤其在床上,小腰扭起來,能讓人癲狂。九斤麗身材就單薄多了,小小的腰肢攬在手裡,不盈一握,讓人愛,更讓人憐。

  不過吳不賒這會兒沒心思去細細體驗,因為九斤麗說到了一樣稀罕物兒:公雞蛋。五大雞族本是同源,老祖宗是同一隻大公雞。這隻大公雞得天地靈氣,修成人身之前,竟然生了一個蛋。公雞生蛋,亙古未聞,大公雞的子孫把這個蛋奉為神蛋,認為是天賜的神物,是雞族繁榮昌盛的徵兆。也許真是神蛋的保佑,大公雞的子孫在雄雞原上越繁衍越多,到五大雞族分裂時,已多達百餘萬人。

  人多有人多得好,人多也有人多得煩,後來終於起了爭執,整個雞族分裂為五大雞族。雞族分裂了,邊上的雪狐族和豹族卻日漸強大,最終立國。趁著五大雞族內鬥的當口,狡猾的雪狐族竟然搶走了那枚公雞蛋。五大雞族已在內爭中鬥得氣息奄奄,雖然都說要搶回公雞蛋,卻又不團結。

  近百年來,不但沒能搶回公雞蛋,反而在雪靈、飛霧兩國的欺壓下日漸衰落,現在五大雞族的人口估計已不足百萬,而且非常窮困。雞族都是善鬥的勇士,卻窮得買不起刀槍。

  九斤刺上次盡集族中勇士與雪靈國鬥,數萬戰士,刀槍不過千餘,大多是削木為槍,箭頭多是骨鏃。這樣的裝備,怎麼可能打得過武裝到了牙齒的雪靈國大軍?但這一次,吳不賒暗中給三千俘虜裝備了精良的兵器,卻激起了九斤刺的雄心。

  本來若只是九斤刺這一族人,感於吳不賒的恩義,九斤刺即便有心,也決不會去攻打王宮。但雪靈城裡雞族奴隸多,五大雞族都有,其餘四大雞族的人得知九斤刺手上有三千多裝備良好的隊伍,而且雪靈國正和飛霧國開戰,其他四大族長竟同時找上了九斤刺,鼓動他攻打王宮,奪回公雞蛋。五大雞族所有人都認定,只要奪回公雞蛋,五大雞族就可以重興。四大族長不但本人來了,還各自帶了本族的精銳武士。

  現在吳不賒的那個莊子裡,除了原先的三千二百人,還多了其他四大雞族的一千多精銳,總數已將近五千人。在有了吳不賒提供的足夠的精鐵後,日夜開工,差不多已給這五千人配齊了兵甲。

  「就是說,僅僅是兩個月時間不到,他們在莊子裡就武裝起了一支近五千人的軍隊?」

  吳不賒簡直有些瞠目結舌了,這速度,也太快了吧。他先想著,把九斤刺那三千人武裝起來都要三四個月呢,結果倆月時間,人家武裝了五千人。要是被雪靈王發現了,這還得了?

  「是。」九斤麗一臉愧疚,「公子信任我,給我錢又讓我從寬裡用,公子也招呼了是要給我哥他們全部配上刀槍的,所以他們說要多少精鐵我就給買了多少,卻沒想到他們竟是要去攻打王宮。我也是昨夜偷聽了他們商量才知道。事先不察,都是我的錯,請公子責罰。」

  她說著又要下跪,卻給吳不賒攔住了。吳不賒道:「這不怪你,是我說了要給他們配刀槍的。」他想了一想,道:「你哥他們是怎麼計劃的?就算五千人,攻打王宮也不夠啊。宮牆可不矮,守衛森嚴,禁衛五千人,城內守軍一萬多人,城外南大營也有一萬多人,加起來近三萬人呢,你哥他們打得過嗎?」

  「我哥他們的計劃是,出其不意,突然發起進攻,城內的兵散在四城,不可能一下子就調集攏來。至於城外的兵,得到消息再趕到王宮,至少要一兩個時辰,有這麼一段時間,該可以攻進王宮了。」

