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眾人送李傳燈出莊,看他身影離去,寧鳳哼了一聲,道:「這傢伙一定又在打什麼鬼主意,只是不肯說。」

  肖乘龍不吱聲,心中卻在暗暗思忖:「先前聽到一個水字便失驚落筷,難道神燈教教主竟是那個野丫頭?」想到那日水杏兒在莊前咬牙發誓的樣子,當日只覺好笑,這時想來,卻猛地打一個寒顫,想:「這傻大個兒心計深沉,武功更是高得不可思議,萬一那野丫頭真的做了神燈教主,流雲山莊只怕立馬要大禍臨頭了。」

  李傳燈離了歸元莊,一時卻不知該往哪兒去,心中思忖:「若真是師妹,她必會回雙龍村去找我。」這麼想著,抬腳便要往雙龍村去,卻突然又想:「聽他們說,神燈教冒出來有些日子了,若真是師妹,自然早去過了雙龍村,我現在回去必然會不著,對了,師妹小性兒,上次說要報復流雲山莊,我不如上流雲山莊走一遭,萬一師妹要所復流雲山莊,也好從中勸阻。」當下便往流雲山莊來,袋裡有錢,買了快馬,一路疾奔,不過月餘便已近天目山區,這日算算馬程,用不了一天就可以到流雲山莊了,看看天色將晚,便先找一家客棧投宿了。

  在店裡吃飯時,發生了一件怪事,有一個漢子,也在店裡吃飯,卻不時的向李傳燈臉上看,李傳燈也沒在意,後來那漢子出店去了,店東卻一臉情急的到李傳燈面前,讓李傳燈別住店了,儘快離開,最好是趁夜趕路,走得越遠越好,李傳燈奇了起來,問原因,那店東先不肯說,後來見問得急了,道:「客官注意剛才看你的那漢子沒有,那漢子是蜈蚣堂金蜈蚣的手下,他這麼盯著你看,必然是盯上你了,蜈蚣堂的人殺人放火無惡不作,你若不趕緊走,今夜必然有禍。」

  李傳燈明白了,知道店東是一片好心,心中雖奇怪蜈蚣堂的人盯自己做什麼,卻也並不在意,搖頭道:「原來是蜈蚣堂的人,沒事,我不怕他們。」看那店東白了臉,忙安慰那店東道:「放心,我不會在你店裡打架的,便是打壞了東西,我也一定賠你。」心中想:「蜈蚣堂不是什麼好路數,即然找上門來,說不得讓他們吃點苦頭。」

  吃了飯,合衣躺下,到三更時分,忽聽得大隊馬蹄聲響,直奔客店而來,李傳燈冷笑一聲:「還真個來了,人還不少呢,卻不知盯上我什麼?」聽馬蹄聲到了店門前,便開房下樓,早聽得一人在問那店東:「先前住店的後生呢?就是那大個子,生著好大一對厚嘴唇的。」

  「我在這裡。」李傳燈哼了一聲,跨步出來,果見是先前看他那漢子,這時正在問那店東,旁邊還有幾條漢子,其他人都在店外,似乎還有一輛馬車,李傳燈也沒細看,剛要問那漢子找他做什麼,猛聽得一聲驚喜若狂的尖叫:「師哥,真的是你。」隨即眼前一花,一個身影向他直撲過來。

  「師妹,杏兒。」李傳燈一下子睜大了眼睛,水杏兒早站在了他面前。

  三年不見,水杏兒長大了,也長高了,昔日的野丫頭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不過臉上仍是李傳燈熟悉的那種神情,只是那對大眼睛裡,這會兒卻含滿了淚水。

  「師妹,杏兒。」真真切切的看到水杏兒兒站在自己面前,李傳燈顆心歡喜得幾乎要炸開來,聲音顫抖著走上一步,伸手去抓水杏兒的手,不想水杏兒卻縱身一撲,一下子撲進了他懷裡,死死的抱住了他,口中更是不住的叫:「師哥,師哥,可找到了,你不知道,杏兒天天在想你呢。」

