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李傳燈之所以要問水杏兒要針,是想盡量激起水杏兒的輕敵之心,這時眼見蘭花針飛來,想:「我再逗逗她。」口中便叫:「針來了嗎,啊呀,在哪兒啊。」不拿手去接,卻抄起衣服下擺去兜,一陣手忙腳亂,看得不少流雲山莊的弟子都笑了,他卻提了下擺歡喜大叫:「兜住了兜住了,我這捉魚的法兒用來捉針,倒也管用。」捏了針,看水杏兒道:「小姑娘教主,咱們先比什麼?」

  水杏兒射出的蘭花針速度奇快,李傳燈真能以衣服兜住,水杏兒倒也佩服,但李傳燈手忙腳亂的樣子還是迷惑了她,眼珠一轉,冷笑道:「即然你這捉魚的法兒捉針很靈,不妨再捉捉看。」左手一揮,又是一枚蘭花針射出,但如果誰以為她這一揮就只這一枚針,那就大錯特錯了,原來蘭花婆的素手蘭花針另有一功,能以手彈針,水杏兒揮手射出一枚蘭花針,隨後五指連彈,接連彈出五枚蘭花針,將李傳燈頭臉胸腹盡皆遮住。

  素手蘭花針只是蘭花婆三大絕藝中的一種,而對於李傳燈所習的轟雷九針來說,針卻是惟一的武器,轟雷九針對針的瞭解和利用,可以說已到了極限,天下任何人,不論是男還是女,在習練轟雷九針的李傳燈面前玩針,都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蘭花婆這種彈指飛針的方法也算得上是一門絕學,但水杏兒在李傳燈面前施展,卻實在是找錯了對象,眼看蘭花針黃蜂一樣銜尾飛來,李傳燈裝作歡喜大叫:「真的好多小魚啊,大家快來抓緊魚啊。」提起衣服下擺,左攔右兜,口中還唱起了兒歌:「小魚小魚快回家,你不回家我就抓,抓住了。」口中大呼小叫,將水杏兒射出的蘭花針盡數兜在了衣服下擺上。

  眼見李傳燈就象頑童遊戲一般,輕輕鬆鬆便接下了所有的蘭花針,水杏兒又驚又怒,她本來一直坐著,這時霍地站起,叫道:「果然是好本事,那你再捉捉看。」聲落,雙手齊揮,十指如彈琵琶,無數蘭花針密雨一般向李傳燈射過來,不但雙手彈針,她身子更是左縱右躍,縱高伏低,變換飛針的角度,可以說將壓箱子的絕藝盡數拿了出來,誓要將李傳燈置於死地。

  當日肖紫衣給蘭花婆一針射倒,事後總怪著是自己膽氣不足,若放膽而為,蘭花婆的飛針未必能射中她,但這時在一邊看水杏兒放針,那針如疾風密雨,四面罩來,她雖身在場外,竟也完全看不清楚,想想自己若是置身場中,只怕早已給射成了一隻刺蝟,而水杏兒還只是蘭花婆的徒弟,一時信心大失,想:「無論如何,那夜我都逃不過蘭花婆的飛針。」這麼想著,心裡更感激李傳燈,想:「若不是傳燈,我這會兒早已是骨肉化泥了。」

  在李傳燈故意啞著嗓子唱出的難聽的兒歌裡,水杏兒終於停了手,她看著李傳燈,冰冷的眼光裡有驚異,有不甘,但更多的是絕望,她確信,無論如何,放再多的蘭花針,也不可能有一枚射中李傳燈。

  李傳燈衣服的下擺上這時已釘滿了蘭花針,水杏兒停手,他也不唱了,看著水杏兒:「怎麼?不玩了?小魚兒要回家了?」

  「第一場平手。」水杏兒冷冷的看著李傳燈:「我的蘭花針沒有射中你,但你也沒有辦法騰出手來射出你手中的飛針。」

  比賽暗器,如果一方被另一方壓得暗器無法出手,就算沒被對方的暗器打中,說起來其實也還是輸了,因此水杏兒這麼說,已經算是讓了一步,至少肖紫衣等人不認為她是強辭奪理,雖然也可以辨解說李傳燈還沒出手呢,但無論是肖紫衣還是寧劍仁,都無法想象在水杏兒如此密集的針雨下,天下間還有誰能騰得出手來發暗器還擊,李傳燈雖然了得,也不可能有這般本事。

