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肖紫衣見滅唐匕是真的,又驚又悔,暗暗咬牙:「早知滅唐匕是在這傻大個子身上,就該留他們在庄中,再慢慢的收拾他們。」

  她和李傳燈兩個都給打中了穴道,動彈不得,靜夜無聲,兩人各想心事。

  遠處忽地傳來踏踏的腳步聲,一個聲音道:「看,那邊有個破廟。」

  另一個聲音道:「好極了,我們到廟裡,把這公雞燒著吃了,天亮後再到當舖裡當了這包衣服,明兒個的賭本就有了。」

  「正是這樣,嘿,今晚上咱兩個的收穫還真是不錯。」另一個興奮的應著。

  從對話裡,可以聽出,這是兩個偷雞摸狗的混混,說話間,這兩個人已走進廟來,都是二十歲左右年紀,一個矮胖,手裡提了隻大公雞,另一個高大些,卻只有一隻耳朵,左邊耳朵似乎是給人割去了,肩上斜背了一包衣服,

  兩人一眼先看見了李傳燈,李傳燈一直保持著雙手拉人的姿式呆立著,看上去頗有些怪異,兩人心中驚疑,將李傳燈上上下下一看,那矮胖子道:「是個傻大個兒,剛給人打了一頓,喂,傻大個兒,誰打你來了。」

  李傳燈全身鞭痕累累,所以兩人看出李傳燈挨了打,李傳燈身不能動,口舌還是管用的,卻不想理這兩個混混,閉口不答。

  那邊耳見他不答,笑了起來,道:「只怕是給主家打傻了吧,不管他,這裡恰好有一堆柴,生火,燒雞。」

  肖紫衣倒在窗子下,光線暗,兩個混混一直沒注意,但火光一亮,兩人同時看見,頓時齊叫起來:「這裡還躺了個娘們。」

  兩人齊奔過去,細細一看,同時目發邪光,那矮胖子搓手道:「老大,這娘們可漂亮得緊呢。」

  那邊耳連連點頭:「是,杏花樓的小翠,和她比,也還要差上幾分。」

  肖紫衣一生高傲,幾時給這樣的小混混評頭論足過,又急又怒,她先前是閉著眼睛的,這時霍地睜開,怒叱道:「滾開,否則我殺了你們。」

  她眼中厲光有若實質,那兩個混混給她一盯,嚇得一齊後退,那矮胖子有些害怕,叫道:「老大,這娘們兇得緊。」

  那邊耳心中也有些害怕,但見肖紫衣雖然兇神惡煞,卻是一動不動,膽氣又大了起來,嘿嘿笑道:「殺了我們,好啊,你來殺。」說著上前一步。

  他是試探,因為他弄不懂肖紫衣為什麼動彈不得,打定主意,只要肖紫衣動一動,立馬轉身就跑,可惜肖紫衣枉自將銀牙咬得咯咯響,卻連一根手指頭也動不了。

  見她不動,那矮胖子膽子也大了起來,也上前一步道:「是呀,你來殺,臭娘們,以為爺們是嚇唬大的。」

  「你不動,大爺我可不客氣了。」見肖紫衣真個動不了,那邊耳一顆心徹底放到肚子裡,忽地伸手,就在肖紫衣臉上扭了一把,哈哈大笑:「滑,真滑。」

  肖紫衣受此羞辱,全身氣血欲炸,雙目霍地大睜,咬牙叫道:「我要叫你死一千次。」

  但她這會兒已唬不住人了,那邊耳反越發得意,對那矮胖子狂笑道:「她要讓我們死一千次呢,兄弟,來,我們把她剝光了,且看她有多少本錢。」伸手就向肖紫衣胸部摸去,那矮胖子也同時伸手摸向肖紫衣大腿。

  肖紫衣空有一身武功,卻是動彈不得,眼見兩個混混的手越伸越近,又急又怒,直欲昏去。

  眼見那邊耳的手就要觸到肖紫衣胸部,李傳燈驀地一聲大叫:「不說,打死我也不說。」

  他這一聲大叫突如其來,嚇得那兩個混混一蹦丈八高,那矮胖子膽子小些,更差點栽一跟斗,待看清是李傳燈在叫,火了,瞪眼叫道:「傻大個,敢嚇你家大爺,大爺我扇死你。」搶起巴掌就要來打李傳燈,李傳燈卻毫不害怕,反鼓起眼睛看著他,叫道:「你就算打死我,我也絕不把埋那壇銀元寶的地方告訴你。」

  「你說什麼?」那邊耳一機靈,一把拉住那矮胖子,猜疑的看著李傳燈道:「大個子,你說什麼,你說你埋了一壇銀元寶。」

  「是,新嶄嶄的一壇銀元寶,有好幾十個呢,是我放羊的時候,大白羊刨出來的,是我的,我誰也不給,誰也不告訴,打死我也不說。」

  李傳燈鼓著眼睛,掙著脖子,整個一個傻氣十足的傻大個模樣,一邊的肖紫衣冷眼看著,竟然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會這樣,心中暗叫:「這傻小子莫非突然得失心瘋了,到虧得他這一叫,否則我這會可真是生不如死了,怎生想個法子,殺了這兩個混混才好。」但絞盡腦汁,哪有半條計策出來。

  那兩個混混都已完全被李傳燈的話吸引住,四目對視,那邊耳忽地府身拾起一根柴火,在李傳燈眼前一晃道:「我燒死你,看你說不說。」

  李傳燈眼睛一鼓:「不說,我才不怕燒呢,我最怕別人戳胳肢窩,可就算戳胳肢窩我也不說。

  胳肢窩是指腋下,聽到李傳燈這句話,肖紫衣心中一動,暗叫:「這傻小子難道是要引誘他們替他解穴。」冷眼看李傳燈一臉傻氣的臉,心中卻又生疑。

  腋窩是神經集腋之地,拍打戳擊此穴,可大大加速氣血運行。李傳燈被肖紫衣打中的穴道是前胸麻穴,但那兩個混混若連續戳擊李傳燈腋窩,同樣可以解開,所以肖紫衣心中疑惑。

  火燒不怕,那兩個混混還真拿李傳燈沒辦法,聽了這句話,可就樂了,那矮胖子笑得打跌道:「老大,你聽見沒有?」

  那邊耳點頭:「聽見了,世上竟有這樣的傻瓜,活該我兄弟兩個發財。」一使眼色,兩個一齊動手,撩開李傳燈棉衣,一左一右,便在李傳燈胳肢窩裡不絕的抓起來。

  李傳燈這罪可就受大了。兩個混混手勁差勁,痛是不痛的,但癢啊,癢得他哈哈大笑,偏生又動彈不得,那份難受,真別提了。他難受,那兩個混混卻大好笑,因為他這模樣兒太好笑了啊,便是一邊的肖紫看了也覺好笑,暗叫:「這傻小子。」

  便在這時,李傳燈胸口一跳,穴道終於被衝開了,大叫一聲,雙拳齊出,正擊在兩個混混胸口,立時打得兩個混混倒跌出去。

  兩個混混鬼叫連天,爬起來想跑,但又如何跑得了,李傳燈虎跳起來,抓著兩人一通暴揍,直打得兩人哭爹叫娘,跪地求饒,這才罷手,隨後取下半扇廟門,走到肖紫衣面前躬身道:「師嬸,我是你晚輩,跟你兒子差不多,你別見怪。」說著俯身抱起肖紫衣,放在門板上,對那兩個混混道:「好生抬著,去流雲山莊,走路要穩,略閃一閃,吃我十拳。」那兩個混混早給他打落膽了,忙不迭抬起肖紫衣,走向流雲山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