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吃了乾糧,仍是葉葦帶路,幾人摸向鬼屋。鬼屋極大,外面看去,黑漆漆的,不見半點燈光,程映雪幾個人手不多,便不分散,從屋側摸將進去,一進院牆便發現了暗哨,楚成摸過去一指點翻,將劍往那暗哨脖子上一架,低喝道:「謝歸元謝莊主是不是在裡面,不說實話我就要你的命。」

  那暗哨只是個小嘍羅,嚇得渾身發抖,點頭不迭道:「在,在裡面大……大廳中。」

  「很好。」楚成微微一笑,劍一劃,那暗哨頸間鮮血飛濺。程映雪眉頭一皺,楚成叫道:「除惡務盡。」當先向大廳摸去,過了照壁,程映雪忽地低叫道:「楚兄。」話未落音,驀地裡狂笑聲起,笑聲中燈光大亮,現出一群人來,李傳燈一眼看去,不由低呼出聲:「黑龍會殺手。」

  那群人都是身著青色緊身勁裝,胸前繡了黑龍,正是黑龍會殺手的招牌裝束,明明說是神燈教,怎麼變成了黑龍會呢,李傳燈一時百思不得其解。

  這群黑龍會殺手前面,站著一個五十來歲的老者,這老者白白胖胖的一張臉,眼睛微瞇著,臉上始終帶著笑,如不看他身後那些黑龍會殺手,李傳燈一定會把他看作是哪個商輔的小老闆。

  「笑面虎,平生笑。」楚成看了那老者,驚叫,叫聲中也充滿了驚訝。

  「居然認得老夫,不錯啊年青人,有前途。」平生笑臉上的笑意更濃了,老眼看向程映雪,一抱拳道:「老朽平生笑見過程小姐,白雲澗的傳人,果然風姿照人。」

  程映雪並不回禮,秀目疑惑的看著他,道:「是你們黑龍會在打歸元莊的主意?」

  「是。」平生笑點頭,卻又搖頭:「但也不是。」他呵呵笑,看著程映雪,道:「為什麼這麼說呢?是,是謝歸元確是我們捉了,不是,是因為我們真正要捉的不是謝歸元,謝老兒只是個引子,我們真正要請的,乃是程小姐。」說到這裡,雙手抱拳向程映雪一揖,道:「我家會首聞得白雲澗高徒現身江湖,又是仙子一般的人物,十分仰幕,只怕平白相請,程小姐不願屈尊,因此發動本會全部力量在江湖中跟蹤程小姐芳蹤,終於設下此計,務要請得程小姐移駕一敘。」在他說話的這當口,四面腳步聲響動,無數黑龍會殺手將院子圍了個水洩不通。

  「原來黑龍會真正想要對付的人是程小姐。」李傳燈心中暗凝,冷眼掃視四面的黑龍會殺手,想:「黑龍會這次出動的人手可著實不少,而且有不少高手。」他從眾人移動的掠風聲中,聽出四面都有好手圍上來。

  平生笑雖說破陰謀,程映雪卻是神色不變,看了平生笑冷然道:「你們會首要見我,可以自己來,就憑你們這些人,只怕留不住我。」

  平生笑嘿嘿一笑,道:「我相信程小姐的話,白雲澗神功絕世,就憑我們這些人,確實不一定留得下程小姐,但程小姐一個人衝出去容易,他們幾個呢?」平生笑笑嘻嘻的眼光在肖乘龍等人臉上掃來掃去,最後眼光落在寧鳳臉上,道:「這位是流雲山莊的小鳳凰寧鳳小姐吧,果然是人比花嬌,若是落到我那些如狼似虎的屬下手中,只怕有得苦頭吃了,程小姐忍心丟下……」

  「我斬了你這老狗。」不等他話說完,寧鳳已是怒火上衝,撥劍猛撲上去。

  「師妹小心。」肖乘龍自小和寧鳳一起長大,知道寧鳳的性子,寧鳳手一動,他已搶先撲出,後發先至,一劍直刺平生笑胸口。

  他兩個一動,廳中門後猛地撲出兩人,都是三四十歲左右的中年漢子,一個使劍一個使刀,那使劍漢子一劍橫格,架開肖乘龍長劍,那使刀漢子卻根本不看寧鳳寶劍,當頭一刀,照著寧鳳腦袋就一刀劈去,凶悍至極。

