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輕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聽了她這話,鹿家兄弟雙弓齊揚,動作整齊劃一,奇快無比,只一閃,兩把弓已張如滿月,兩點冰冷的箭尖牢牢指定了葉輕紅。

  「不要射。」吳不賒擺了擺手,望著葉輕紅道,「葉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曾小姐的事是誤會,你該是已經清楚了,怎麼還要喊打喊殺的?」

  「珠兒的事是清楚了,但你給暴君治病,還做了暴君封的官,那便該死。」葉輕紅不依不饒地道。

  這純粹屬於不講理了,吳不賒苦笑不已,斜眼向葉輕紅掃了兩眼,只覺她臉尖乳翹腰細臀圓腿長,實是個絕色的美人坯子,偏偏卻要做出一副橫眉怒目的模樣。吳不賒嘆了口氣:「這邪月國這麼多官,難道你都要殺了?」

  「那我不管。」葉輕紅搖頭,「我殺得一個是一個,休要羅嗦,上來領死吧。」

  象斧惱了,怒吼一聲道:「你這丫頭,既不知死活,看本公子一斧頭把你劈成兩半。」大步跨出,兜頭一斧劈下。

  巨斧臨頭,葉輕紅不閃不避,直到斧頭離著她頭頂不過尺餘,她身子始動,往左一閃,同時前撲,長劍「刷」地一下指到了象斧喉前,其速如電。

  象斧吃了一驚,巨斧來不及收回,若是後退閃避,便會被葉輕紅搶到先手。這傢伙好面子,一招被個女孩子逼退,他拉不下這臉,於是咬牙冒險,身子微微一斜,閃開喉頭,同時間手腕一翻,巨斧橫裡掃過去。這一來,葉輕紅固然可以一劍刺傷他,但若閃避不及,被他的巨斧掃上,那嬌俏俏的身子必然會被一劈兩半。

  這是以命搏命的打法,這樣的一個巨漢,卻用這種招法對付一個女孩子,頗有點無賴的味道,但象斧也實在沒辦法,像他這種巨漢,其實適合於千軍萬馬的戰陣,單打獨鬥,實非他所長。葉輕紅當然不肯和象斧拼命,象斧才一變招,她早已閃開,一劍刺向象斧的右耳。象斧的斧頭再兜轉回來,面前又沒了葉輕紅的身影,卻聞得腦後生風,葉輕紅的劍尖已到了他腦後。

  象斧雖然力可拔山,斧大如桌,但十餘招過去,卻被葉輕紅逼得束手縛腳,團團亂轉,怒吼如雷。眼見葉輕紅一飄一轉,劍尖突地刺到了象斧的左耳後,象斧的斧頭無論如何也不及收回,鹿銀弦一箭便射了出去。

  葉輕紅雖與象斧相鬥,一直分神留意著吳不賒三人,尤其是鹿家兄弟手裡的弓箭。鹿銀弦箭一出手,葉輕紅立即回劍,翻腕一格,把射到面前的箭格飛。

  鹿銀弦箭一出手,再不停留,連環箭發,剎那間連射七箭。鹿金弦也同時放箭,鹿銀弦射了七箭,他也射了七箭,兩兄弟的箭技,不相上下。

  像葉輕紅吳不賒這樣的玄功高手,最怕的是戰陣中的亂箭,像鹿家兄弟這樣正面放箭,箭手少的話,想射中功力到了一定程度的玄功高手,基本沒有可能,但鹿家兄弟箭技驚人,雖然射不中葉輕紅,卻也逼得她不住格擋閃避,再也遞不出招去。這會兒反倒是象斧多了幾分君子風度,不但不肯上前夾攻葉輕紅,反而嘟著嘴看著鹿家兄弟,明顯是不樂意鹿家兄弟幫手。

  吳不賒其實也並不想這樣的小美人給一箭射死了,見射不中葉輕紅,他微微一擺手,鹿家兄弟住手不射。吳不賒嘻嘻一笑:「丫頭,知道厲害了吧?我這狗官還真不是你殺得了的,趕快回家去,要不然老爺我惱了,抓你到衙門裡,脫了褲子打屁屁,到時別哭哦。」