  「要是萬一攻不進去呢?」吳不賒反問。九斤麗頓時就傻眼了,道:「我……我只是偷聽了他們的計劃,他們好像沒有說過攻不進去。」

  得!就沒說過攻不進去這回事兒,吳不賒苦笑道:「好吧,五千人,兩千人阻擊城內援兵,三千人進攻,而且真攻進去了,也搶回了公雞蛋,你確信那是個公雞蛋嗎?不是什麼母雞蛋冒充的?」

  「確實是公雞蛋。」九斤麗一直表現得一臉愧疚、嬌嬌弱弱的樣子,但聽了吳不賒這話,她小小的腰板卻挺了一下:「公雞蛋是我族的聖物,是天賜的神蛋,絕不會是假冒的。」

  「這小母雞倒有兩分鬥雞的性子。」吳不賒心道。他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道:「好吧好吧,神雞蛋。我是說,就算你哥他們攻進去了,也搶得了神雞蛋,然後怎麼辦?撒腿就跑?」

  「是啊。」九斤麗點頭,「五大雞族之所以衰落,受盡欺負,就是因為丟失了神蛋。只要我們拿回了神蛋,神雞保佑,五大雞族必然重興。」「哦,原來神雞保佑。」

  吳不賒給她氣笑了,「你哥他們有刀槍,好像沒馬吧?雪靈城到雄雞原,一千多裡,你哥他們就那麼慢慢地游著山玩著水走回去,雪靈王就在後面看著?就不派軍隊追殺?」

  九斤麗又是啞口無言,估計九斤刺他們沒討論過這個問題,就算討論過,九斤麗也沒聽到。她發了一會兒呆,道:「是,雪靈王肯定會派軍隊追殺的,我哥他們沒有馬,根本逃不掉。公子,你說怎麼辦,是你救了他們,你再幫幫他們吧!」

  「我救他們,可是因為你呀!」吳不賒要笑不笑,說實話他心裡非常惱火,而且有些亂,現在的情勢很要命,不知道九斤刺他們什麼時候會動手,也不知道雪靈王有沒有發覺。如果自己現在去勸九斤刺放棄,九斤刺會不會聽呢?提起公雞蛋,美人小母雞都會立馬變成鬥雞,又有另外四族夾在中間,九斤刺未必就那麼聽話。

  「公子對我的好,我都知道,我……我……」九斤麗小臉通紅,「我」了半天,不知道要怎麼說。她忽地伸臂抱住吳不賒的脖子,在他臉上「叭」

  地親了一下,道:「公子若不嫌棄,我願與輕紅姐姐一樣,替公子疊被舖床。」說到後面幾個字,聲音已經像蚊子叫,身子更是羞得伏在吳不賒懷裡,再不肯抬起臉來。

  吳不賒大喜,這些日子著力在葉輕紅身上癲狂,還沒來得及挑逗小美人,想不到小美人自己倒送上門來了。吳不賒當然不會客氣,手一緊,把九斤麗一個纖巧的身子摟在了懷裡。與葉輕紅的豐腴相較,九斤麗小小的身子確實單薄了些,但玲瓏有致,抱在懷裡非常舒服。

  九斤麗被他一抱,嚶嚀一聲,有如天籟。吳不賒輕托起她的下巴,便要向她嘴上吻去,卻忽聽得「撲哧」一聲笑,卻是葉輕紅進來了。

  聽到笑聲,九斤麗大羞,身子一掙,掙出吳不賒懷抱,飛步跑了出去。葉輕紅似笑非笑地看著吳不賒,道:「這大白天的,也太性急了點兒吧。」眼見到手的小美人給驚跑了,吳不賒有兩分著惱,一把摟過葉輕紅,在她豐乳上狠狠揉了兩下,壞笑道:「越來越豐滿了。」

  「壞蛋,大白天的。」葉輕紅打他手,「雪靈王召你進宮呢。」

  「雪靈王召我進宮?」吳不賒心中一跳,「莫非莊子裡的事被雪靈王發覺了?」他忙問道:「知道是什麼事嗎?」

  吳不賒會來事兒,每次太監來宣召,他總是不吝重賞,宮中大小太監對他的印象普遍不錯,總是主動提供宮中的各種消息。

  「那位公公說了一下,好像是前方戰況不順,雪靈王在大發雷霆,召公子去喝酒解悶吧。」

  「喝酒啊?」吳不賒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他把九斤麗叫進來,道:「我現在要進宮去,你去跟你哥哥說,若不想雞飛蛋打,先老老實實呆著,我回來後自有話跟他說。」九斤麗答應著去了,吳不賒自進宮去。

