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縮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葉輕紅正在空中頓足,啞著嗓子叫:「沒有了,沒有了,真的沒有了。」說著,還把手中的竹筐倒過來。

  「什麼東西沒有了?」吳不賒心下奇怪,眼一掃,在幾個難民手中看到了銅錢,明白了,原來葉輕紅在這裡發善心,施捨銅錢。只是難民太多錢太少,爭搶之中,還把她抹了個大黑臉。

  見竹筐真的空了,難民散了多半,但也有不肯走的,還眼巴巴地望著葉輕紅,遠處還有剛得了信的難民正往這邊趕。

  「居然散錢,吃了這頓,下頓怎麼辦?這傻丫頭。」吳不賒暗暗搖頭。

  此時,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子從吳不賒身邊奔過去,小男孩約摸五六歲,小女孩大些,可能有八九歲了。小女孩牽著小男孩,小男孩走不動,小女孩給他鼓勁:「弟弟,再加把勁,仙女姐姐還在那裡呢,拿了銅錢,我們就可以買包子吃了。」

  原來是聽到風聲來領銅錢的。小男孩走不動,聽到「包子」兩個字,猛地又加快了腳步,不料一個踉蹌,「撲通」摔了一跤,「哇」地哭了。

  「弟弟不哭,仙女不喜歡愛哭的小孩,看見你哭就不給你錢了。」小女孩扶他起來。小男孩摔得有些重,裸露的手肘處破了皮,有血滲出來,痛得直吸氣,卻被小女孩嚇住了,不敢哭,抽泣著道:「小傑不哭,不哭。」

  「來,姐姐背你。」小女孩把小男孩背了起來。小男孩瘦瘦的,估計可能二十斤都不到,但小女孩也瘦,只是高些,比小男孩重不許多。她背著小男孩,踉踉蹌蹌地往葉輕紅那邊走。

  「大家都散了吧,我真的沒錢了。」見還有人不肯走,葉輕紅又晃了晃空竹筐,還在筐底拍了兩下。小女孩也聽到了這話,身子踉蹌了一下,站住了,似乎有些猶豫,卻終於還是邁步向葉輕紅走過去。那瘦小的腳步,有一種絕望的堅持,走得兩步,一個踉蹌,一跤栽倒。

  「姐姐,姐姐。」小男孩伸手挽她起來,小女孩眼裡已含著淚水,眼見便要掉下來。

  「姐姐,你很痛嗎?不要哭,你哭神仙姐姐就不給錢了。」

  「姐姐不是痛,我們來晚了,仙女姐姐沒有錢了。」小女孩說著,眼淚終於掉了下來。

  「姐姐不哭,姐姐不哭。」小男孩幫她擦淚,「你很餓是不是?別怕,小傑可以吃,你和娘吃了小傑吧。」

  「小傑,不許說這樣的傻話。」小女孩猛地捂住他嘴:「姐姐絕不會吃你,娘也不會吃你。」

  「沒關係的,小傑不怕。」小男孩搖頭,「村裡的小五子他們不都是被人吃了嗎?不過我不要易子而食,別人吃我會痛,姐姐,你吃我的時候輕點兒,我怕痛。」

  隔著有數十步,但吳不賒的耳朵很尖,小男孩說的每個字都清晰地鑽進了他耳朵裡,他自認是個心硬的人,這時候心臟也猛地縮了一下,好像被針扎著了。

  「老大,你去買兩籠包子給這姐弟倆。」吳不賒摸出一塊銀子遞給鹿金弦。鹿金弦接銀子的時候,吳不賒注意到他的眼眶也紅了,便是象斧等三個厚皮的傢伙,臉上也都有不忍之色。

  鹿金弦買了兩籠包子,拿給姐弟二人,姐弟倆立時歡呼起來,小男孩一手拿著一個包子,小女孩卻將其它包子一起包了,牽著弟弟往回走。遠遠的街角處,倒著個女人,該是姐弟倆的娘,估計是餓昏了。小男孩把包子往她嘴裡塞,兩口包子下去,那女人慢慢地爬了起來,帶著姐弟倆遠遠地向吳不賒等人叩頭。