  肖乘龍只聞「錚」的一聲,手臂發麻,急退一步,一眼看清兩人,驚叫道:「青狼曠野短尾狼索鐵生,師妹小心,那是短尾狼索鐵生。」斜跨一步,向寧鳳靠過去,長劍斜指曠野。

  寧鳳眼見這一刀來得猛惡,不敢硬拼,再聽到面前這人是十二匹狼中的短尾狼,更吃一驚,身子一收,長劍劃圓,斬向索鐵生左臂。

  索鐵生一刀無功,手腕一轉,大刀橫掃,刀風凌烈,他是鐵佛門的叛徒,身上鐵佛功已有七八分火候,力大刀沉,刀未至,寧鳳已覺刀風刮面生疼。

  肖乘龍知道寧鳳架不住索鐵生的硬功,口中低叫:「斜花錯影。」左腳一跨,身子偏轉,劍隨身動,一劍指向索鐵生脅下,寧鳳與他合作慣的,他往左一偏,寧鳳立即便從他右手邊斜插過去,剛好迎上曠野刺到的一劍。

  曠野索鐵生一刀一劍猛撲,肖乘龍寧鳳兩枝劍互相掩護,眨眼便拆了七、八招,卻已退了三四步。

  水志遠當年因不能私下傳授劍法,怕水杏兒兩個看到苦纏,索性便絕不碰劍,因此李傳燈還是第一次看到流雲劍法,暗暗點頭,想:「流雲緊湊綿秘,行雲流水中又偶見奇峰,讓人防不勝防,果然不愧當世名劍,只是寧師姐兩個功力差得太遠,若是換了我來使……」想到這裡,一時間卻是癡了。

  「風雲十七劍好響的名頭,不過爾爾。」平生笑呵呵而笑,看向程映雪,道:「程小姐,不如我和你打個賭,只要寧鳳兩個接得下他兩個一百招,我就恭送諸位出莊,但寧鳳兩個若是接不下一百招,便請程小姐去見見我家會首,其實我們並不敢無禮,會首想要知道的,也只是程小姐下山後接連拜會佛道五大派,到底說了些什麼?」

  程映雪一直神色不動,但聽了這句話,卻是面色一變,心中暗叫:「我拜會五大派如此機密的事竟也給他們偵知了,黑龍會秘探果然是無孔不入。」心中驚駭,再不遲疑,身子無風自動,白影一晃,忽地到了寧鳳身側,長劍出鞘,曠野一劍斜刺寧鳳下腹,劍到中途,忽覺面上微寒,一點劍光如流星突至,竟已到了自己眉間,這一劍突如其來,事實竟沒有半點徵兆,一時間魂魄齊飛,總算他身手已近一流之境,加之經驗豐富,知道退已不及,左閃右避也絕對不行,百忙中雙膝一軟,竟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他這一跪,也算是怪招了,程映雪劍法如神,卻也絕沒算到曠野竟有這樣一招,到給逗笑了,眉間含笑,手上不停,一劍斜指,刺向索鐵生面門,而曠野早在一跪之下立時再一個懶驢打滾,遠遠滾了開去。

  先前因程映雪身法太快,曠野猝不及防,索鐵生卻已有了防備,只是他沒想到程映雪的劍快得異乎尋常,劍一動,劍尖已到了自己面門,百忙中舉劍橫格,程映雪劍尖卻已指到了他右腿,索鐵生急退一步,大刀下劈,程映雪長劍卻又已指到了他左肩,索鐵生回刀不及,只有再退一步,退得太急,一腳絆著門檻,一下子坐了個屁股墩,大驚之下,急忙順勢往門裡一滾。

  這中間說來繁瑣,其實只是眨眼間事,眾人但見白影一動,光起數點,凶名赫赫的兩匹狼便是一跪一跌,狼狽逃竄。江湖中久傳白雲澗的威名,直到今日看了程映雪驚雷訊電的劍術,眾人心中才真正實打實的感受到白雲澗三個字的力量,便是一邊的李傳燈也是暗暗點頭,而始終一臉帶笑的平生笑卻收起了笑容,微退一步,凝神戒備。

  程映雪卻並未趁勢追殺,而是轉過身來,道:「跟在我身後,殺出去再說。」白衣飄飄,當先衝出,肖乘龍等人各執長劍,隨後緊跟。

  「哪裡走。」假山後一人撲出,卻是禿狼僧雨,另一邊撲出獨眼狼張江,盤龍槍晃起斗大一個槍花,雙攻程映雪,說是攻,其實卻都只出了五分力,程映雪攻曠野索鐵生兩人那幾劍過於驚人,僧雨兩個可沒有膽子全力來攖程映雪劍鋒。

  兩狼雖都留力不發,且凝神看著程映雪劍尖,但程映雪劍一動,只一閃便到了僧雨喉前,僧雨竟是沒能看清她劍尖是怎麼來的,好在他早有準備,手中劍橫格,同時斜身左躍,遠遠躲開了程映雪劍尖。他劍往後一縮,程映雪劍招已變,早迎上張江盤龍槍,於槍花中奇準無比的找到張江槍頭,一劍斬出,將張江盤龍槍盪開。