  一路進宮,吳不賒還是提著小心,生怕是雪靈王知道了九斤刺聚眾練兵的事,誘他進宮伏殺,不過也不是太害怕。若說要他進宮來刺殺雪靈王,他自信沒那個能力,可若只是從王宮中逃出來,以自己的本事,再有吹牛袋幫手,他還真不信雪靈王能留得下他。還好,雪靈王確實只是心中煩躁,召幾個親信近臣喝酒罵娘。吳不賒放下心來,自也不甘人後,把飛霧王著實損了一通,罵著罵著,心中忽地一動,想出個主意,散席後,便單獨求見雪靈王。「吳侯還有什麼事,不能明天再說嗎?」

  雪靈王已是醉眼蒙目龍,一滴口水滴下來,長長地牽成一根線,讓吳不賒想到那些街邊亂晃的二傻子。

  「也不是什麼大事。」吳不賒垂下眼光,不去看雪靈王那副痴呆模樣,回道,「不過我有一個法子,可以替大王出氣。」

  「哦?」雪靈王眼光亮了一些,問道,「吳侯有什麼法子,快說,若能替孤出了這口氣,孤不吝重賞。」

  聽說有賞,吳不賒開心了,雪靈王的痴呆樣在他眼中也不是那麼難看了,道:「上次鬥雞獲勝,大王將雞族俘虜賜給我,這些日子我著意訓練他們,別的不說,光給他們打造刀槍,就花了我不少銀子。可不給他們配兵器不行啊,鬥雞要的就是一股悍氣,平時不摸刀,上了鬥場腳跟都發軟,我又怎麼能優中選優去參加明年的鬥雞大會呢?」

  先打下個釘子,把九斤刺他們大規模打造兵器的事釘死了,不等雪靈王接口,他續道:「訓練他們的過程中,我卻聽到件事,說雞族有一樣古怪物事,一個蛋,竟然說是公雞下的,真是讓人笑死了。這公雞蛋不知大王知不知道?」

  「孤知道。」雪靈王傻笑,「那公雞蛋就在孤手中,就是一個雞蛋,偏偏說是什麼公雞下的神蛋,真是笑死人了。吳侯要是有興趣,明兒個咱們把它煎了下酒。」

  「不能吃!」

  吳不賒立馬接上話頭,「千萬不能吃!」他叫聲有些大,倒把雪靈王的酒意驚醒了三分。雪靈王驚奇地問道:「怎麼了,不就一個蛋嗎?有什麼不能吃的?是不是擔心放久了壞了啊,那倒是有可能。」

  「不是。」吳不賒搖頭道,「大王可能不知道,我聽雞族的那些俘虜說,那個還真是公雞的蛋。但為什麼公雞會下蛋呢,因為那隻公雞是給閹過的,陰不陰陽不陽,居然就下了個蛋。」

  「原來不是公雞蛋,是閹雞蛋啊。」

  雪靈王瞪大了眼珠子,「這個倒還真是頭一次聽說,不過閹雞蛋就不能吃嗎?沒吃過,也許另有一番味道也不一定啊。」

  他還想吃呢,吳不賒瞇瞇笑道:「味道怎麼樣我不知道,我只聽他們說,男人如果吃了這個閹雞蛋,會立馬陽痿,也變成一隻閹雞。」

  「啊。」雪靈王大是興奮,道,「真有這樣的事嗎,是不是真的,要不找個人試試?」

  「是可以找個人試一試。」吳不賒笑道,「不過大王有沒有想過,把這蛋弄去飛霧國,請飛霧王試一試呢?」

  「讓飛霧王試蛋?」酒喝多了,雪靈王腦袋一時還沒轉過來。

  「是啊,飛霧王吃了閹雞蛋,變成了一隻閹雞,他不是送了大王一盒香粉嗎?大王就送他一個美女,用這香粉撲得香噴噴的,請飛霧王享用。飛霧王看著美女不能動,那會是個什麼滋味?」