  吳不賒擔心邊上的難民搶小女孩的包子,一直看著,見那女人帶著姐弟倆向這邊叩頭,他擺了擺手,轉身走開。不料剛轉身,卻見葉輕紅走了過來。一見葉輕紅,吳不賒瞇著眼睛便笑了,道:「葉小姐,別來無恙啊!對了,你身上的蝨子捉掉沒有?」葉輕紅臉一紅,瞪他一眼,把竹筐擋在了胸前,咬咬牙道:「我們先前的過節一筆勾消,我問你,你身上有錢沒有?」

  「一筆勾消?真大方啊,好像一直是你喊打喊殺吧!」吳不賒呵呵笑道,卻也不生氣,「有錢怎麼著?想借錢?可以,不過得有什麼抵押才行,要不我可信不過你。」

  「我不借錢。」葉輕紅搖頭,一指周圍的難民,「你看見這些難民沒有,他們背井離鄉,境況非常慘,有的已經易子而食了。你若有錢,發發善心,多少施捨兩個,救救他們吧。」

  「你倒是一片善心啊。」吳不賒笑道,「不過像你那樣撒錢好像不行,難民太多了,你救得了一個也救不了十個。」

  「救得一個是一個吧。」葉輕紅瞪著他,「你別推託,反正你的錢也是那暴君賞賜給你的,拿出來救人,還是積德呢。」

  其實在看了那姐弟倆的境況後,吳不賒便有心拿點兒銀子來幫幫這些難民,不過葉輕紅的話怎麼就那麼難聽呢?她不是說「好人,發發善心,施捨兩個吧」,倒好像是說「你大爺的,有錢沒有,快拿出來」。

  好在打了兩回交道後,吳不賒也大致能摸到葉輕紅的性子了,別看齜牙咧嘴的,其實就是個涉世未深的傻丫頭。吳不賒也懶得和她計較,卻想逗逗她,嘻嘻笑道:「積德?好啊。不過要積我兩個一起積吧,我可以拿一千兩銀子出來,你拿多少?」

  「一千兩銀子?」葉輕紅眼睛一亮,「我也有八十多兩銀子,不過剛才換了銅錢都撒出去了。」

  「你才撒了八十兩銀子啊,我不能佔你的便宜,我也撒八十兩好了。」

  「你有錢,不能和我比啊!」葉輕紅急了,略一猶豫,換了語氣,「吳……吳大人,你就捐一千兩銀子吧!雖然這裡米價長得厲害,但一千兩銀子還是可以救很多人的,到時我讓那些難民給你立功德牌坊,那你就算幫著暴君為虐,有了這些功德也抵得過了。」

  「不行不行。」吳不賒大力搖頭,「說了要積德一起積,一句話,你出多少銀子,我就出多少銀子。」葉輕紅急得頓足:「可我根本沒有一千兩銀子,我身上真的一兩銀子也沒有了。」

  「你可以向我借啊,我出一千兩,算借給你五百兩好了。」吳不賒笑道,「不過你得拿東西來抵押。」

  「你要什麼東西抵押。」葉輕紅咬牙看著他,雖然神情有些恨恨的,但細細的小虎牙很好看,很誘人。在黑七的記憶裡,有個女子,每每歡愛時怕羞不敢叫,就這麼輕輕地咬著嘴唇,她卻不知道,越是那個樣子,就越能激起黑七的獸性。

  看了她那個樣子,吳不賒的記憶翻出來,心中情不自禁地一盪,急忙收斂心神,眼珠一轉,道:「你那個鐲子不錯,我吃點虧,馬馬虎虎算你五百兩好了。」

  提出這個條件,吳不賒斜著眼笑嘻嘻地看著葉輕紅,心下暗笑:「臭丫頭,我到看你怎麼推託。」

  「好。」葉輕紅毫不遲疑,「我便以這天海凝光鐲為抵押,向你借五百兩銀子。」

  吳不賒頓時怔住了。要說,吳不賒偶爾也做做好人,若是碰上看得順眼的僧尼乞丐,那吃不了的飯菜,過了夜的包子,也施捨兩個,並不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但一次拿一千兩銀子出來,絕無可能。他就是看葉輕紅身上沒錢了,只有那個鐲子可以抵押,所以存心將一下葉輕紅。天海凝光鐲這樣的寶貝,別說五百兩銀子,便是五百兩金子,甚至五千兩金子也換不到。葉輕紅再傻再天真,也不至於到這個程度吧?吳不賒卻怎麼也想不到,葉輕紅竟然如此痛快地答應了。吳不賒看了葉輕紅半天,心下嘀咕:「這丫頭不會是當真的吧?」對鹿銀弦一偏頭:「老二,把鐲子拿過來我看看。」他暗暗凝神,提防葉輕紅以鐲子為餌,暴起發難。

