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決心即定,立即收拾一個小包袱動身起程,好在先前搜得的烏鐵翼的銀子還有不少,路上不愁花銷,他心思慎密,擔心圖被搶走遺失,記憶清楚後,索性一把火燒了,心中暗想:「除了換回師妹,天下間誰也別想從我心裡把圖拿走。」

  下決心容易,真找起人來難,天下這麼大,誰知道蘭花婆把水杏兒帶去了哪裡?鎖上鐵匠輔,李傳燈一時竟不知該往哪邊邁腳,左右躊躇,想:「杏兒是在流雲山莊附近給蘭花婆帶走的,也許蘭花婆還在那一帶停留也不一定,說不定蘭花婆的家就在西天目呢。」這麼想著,一時興奮起來,又依舊路,再向流雲山莊來,一路上自然時時留意有沒有水杏兒的消息,其實水杏兒是不可能有什麼消息的,誰會留意一個小女孩兒,主要是蘭花婆的消息,老怪名重江湖,只要現身,江湖中自有傳言,找到蘭花婆,自然也就找到水杏兒了,但一路行去,半點蘭花婆的消息也沒有。

  這一路快些,不到一個月就到了流雲山莊,又看到了流雲山莊巨大的莊院,只是再不見水杏兒的半片衣角。李傳燈看著晨光中的流雲山莊發了一會兒呆,繞路而行,便以流雲山莊為中心,四面轉悠,大半個月中,將流雲山莊方圓百里轉了個遍,仍是半點消息沒有,這日又回到流雲山莊,心中突地生出一個想頭:「杏兒會不會在流雲山莊裡呢?」這個念頭一生出來,立即又給他壓了下去,斷然搖頭,想:「不可能,杏兒性子最倔了,她是絕不肯去流雲山莊的。」

  流雲山莊附近是打聽不到什麼了,李傳燈回身,也不知去哪兒找,順腳而行,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找到水杏兒。

  李傳燈的厚嘴唇比較打眼,這麼一個傻大個兒圍著流雲山莊附近轉了大半個月,終於傳進了流雲山莊,寧劍仁肖紫衣一聽,立即認定是李傳燈,肖紫衣立即派人出來找,不過那時李傳燈離開流雲山莊差不多有十來天了,自然找不到。

  沒找到人,肖紫衣心中悵然,寧鳳不樂意了,小嘴兒一撇,道:「好意收他做弟子他不幹,自己卻又偷偷跑回來,這樣的傻大個兒竟也會假模假樣,哼,不要派人找,我擔保過不了幾天,他自己又會轉回來。」

  「你知道什麼?他是在找那野丫頭。」肖紫衣搖頭,忽地轉身看著寧鳳,厲聲道:「以後若遇著他,絕不許叫他傻大個兒,這人外表憨拙,內裡其實極為機靈,你們那點小聰明和他比,十個也及不上他一個,真惹得他惱了,必有大苦頭吃。」

  她疾顏厲色,寧鳳心中雖不服氣,卻只是吐了吐小舌頭,不敢再吱聲。寧劍仁遙望遠山,悠然神往,低聲道:「烏老怪武功之高,還在你我之上,竟栽在這小子手裡,我至今也想不通,這小子到底是怎麼騙了烏老怪的。」

  肖乘龍也在邊上,眼見肖紫衣兩個對李傳燈頗為欣賞,更想起那日肖紫衣竟要立李傳燈為掌門弟子的事,心中一股妒火直竄起來,暗暗咬牙:「那傻大個兒有什麼了不起,下次碰到了,看我打得他滿地找牙。」

  李傳燈漫無目地的順腳而行,偶爾也能聽到蘭花婆的事,卻往往都是多年的老黃曆,新的消息一點也沒有,他卻並不灰心,總是每天天一亮就起來,邁開大腳往前走,就這麼東尋西覓,眨眼一年多過去,他個子又長高了老大一截,以前的衣服是再穿不下了,又捨不得扔,做一個包袱背著,晚上就拿來做被蓋,抱著包袱的時候,似乎師父師妹就在身邊,心底特別的踏實。

  這一日入了潼關,一步步便向長安來,終究是天子腳下,雖在亂世之中,仍是人煙繁密,各種各樣的消息也要多得多。

  李傳燈心中思忖:「京師重地,來來往往的人多,也許能有蘭花婆的消息也不一定。」一時間興奮起來,腳步也不由快了許多。

  這日午後,能看到長安城了,李傳燈正大踏步走,身後忽傳來急驟的馬蹄聲,李傳燈閃到一邊,扭頭看了一眼,卻猛地心中一跳,來的一共是兩騎,一男一女,兩匹馬一紅一白,竟赫然是寧鳳和肖乘龍。