  他語含調笑,葉輕紅俏臉微紅,眼中怒氣更甚:「你叫他們再放箭啊!狗官,箭射完了,你的死期也就到了。」她這麼死纏爛打,吳不賒有些惱了,嘿嘿一笑:「是嗎?」忽地縱身而起,身到中途,手中已掣出兵器,左手曲尺,右手短斧,曲尺護胸,短斧兜頭便劈。

  「找死。」葉輕紅和先前對著象斧一樣,不閃不避,長劍一抖,迎面疾刺,直指吳不賒前胸。問題是,吳不賒不是象斧,他左手曲尺一拐,斜架葉輕紅長劍,右手斧便到了葉輕紅頭頂。葉輕紅一招不敢用老,劍隨身變。吳不賒一招搶得先手,跟著變招,仍是尺守斧攻,剎那間拼了十餘招,吳不賒卻漸落下風。

  吳不賒身上有來自追風門和黑七及木長生的三套武功,論招式之精妙,追風門功夫最強,但吳不賒自從身上有了妖氣,便不再帶劍,而且就算他用劍,也鬥不過葉輕紅。追風劍雖然博大精深,可惜他是自學的,半桶水都不到,跟葉輕紅鬥劍,純粹找死。他身上最強的,是靈貓爪,不過黑七的功夫詭異毒辣,上抓頭臉下掏陰,對付男人管用,對付女孩子就有些拿不出手,尤其是美女。掏陰?流氓。抓臉?你比流氓更流氓。美女對臉蛋的看重,更甚於身體,竟然要抓破美女的臉,較之禽獸你還要返祖三分啊!

  吳不賒沒辦法,只好把木長生的功夫使出來,但木長生劈木頭的手法,又怎麼鬥得過葉輕紅?不過吳不賒另有辦法,咱兩隻手打不過,多來兩隻手啊,四隻手還不行,咱來六隻。在鹿家兄弟的驚呼聲中,吳不賒的肩頭一下子生出五六隻手來,斧、尺、刨、斗、鋸、鑿,全套的木匠家私。

  象斧早知吳不賒神通廣大,不像桑刀兒三人那麼驚訝,看得有趣,哈哈大笑:「公子,你怎麼把木匠師父的傢伙全拿出來了,難道想打家具?」

  「是啊!」吳不賒笑,他手多,守的守攻的攻,手上輕鬆,嘴上可就有餘暇了,「材料不錯,我想著要打個梳妝台,先打下墨線。」說話間突又生出一隻手,從墨斗裡抽出墨線,瞄著葉輕紅猛地一彈。這一下並沒有彈中葉輕紅,可墨線上有墨汁,墨汁彈出去,濺了葉輕紅一臉。

  葉輕紅「啊」地一聲驚叫,翻身飛退,伸手往臉上一抹,頓時一手黑。象斧偏偏還在邊上叫:「大花臉,好看,好看。」真想不到,這樣的一個巨漢,卻有著八婆的性子。葉輕紅一時想死的心都有了,扭身便走,一閃不見。

  「臭丫頭,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你不知道哥哥的手段。」吳不賒嘻嘻一笑,也不去追,返身上了牛背。沒走多遠,吳不賒忽覺靈力波動,葉輕紅竟又殺來了。她已經洗淨了臉,但臉上卻凝了一層霜,殺氣瀰漫,也不說話,飛身一劍便刺過來。

  「臭丫頭,看來真要給你點厲害瞧瞧才行。」吳不賒這回真有點惱了,飛身相迎,還是六隻手,車輪齊上。鬥了十餘招,葉輕紅架不住,虛晃一招,往後一跳,從左手腕上一捋,捋下個碧玉的手鐲子來,往空中一拋,口中厲喝:「天海凝光。」

  「法寶?」吳不賒又驚又喜,愛的就是法寶啊!他也不逃,要看是個什麼寶貝,不過他也多了份小心,兩隻腳先鑽進了土裡,六隻手把兵器橫拿豎擺,將頭臉盡皆護住。那碧玉鐲隨著葉輕紅的喝聲,在空中滴溜溜轉動,隱隱能感覺得到靈力波動。葉輕紅左手劍指突地向吳不賒一指,厲喝:「鏡!」