  鹿銀弦走過去,葉輕紅把鐲子遞到他手裡,沒有半點兒花樣。吳不賒接過鐲子,靈光湛湛,絕不是假貨。他哈哈一笑:「葉小姐果然是個痛快人,如此我便暫時替小姐收著這鐲子了,哪天葉小姐有了錢,歡迎隨時來贖,不要利錢。」

  吳不賒將天海凝光鐲收在追風囊裡,從腰間錢袋裡拿出邪月王賞賜的十張金葉子,數了五張交給葉輕紅,道:「葉小姐,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見他真的掏出錢來,雖然這五十兩金葉子是葉輕紅拿天海凝光鐲抵押來的,但葉輕紅卻高看吳不賒了一眼,語氣上也客氣了幾分,道:「吳大人請說。」

  「像你剛才那樣子撒錢,有的領到了,有的沒領到,可不是個事。」

  「是啊,是啊。」不等他說完,葉輕紅已連連點頭,「我那樣撒錢的確不行,力大的往前亂闖,力小力弱的根本擠不過來,很不公平,只不知你有什麼法子。」

  奸商做事,永遠追求利益最大化,他只擔心葉輕紅聽不進去,既然聽得進,那就好辦。吳不賒笑道:「這樣吧,天已近午,想來你也餓了,我們找間客棧吃點東西,然後商量個法子。」

  眾人找了間客棧,叫了幾個菜,說是商量,其實都是吳不賒的主意。他先問了米價,頓時嚇他一大跳,居然斗米五百錢,漲了差不多十倍。吳不賒幾乎要跳起腳罵娘了,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麼算下來,一兩銀子只能買兩斗米,一千兩銀子買兩千斗,也就是兩百石,兩萬五千斤。而難民有多少呢?僅擁進這小鎮的,大約就有五千到八千人,就按五千人算,一人分不到五斤米,能吃幾天?何況外面的難民聽到風聲還會湧進來,一千兩銀子,用不了三五天,就會吃得精光,仍舊是哀鴻遍野,易子而食的慘劇仍會發生。

  葉輕紅一腔熱血滿腹慈悲,只想著要救人,聽吳不賒這麼細一算賬,可就傻眼了:「這麼算來,一千兩銀子,也只是救得他們幾天的性命。」

  「是。」吳不賒點頭,笑著看她,「幾天後就算你還有寶貝來抵押,我可也沒銀子了。」沒銀子是假話,不算邪月王賞賜的,他袋子裡還有十多張金葉子,可全用來救濟難民,他可不幹,天下遭難的人多了,救得過來嗎?

  「那怎麼辦?」葉輕紅雙眉緊鎖。

  「辦法有。」吳不賒眼睛微瞇,「天救不如人救,人救不如自救。」

  「自救?」葉輕紅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他們什麼都沒有,怎麼個自救法兒?」

  吳不賒當下便把他的法子說了出來。

  他們先買米,以施粥為名,召集難民,以有鍋的人家為中心,以家庭為最小單元,湊足一百個人左右為一夥。一夥人中,選一個夥長;十夥為一隊,選一個隊長。隊裡健壯的的男子組成打獵隊,出去打獵捕魚;健壯的女子組成採摘隊,出去採集野果野菜。一天所得,統交到隊裡,全隊人共享。每個隊,吳不賒每天發五斗米,如果這隊人勤快而且運氣好,說不定就可以吃飽,如果運氣差或者懶,這五斗米煮成粥,也不至於餓死人。最主要的是統一分配,每個人都可以分得一份,不像葉輕紅那樣撒錢,手快力氣大的能搶到,手慢力氣弱的就沒有,已經吃飽的能吃更飽,已經飢餓的最終餓死。

  吳不賒的法子說出來,包括葉輕紅在內,人人贊同。按五千難民算,就是五個隊,每個隊一天五斗,就是二十五斗,兩千斗米可以支撐八十天,那時戰爭或許已經結束了,可以回鄉了。