  「讓飛霧王陽痿,把飛霧王弄成一隻閹雞。」明白過來的雪靈王蹦起老高,不迭聲地下令,「快、快、快!把那個公雞蛋找出來,想辦法弄給飛霧王吃了。」

  「大王且慢。」吳不賒忙止住他,「飛霧王宮中防衛森嚴,想要他吃下閹雞蛋,可不是急切間能做得到的事情。」

  雪靈王也回過神來了,一臉情急地看著吳不賒道:「吳侯有什麼辦法?只要吳侯能把這個閹雞蛋弄給飛霧王吃了,要什麼孤都可以答應你。」

  「金子銀子女子我通通要,倒是帽子無所謂。」

  吳不賒心下暗笑,道:「想要飛霧王吃下這個閹雞蛋,不易,也不難,請大王給我一個月時間。另外答應我一件事,事成之前,閹雞蛋的事絕對不能說出去,若是漏了風,飛霧王留了神,雞蛋都不吃了,那我就沒有辦法了。」

  「有道理,要保密。」雪靈王連連點頭,「這事就交給你,咱們說好了,一個月啊,一個月後,孤要飛霧王變成一隻閹雞。」「我保證他就是一隻閹雞。」吳不賒笑道,「弄得不好,說不定他還會下蛋呢,卻不知飛霧國會不會把他下的蛋奉為神蛋。」

  「哈哈……」雪靈王狂笑,立即命人去寶庫裡把公雞蛋找出來,交給吳不賒。裝公雞蛋的是一個半尺見方的玉盒子,由整塊黑玉雕成,入手沉甸甸的。天氣本來有些悶熱,又喝了酒,吳不賒出了一身汗,可玉盒甫一入手,他立覺通體清涼,像捧了一塊冰。這枚蛋是不是神蛋,吳不賒不知道,但這個玉盒卻絕對算得上是件寶物。打開玉盒,只見錦緞之上放著一枚白色的雞蛋。這話似乎有些彆扭,其實說白了,就是一個雞蛋,雞蛋當然是白色的,公雞的蛋也不例外,沒見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千萬別以為蛋上有角,有角的是蝸牛。這蛋也不大,比一般的雞蛋還小些。

  吳不賒左看右看,實在看不出什麼特異之處,更無法證明這蛋是公雞下的。

  「這就是雞族的那個公雞蛋?」吳不賒疑惑地看向雪靈王。雪靈王也正偏著腦袋看,聽了這話,又歪頭去看身旁的太監,很顯然,他也有些懷疑。不過司庫監確認這就是從雞族繳獲來的那個公雞蛋。

  雪靈王皺著眉頭道:「說實話,孤也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從雞族那什麼神雞殿搜來的就是這個玩意兒。」

  「看來還真是閹雞了。」

  吳不賒笑,湊到雪靈王耳邊,「這蛋比一般的蛋都要小上一號,看來那閹雞的雞雞肯定不會大。」

  「哈哈……吳侯真趣人也。」雪靈王再次狂笑,「這個笑話要是傳出去,這雪靈城裡非笑死幾個人不可。」「保密,保密。」吳不賒做鬼做怪地噓了一聲,然後在雪靈王的狂笑聲裡,捧了公雞蛋出了宮。

  「五大雞族捨了性命要來搶的這個神物,不費吹灰之力可就到了本侯爺手中,哈哈!」吳不賒洋洋得意地自語,「這個可就是奇貨可居了,得和五大雞族談談價錢,談得好,明年雲州遺族進雄雞原,那就可以橫著走了。」出了宮,他也不回家,直接出城進了莊子。當然,公雞蛋連同玉盒一起放進了百草囊,他不會就那麼捧著進去的。

  吳不賒在庄口留意了一下,還好,九斤刺在莊子周圍安排了人手布哨,不讓外人接近,除非是玄功高手有意刺探,否則別說在莊子裡舞刀弄槍,就算鬧翻天也不會有人知道。

  「雖然野了點,還不算太傻。」吳不賒暗暗點頭,心中火氣倒是小了點兒。九斤刺得到通報,飛速到莊口迎接,一見面就「撲通」一聲跪下了。吳不賒也不理他,徑直進莊,來到大廳。九斤刺復又跪下,一臉羞愧地道:「九斤刺孟浪,險些給恩公惹來天大的麻煩,請恩公責罰。」

