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對肖紫衣的問題,寧劍仁久久無言,好半天才道:「我也猜不到。」抬眼看向肖紫衣,道:「一路跟下去,黑龍會這次死傷慘重,絕不會善罷干休,好手必然源源而至,以信倫兩個,絕對扛不住,我到要看看,這支鏢還能走多遠,還能有什麼奇蹟出現。」肖紫衣點頭贊同。

  知道鏢隊附近另有一股神秘力量護送,也提防被看出破綻,寧劍仁兩個的車便跟得慢了一些,這日看看太陽偏西,遠遠望去前面有一個鎮子,寧劍仁道:「鏢隊該歇在鎮子裡,我們也緊趕兩步,早點進鎮吧。」肖紫衣點頭,令車夫緊趕一鞭,但離著鎮子還有里餘,馬車突然停了,寧劍仁打簾子向外一看,神情一凝,肖紫衣也張眼望去,低叫一聲:「黑龍會的人。」

  七、八名黑龍會殺手堵在路中,各執刀劍,凶神惡煞,不許商旅進鎮,被攔著的商旅已有好幾十人,議論紛紛,卻是沒人敢上前理論。

  「黑龍會要在鎮子裡對傳燈他們下手。」肖紫衣急叫。

  寧劍仁點頭,道:「我兩個悄悄下車,掩進去。」

  「應該還來得及。」肖紫衣叫,埋怨:「我們該跟緊一點的,黑龍會這次來的人一定多得多。」

  寧劍仁一聲不吭,只是藉著地勢的掩護當先急掠,兩人進鎮,從一間商輔後繞過去,便到了鎮中心的街道上,探頭一看,都舒了口氣,但再看一眼,卻又同時屏住了呼吸。

  讓兩人舒心的是,鏢隊好好的,就停在街中心,李傳燈白試一邊一個護著楊夫人母子的馬車,白試白眼向天,李傳燈卻是兩眼瞪圓,緊握大鐵鎚。

  十丈開外,一群黑龍會殺手當街站著,最前面卻擺了一張交椅,椅上坐了一個老者,手上居然還端了一杯茶,在慢慢的喝著,這老者胸前衣襟上繡了一個咆哮的虎頭,事實上不看他衣襟上的虎頭寧劍仁也能一眼認出來,無影虎管蒙,黑龍會三虎之一。

  管蒙身側,還有十二匹狼中的四匹,白狼白九,禿狼僧雨,黑狼方春平,以及前日逃得性命的獨眼狼張江。

  一虎四狼。

  這就是讓寧劍仁兩個倒吸冷氣的原因。

  七大劍派中,無論哪一派,傾全派之力也絕對接不下這五個人,更別說還有數十名訓練有素的黑龍會殺手。怎麼也想不到,黑龍會為了李傳燈這支鏢隊,竟然出動了如此強大的力量。

  寧劍仁將頭略微往後縮了縮,低聲道:「想救傳燈走已不可能,呆會只有盡力進攻,阻住一虎四狼,讓傳燈自行逃走。」

  「那管矇眼中精光四射,內力只怕不下於你,若不用流雲劍法,只怕擋他不住,但一用流雲劍法。」本來商量好的,為防給黑龍會看出根底追上門來,兩人救人時都不用流雲劍法,讓黑龍會查無可查,但現在面對一虎四狼如此實力,不用流雲劍法顯然不可能。

  寧劍仁聽出肖紫衣口中的猶豫之色,轉頭看她,道:「傳燈救了你,便是救了我,救了我們全家,也是救了流雲劍派,如此大恩,流雲劍派即便劍折派滅,也是回報不了的。」

  肖紫衣再沒想到寧劍仁會是這樣想,心中一顫,抓住了他的手。

  水志遠當年的背叛讓肖紫衣恨入骨髓,但有時午夜夢迴,卻仍然會想到那個人,肖紫衣知道,在她心底的最深處,始終有那個人的影子,愛也好恨也好,那個人永遠在那裡。然而在這一刻,肖紫衣突然在心底問自己:「如果他現在出現在我面前,仍然象當年那樣用火一般的眼神看著我,請我原諒,說他愛我,我會跟他走嗎?」