  只是象斧插了一句嘴:「一千人一天才五斗米,是不是太少了點兒。」

  「是太少了點兒。」吳不賒點頭,「可這一千個人上山下河的,一天下來,別的不說,草根也總能挖個一兩百斤吧,和著米煮了,好歹也能混個三分飽。如果只是坐在那裡等施捨,那對不起,就五斗米喝清粥吧,餓死了那也活該。」

  「是這話。」鹿銀弦點頭,對吳不賒道,「公子,我和我哥還有刀子,可以帶三個隊上山打獵,這裡山多野物也多,運氣好的話,說不定人人有肉吃,還能吃飽呢。」葉輕紅也興高采烈地插口:「我可以帶著女人們去採野果摘野菜,高山上採不到的野果子,我都可以採下來。」

  吳不賒微微一笑:「葉小姐,有件事我要預先說一下,我們要去雲州,所以只能在這裡停三天左右,到時銀子交給你,後面的事都要靠你去管。」

  「你們要去雲州?去雲州做什麼?」葉輕紅有些驚訝,點點頭,「你放心,所有的銀子我都會用在難民身上的。」

  「我不是怕你把銀子截下來。」吳不賒呵呵一笑,「我是說,如果三天內你湊不到五百兩銀子的話,我就要把天海凝光鐲帶去雲州了。」

  他微瞇的眼裡,帶著一絲狡猾的光看著葉輕紅,倒要看葉輕紅怎麼回答。葉輕紅猶豫了一下,明顯有兩分捨不得,道:「三天內我肯定湊不到五百兩銀子的,以後我去雲州找你吧。天海凝光鐲是我師父留給我的遺物,我總要贖回來的。」

  「這丫頭雖然有幾分傻氣,倒還算光棍。」吳不賒暗暗點頭,笑道:「那就這麼說定了。」

  隨後召集難民,聽說先前發錢的仙女又要發米,難民們蜂擁而至。眾人就照吳不賒的法子,把有鍋的人家挑出來,以他們為中心,十幾戶二十戶湊成百人為一夥,千人一隊。吳不賒等人將他們帶到鎮外,覓地安置。因為是第一次發米,吳不賒讓人翻倍發,每隊十斗,保證男女老少每人至少能有一碗清粥。肚子裡有了東西,才能出去打獵覓食啊!

  飢餓的人是最瘋狂的人,也是最聽話的人,一說有米發,聽話得不得了,一夥伙的湊在一起,不到一個時辰,四千多的難民就湊成了五隊。領了米,一齊開火,一時粥香四溢。聞到米香,斷繼續續還有難民趕來,老規矩,一百人湊一夥,歸到不滿伙的第五隊。

  五隊的隊長都是難民中有一定聲望的老人,協助吳不賒把一夥夥人安置好,發米領米,煮粥分粥,秩序井然,別說爭搶,喧嘩都沒有一聲。

  眼見數千難民輕輕鬆鬆就被吳不賒安置了下來,葉輕紅暗暗佩服:「這狗官雖然助紂為虐,但確實有兩分真本事。」

  象斧等人就更不用說了,明裡暗裡,都是一個字:服。桑刀兒認吳不賒為主,其實是不想和鹿家兄弟分開,跟著湊熱鬧,但這一路下來,他眼見吳不賒不但神通廣大變化多端,而且心計手段都是一流,也終是心服口服。

  難民們肚中有了東西,踴躍行動起來,年輕健壯的男子組成兩個捕獵隊,跟隨鹿家兄弟上山打獵。為什麼只有兩個捕獵隊呢?因為年輕男子實在太少,大部分年輕男子都被白鳥王徵去當兵打仗了,鹿家兄弟這兩隊人,兩百人都不到,而且多是十四五歲的少年或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真正二三十歲的壯年男子極少。他們倒是有幾十把弓箭,不過有鹿家兄弟在,其他人基本上沒有發箭的機會,半天下來,收穫頗豐,打了三頭大野豬,十幾隻野山羊,還殲滅了一個小型狼群,幹掉二十多隻狼,至於山雞野兔,至少上百隻。全部野物加起來,大概能出兩千多斤肉。