  九斤麗是跟著九斤刺迎出來的,卻沒有跟著九斤刺一起跪,而是站到了吳不賒身側,俏麗的小臉板著,一臉生氣的樣子。如果她跟著九斤刺一起跪,就表明她站在哥哥那邊;不一起跪,這表明她站在吳不賒的立場上。

  這個姿態好,吳不賒非常欣賞,火氣便又小了三分。吳不賒看一眼九斤刺,道:「起來吧,你是一族之長,老給我下跪也不合禮儀。」這話有些誅心,九斤刺漲紅了臉,不敢回一句嘴,只是叩頭不迭。吳不賒看出他是真後悔了,遂放緩了語氣,道:「別叩頭了,九斤族長,說句實話,你讓我有些失望。不是因為你暗中聯繫其他四族沒有告訴我,我失望的是你們做事不用腦子。一族之長,僅憑心中熱血衝動去做事,那怎麼行呢?你先前的衝動,不但給九斤黃雞族帶來了巨大損失,自己還做了俘虜。這樣的虧,吃一次還不夠,你還想吃幾次呢?」

  「恩公教訓得是。」九斤刺深深俯首,一臉羞愧,「是我們太衝動了。正如恩公所說,別說我們沒有攻城器具,不一定攻得進王宮,就算攻進去了,搶回了神蛋,雪靈城到雄雞原近兩千里路,途中到處是關卡,我們又沒有馬,雪靈王只要派一支三千人的馬隊,前堵後截,我們這五千人非死絕不可。」他自己把話說出來了,吳不賒也就不必再口羅嗦,看一眼九斤麗,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就好,小麗扶你哥起來,我們好好說說話。」九斤刺站起來,看一眼吳不賒,似乎有話要說。

  吳不賒知道他要說什麼,他是想給吳不賒引見另四大族長。吳不賒這會兒卻不想就那麼見那四大族長,他對九斤刺有恩,跟其他四族可沒什麼關係,那四大族長出來了,他得把人家當族長看待,有些話就沒法說。吳不賒的想法是,公雞蛋既然到了手,鐵定可以拿住五大雞族了,那就要一步站到最高處,把五大雞族全拿得死死的。族長?嘿嘿,在我面前,就不能有族長。吳不賒故意裝作不明白九斤刺的意思,沉凝了一會兒,才道:「那個公雞蛋,對你們五大雞族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

  「是。」九斤刺非常莊重地點頭,「神蛋為我五大雞族鎮族之寶,是我五大雞族的無上聖物,五大雞族衰落,受盡欺辱,就是因為神蛋失落,只要能重新迎回神蛋,我五大雞族必能重興。」

  吳不賒冷眼留意著他的神情,暗暗點頭:「這個小雞蛋在他們眼裡還真是有千斤之重呢,很好,就怕你們不是真的看重。你們看得越重我就越有辦法。」

  「不過雪靈王肯定也知道神蛋對你們五大雞族的重要性的,神蛋既然落在他手裡,你們想拿回來,恐怕難度相當大。」吳不賒把眉頭皺成個川字,似乎在狠狠地替九斤刺著想。

  「雪靈王自然明白神蛋對我們的重要性,所以他對神蛋看管得非常嚴。近百年來,我們數十次派人潛入雪靈王宮,想找回神蛋,都沒能成功,所以我們才想利用這次難得的機會冒一下險,強攻王宮。」

  「弄了幾十次都沒成功啊,很好。」吳不賒暗暗點頭,道,「強攻王宮的事不要再提了,那純粹是找死。」

  「是。」九斤刺點頭。

  「不過神蛋對你們也確實很重要,五大雞族要振興,神蛋是一定要迎回來才行。」吳不賒略停一停,「這樣吧,我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幫你們把神蛋迎回來。」他當然不能把公雞蛋就這麼掏出來,就這麼掏出來,五大雞族當然領情,不過這情就輕多了,要裝出是經歷了千難萬險的樣子,五大雞族捧著蛋,才會感受到千斤的重量。這中間的拿捏收放,奸商在生意場上早已鍛鍊得爐火純青。

  「這……太給恩公添麻煩了吧?」九斤刺一臉的驚喜,又覺得特別過意不去。「沒事,我試試看,也不一定成功的。」吳不賒裝出不經意地揮手,「不過你們這裡要收斂一下,刀槍可以繼續打造,但絕大部分要收起來,不能人手一把耀武揚威的。雖然一般人進不了莊發現不了,但萬一給玄功高手發覺了稟報給雪靈王知道,那會非常得麻煩。」