  碧玉鐲中間本來是空的,隨著葉輕紅的喝聲,中間忽地凝了一層光,像面鏡子一樣,忽地一斜。吳不賒只覺眼前綠光一閃,一道光打在了他身上,竟然像鏡子反射過來的太陽光一樣。

  光打過來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吳不賒完全來不及閃躲,吃驚之下,神意發動,雙腳往地下深入一截,六隻手運足十成力,舞得風雨不透。

  奇怪的是,碧玉鐲凝成的鏡子反射過來的光,真就像一道太陽光一樣,只是顏色呈淡綠色,其它並無二致,打在吳不賒身上,一點感覺也沒有。

  「這是玩的什麼把戲,難道是想用光射的我眼睛?」吳不賒心中疑惑。因為身上不受力,他弄不清那光的作用,只以為葉輕紅是要借光束迷他的眼睛然後好動手。不過心念才起,他就知道不對了,那道光最初打在身上時,全無感覺,但慢慢地就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眨眼之間,吳不賒身上就如同壓了一座山。這山還不僅僅是從上往下壓,而是四面壓過來,四面往中間擠。吳不賒先前六隻手舞得像風車一樣,慢慢的就舞不動了,這會兒的情形,就像陷身在爛泥沼裡,四面牽扯著,而且還沒了頂,不但身子手足動不了,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打過來的光竟然能夠變重,這是什麼寶貝?」吳不賒大吃一驚,卻沒想到跑,他還想看看除了讓光變重,這寶貝還有什麼妙處。葉輕紅卻不給他機會了,右手一揚,手中劍飛射而出,射向吳不賒胸膛。

  「休傷我主。」鹿家兄弟看情形不對,齊聲厲呼,雙箭齊發。兩兄弟配合默契,鹿金弦的箭射飛劍,鹿銀弦卻是一箭射向空中旋轉發光的碧玉鐲。兩箭一出,那碧玉鐲忽地一轉,射出的綠光劃了一個圈,鹿家兄弟射出的箭本來疾若電閃,在綠光上一撞,竟忽地變慢。綠光一掃而過,兩箭再飛出數丈,竟掉頭栽了下來。很顯然,能夠變重的綠光抵消了箭上的勁力,箭上沒了勁,只有往下掉,而葉輕紅射出的劍卻是不受半點阻滯地飛向吳不賒。

  吳不賒若是不能鑽地,這一劍勢必難擋,便是能竭盡全力揮動兵器格開了這一劍,也擋不開下一劍,只要無法從光中脫身,葉輕紅連環飛劍,絕對能要了他的命。而在光的重壓下,像追風步、靈貓步這樣的身法步法,根本就施展不了。

  「這寶貝靈力之強,不在吹牛袋的吹力之下。」吳不賒心下暗暗點頭。他兩隻腳本來就已鑽進了地底,藉著重壓,往下一鑽,倏地一下,整個身子鑽進了土中。

  葉輕紅一劍落空,意外至極,手一招,飛劍回收,手執長劍四下張望,吳不賒卻從另一面鑽了出來,呵呵一笑:「果然是好寶貝。丫頭,這寶貝叫什麼名字?我猜肯定不是你自己練的,是從師門偷出來的吧?」

  「想不到你這狗官竟然還能鑽地,能鑽地也跑不了。」葉輕紅冷笑一聲,「想知道我寶貝名字,去陰間問吧。鏡。」劍指一張,碧玉鐲一旋,綠光又向吳不賒身上打過來。吳不賒身法再快,也快不過光,而且在地下鑽,其實也不是很快,但葉輕紅手一動,吳不賒立馬往下鑽,碧玉鐲上的光還沒打過來他就沒影了。葉輕紅氣得咬牙,兩眼緊盯著地面,等吳不賒鑽出來。鹿家兄弟四個先前擔心吳不賒,這會兒不擔心了,抱著手在一邊看著。