  年輕健壯的女子則要多很多,組成五個採摘隊,分片採摘野果野菜,半天下來,若論重量,還遠在打獵隊之上。葉輕紅先還有些擔心,眼見收獲如此之豐,喜出望外,對著吳不賒深深一禮:「吳大人,謝謝你,有了你這法子,這些人絕不會再餓死了。」

  她這麼莊而重之地行禮道謝,倒鬧得吳不賒有些尷尬起來。他拿這一千兩銀子,實在是有些肉痛,不過看著火光中難民歡愉的笑臉,尤其看到圍著母親笑鬧的那對小姐弟,心中也有一種意料之外的開心,想:「算了,就算積了陰德吧,師父當日說我要減十年陽壽,積這份德,老天爺說不定又給我加回來了呢,也不虧。」卻又想,「啊呀,不知老天爺記賬沒有,賊老天經常是又瞎又聾的,騎驢他就看見了,騎馬卻往往看不見。」不過他這擔心可沒處問去。上天要是知道他,嘿嘿,誅妖台上他只怕就要挨上一刀。

  打獵隊人少,把先前的計劃改了一下,打來的獵物不按隊分,而是全交到吳不賒這裡,吳不賒再讓葉輕紅與五個隊長一起組成一個管理處,總計一天所得,再統一分下去。女人們多,第二天便只派四隊人出去,留一隊人下來,把皮子硝了,賣到皮貨店去,也能換回一部分糧食。

  如此過了兩天,情勢完全穩定下來,第三天吳不賒便不再插手,全交給葉輕紅去打理,有那五個隊長幫著,縱有一些小的意外,也能處理。吳不賒打算第四天就要動身了,葉輕紅如果真捨得,嘿嘿,那不好意思,天海凝光鐲他就帶走了,算下來也不虧。

  但第三天午後不久,難民突然多了起來,原來這裡有人發糧的事終於傳了出去,餓極了的難民自然蜂擁而至,當天就來了一萬多人,天黑了也沒停,第二天又來了一萬多,到第三天,新到的難民總數超過了四萬。這個數字是非常精確的,因為葉輕紅都是照著吳不賒的舊法子,百人一夥千人一隊安置下來的,絕不會錯。

  吳不賒這會兒非常後悔,沒有在難民大量增加前離開,因為他也沒想到難民會突然增加這麼多,五千一下子增加到近五萬,漲了十倍,這一帶的野物野菜再多,也養活不了這麼多人啊!

  吳不賒意識到不妙的時候,已經抽不出身了,主要是象斧這幾個傢伙突然之間熱心得不得了。要吳不賒袖著雙手出主意他樂意,要他動手幫忙他就有些懶,象斧等人卻是勤快人,各帶一隊人,打獵的打獵,捕魚的捕魚,整天鬼影子都見不到一個,好不容易逮著了,也是滿臉紅光一身汗,不等吳不賒開口就報喜:今天又來了多少人,咱們又打了多少獵物,老天保佑公子福蔭,總算沒餓死人……最後還很誇張地擦一把汗,轉身又沒了影子,把吳不賒晾在那裡,張口結舌,生似神廟裡的菩薩。

  丟下這幾個傢伙自己一個人走?但這一路過來,舒服日子過慣了,還真下不了決心。直接和這個傢伙明說,後面的咱不管了?可他出了銀子又出主意,在這幾個傢伙心裡剛塑造出個高大形象,自己再砸了,好像也有些划不來。

  而吳不賒最擔心的事也終於來了,這天葉輕紅一頭大汗地找到他,「撲通」一聲就跪下了:「吳大人,求求你,再買點糧食吧!人太多,野物野果太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

  「我沒……」吳不賒這個「錢」字剛到嘴邊,卻被葉輕紅一句話堵了回去:「象斧大哥說,邪月王一次就給了大人五百兩金子。大人,求求你了。」

  吳不賒伸了半天脖子,好不容易才把這個「錢」字嚥下去,牙齒咬得格格響,想咬自己一口。那天他一得意,在象斧面前顯擺了一下,說邪月王不但封了他做侯爺,還賞了五百兩金子。財不露白,這個古訓怎麼就沒記住呢?他更想咬象斧一口,那張大嘴巴,八婆就算了,怎麼這個也報出來啊!

  他還想咬葉輕紅一口,這天下遭難的人多了,你管得過來嗎?就算要管,那你自己管好了,一定要扯上別人做什麼?

