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第二天一早,李傳燈一行人動身,肖紫衣兩個便也跟了上去,他兩個化了妝,再隱身馬車裡,馬車在李傳燈鏢隊後頭不遠不近的跟著,有事隨時可以出手。但出乎兩人意料,一路上始終安安靜靜,直到出了潼關,連半個岔眼之人都沒見到。

  「那條黑龍好象睡著了呢。」寧劍仁呵呵笑:「這件事越來越有趣了。」肖紫衣心中百疑從生,卻是怎麼也猜不透黑龍會為什麼不出手。

  同樣疑惑的還有李傳燈,不過他心裡更多的是高興,他甚至天真的想:「也許閹黨不知道楊夫人出京了呢,或者閹黨中也有敬佩楊大人風骨的人,放過了楊夫人母子。」不過他高興得早了點,該來的還是來了。

  距風凌渡三里,一個扛著鋤頭的農夫忽地向鏢隊急走過來,李傳燈一路上都十分警覺,立即扭頭看過去,手也握住了大鐵錘的錘把。

  那農夫走到李傳燈馬前丈許開外站住了,雙手抱拳,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李傳燈看得出這農夫身上有功夫,但農夫這樣子卻把他搞糊塗了,心中生出一個念頭:「難道黑龍會殺手講究先禮後兵?」一時也不知道該回禮還是不該回禮,情不自禁扭頭看向白試,白試打馬上來,雙手十指屈張,做了幾個奇怪的手勢,那農夫回了他一個手勢,道:「黑龍會殺手埋伏在前面小樹林裡,共二十人,領頭的是獨眼狼張江,疤面狼趙森。」

  「行啊。」白試打個哈哈:「馬閹手下十二匹狼,一次就來了兩匹,怎麼樣,打狼的麻桿夠嗎?要不要我白老頭出馬?」

  「夠了。」那農夫點頭:「請令主與白老觀戰便是。」復向李傳燈行了一禮,回過身去,將鋤頭在空中掄了一圈,閃身進了路邊的林子,不見了。

  李傳燈這幾天留心向白試打聽黑龍會和江湖上的一些事,見識長了不少。黑龍會網羅了眾多的黑道邪魔,最著名的稱為一龍三虎十二匹狼,其中的一龍便是黑龍會會首黑龍龍秋水,一把斬龍刀霸悍絕倫,是黑道中少數幾個躋身超一流境界的狂魔之一。三虎是笑面虎平生笑,無影虎管蒙,暴牙虎關火,三虎魔功都已到一流之境,其中又以笑面虎最為了得。十二匹狼是青狼曠野,灰狼木撲,白狼白九,雪狼雪紅衣,毒狼回興天,石狼古成灰,短尾狼索鐵生,禿狼僧雨,紅狼關小小,黑狼方春平以及那農口中的獨眼狼張江,疤面狼趙森。十二匹狼武功雖不到一流之境,但相去也是不遠,未投身黑龍會前,也都是江湖中凶名赫赫的魔頭,其實十二匹狼本身另有外號,投身黑龍會後,合稱十二匹狼,兇名更著。

  李傳燈聽說一下子來了十二匹狼中的兩匹,驚得背心冷汗直冒,以致於全然沒去注意那農夫對他的稱呼有什麼古怪,但白試和那農夫話中另一部份的意思他還是聽明白了,訝異的看著白試道:「這位大哥是什麼人?他會幫著咱們對付黑龍會嗎?黑龍會一下子來了兩匹狼。」

  不等他說完,白試微一搖頭,道:「不必擔心,你靠在馬車邊,提防萬一驚了馬車,其它的不必去管。」又對車中道:「楊夫人楊公子,呆會前面有個小熱鬧,不必擔心,只管在車中看著便是。」說完了把馬一夾,當先而行,李傳燈心中忐忑,緊傍著馬車,跟在後面。

