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瞬時間,李傳燈胸中的血氣直衝頂心,整個人彷彿就給烈火點燃了。是的,這三個人一個瘸一個瞎一個武功差勁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樣的組合是一定會笑倒一大幫人的,但就是這樣的三個人,卻要去做所有勢力雄厚的鏢局和所有聲名赫赫的大俠都不敢做的事,這份血氣,驚世駭俗。

  「我跟著兩位前輩干。」李傳燈雙手緊握著拳頭,用力點頭。

  「我知道你會答應的。」祁明眼中露出笑意,看一眼白試,道:「白老兒,把頭髮鬍子收拾一下,弄精神點兒,要不楊夫人見了我們以為是三個叫化子,不讓我們護送卻每人打發一個銅錢出門,那就真是笑死了呢。」

  「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兒去吧。」白試瞟著祁明,笑,又看一眼李傳燈,道:「我們的總鏢頭也得打扮一下。」

  到成衣輔裡買了衣服鞋帽,三個收拾打扮了,李傳燈一身青綢緊身勁裝,頭戴英雄巾,自己雖然覺得彆扭,但大水缸裡看去,還真是英氣勃勃呢,就是那平日有些礙眼的厚嘴唇這時也並不顯得盡是憨氣,反給人一種老實厚重的感覺了。

  三個人到楊府,見著楊夫人。楊夫人二十七、八歲年紀,頭戴重孝,身邊依著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本應是最頑皮的,但這小男孩看著李傳燈三個的眼睛裡卻是怯生生的,有著明顯的驚怕,顯然父親的慘死嚇著他了。

  聽了李傳燈三個的來意,楊夫人又驚又喜,拉了那小男孩泣聲道:「先夫就這點骨血,如能蒙三位大恩平安還鄉,先夫九泉之下,也必感恩不己,小昆,快拜謝三位叔叔伯伯。」小楊昆頗為懂事,果然依言下拜,楊夫人自己也盈盈拜倒。

  李傳燈三個忙稱不敢,祁明扶起楊昆,楊夫人去裡間取一個手巾包兒,打開,裡面有兩錠銀子和幾件釵環手鐲之類,遞給李傳燈,道:「先夫為官清廉,家資不豐,只這點小意思,還望總鏢頭笑納。」

  鏢銀的事,路上祁明白試已經說過了,錢不能要,但當面硬拒怕楊夫人另有想法,所以另教了李傳燈一套話頭,只說鏢行的規距是到了地頭才收鏢銀的,這時李傳燈依言說了,楊夫人也不懂,只得收回,當下議定第二日響午出京。

  從楊府出來,祁明對李傳燈道:「總鏢頭,我先去趟路,咱們在前頭會合。」李傳燈知道鏢行有趟子手一說,到底是怎樣的也不太清楚,只得抱拳道:「辛苦祁大叔了。」

  李傳燈雖說應下了做總鏢頭,但心裡覺得不過是祁明兩個拉他一起湊數而已,祁明兩個要做什麼,根本不必跟他說,然而祁明卻似乎當了真,他一應承,祁明兩個便對他十分恭敬,這讓他心裡大時惶恐,同時又覺得熱辣辣地。

  祁明出城自去,白試卻寫了貼子,送去各大鏢局,請各大鏢局明早來觀禮,先前還有三個人,這時祁明也走了,李傳燈不免有些心虛,道:「那不是會有很多人來看?」

  白試點頭:「那自然,昔年的天下第一鏢突然重新亮旗,誰不想來看個熱鬧。」看一眼李傳燈,道:「怎麼,怕人看嗎?嘿嘿,我就是要讓那些傢伙看看。」自去送貼子,只留下李傳燈在院裡著實發了半天呆。

  「師父,白大伯祁大叔帶我做的事,是好男兒該當要做的,我會跟他們去,閹黨勢大,我們恐怕連潼關都出不了就會丟了性命,但弟子不怕,只是不能再去找師妹了,你在天有靈,多保佑她些兒。師妹,你還好吧,師哥怎麼也找不到你,以後只怕也不能再來找你了,若師哥也沒了,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可更要加倍的愛惜自己啊。」念叨到這兒,禁不住落下淚來。