  「錢我有。」吳不賒惡狠狠地點頭,「拿錢出來也容易,不過還是那句話,一人一半,哪怕你借都可以,只要有抵押。」

  天海凝光鐲都押出來了,還能拿什麼出來押?葉輕紅俏臉脹得通紅,猛然迸出一句:「我把我自己抵押給你,我功夫勉強還過得眼,做侍衛,做丫環,都可以。」

  為了不相干的人,不但把天海凝光鐲這樣的寶貝押出來,最後連自己也搭上,這世上竟然真的有這樣的傻瓜?這會兒吳不賒已不僅僅只是想咬她一口,直接就是想吃她的肉了,不為別的,就想嚐嚐這稀有傻瓜的肉,和一般的肉有什麼不同。

  「侍衛我有好幾個了,用不著。做丫環,嘿嘿,外面那麼多難民,說句不好聽的,一個包子可以買兩個,難道你這丫環就格外值錢些?」吳不賒嘿嘿冷笑。

  「我……我……」葉輕紅咬著牙齒,「我可以給大人做奴僕,做……做侍姬,都可以。」吳不賒真要被她氣瘋了:「做侍姬?嘿嘿,做侍姬要本錢的,光臉蛋漂亮可不行。真要做,脫了衣服吧,本大人先來驗驗貨,本錢足,可以考慮。」

  葉輕紅的本錢明擺在那裡,獸人女子的身材本就普遍比人族女子要健美,何況葉輕紅長年練武,身上沒有半絲贅肉,腰細乳豐腿長,若論相貌,較之西門紫煙或許略有不如,主要是稚嫩了些還一臉傻氣,氣質全無,但若論身材,吳不賒見過的所有女孩子裡,她絕對可以排到第一位。吳不賒這話,純粹就是要羞辱她。

  人可以做好事,但好事做得別人都感到羞愧了,那就過份了。

  葉輕紅的臉紅得彷彿要噴出火來,但她只是略為猶豫了一下,便伸手解開衣釦,脫了外衣,裡面是一件淡綠色的肚兜,緊裹著異常豐碩的雙乳,兩條玉臂賽雪欺霜,晃得人眼暈。她絕不顯胖,但肌肉豐腴,兩抹鎖骨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樣瘦瘦的,而是有著很厚重的肉感,如果摸上去,手感一定會非常好。

  脫下外衣,葉輕紅停了一下,羞澀地瞟向吳不賒的眼裡有兩分渴望,盼望吳不賒能叫停,但吳不賒鐵青著臉,沒有半點容情的意思。她的手遲疑著,終於伸向肚兜的帶子。

  忽聞咚咚聲轟響,地面微微震動,隨即便響起象斧打雷一樣的聲音:「葉小姐,葉小姐,你在這裡嗎?」叫聲中,象斧一頭撞進來,一眼看到葉輕紅,急叫道,「還有幾千人沒分到東西,眼見是要打起來了,怎麼辦啊!」話一出口,他猛然意識到不對,急忙扭頭,「啊,對不起,我什麼也沒看到。」卻又嘀咕一句,「身材還真好啊!」隨著這話傳出來的,還有嚥口水的聲音。

  吳不賒終於被他氣笑了,飛起一腳:「滾蛋,拿斧子壓著他們,誰敢亂來,直接劈了做肉湯,糧食隨後就有。」

  「得令。」象斧如飛而去,一個人的腳步聲卻如十頭牛在狂奔。

  吳不賒掏出十張金葉子甩給葉輕紅:「你先去買糧食,隨後我再驗貨。」

  「多謝大人。」葉輕紅穿上衣服,也飛快地奔了出去。

  細細的腰肢一扭,圓滾滾的屁股翹起來,長腿邁開,說不出得誘人,吳不賒喘了半天氣,只有無奈地想:「就衝著這身材,一千兩銀子,差不多也值了。」但他突地想到一個大問題,「這一千兩銀子完了,她還會不會要我掏錢?雖然她人都押給我了,可這傻丫頭已經完全瘋了,誰知道還會有些什麼瘋狂舉動出來?不行,得趕快走。」