  吳不賒鑽出來,才露出個腦袋,葉輕紅便已發覺,劍指一引,光又打過來。她快,吳不賒當然也不慢,她手一動,吳不賒倏地一下又下去了。他再鑽出來,葉輕紅再指,他再鑽,如此十來個回合,葉輕紅始終拿吳不賒無可奈何,卻也始終不肯放棄。

  「我到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吳不賒心中暗哼。他在地下鑽來鑽去,尤其是急鑽,頗耗力氣,但他相信碧玉鐲更耗靈力。碧玉鐲靈力雖強,終有耗盡的時候,吹牛袋那麼大吹力,吹得十來口還沒氣了呢,碧玉鐲就能永遠這麼轉下去?絕無可能。

  果然,約摸過了盞茶時分,碧玉鐲發出的綠光便慢慢地淡了下去,吳不賒心中一動,待綠光再打來時,故意挺著上半身不動,一試,壓力輕了許多。葉輕紅卻還面露喜色,以為他是鑽不動了,右手劍剛揚,吳不賒哈哈一笑,又鑽進了地底。他從另一面鑽出,看那綠光,好像又淡了些。他知道自己判斷不錯,碧玉鐲發出的勁道大,消耗的靈力也大,撐不了太久,哈哈笑道:「丫頭,你的寶貝鐲子快不行了,還是收手去吧,再玩下去,耗得油盡燈乾,可就要哭了。」

  葉輕紅卻是犟得很,厲聲道:「今天不殺了你這狗官,絕不罷休,我看你能在地下鑽得什麼時候。」將左手食指在嘴中一咬,屈指一彈,一滴血珠射在碧玉鐲上,碧玉鐲本來慢慢淡去的綠光霍地加深,又像先前一樣脆綠如碧了。

  她竟是不惜犧牲自己精元,也要取吳不賒性命。吳不賒先還只有些惱,這下真個怒了:「你這死丫頭,我和你有什麼仇,定要分個生死?你既不留情面,我也不客氣了。」

  他往地下一鑽,再鑽出來時,卻化出一隻手遠遠鑽出去,從葉輕紅後面鑽出來。葉輕紅劍指一引,吳不賒一鑽閃開,再鑽出來,另一隻手卻已到了葉輕紅背後,疾往上長。鹿家兄弟四個遠遠看著,眼見土裡長出一隻手來,那隻手還在不斷地變長,個個看得瞠目結舌。葉輕紅全神貴注盯著吳不賒,全然不知道後面來了隻手。吳不賒本來想一下制住葉輕紅,卻又轉了念頭,制住葉輕紅後怎麼辦?葉輕紅劍法精妙功力深厚寶貝奇異,無論哪方面看,出身都不低,別說這樣的小美女吳不賒捨不得辣手摧花,便捨得,也還要顧忌她背後的勢力。若制住她,殺又殺不得,放又放不得,是個麻煩,給她個教訓,讓她知難而退,那就夠了。

  打定主意,吳不賒手掌掄圓了,照准葉輕紅圓滾滾的小屁股就是一巴掌扇過去。「啪」地一聲脆響,這一掌扇得結實,葉輕紅身材絕妙,腰細臀豐,小屁股肉乎乎的,又緊又翹,彈力十足,這一掌打上去,手感實在是太好了。

  葉輕紅「啊」地一聲尖叫,給打得往前一栽,差點從半空中栽下來。她急轉身,看到了吳不賒的手,像一根竹子似的伸在空中,五個手指頭還在輕輕摩梭,那情形,便彷彿一個叫化子剛吃了一頓美味大餐,正在舔著舌頭回味呢。

  「怎麼樣?滋味如何?」吳不賒哈哈笑,「再不走,我再打。」

  葉輕紅反手撫著屁股,俏臉脹得通紅,大眼睛裡波光閃動,彷彿要哭的樣子。眼見吳不賒手一動,她大吃一驚,不敢再犟,劍指一招,碧玉鐲飛過來套在她手上,身子一閃飛出數十丈,回過頭恨恨地道:「狗官你等著,我不殺你,誓不為人。」再一閃,遠遠地去了。

