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當李傳燈穴道解開時,肖紫衣心中頗為緊張,因為她摸不准李傳燈會對她怎麼樣,直到聽到流雲山莊四個字,一顆心才落了下來,卻是又羞又愧,暗叫:「這傻小子,我這麼對他師妹,他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

  這時天光將亮,門板晃動中,肖紫衣偶然瞟過李傳燈的臉,那張臉憨厚質樸,在添了幾道鞭痕後,更顯得土氣十足,但肖紫衣心中卻突地一凜,想起了先前水杏兒說李傳燈裝憨殺了烏鐵翼的事,她先前並不相信,但這會兒卻完全信了,因為她親眼目睹李傳燈是怎麼以裝傻來騙過那兩個混混,最終於絕不可能中扭轉危局的。

  「這人外表憨厚木訥,內裡其實七竅玲瓏,是個極聰明厲害的人物,今夜若那臭丫頭沒給蘭花婆救走而給我殺了,以這小子對那臭丫頭的感情,再加上身懷滅唐匕,一旦學成武功報復起來,流雲劍派只怕……」。

  只怕怎樣,她沒有想下去,只是隱隱地覺得心底發寒。

  到流雲山莊門外,天已大亮,肖紫衣忽地裡出聲長嘯,嘯聲未畢,寧劍仁已飛飄而出,一見肖紫衣這個樣子,大吃一驚,叫道:「你怎麼了?」

  肖紫衣道:「我被蘭花婆銀針封了穴道,你先替我把針起出來再說。」

  「蘭花婆。」寧劍仁大吃一驚:「你怎麼會撞上那老怪物的。」替肖紫衣起出穴道上的繡花針。

  肖紫衣穴道一暢,翻身躍起,雙掌齊出,兩個混混頭頂一齊中掌,立時斃命。

  她出掌殺人,寧劍仁不知內中情由,又驚又疑,叫道:「你怎麼了,到底出了什麼事?」

  肖紫衣不答他話,卻指著李傳燈道:「立即開香堂,收李傳燈為掌門弟子,他就是流雲劍派下一代的掌門人。」

  這時寧鳳肖乘龍幾個也出來了,後面還跟著一大群流雲劍派的弟子,一聽她的話,肖乘龍臉上首先變色,只是不敢開口,寧鳳卻忍不住叫道:「娘,這是怎麼回事,這鄉巴佬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你還要收他做掌門弟子,就他那傻樣兒做掌門,豈不要笑死人。」

  「住嘴。」肖紫衣厲聲喝斥,眼光一掃眾弟子,森然道:「以後李傳燈就是你們的掌門師弟,誰若是故意為難他,我決不輕饒。」

  昨夜的事,肖紫衣事後想來,越想越怕,如果不是李傳燈施計,她勢必被那兩個混混糟蹋,那可真是死都不得閉眼了,尤其李傳燈是在以德報怨,這就更讓她心生感激,所以才生出這般心思。

  李傳燈一直呆呆站著,這時卻上前一步,抱拳躬身道:「多謝師嬸好意,恕傳燈不能從命。」

  肖紫衣一愣,道:「你說什麼?你不想加入流雲劍派,不想做流雲劍派未來的掌門人嗎?要知道流雲劍派可是當世七大劍派之一,身為流雲劍派掌門人,江湖上人人景仰,那是多大的光彩。」

  「能投身流雲劍派學得流雲劍法,是我夢寐以求的心願,但我先要去找師妹,師父把師妹託付給我,我不能就這麼撇下她不管。」李傳燈說完,深深一揖,轉身大踏步而行,再不回頭。

  「真不愧是大師兄的弟子。」寧劍仁走到肖紫衣身邊,搖頭苦笑:「流雲劍派的掌門人,在他眼裡,竟是一文不值。」

  肖紫衣左手緊緊的攬著衣帶,盯著李傳燈的背影,久久無言。在李傳燈的背影裡,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個人,那個人當年也是這樣,拋下所有的一切,決絕的離去。

  離了流雲山莊,李傳燈一時不知該往哪裡去。他盼望能找到水杏兒,雖然明知道水杏兒給蘭花婆帶了去,這時只怕已在百里之外,心裡卻總盼著水杏兒會突然在眼前出現,彷徨無計,便順著來路,一路回走,他走得慢,天氣漸漸的變得熱了起來,棉衣穿不住了,雖已給抽得破爛不堪,但想著是師父給的,以後師父再不會給自己做衣服了,便捨不得扔掉,夾在腋下。直走了一個多月,終於又回到了雙龍村。