  拿定主意,吳不賒飛步出鎮,來尋鹿家兄弟幾個,方到鎮外,恰撞到鹿銀弦帶了一支打獵隊回來。他們這次收穫頗豐,光抬著的大野豬就有七八頭,估計是摸著豬窩了,其它獵物也不少,一幫小屁孩兒圍著歡鬧,其中就有那個叫小傑的小男孩。鹿銀弦一眼看到小傑,招手讓他過去,從懷裡掏了個小小的兔子出來,小傑歡呼起來:「小兔子,小兔子。」接過去,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

  「去拿給你娘,晚上要她烤給你姐弟兩個吃。」鹿銀弦呵呵笑著,因為那天的因緣,他們幾個待小傑姐弟都要格外親切些。

  「我不。」小傑大聲拒絕,「它好可愛呢,我要養著它。」鹿銀弦逗他:「這小兔子就是分給你的晚餐,你不吃它,晚上可就要挨餓了。」

  「挨餓我也不怕。」小傢伙看來是拿定了主意。

  「哦?」鹿銀弦笑,「不怕把小肚子餓扁嗎?」

  「不怕。」小傑人小聲音大,「我娘說了,吳叔叔和葉姐姐都是天上的神仙,是特意來救我們的,有他們在,我們一定不會餓著。」

  「得,成仙了。」吳不賒嘆氣。成仙也不行,有錢鬼推磨,沒錢佛跳牆,見鹿銀弦把獵物交給了那幾個隊長,吳不賒便想喚他過來,剛要張嘴,忽地看到一物。

  那是小傑拿來餵小兔子的一棵草,那草卻不是一般的草,他認識,名為縮陽草。縮陽草和威陽草剛好是兩個極端,便好比冰與火,威陽草壯陽,縮陽草卻是縮陽的,若是不小心吃下肚,別說是人,便是牛也陽痿,虎也無鞭。

  一棵威陽草,幫吳不賒弄了頂侯爺的帽子不算,還得了五百兩金子,還加一塊暢行數千里的金牌,讓吳不賒做夢都能笑醒來,但這樣的好事,不是每天都有的,真正沒到年紀而陽痿的人不多,可見了縮陽草,吳不賒的腦子裡突地閃過一道金光。為什麼是金光呢?因為他看到了金子。

  小傑手中的草不是他自己扯的,而是從婦女們採摘來的大堆野菜野果中隨手拿的。沒辦法,食物不夠,野菜野果摘完了,嫩些的草也採回來,和著熬成粥也能吃。吳不賒到草堆裡翻了一下,除了找到十幾棵縮陽草,還找到了十幾棵威陽草,這就齊了。吳不賒把小傑的娘叫過來,讓她安排一隊女子,專採這兩種草,有多少採多少。

  隨著難民的增多,先前的管理處增大了,管事也增加了好幾個,小傑的娘因為鹿銀弦等人的關照,處於管事的地位,不必外出,只管在家分配東西。掌握分配權的人,無論如何也不會餓著自己,這也算是鹿銀弦等人的私心了。小傑的娘對吳不賒異常感激,恭恭敬敬地答應了,立刻安排下去。吳不賒隨即又吩咐鹿銀弦,天黑後把桑刀兒他們全叫回來,有事安排。

  不到一個時辰,採摘的婦人便採了大堆的草回來,威陽草、縮陽草都有上百斤,這地方這兩種草數量如此之多,倒有些出乎吳不賒意料之外。縮陽草夠了,他就吩咐人只採威陽草,越多越好,又吩咐幾個婦人給他打下手,熬汁配藥丸。威陽草配的是威陽丸,縮陽草配的自然就是縮陽丸了。不過這名字不能說,奸商只能在心裏嘿嘿奸笑。

  晚間鹿家兄弟、象斧、桑刀兒全回來了,便是葉輕紅也來了。一見吳不賒把象斧幾個全叫了來,她有些擔心,鹿家兄弟等人是打獵隊的主力,別說鹿家兄弟的神箭,便是象斧,看上去該是粗笨至極的,事實上不然,他巨腿撒開,野鹿都跑不過他,而那些在一般人眼裡所謂的猛獸,無論熊虎還是狼豹,對象斧來說,都只是小貓小狗,伸手就抓,無一能逃。可以說,差不多一半以上的獵物,都是他們四個人打的,吳不賒若是把他們四人叫走,難民頭頂的天也就塌了半邊了。