  「野丫頭,不抽你屁股就不知道怕。」吳不賒哈哈大笑。

  當天,葉輕紅沒再出現,吳不賒以為就這麼把她嚇怕了呢,誰知第二天一早,外出打獵準備早餐的鹿家兄弟向他稟報,遠遠地看到了葉輕紅的身影,葉輕紅該是跟在他們後面。

  「這丫頭跟我耗上了是不?」吳不賒有些氣惱又有些好笑,留了心,果然時不時就能察覺到靈力的波動。葉輕紅一直就跟在他身周,有時在左有時在右,有時在後,有時還竄到了前面,不過總隔著一段距離,並沒有衝過來廝殺。

  葉輕紅功力高劍法好還有件厲害寶貝,這麼死盯著不放,讓吳不賒十分撓頭,明裡他不怕,但萬一失手給撈上一下,可就划不來了。

  「上次看來打輕了,還不知道怕。」吳不賒眼珠子一轉,有了主意。這夜傍著一株大樹宿營,第二天一早起來,吳不賒把樹身上削了一大塊皮,用炭灰寫了一行大字。感應到靈力波動,吳不賒知道葉輕紅就在左近,便讓象斧扯開嗓子大喊:「野丫頭,不要臉,跟著別人屁股走,我家公子把你不要臉的行為刻在樹上了,你要再跟著,後面我們還會刻。」

  吳不賒等人上路後不多久,葉輕紅出現在大樹前,卻見大樹上寫了一行字:葉輕紅是個不要臉的野丫頭。葉輕紅氣壞了,拔出劍來削樹上的字,吳不賒忽地從她身後現身出來。葉輕紅聽到風聲急忙回頭,不料雙手一緊,已被吳不賒扣住脈門。

  葉輕紅是遠遠看著吳不賒騎在牛背上離開的,看到樹上的字後,又氣昏了頭,所以全然沒有防備。她哪裡知道,吳不賒昨夜偷偷砍了棵樹做了個木人,那個騎在牛背上離開的,就是他用醒木令點醒的木人,他自己卻鑽在大樹前的地底下。如果葉輕紅不來大樹前看樹上的字,他也沒辦法,可葉輕紅偏偏要送上門來,便就著了道兒。

  葉輕紅猝然受制,驚嚇之下,尖聲大叫,拼命運氣想要掙開,但她脈門被扣住,自身功力比吳不賒還略低,哪裡掙得開。吳不賒一扣住葉輕紅的雙手,立刻生出四隻手從地底下鑽過去,繞到大樹後,把葉輕紅雙手雙腳全扣在了大樹上。

  大樹有合抱粗,吳不賒扣住葉輕紅的手腳後拉緊,等於把她綁在了大樹上一樣。樹是圓的,葉輕紅手腳被拉緊,樹幹頂著後背,胸就往前挺。她的雙乳本來就十分豐滿,這麼一來,更顯得挺聳,吳不賒只瞟了一眼,腹中就是一熱。

  葉輕紅身子受制,驚駭欲絕,尖聲怒叫道:「狗官,放開我,你……你要做什麼?」說到後面,聲音可就有些發顫了。

  「我要做什麼?」吳不賒嘿嘿笑著,他的聲音還好,但表情就可怕了,說是在笑,看在葉輕紅的眼裡,卻是那麼陰險,淫蕩。

  「別碰我。」葉輕紅顫聲尖叫道。

  「我沒碰你啊。」吳不賒笑道,「我的手根本沒動啊,哪裡碰你了?」

  他的手是沒動,可他笑得太可怕了,葉輕紅不由自主就要往那方面想。吳不賒這麼一反問,她倒是不吱聲了,只是驚駭地盯著吳不賒。看著她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奸商心底的陰暗情節如潮水般湧出來,笑得越發淫蕩了:「哦,我明白了,你其實是想要我碰你是吧?」

  這個壞人,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葉輕紅心臟狂跳,尖叫道:「不是的,不是的。」吳不賒有些猶豫地道:「真不是的嗎?」