  長安鏢局突然間重新亮旗復業,果然引起了很大的震動,一時間不但各鏢局,便是郭敬等不相干的人也全都知道了,也包括下午才到長安城的寧劍仁肖紫衣夫婦。

  李傳燈的事,肖乘龍拐彎抹角的說了,只說巧遇李傳燈,想留著他一起等肖紫衣夫婦來,但撞上朱龍幾個一起喝酒,李傳燈不願喝酒朱龍幾個強勸,言語中起了衝突,動了一下手,幸得給他勸住了,只不過李傳燈是水志遠弟子的事無意中傳了出去。

  他這樣說,肖紫衣聽不出岔子,只是哼了一聲,命肖乘龍帶幾個師兄弟去把李傳燈找回來,李傳燈沒回來,長安鏢局的貼子卻來了,當然,這貼子不是送給寧劍仁夫婦的,只是由收到貼子的一家鏢局傳出來的,肖紫衣看總鏢頭寫得也是李傳燈三個字,又驚又奇,對寧劍仁道:「他們這總鏢頭竟和傳燈同名同姓,還真是巧了。」

  寧劍仁性子平和,遇事不急,倒常常愛開開玩笑,這時呵呵笑道:「什麼同名同姓,明明就是同一個人嘛,不信我和你賭,你輸了就給我親一個,怎麼樣?」

  寧鳳也在邊上,肖紫衣臉上微微一紅,嗔道:「老沒正經的。」卻是斷然搖頭,道:「絕不可能。」

  到郭敬府上,包括郭敬等人都在議論,竟是誰也不知道這李傳燈是什麼來頭,一時所有人都提起了好奇心,都想看看這長安鏢局的新總鏢頭到底是何方神聖,因此第二天一早來長安鏢局的,不但有各鏢局的人,也包括郭敬等一大批想一探究竟的,其中自然也有寧劍仁肖紫衣夫婦。

  見到李傳燈,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最吃驚的當然是寧劍仁肖紫衣夫婦,肖紫衣鳳目大睜,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叫道:「傳燈,長安鏢局的新總鏢頭真的是你?」

  李傳燈抱拳:「回師叔師嬸,是我。」

  「我還真贏了這一注呢。」寧劍仁呵呵笑,只是他嘴角的肌肉似乎因過度吃驚而有些僵硬了,笑得很不自然。

  「那你們這鏢局現在有多少人?」肖紫衣腦中飛快的轉著念頭,問。事若反常必有奇,肖紫衣想到的是,李傳燈只是個幌子,長安鏢局在後面一定還有一大幫人,只是不願意暴露實力,所以故意把李傳燈推出來而已。

  「就兩個人,除了我,還有這位白老鏢頭。」李傳燈向一邊的白試指了一下,自己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頭,白試告訴他祁明本就不是長安鏢局的人,不必提起,所以李傳燈也就沒有說。

  他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其他人卻更是呆若木雞,當年的天下第一鏢局重新開張,總鏢頭是個憨頭憨腦的少年不說,手下竟還只有一個鏢頭,一個糟老頭子,而且還是一個瘸了一邊腿的糟老頭子,天下滑稽之事,莫過於此。

  先是寧鳳卟哧一笑,隨即是朱龍的捧腹大笑,然後便所有的人都笑了。

  有兩隻麻雀剛覓食回來,在屋椽上探頭探腦,想趁著沒人注意溜進窩裡去呢,不想哄笑聲突起,可就嚇了個半死,撲打著翅膀飛逃開去,其中一隻還在屋樑上撞了一下,騰起一團灰霧。

  來了這麼多人,尤其寧劍仁夫婦也來了,說實話,李傳燈心中頗為惶恐,然而聽到這些肆無忌憚的笑聲,心中的惶恐突然間飛得無影無蹤,胸間一股怒氣勃勃生起,伴隨而來的,還有一種無名的驕傲。

  他的臉慢慢扳了下去,岔眼的厚嘴唇緊緊抿著,眼光垂地,聽任眾人笑,似乎充耳不聞,側後的白試偷瞟他一眼,暗暗點頭,翻起白眼向天,更不理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