  吳不賒不知道葉輕紅心中惴惴不安,也懶得理她,如果不是偶然之間看到縮陽草想到了個主意,說實話都懶得看她,雖然她長相漂亮身材噴火,可這種只會敗家的傻丫頭,再漂亮十倍都是個扔貨。

  吳不賒把一袋配好的縮陽丸遞給桑刀兒:「刀子,你連夜摸進棲鳳城去,把這些藥丸扔進井裡,一眼井扔三丸,每眼井都要扔到,尤其是那些大戶人家。」棲鳳城是雙梧國中距這小鎮最近的大城,這小鎮的名字後來吳不賒也知道了,叫鳴鳳鎮。然後他又對鹿家兄弟道:「呆會兒我再給你兩人易容,你們明天一早也進棲鳳城去,到酒館茶樓裡散布消息,就說治好邪月王陽痿的威陽侯到了這鳴鳳鎮,消息傳得越廣越好,可以拿些錢給街頭小兒,讓他們到處去說。」

  葉輕紅一聽就急了:「公子,他們都去棲鳳城了,那明天誰帶打獵隊?沒了鹿大哥他們,獵物起碼要少打一半。」吳不賒就煩見到她,眼一橫:「有他們幫著打獵,就能吃飽了?五萬人啊,這山上能有多少獵物?就算多,還打不絕了?打盡了怎麼辦?」

  他這一說,葉輕紅傻眼了,象斧卻猛然開了竅:「我知道了,公子要鹿老二他們宣揚公子行蹤,是又想賣威陽丸了。這生意好,一本萬利,賣威陽丸的錢用來買糧食,比打獵可強多了。」他這麼一說,葉輕紅也想到了,雖然她一個女孩子,聽到什麼威陽丸臉紅心跳,但看著吳不賒的眼光裡,卻滿是熱切。

  「不對啊公子。」象斧又搔起頭,「你叫小刀兒把威陽丸投井裡做什麼?棲鳳城人和著井水喝了,哪還會來買你的藥?」桑刀兒三人也都一臉疑惑地看著吳不賒,吳不賒嘿嘿一笑:「實話說吧,刀子往井裡投的,不是威陽丸,是縮陽丸。」

  「縮陽丸?」桑刀兒拿出一丸來看,「公子的意思是……」

  「一般正常的男人,如果不是到了年紀,最多是不能持久,陽痿還是不至於的,但我這個縮陽丸卻能叫人陽痿。棲鳳城的男人,只要喝了溶有縮陽丸的水,下面那玩意兒便不管用了,到時候再聽到我這治好邪月王陽痿的威陽侯到了鳴鳳鎮,卻又如何?」

  先把人弄陽痿了,再來給人治,這樣的主意他也想得出來。桑刀兒等人面面相覷,異口同聲道:「奸,真奸。」葉輕紅聽得面紅耳赤,在心裡大大地啐了一口,但也不得不承認,吳不賒這法子確實管用。男人嘛,挨一刀未必皺眉,可下面那玩意兒若是不行了,那就天塌地陷了。

  「我問過了,棲鳳城是緊挨著白鳥國的第一大城,城裡有十萬人以上,內中的壯年男子哪怕只有兩萬吧,如果兩萬人來向我買藥……嘿嘿。」吳不賒眼睛瞇得只剩一條縫。

  「兩萬人,乖乖?」象斧幾人一齊咋舌。桑刀兒心算最快,道:「每人便是一兩銀子,也是兩萬兩銀子,老天。」報出這個數字,他舌頭伸出來,再縮不回去。

  「不要銀子。」吳不賒搖頭,「象斧,你明天在鎮上貼幾張布告,就說本侯爺到了,專治陽痿,不收錢。要治病的,背十斗米來,一丸包治。」

  「兩萬人,每人十斗米,就是二十萬鬥。五萬難民,獵物少了後吃米要翻倍,算千人十斗,不,算二十鬥吧,一天就是一千斗,十天一萬斗,百天十萬鬥。天爺,只這一粒小丸子,這五萬難民能挨到明年開春了。」

  桑刀兒把這組數字一報出來,所有人全傻眼了,葉輕紅更是滿眼放光,也不知道害羞了,只是死死地盯著吳不賒。吳不賒卻只是嘿嘿笑,小眼睛瞇得幾乎針都插不進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