  兩劍逼開兩狼,程映雪持劍橫立,喝道:「諸位先走。」在她想來,一虎四狼都在院中,前面只有普通的黑龍會殺手,自然攔不住肖乘龍等人,而她一劍斷後,一虎四狼也休想抽身到前面攔截,但她想不到的是,話未落音,忽聽到不遠處傳來掠風聲,速度極快,竟是不遜於四狼的好手,而且一來就是三個,心中不由暗驚:「難道外面還伏了三匹狼。」雖驚不懼,卻改了主意,叫道:「還是我先走。」當先飛掠,出照壁不遠,那飛掠而來的三人已經趕到,卻是三個道人,都是五十來歲年紀,各執長劍,一見程映雪,三劍齊出,一齊攻上,程映雪寶劍一劃,三個道人劍招立變,其中一個後退一步,長劍一橫,擺出防守之勢,另兩個道人左右一分,卻是往前斜跨,雙劍齊出,一左一右攻向程映雪兩脅,程映雪身形一轉,左盪右掃,不等劍招接實,兩道卻已變招,而先前取守勢的道人卻改而搶攻。

  「三星劍陣。」程映雪低呼一聲:「你們是天星寒星靈星三道?」

  聽到程映雪叫聲,三道各退半步,持劍而立,卻是分立三方,按三才陣勢將程映雪圍在中間,當面那老道雙手抱劍,道:「程小姐好眼力,貧道寒星。」向程映雪左首老道一指,道:「這是貧道師兄天星。」再指右首那老道:「這是師弟靈星。」

  得到證實,程映雪又驚又怒,叫道:「三星觀投了黑龍會?」

  「三位道長來得太及時了。」不等寒星回答,後面平生笑已是驚喜狂叫:「沒錯,三位道長新任我黑龍會三星護法之職,程小姐,你就認命了吧,你劍法雖了得,衝不出三星劍陣。」

  若是單打獨鬥,寒星三道與十二匹狼也就是在伯仲之間,還趕不上笑面虎,但三道的三星劍陣另有一功,三道合力,卻遠強於三匹狼的聯手之力,平生笑見識過三星劍陣的威力,所以敢誇此海口。

  「區區三星劍陣,未必攔得住我。」程映雪冷哼一聲,劍光一炸,萬千劍點同時罩向三道,三道一直凝神戒備,程映雪一動,三道齊動,三柄劍便如三道放著冷光的的寒流,圍著程映雪不停的旋轉起來。

  程映雪知道三星劍陣的威力,因此一起手便用了全力,希望一舉破開劍陣,但三道的三星劍陣實有其獨到之處,總是兩攻一守,讓程映雪無法全力進攻三道中的任何一道,每每在最後關頭,程映雪不得不迴劍自救,因此三道雖給程映雪劍招壓得汗流浹背,卻終是守住了陣勢。不過三道個人的功力遠不如程映雪,如果一兩百招內無法擒殺程映雪,則程映雪最終仍會破陣而出,而三道想在一兩百招內刺傷程映雪卻是絕無可能。

  所以說,如果只是三道的三星劍陣,程映雪即便短時間內破不了陣,只須慢慢耗,終有破陣之時,問題在於,黑龍會還有一虎四狼和三百名殺手,平生笑眼見三道圍住了程映雪,狂喜大叫:「給我把這幾個小崽子盡數拿了,再四面布陣,必要擒住程映雪。」眾殺手轟然應諾,在四狼率領下狂撲向肖乘龍李傳燈六個。

  李傳燈跟在寧鳳後面,一直沒動手,一則他認定在程映雪率領下,眾人一定可以衝出去,他只要跟著跑就行了,二則他也是給程映雪那驚雷訊電的幾劍嚇住了,那種劍招,幾乎讓他難以想象,也讓他自慚形褻,不敢出手了。其實單就招法來說,天雷針確是及不上程映雪的白雲劍,但李傳燈借奇毒之力練到了轟雷九擊的第八擊,內力之強,卻遠在程映雪之上,只是李傳燈自己不知道罷了。這時眼見程映雪給三星劍陣困住,而肖乘龍幾人明顯不是一虎四狼的對手,待得肖乘龍幾個被擒,一虎四狼騰出手來四面布陣,那時連程映雪也必然無倖,一想到這點,李傳燈心中暗急,心念一動,想:「古話說擒賊先擒王,我若捉了笑面虎,黑龍會非得讓路不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