  「真不是的。」葉輕紅連連點頭,眼睛不住地掃向吳不賒的手,生怕他摸到身上來。

  「臭丫頭,看來真有些怕了。」吳不賒暗笑,「不行,還得嚇嚇她。」他並不想把葉輕紅怎麼樣,更不想殺她,倒真想摸兩下,甚至生出把她剝光了再狠狠蹂躪的念頭。但女孩子往往視貞節如生命,強xx她還不如直接殺了她,所以吳不賒也只能想想,不過既然制住了她,那就要嚇住她,免得她陰魂不散繼續追殺。

  怎麼嚇呢?翻轉屁股狠狠地打一頓?這個念頭一生出來就吳不賒推翻了,他素來崇尚智力而鄙視暴力,要想嚇得葉輕紅看見他的背影都怕,打屁股絕對不是個好主意。往葉輕紅身上一掃,他忽地有了主意。

  「咦,這是什麼?」他手指著葉輕紅左乳。

  天熱,葉輕紅身上衣服穿得少,外面是一件青羅衫,裡面就是一個肚兜,她的手被拉緊後,上半身又被樹幹頂得往前高高挺起,雙乳頂著衣服,乳珠便清晰地顯露出來。吳不賒指的便是她的乳珠。葉輕紅卻還沒明白:「什麼?」

  「這裡,這個東西。」吳不賒手又近了一點,「突起來的,像豆子一樣,是什麼啊?」葉輕紅明白了,又驚又羞,尖叫:「不要碰,不要碰。」

  她害怕,吳不賒偏偏也裝出給嚇壞了的樣子,手閃電般後縮,一臉驚怕的樣子:「不能碰的嗎?是什麼東西啊?咬人嗎?」

  葉輕紅有些迷惑,看吳不賒臉上的神情又不似做假,心下轉念:「這狗官難道真的不知道?」這麼一想,她心中便生出要嚇住吳不賒的想頭,點頭道:「是,是的,咬人的,千萬不能碰。」

  「順杆子上來了,臭丫頭。」吳不賒暗笑,臉上的神情越發做作,手又縮回去了一些:「真是咬人的啊,還好我沒摸。這是什麼東西啊,能告訴我嗎?」

  人家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告訴他這是什麼東西,難道說這是乳珠?葉輕紅心中羞臊,咬著牙不吱聲。

  「莫非是暗器?」吳不賒自說自話,「不對啊,暗器怎麼會自己咬人呢?難道是法寶?啊,是法寶,是不是?」

  「這狗官,怎麼這麼傻啊!」葉輕紅哭笑不得,這話倒是可以接,忙道:「是,是法寶,你快放開我,千萬別碰,否則這法寶就會一口咬死你。」

  「這麼厲害啊,我好怕。」吳不賒裝模作樣的退了一步。

  「害怕就放開我,我不讓它咬你。」

  「我倒是想咬它呢。」吳不賒暗笑,忽地向葉輕紅的右乳一指:「啊呀,這邊還有一個,你怎麼這麼多法寶?」

  「我法寶很多的,快放開我,否則我真不客氣了。」葉輕紅漲紅了臉,卻還想嚇唬吳不賒。看見她那樣子,吳不賒暗笑:「這丫頭說傻應該是不傻,只不過比較天真,哈哈。」他猛一變臉:「不對,你騙人,我師父說,法寶難得,一般的修行高手,能有一件法寶就不錯了,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怎麼會有三件?絕無可能!啊哈,我知道了。」

  葉輕紅以為他明白那是乳珠了,俏臉羞得通紅,狠狠地瞪著吳不賒,但吳不賒的下句話,卻差點讓她噴血。

  「這不是什麼法寶,是虱子,兩個大蝨子。」吳不賒邊說,邊拍掌大笑,「你這個髒丫頭,身上居然藏著兩個這麼大的虱子,也不知多少年沒洗澡了。」

  「才不是呢!」葉輕紅幾乎要崩潰了,世上居然有這樣的人,「我天天洗澡的,這個不是蝨子。」

  「怎麼會不是蝨子!虱子我認識的,吸飽了血後就是這麼圓滾滾胖乎乎的,我絕不會認錯。」吳不賒一臉肯定,「你看,你現在在顫抖,是它在咬你,你特別癢,所以才會發抖。是不是,我沒說錯吧?」