  行出里餘,前面林子裏忽地傳出狼嚎聲,此起彼伏,似乎瞬時間群狼齊至,讓人毛骨怵然。

  李傳燈一驚,一把抓住了馬車的韁繩,聽得車中小楊昆一聲低呼:「娘,我怕。」卻聽得楊夫人道:「小昆不怕,要學你爹爹。」楊夫人的聲音其實也在微微顫抖,但小昆卻應了一聲,道:「是,娘說爹爹連死都不怕,小昆要學爹爹,小昆也不怕死。」

  車中的對話,李傳燈全都聽在耳裡,胸中忽地一熱,只覺一股血氣騰地升起,暗暗點頭:「不愧是楊大人的後人,小昆你放心,除非那兩匹狼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否則休息靠近馬車。」

  狼嚎聲尤在起伏不絕,白試白眼斜視,猛地裡仰天狂笑,叫道:「龜孫子們,你白爺爺的頭髮不是嚇白的,少嚎喪了,給你白爺爺出來吧。」

  他這一笑,狼嚎聲立止,一聲唿哨,從林中竄出二十多條漢子,均著青色緊身勁裝,對襟上繡一條黑龍,正是黑龍會殺手的招牌裝束,這些殺手身後,兩人緩步而出,也是黑色緊身勁裝,只是左胸上各繡了一個狼頭,獠牙大張,綠眼幽幽,讓人毛骨怵然,兩人都是三、四十歲年紀,左面一個瞎了一隻眼,是獨眼狼張江,右面一個臉上隆起一條高高的紅疤,不用說是疤面狼趙森。

  兩匹狼三隻眼緊緊盯著白試,張江嘿嘿一笑:「白老兒,你劍底殘生,不找個地方晒晒老骨頭,偏還出來現世,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麼?」

  「老夫活得挺好,一天三頓老酒,有滋有味。」白試哈哈笑,捋了捋袖子,斜眼看了兩狼道:「就是睡覺覺著床板子太硬,想要剝兩張狼皮下來墊墊。」

  趙森哼了一聲,眼中射出兇光,張江卻又嘿嘿一笑,獨眼緊盯著白試眼睛,道:「白老兒,你就老實說吧,到底是誰在背後給你撐腰,否則憑你白眼橫天這把老骨頭,沒理由敢跟我黑龍會發橫。」

  「黑龍會?」白試仰天狂笑:「一條死蛇而已,總有一天老夫要剝了它皮一節一節煨了下酒,不過有一點你沒猜錯,這副擔子老夫確實挑不起,扛大旗的是我們總鏢頭李傳燈。」說著向李傳燈一指。

  李傳燈是長安鏢局新任的總鏢頭的消息,黑龍會自然是知道的,但根本就不相信,所以張江才這麼問,現在白試這麼回答,張江趙森向李傳燈掃了一眼,卻一起仰頭大笑起來。

  「白老兒,別開玩笑了,就憑這傻大個兒,我擔保他連我一招都接不住呢。」趙森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李傳燈一直以為,白試祁明讓他做總鏢頭,只是鬧著玩,最多也就是掩人耳目,到真與黑龍會碰上就不會那麼說了,沒想到白試當面對著兩匹狼還是這麼說,一時間面紅耳赤,但聽了趙森這話,心中卻猛地一跳,拍馬上前,橫眼看了趙森道:「我要是接得住你一招呢?」

  他這麼大鐵鎚一橫,倒也氣勢凜然,趙森雖絕不信外表憨頭憨腦的李傳燈能有什麼本事,但白試即然莫名其妙的捧了他做總鏢頭,也許真是真人不露像呢,因此一時間竟給李傳燈的氣勢攝住了,不敢應聲。

  白試心中暗笑,面上卻不動聲色,反一本正經勸李傳燈道:「總鏢頭不必動氣,對付這等小狼崽子,根本不必總鏢頭親自動手。」說著手一揮,高聲叫道:「兄弟們何在。」

  聲未落,忽聽得風聲嗖然,張江趙森反應極快,同時急叫:「小心暗器。」各取兵器護住己身,但那些黑龍會殺手卻來不及應對,哎呀聲裡,一下子栽倒了七八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