  「謹遵恩公之命。」九斤刺連聲應諾,「我會讓他們把大部分刀槍藏起來,只把小部分留作訓練用,絕不再給恩公添麻煩。」

  說到這裡,他又有些遲疑,其實還是想給吳不賒介紹四大族長。吳不賒卻不給他機會,起身斷然道:「那就這樣,雪靈王說晚間還要見我,我先回去了,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把神蛋迎回來。」帶了九斤麗回城,九斤麗坐馬車來的,吳不賒跟著她坐馬車。

  「公子,謝謝你。」九斤麗的眼光清澈真誠,她的感激是發自內心的。最初她請吳不賒原諒,只是覺得吳不賒救了她哥哥,她哥哥就不應該瞞著吳不賒做那種事,無論出於什麼理由。但當吳不賒把她哥哥他們的行動分析給她聽,她才知道,哥哥他們是多麼的孟浪。如果不是她及時趕到制止了五大雞族的行動,五千雞族這會兒可能早已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可以說,吳不賒又救了她哥哥一次,不僅僅是她哥哥,還有五千雞族人。這種感激,用什麼言語可以表達?

  「你用什麼謝我?」吳不賒說著,伸手一攬,讓她坐在了自己腿上。她的身子很輕巧,觸手處柔若無骨,淡淡的女兒香沁人心脾。九斤麗臉上紅霞輕染,眼睛卻勇敢地看著吳不賒:「我整個人都是公子的,無論公子要什麼,我都心甘情願。」這話中的意思太明白了。

  吳不賒這會兒哪會客氣,伸嘴便吻住了九斤麗的櫻唇。九斤麗的唇小而薄,親在嘴裡,嫩嫩的像初打蕾的花瓣。她的舌頭也非常得小巧,像條小小的蛇兒,先前有些怕,往後縮,但很快就熱情起來,纏在吳不賒的舌頭上,倒有點兒樹纏藤的架勢。

  「紅丫頭乍看上去火辣辣的,上了床其實放不開手腳;小麗年紀雖然不大,倒是比她放得開。」吳不賒心中閃念,手從九斤麗腰間探了進去,撫住了九斤麗的Rx房。葉輕紅的Rx房極為豐碩,吳不賒兩隻手抓一個,都有些抓不過來。九斤麗的Rx房卻只有拳頭大小,很輕鬆就可以抓在手裡。她的乳珠更小,如米粒,吳不賒只輕輕地撥了兩下,她的乳珠便硬了起來,像一粒才灌漿的葡萄,青澀,卻帶著青春的朝氣。

  吳不賒經驗豐富,手法老練,九斤麗哪經得起他的挑逗。只一會兒,她便喘作一團,小小的身子軟在吳不賒懷裡,像驚雷下的小白兔,眼睛更是閉得緊緊的,好像喝醉了酒。不過當吳不賒的手往下探時,她突地睜開了眼睛,低叫道:「公子,不要。」她把頭往吳不賒懷裡靠了靠,低聲道,「公子,今天……不要了。」

  「可我什麼都還沒乾啊。」吳不賒苦笑,見九斤麗像根煮熟的麵條一樣軟在自己懷裡,他也不好再動,就這麼抱著她進了城。到家,九斤麗一下馬車就飛快地鑽進了自己的屋子。葉輕紅瞟一眼九斤麗,似笑非笑地看著吳不賒,直直地說:「大壞蛋。」

  她這話裡有明顯的酸意。女人吃醋很正常,不吃醋的那是蟑螂,學名偷油婆的那種。不過吳不賒感覺自己真的很冤枉,他就只摸了一下九斤麗的尾巴,還真沒把她怎麼樣呢,不過癩子剃了和尚頭,不光也光,沒地方說理去,跟女人說理也沒用。他嘿嘿一笑,懶得動嘴,手卻不閒著,一把抱起葉輕紅就進了房,往床上一扔,三兩把剝光了就是一陣狂風暴雨。