  李傳燈卻仰天打起了哈哈:「古話說,惟女子與小人為最難養也,真的是有道理啊?」

  「你什麼意思?」水杏兒眼中射出寒光:「你是說我賴皮?」

  「明明輸了,卻說是平手,這不是賴皮是什麼?」李傳燈點頭。

  「我什麼時候輸了?」水杏兒眼中現出怒意,驀地裡冷然一笑:「我明白了,你是說你還沒出手是吧?行,我讓一步,就讓你出手一試,倒看你有什麼本事贏我。」說著挺劍而立,她雖驚異於李傳燈的本事,但對自己的本事卻也著實信得過,尤其她絕不相信自己這放飛針的高手會躲不過李傳燈的飛針。

  「給我家教主飛針壓得還不了手,卻還說我家教主賴皮,你一個大老爺們,可真夠不要臉的。」狄威氣不岔,插上了嘴。

  「你沒看他帶著面具嗎?自然皮厚。」王一虎自然也不甘落後,身後神燈教弟子哄笑聲一片,水杏兒嘴角也泛起一絲笑意,一舉手,止住笑聲,看了李傳燈道:「本教主就給你這個機會,出手吧。」

  李傳燈打個哈哈,他不打哈哈不行,不打哈哈別人隔著面具不知道他在笑,不動手,卻看向水杏兒頭髮道:「小姑娘頭上插的珠花不錯,不過就是多了東西礙眼。」

  他這一說,寧劍仁肖紫衣都向水杏兒頭上看去,一看之下,頓時一齊瞪圓了眼珠子,臉上同時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兩人的神情自然落在水杏兒眼裡,一伸手,撥下頭上的珠釵,一看,她自己的眼珠子也瞪圓了。

  珠釵上,鑲著一粒小指頭大的珠子,讓水杏兒難以置信的是,珠子上竟然有一枚蘭花針,蘭花針貫穿了珠子,就那麼橫穿在珠子上。

  水杏兒完全不知道李傳燈是什麼時候發射的這枚蘭花針,而最可怕的是,在蘭花針貫穿了珠子的情況下她竟仍然毫無察覺,這怎麼可能呢?李傳燈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水杏兒無法想象。

  其實李傳燈能做到這一點,借助了一點點外力,當時水杏兒正以一個斜飛式發針,側對著李傳燈,而恰恰在那時,一隻螢火蟲打著燈籠就在水杏兒耳邊飛了過去,李傳燈就利用了螢火蟲螢光閃滅的剎那射出了飛針,乍亮的螢光掩護了飛針的暗光,水杏兒又是側著臉的,竟就沒有看見。當然,這中間還有一個疑問,功力到水杏兒這個級數,全身真氣裹護,當真是一蠅不能落,一羽不能加,哪能給飛針射中而不自知呢,飛針能貫穿珠子,力道是絕不可能太小的,但轟雷九針裡,就有針出無形的神功妙法,李傳燈射出的飛針裡,暗含了旋針的針法,繡花針一碰上珠子,立即旋轉著前鑽,衝勁化旋勁,因此針上力道雖然大到足可貫穿珠子,水杏兒卻幾乎完全沒有察覺,當然,如果是在平時的靜止中,水杏兒還是可以察覺的,但那會兒她不正在狂射飛針嗎,頭上些微的振動,還以為是風刮過頭髮呢。

  水杏兒面如死灰,看向李傳燈,點點頭:「閣下飛針之術果然神乎其神,這一場是我輸了,但還有兩場,閣下小心了。」說著一彈指,手中珠釵直射進土裡,身子同時前掠,身到中途,劍已出手,漫天劍點,便如午夜的繁星,罩向李傳燈,劍尖更發出茲茲的輕響,一動手,她便用上了全力。

  「小姑娘還真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李傳燈仰天打個哈哈,衣服下擺一抖,將下擺上釘著的蘭花針盡數抖落,順手捏了一枚針,豎針於胸。這是轟雷九針的第九針——中定。他嘴上雖然打著哈哈,但面對水杏兒這樣的對手,他心中實在不敢有半點輕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