  這麼想著,肖紫衣竟是癡了,那個人會突然回心轉意,回來求她原諒,這是當年痛徹骨髓時曾做過無數次的夢,當年在夢中也無數次的原諒他,而今日,當這麼問著自己的時候,她才突然發覺,寧劍仁,她的丈夫,在她心底的份量竟是如此的重。

  寧劍仁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肖紫衣這一刻竟然會有如此複雜的心緒,看著妻子熾熱的眼神,他拍拍她的手,轉頭看向大街,因為這時管蒙已站了起來。

  「你們的同黨再不出來,我可要動手了。」管矇眼光陰沉沉地,看著鏢隊就象狼在看著一群羊。

  黑龍會出動這麼大陣仗,目標當然不僅僅再是鏢隊中這幾個人,而是要將所有暗藏的人也一網打盡,至少日前出手的信倫丁千手絕不能放過,信倫兩個雖蒙了面,但黑龍會和寧劍仁一樣,也憑武功確定了兩人的身份。所以管蒙攔住鏢隊後,並未馬上動手,而是靜等信倫等人現身,一杯茶喝完,始終不見人出來,管蒙不耐煩了。

  「你急什麼,老夫的茶還沒喝完呢。」聲音突地響起,在左面的茶樓上。

  寧劍仁肖紫衣與管蒙一樣,聞聲立即抬頭看去,臨街的窗口,現出一張老者的臉,並沒有蒙面,寧劍仁一愣,想:「這人是信倫還是丁千手,怎麼前日蒙面今日卻不蒙了呢?是了,估計是知道武功瞞不了人,所以乾脆以真面目出手。」心中這個念頭還在轉著,卻突地覺出了不對,這老者身具異象,兩隻耳朵特別長大,尤其是耳垂,比常人至少要長出一倍,生似畫裡的佛祖。

  「長耳佛陳耳。」寧劍仁低聲暗叫,而同時管蒙也叫了出來,管蒙語氣中有著明顯的驚怒和些許的惶惑。

  陳耳是老一輩中的名俠,一手驚雷掌雷驚天地,三十年前便已名動江湖,只是近二十年來不見在江湖上走動,還以為他早死了,不想竟會突然之間在這裡現身。

  管蒙等的是丁千手信倫,再想不到露頭的會是陳耳,這就好比摸黃鱔卻摸出一條大蛇一樣,叫他如何不吃驚。

  不過管蒙很快就鎮靜下來,一抱拳,道:「不知陳老在此,陳老是怪在下攪了清靜?還是存心要架這樑子?」他這語氣中明顯有示弱的成份,沒辦法,對手名頭太大,至少在眼前的情況下,只要有可能,管蒙不想招惹這樣的敵人。

  陳耳冷笑一聲:「你不是在等人嗎?老夫就在這裡。」

  這話很明顯了,管矇眼神一冷,道:「原來一切都是陳老在暗中主持,陳老聲名雖大,但若想和黑龍會作對,只怕還差著點兒。」

  陳耳仰天打個哈哈,連連搖頭:「錯了錯了,老夫一把老骨頭,如何敢擔此大任,主持此事的另有其人。」

  管蒙又驚又疑,盯視著陳耳,叫道:「另有其人,那人是誰?」

  陳耳仰天又是一陣大笑,眼光有意無意的在李傳燈臉上一溜,道:「英雄出少年啊。」

  他眼光雖是一瞟而過,但無論是管蒙還是寧劍仁肖紫衣都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同時一驚,也同時情不自禁的看向李傳燈,不過各人心中所想卻並不相同,管蒙心中是怎麼也不肯相信:「真是這傻小子在主持,絕不可能。」

  寧劍仁想的卻是:「傳燈果然另有來頭。」

  李傳燈自己也在暗裡嘀咕:「他看我做什麼?」他可絕不會認為陳耳口中英雄出少年的少年會是他,他倒是少年,但離著英雄兩字卻有著十萬八千里之遙,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

  「陳老是個爽快人,我們也不必客氣了。」管蒙看向僧雨和張江,手一揮,道:「你兩個拿下老匹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