  葉輕紅雙乳豐滿,彈力十足,這會兒是又氣又羞,呼吸急促,雙乳自然就顫動不絕,吳不賒卻說是被蝨子咬的。可惜葉輕紅不能動,她要是能動,只怕要撲上去咬吳不賒一口,尖叫道:「不是,你這個傻瓜,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不要怕,蝨子沒什麼了不起的,我馬上幫你捉掉。」吳不賒雙手微屈,擺出雞爪瘋的姿勢,「你不知道,我最喜歡捉蝨子,有經驗,一個指頭壓住,大拇指中指前後合攏,十拿九穩。放到嘴裡,啪地一咬,那聲音,清脆動聽,別提多美了。」

  他臉色怪異,眼中更放出奇異的光,死死地盯著葉輕紅的乳珠,雙手慢慢地伸過去。葉輕紅羞駭欲絕,心中閃念:「他不但是個傻瓜,難道還是個瘋子?」眼見吳不賒的雙手就要捏上她的乳珠,她「啊」地一聲尖叫,不知從哪裡生出一股真氣,猛地衝向雙手脈門。驚駭之下,她激發出了全身潛力,這一股力道極其強大,吳不賒也有意放水,被這股力道一沖,就勢鬆手,葉輕紅一下子掙脫開去,身子一旋,閃到了樹背後,飛身便逃。

  「不要跑,我幫你捉蝨子,放心,絕對不要工錢。」吳不賒大呼小叫地追過去。壞人可怕,比壞人更可怕的,是又瘋又傻的壞人,葉輕紅全然不敢回頭,身法全速展開,當真是疾若電閃,一眨眼便跑了個無影無蹤。

  「臭丫頭,這回不敢再跟著我了吧。」看著葉輕紅背影消失,吳不賒嘿嘿陰笑,「別說,這丫頭還真有一對好奶,剛才要是不說捉蝨子,直接抓在手裡揉兩把,味道一定不錯。不過要嚇住這丫頭,捉蝨子的效果更好些。」

  吳不賒趕上象斧等人,象斧這巨漢八婆得很,自然要問,吳不賒也不說細節,只說趕跑了,以後不會再來了。象斧還有些不信,不過隨後幾天再也不見葉輕紅露面,他這才信服,但象斧卻生出了另外的想頭。有一晚宿營,吳不賒聽他和鹿銀弦、桑刀兒三人議論,三人都認為,以葉輕紅的野性,不可能吃點虧就退縮,這麼多天不露面,只有一個可能,當時被吳不賒捉住了。但怎麼處理的,三人卻生出了爭執,鹿銀弦認為吳不賒是把葉輕紅先xx後xx,象斧卻反對,認為是先殺後姦,桑刀兒更絕,認定是先xx後xx再姦。吳不賒聽了哭笑不得:「只說奸商心理陰暗,這些傢伙心裡更陰暗啊。」

  倒是鹿金弦說了句公道話:「我覺得公子不是那樣的人,他說把葉小姐趕走了,肯定就是趕走了。」他這話,卻換來三人異口同聲的哄聲:「切,你知道什麼?」

  中間竟然還夾著「哞」的一聲,原來大青牛也在一邊旁聽,它的意見看來還和鹿銀弦三個一樣,只是牛嘴不願吐人言。

  他們走了這麼久,依舊是邪月國的疆域,邪月國說是疆域萬里,其實真正納入行政管控的地方並不是太多,很大一部份疆域是屬國或屬族控制著,只是向邪月王納貢稱臣而已。吳不賒一行走了幾天後,攔路的獸人就多了起來,不過當吳不賒亮出邪月王給他的金牌後,倒也沒有哪個部族敢在明裡阻攔他,但吳不賒感覺得出,很多部族對邪月王都是畏多於敬,甚至可以說是又恨又怕。他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象斧和他的大斧頭過於驚人,必定會有人暗中偷襲,因此一路上還是頗為小心,不敢大意。好在鹿家兄弟是天生的獵手,極為機警,桑刀兒身上的小玩意兒更是層出不窮,每到宿營地,他必在週遭百步內設下機關,任何想偷偷摸近的人,首先都要過他那一關。