  「師妹,我也天天在想你,一直在找你。」李傳燈也緊緊的抱住水杏兒,激動得全身顫抖,心底暗叫:「師父,師父,杏兒沒事,弟子找到她了,她很好,長大了。」

  一匹馬很不識趣,突然在門外打了個很響的響鼻,水杏兒一下子驚醒過來,不好意思了,輕輕推開李傳燈,俏臉微紅,拉了李傳燈的手道:「師哥,我們到外面車上說話兒。」

  看著她紅暈暈的臉蛋兒,李傳燈臉上也不自禁的有些發紅,心中暗讚:「程小姐美絕天人,不過杏兒也不比她差呢。」

  水杏兒拉了李傳燈到外面馬車上,說起別來經過,李傳燈和她在一起,素來都是聽的時候多,因此大多是水杏兒嘰嘰呱呱的聲音,但李傳燈一路聽來,卻是越聽越心驚。

  李傳燈一直擔心水杏兒受苦,水杏兒確實受了不少苦,但不是李傳燈所想的,受人虐待欺負,而是跟蘭花婆練功吃了大苦。原來蘭花婆武功傳自天竺,另成一路,最大的特點,是可以在師徒之間進行功力的轉注傳承。蘭花婆拿到滅唐匕後,並不知滅唐匕是假的,琢磨小半年不得要領,而水杏兒卻越來越討她的喜歡,並且她發現,水杏兒不但性子野辣堅韌,且體質極好,蘭花婆這一路功力轉注的方法叫做「萬劫成灰」,名字怪異,卻剛好說明了這中間的艱險,功力轉注,絕不簡單,而是存在著極大的風險,轉注的過程極度痛苦,有如受劫,而稍稍有一丁點兒不對頭,就會失敗,歷代以來,轉注成功的十不到一,受盡痛苦,最後卻是失敗,所以才有了這個古怪的名兒。功力轉注,師父的功力要夠,最重要的卻是徒弟的體質和承受能力,百劫之中仍能保持清醒並咬牙承受,才有成功的可能,而水杏兒剛好具備這一切。

  發現水杏兒是個好苗子,蘭花婆便不再去管滅唐匕,而是專心調教水杏兒,一年後,終於下決心閉關歷劫,以「萬劫成灰」秘法將全身功力轉注給水杏兒,水杏兒果然沒讓她失望,竟真的成功了,承受了蘭花婆的全部功力,一步跨入武學的顛峰之境。

  李傳燈其實早發現水杏兒身上功力大非尋常,先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聽了水杏兒的話,才知道世上竟有「萬劫成灰」這樣的秘法,心中暗暗驚嘆:「真想不到世上竟有這樣的奇功異法,師妹現今功力之高,便是師父和掌門師叔他們也難以望其項背。」忽又想到一事:「程小姐年齡和師妹也差不多,但看她一身功力卻並不在師妹之下,她是怎麼練的,難道白雲澗也有這種功力傳承轉注的奇功異法?」

  但最叫李傳燈吃驚的,不是蘭花婆的奇功異法,也不是水杏兒功力的突飛猛進,而是水杏兒的野心。

  水杏兒在成功的承受了蘭花婆的全部功力後,開始了她的稱霸江湖之路,這即是蘭花婆的要求,也是她自己的心願,李傳燈到這時終於知道,水杏兒確實是神燈教的教主,而這個教名和他還有點關係,之所以叫神燈教,便是因為李傳燈名字中的一個燈字,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水杏兒的神燈教掃滅收服了三、四十個黑道幫會,這一帶的蜈蚣堂便是其中之一,水杏兒在橫掃黑道的同時,也在尋中李傳燈,李傳燈好找,水杏兒傳下三句話,二十歲左右,大個子,特別打眼的厚嘴唇,所以蜈蚣堂那漢子便認出了李傳燈。

  水杏兒的野心並不僅僅止於一統黑道,在覺得實力足夠後,她開始要對俠義道下手了,首先開刀的便是流雲山莊,當然,這也是實踐當日的諾言,照計劃,後日便要動手,水杏兒早兩日便到了蜈蚣堂,所以蜈蚣堂那漢子一報上去有人象李傳燈,水杏兒當夜便來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