  葉輕紅身子軟了,倒有了心情給他洗刷冤屈:「你怎麼還這麼有勁兒,莫非小麗沒給你得手?」

  「什麼叫沒給我得手,就是你兩個一起上,你家公子我也是三兩把收拾了,還有時間吃晚飯,不信你試試。」他牛皮烘烘,倒還真不是吹。玄功高手,週天通暢,精力源源不絕,加之黑七本身是只淫貓,床上功夫花樣繁多,經驗十足。葉輕紅雖也一身功夫,卻根本不是對手,常給他弄得半死,哪裡敢反駁他,只是在他身上輕輕掐了一把:「知道你是隻大色狼。」吳不賒嘿嘿笑,手指在葉輕紅的裸背上輕輕劃動著,腦中轉著念頭:「還得進宮一次,然後回來說道一番,經小麗的口傳給九斤刺他們,然後再掏出公雞蛋,這人情在五大雞族面前才做得十足。」

  想得通暢,伸手去葉輕紅的豐臀上拍了一下,道:「起床安排飯菜,呆會兒還要進宮。」

  「還進宮做什麼?」葉輕紅問著,起床命下人準備了冼澡水,卻被吳不賒拉著又洗了個鴛鴦浴。葉輕紅洗得眉如春水,然後美滋滋地安排了飯菜。這時九斤麗也出來了,卻也是滿臉桃紅。她服侍吳不賒吃了飯,聽說他又要進宮,便猜到了三分,道:「公子,你切不可冒險。」「放心。」吳不賒知道她的擔心,心下偷笑,嘴裡自然要安慰她,「王宮守衛森嚴,我又不知道神蛋收在哪裡,想冒險也無從冒起。」「那公子進宮是……」九斤麗有些疑惑。吳不賒瞇瞇笑:「你們不是說我是天下第一姦嗎?我進宮去姦上一姦,說不定就把神蛋從雪靈王手裡奸出來了呢。」兩女一齊嬌笑,一個清純,一個嬌豔。吳不賒看得心中大動,遂一手一個抱過來,一人親個嘴兒,雙手也不老實,同時撫住兩女的Rx房,各捏了一捏。

  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只怕貨比貨,單獨撫摸九斤麗的Rx房,雖然小點兒,也還不錯,但這麼一手一個與葉輕紅一對比,手感確實差得很遠。「女人的xx子都是男人摸大的,看來本公子任重道遠啊。」吳不賒心中淫光閃爍。兩女卻同時掙了開去,都是一臉桃紅,兩女還是頭一次當著彼此的面被吳不賒輕薄,尷尬、羞澀自然都有。吳不賒哈哈一笑,心下暗想:「紅丫頭其實不傻,我當著她的面一人一個嘴兒,她自然知道我的心思,不會再把小麗當做丫頭看。

  小麗的身份上去了,九斤刺自然更會死心塌地。嘿嘿,有拿回公雞蛋的情分,再有九斤刺在中間撐著,不怕五大雞族不給我出力。」一路轉著念頭,一盞茶的工夫便來到王宮。見到雪靈王,吳不賒說他去見了雞族俘虜,雞族俘虜答應配合他,不過他要去飛霧國一趟,親自把藥引送到飛霧王身邊才行。如果讓雞族奴隸配合他,就不要驚擾這些奴隸,所以讓他們多配刀槍,嚴守莊子,請雪靈王下令不要讓旁人去打擾他們。雪靈王並不知道吳不賒在這裡面埋下了釘子,他的要求只有一個,讓飛霧王陽痿就行。他想也不想,張口就答應了吳不賒的請求。

  吳不賒回來,兩女都在等著,吳不賒把裝公雞蛋的玉盒子掏出來,打開,九斤麗一聲驚呼:「神蛋!」

  「你確定這就是神蛋嗎?」吳不賒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這公雞蛋有假,或者失靈了。

  「我確定。」

  九斤麗毫不猶豫地點頭,「公子,你把左手掌心輕輕壓在神蛋上面,閉目凝神,便知真假。」

  「哦。」吳不賒興致大起,依言用左手掌心輕輕壓住公雞蛋,閉目凝神,眼前忽地白光一閃,腦海中現出一幅圖像——一隻極為雄壯的大公雞,紅冠如火,昂首站在一塊巨石上遙望遠方,驀地裡引頸高啼,啼聲激昂清越,直欲穿雲裂石。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