  李傳燈再沒想到竟會在這裡巧遇寧鳳兩個,而寧鳳也一眼看到了他的厚嘴唇,不過李傳燈個子又高了許多,一時不敢相認,到李傳燈面前一勒馬,與李傳燈目光一對,確認沒錯,頓時就叫了起來:「這不是傻大個兒嗎?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肖乘龍先前根本沒留意到路邊的李傳燈,見寧鳳勒馬他才勒馬,聽了寧鳳的叫聲,他也認了出來,叫道:「是傻大個兒,還真是巧遇了呢。」

  李傳燈的厚嘴唇實在太過打眼,這一年多來,碰上的人大部份都是叫他傻大個兒,他也一概不在意,但別人這麼叫他不在意,寧鳳兩個也這麼叫,他心裡便很不舒服,這證明寧鳳兩個完全沒把水志遠這個師伯放在眼裡,否則見了李傳燈,無論如何也該叫聲師弟。再想到水杏兒就是因為寧鳳兩個而杳無音信,心中更惱。惱歸惱,李傳燈面上卻並不顯出來,臉上平平淡淡,抱拳打個招呼:「原來是兩位。」他也再不叫什麼師姐師兄。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還在找那個野丫——哦,找你師妹?不是說她給蘭花婆帶走了嗎?你找到了沒有?」乍遇李傳燈,寧鳳有一絲因巧遇而帶來的驚奇,她是個小美人兒,這麼興致勃勃的發問,換作其他年輕男子一定興奮異常,但李傳燈臉上卻沒有半點表情,甚至看都沒看寧鳳,也不回答,只是垂著眼搖了搖頭。

  寧鳳打小便給寵溺慣了,從沒人給過她冷臉兒,哪受得了李傳燈這副冷冰冰的樣子,俏臉兒立時就是一扳,哼了一聲道:「好了不起麼?表哥,我們走,不理他。」

  她是個直性子,肖乘龍卻有心計多了,上次肖紫衣要立李傳燈做掌門弟子的事,把他嚇出一身冷汗,這一年多來,他心裡一直就有一個陰影——萬一肖紫衣再遇上李傳燈,重要立他做掌門弟子,而李傳燈又回心轉意了,那時怎麼辦?肖乘龍沒辦法改變肖紫衣心中的想法,惟一的出路,只有從李傳燈身上打主意,但李傳燈一去無蹤,叫他無從著手,現在巧之又巧的碰上了,怎肯就這麼輕易放手?

  肖乘龍兩個來長安,是為了給長安大豪郭敬慶祝六十大壽,寧劍仁肖紫衣也來了,只不過寧鳳性子急,和肖乘龍兩個先走了一天,而肖乘龍要對付李傳燈,有這一天的空檔,剛剛好。

  心中轉著主意,肖乘龍一臉笑道:「怎麼好扔下李師弟一個人呢,即然碰上了,那就一起進城去,也多個伴啊。」轉臉看向寧鳳,道:「師父師娘若知道我們碰上了李師弟卻沒有約他一道走,肯定要生氣的。」

  寧鳳本來皺起了眉頭,小嘴兒也噘起了,但聽他這麼一說,只哼了一聲,不再吱聲。

  李傳燈並不知肖乘龍心裡另有主意,只是他並不願和肖乘龍兩個多打交道,仍是搖搖頭道:「兩位馬快,還是先進城去吧,我慢慢走。」

  「說什麼慢慢走,我們可以合乘一騎啊。」肖乘龍如何肯放過李傳燈,雖然他現在還並沒想好到底要怎麼對付李傳燈,但至少先把人逮到身邊再說,一臉熱情相邀,但李傳燈只是搖頭,肖乘龍可不好強拉他,心念一轉,道:「師父師娘隨後就到,尤其師娘對你極為看重,若知道我們碰到了你又不留著你,師娘一定會非常生氣,師弟不想我們挨罵吧?再說了,你不是在找你師妹嗎?我們人頭熟,幫你找比你這麼四下亂竄,可要有把握得多。」

  他這後一條正打在李傳燈心坎上,李傳燈略一猶豫,終於點了點頭,卻不肯與肖乘龍合騎,寧鳳兩個只好放慢馬步,一起進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