  舖子還是老樣子,開了鎖,鋪中景物依舊,師父師妹卻都不在了,睹物思人,一時悲從中來,大哭一場。

  當日買了酒菜,到水志遠墳上又哭一了回,夜裡就在墳前睡了,天明醒來,叩了三個頭,道:「師父,你在天有靈,千萬保祐師妹,她說了要回雙龍村來的,我就在村裡等她,便是到死,我也一定等她回來。」

  回鋪子裡,計較已定,仍是打鐵為生。那日水志遠燒的那鍋鐵水已凝成了一個鐵疙瘩,當下便生起火來,化那鐵疙瘩。鐵水溶化,倒出來鐵水上面竟浮了一個東西,李傳燈大是奇怪,鐵都化了,怎麼還有東西沒化,細一看,竟是一把匕首,匕首上刻著兩個古字:「滅唐」。

  「滅唐匕?這是怎麼回事?」李傳燈又驚又疑,滅唐匕不是明明給師妹帶走了嗎?難道有兩把?可怎麼又會在鐵鍋裡呢?

  細看那匕首,與水杏兒帶走的那把一模一樣,只是匕首的木柄給鐵水溶化了,只剩下光光的一個戳子。這時李傳燈發現一樁異外,那匕首的戳子與匕身不是整體鑄在一起的,他抓著戳子搖了兩搖,手上一鬆,竟把那戳子撥了出來,原來戳子是鉗在匕首上的,匕身中空,裡面似乎塞得有東西,倒出來,是不知何物織成的一捲東西,攤開,卻是一張圖,還有字,起首四個大字:滅唐神殿。下有小字,寫道:「孤白手起家,轉戰天下,攻城克地,戰無不勝,雖敗於秦王之手,實乃天意,非戰之罪,後世得此圖者,不可不明此點,孤雖敗,卻已伏下了亡唐的火種,即此滅唐神殿,殿中所藏,為孤大夏國全部財寶,有此財力,可立聚百萬之眾,虎視天下。另有赤松子兵法及轟雷九擊秘譜。此兩冊奇書,孤於幼年時得之洪荒大青岩之下,長而仗此橫行天下,無論百萬軍中抑或單打獨鬥,從無一敗,惟轟雷九擊神功不可燥進,尤其練到第七擊時,切不可操之過急,孤當日便是急於求成,岔了經胳,否則天下誰是孤之對手,孤又如何會敗於李世民小兒之手,前車之轍,切記切記。」最後署名夏王杜建德。

  再下面,便是進入滅唐神殿的詳細走法,神殿築在太行山絕嶺之中,十分隱秘,但杜建德說得十分清楚,又有圖示,因此看起來簡單明瞭。

  看完圖示,李傳燈呆呆站著,半天不知道動。很明顯,這柄滅唐匕是真的,滅唐匕中的秘密已完全展現在了他面前,無盡的藏寶,絕世的武功,均已唾手可得,然而他心中並無半絲歡喜,反而擔心害怕到了極點,因為這把滅唐匕是真的,就說明水杏兒拿走的那把滅唐匕是假的,蘭花婆一旦發現有假,以她的怪僻情性,會對水杏兒怎樣呢?一想到這點,彷彿就有一隻手,把李傳燈的心緊緊的揪著,讓他幾乎難以呼吸。

  「滅唐匕怎麼會有兩把,真匕怎麼又會藏在這鍋鐵水裡,這不是把師妹害慘了嗎?」李傳燈百思不得其解。

  他哪裡知道,烏天翼十分狡猾,知道滅唐匕消息洩露後搶奪的人必眾,便找人照真匕的樣子打了一把假匕,萬一有事,也可用假匕充數,李傳燈那天在他身上搜到的,便是假匕,那麼真匕怎麼會藏在鐵水裡呢?那天烏鐵翼情知必死,他貪心極盛,便是死也要獨占匕首,於是利用將尹棋頭按進鐵水裡的勢子,順手將滅唐匕插進了鐵水裡,所以臨死前他才哈哈大笑,說誰也得不到滅唐匕,而若不是陰差陽錯,李傳燈重回雙龍村操起鐵匠生涯化開鐵水,鑄在鐵水中的滅唐匕勢必成為江湖永遠的秘密。

  李傳燈當夜想了一夜,天明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找到師妹和蘭花婆,只要蘭花婆肯放了師妹,我就把圖給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