  真正大大咧咧滿不在乎的,只有象斧一人,每天睡覺打鼾就像打雷,不盡毫無警覺,毛病還不少。每天宿營時,他一定要找個地方洗個澡,換一身衣服,他那兩個大包袱裡,竟然帶著十多身衣服,他吃飯也一定要用餐具,擺出的架勢,不像萬里遠行,倒像是國王效遊,看得鹿家兄弟和桑刀兒大眼瞪小眼。

  象斧雖然講究食不厭精,自己卻不會弄,不過鹿金弦是個好男人,一手好廚藝,所以野外宿營時,一般都是鹿銀弦打獵,鹿金弦下廚,象斧安排帳篷,桑刀兒佈置警戒,分工合作,倒也井井有條。相對於最初的化貓狂奔,吳不賒這會兒的日子就要舒服多了,吃得好睡得好不費力而且不用時時提著心神,好像還胖了一點兒。

  橫跨魔界而能這麼優閒,他自己固然沒想到,估計西門紫煙也絕對想不到。在西門紫煙想來,現在的吳不賒必然是提心吊膽,步步危機,與獸人廝殺,與妖魔周旋,雖然身上有妖氣,但妖魔們未必賣賬,這會兒也許已經埋骨魔域了。她又怎猜得到吳不賒現在竟然是上了牛背哼小調,下了牛背吃美食,袖著兩隻逍遙手,頭上還頂個侯爺名,舒服得很呢。

  不過吳不賒偶爾也發愁,他就發愁一件事:到了雲州後,怎麼才能勸得雲州遺族隨他南歸!那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鄉愁,真的像西門紫煙說的那麼有魔力嗎?吳不賒真的很懷疑。不過愁也沒用,到雲州再說吧。

  又走了幾天,已到了邪月國勢力的邊緣,邪月國的影響力已大大減弱了,但是並沒有人來找碴子,反而一路都是難民。吳不賒問了一下,原來前面在打仗,三國打一國。挨打的叫白鳥國,抗不住另外三國的大軍,大部分領土都失陷了,只守著一處險關垂死掙扎。這些難民便是白鳥國人。

  吳不賒就怕麻煩,只好繞點路,從白鳥國的鄰國雙梧國繞過去。這天到了一個鎮子,已經進入雙梧國了,卻仍然處處都是白鳥國的難民。

  吳不賒一行人進了鎮子,見前面街上圍著一大堆人,都是難民,擁擠不堪,好像在爭搶甚麼東西。吳不賒估計是有善心人在施粥什麼的,也懶得看,想從側面的巷子裡繞過去,這時難民中忽地跳出一個人來,竟然是葉輕紅。葉輕紅跳起來懸停在難民的頭頂,蓬頭散髮,臉上還有個黑手印,手中卻抱著個大籮筐,一臉急怒的樣子。

  「這傻丫頭竟然到了這裡。她在做什麼?莫非被難民搶了?那就太搞笑了。」吳不賒大是好奇,看見葉輕紅的樣子,更覺好笑。象斧幾人自然也看到了葉輕紅,立時一片「咦啊」之聲,鹿金弦叫道:「這是葉小姐啊!我就說嘛,什麼先xx後xx先殺後姦,你們這些傢伙。」

  象斧三人都有些尷尬,但三人臉皮賊厚,還在死撐,象斧就裝傻:「葉輕紅?哪裡?哪裡?我怎麼沒看到?」巨大的腦袋亂轉,就是不往葉輕紅那個方向看。

  鹿銀弦道:「那邊好像是有個人在飛,看不清楚,難道是仙女?」桑刀兒哼了一聲:「會飛的就是仙子嗎?也許是鳥人呢!」話題一轉移,鹿銀弦立馬擺出一幅爭辯的架勢:「鳥人成了仙,那就是仙女啊!」

  象斧也馬上摻和進來:「你這話不對,難道鳥人都是母的嗎?要是公鳥人怎麼辦,也叫仙女?」

  「公鳥人就叫仙公好了。」桑刀兒冷笑。

  「這幾個鳥人。」吳不賒又好氣又好笑,懶得理他們,讓他好奇的是葉輕紅,不知她在做什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